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零度引領者
零度引領者 連載中

零度引領者

來源:google 作者:白山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江雨穎 白山

在即將迎來的生日晚會上,江雨穎突然失蹤,現實世界沒有一個人記得她的存在,可是白山清楚地感覺到手心的餘溫一次難忘的生日,兩年的痛苦與思念,三大勢力的捲入,四個人的團隊,五個世界,十重空洞的罪孽,百年的恐怖深淵展開

《零度引領者》章節試讀:

白山哪裡知道溫言就是個惡靈,此時的他,只想找個洞鑽進去。這還不無不知道呢!
一想到坐在對面的是個鬼,神特么還有胃口。白山現真想裝死去睡覺,這一切要是沒有發生就好了。他看着碗里的牛排,不禁聯想到昨晚惡鬼啃食的吳佳雨屍體,忍不住都吐了出來!
吳佳雨看到白山吐了,起身就要扶他,「你這是怎麼了?今天的菜不合胃口嗎,我從冰箱里找到的肉,看着一大塊也不知道是什麼部分,我就當牛排做了。你不會吃壞肚子了吧?」
白山嚇得趕忙爬起來,連聲說沒事,他不知道吳佳雨是真傻還是假傻。傳聞有一種配方,人間美味,極品佳肴。正是這食物鏈頂端的人。白山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你們,人肉不好吃。那是一種有靈魂的肉,每一口你都會覺得它就是活的。
明明眼前是吳佳雨,可是她的肉卻已經擺在桌上,此時心中的滋味真的不是一般的舒服。
整個晚飯的過程白山一口也沒有吃下,自己對面的吳佳雨總是盯着自己,那眼神就好像自己是獵物一樣。總覺得是在笑,卻不敢正眼看她。
吃過晚飯,白山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空蕩蕩的床上回想着剛才與鬼只有兩步之遙,到現在還後怕呢。
一陣敲門聲響起,白山瞬間警覺了起來,問到是誰。
門外回應,是小女孩。
白山開門,看到女孩穿着睡衣站在自己面前,招呼不打直接闖進白山的房間。白山看了沒人,趕緊把門關上。
回頭一看,哇!女孩已經把他的床給佔了,一個大字睡著了還睡得挺香。白山試着叫醒她,誰知道愣是沒反應,拖也拖不動?!
半響,「你和我一個小女孩爭什麼床?你與其在這折騰,不如節約時間睡覺。」
白山一看女孩沒有睡着,更是心裏憋屈,這是什麼世道啊,小女孩都可以霸佔的如此行雲流水。
說歸說,白山心裏樂着呢,聽女孩的語氣,她知道晚上有事要發生。而且,兩個人他就沒那麼怕了,趕緊拿着涼席鋪在地上就準備睡覺。
「昨晚你睡哪兒,今晚還睡哪兒。」
白山乖乖的挪了挪身位,睡在了床底下。
深夜,四周靜的出奇。聽不到一絲聲音,哪怕當時蟲鳥的叫聲。
突然,一陣怪異的聲音打破了寧靜,默音此時躺在床上睜着眼睛,她有自己的打算,只是沒有十足的把握。緊接着,門開了,白山明明鎖好的。床下的白山聽到開門聲也睡不着了,佯裝睡覺仔細聽着耳邊的聲音。
那種刮黑板的聲音如同昨晚一樣,讓人很不舒服,這一次彷彿是近了很多,直接把床下的出口都堵死,現在是退無可退。
這時,白山聽到它開口說話了。
「你真的要護着這小子?」
「隨你怎麼想,我只是換個地方睡覺。」
「今晚一過我的限制就完全解除了,到時候別說是你,就算是默少堂在也攔不住我殺人。」
「若真是這樣,那你為什麼今晚還來,無聊了來串門?」
他口中傳來一串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在笑,「那我連你一起剷除!」
白山看到溫言此時一躍而起就要撲向默音,白山看準時機爬出床下,看到兩個…一人一鬼撕在一起。趕忙往門外跑。惡靈看到連忙追了出去,可是追出去就看不到人影了。
溫言在走廊中尋找着獵物,別墅漆黑一片,似乎停電了,這僅僅只能限制人而已,他走過走廊的轉角,看到前方恍惚有一個人影。
它「嗖!」的一下穿了過去,速度快到人眼捕捉不到!
「哐當!」
玻璃破碎的聲音附和着微弱的喘息聲,溫言此時手中的是吳佳雨。準確來說是溫言幻化成的吳佳雨,因為吳佳雨已經死了。
這…..是怎麼回事?
身後站着白山和默音,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白山可能不知道,但是默音知道吳佳雨不是鬼,只是溫言本人,至於為什麼他看到了白山,那正是今天白天去商場買的鏡子,晚飯後他們就準備好了一切,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溫言成功殺死了自己,自己也看到了自己殺人,條件滿足,向溫言證明惡靈是兇手。
白山看着小女孩,不禁有些激動,死裡逃生的感覺真的是大快人心。
眼前的溫言突然轉過身死死地盯着白山,默音見勢不妙,站到白山前面說道:「溫言你別亂來,任務執行期間外,你殺人是會被抹殺的!」
溫言一步步靠近他們,第三天已經到了,他的限制已經完全解除了。他下一秒出現在白山的面前,抓住他的脖子就來到客廳,隨手就丟在桌子上,手中多了一把菜刀,不由分說就一刀下去!
白山的手指被剁了下來,因為速度實在太快,溫言拿着白山的手指吮吸着站在他面前的同時白山傳來聲嘶力竭的慘叫,這種感覺太奇怪了。
白山此時眼睛發黑,感覺都快暈厥了。
溫言把刀扔了,一躍來到白山身體上,口中都是口水,他小心的劃開白山的衣服,露出了胸膛的位置,另一種手則是壓在白山的脖子上,這看起來極為詭異。
緊接着它舉手舉要上演開膛,白山的手這時舉了起來,溫言的鬼手就這麼停在了白山兩手之間。它扭頭一看,白山此時的眼睛都是全黑的,手中傳來了灼熱感!
鬼溫言跳開白山,白山爬了起來,就站在桌上看着鬼溫言,鬼溫言看着不對勁,明明已經制服了,怎麼會這樣?
白山的面部開始緩慢變化,從頭髮到身體。長發飄飄,膚白貌美,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溫言回過神來想要伸手抓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攔腰斬斷!沒有一點要復原的預兆!再一抬頭看到的確實白山此時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那匕首它認得——弒魔刀!
鬼溫言到最後都想不通為什麼零度世界臨時發佈任務允許讓他殺了白山,現在不讓它完成任務呢?下一刻,白山手中的匕首來到了它的面前,這時它看到的最後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