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幻緣
靈幻緣 連載中

靈幻緣

來源:google 作者:鬾老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宇軒 徐雨馨

少年與妹妹因各自的機緣相繼來到了一個異世界,在這個世界,萬物都有「靈」,這個元素,每個人都能通過激發體內的靈發動類似魔法的術士或者強化自身體能,在這個世界人生地不熟的少年少女,將通過各自的努力,尋找彼此,邂逅他們各自的相遇展開

《靈幻緣》章節試讀:

森林的某一處草屋中。

「爸爸,今天就帶我一起去嘛」一個小女孩正向著他的爸爸撒嬌。

「文文,不許給爸爸添亂哦」一個少女把女孩從她的父親背上抱了下來。

「可是姐姐,我都7歲了,已經是大人了!」小女孩嘟着嘴。

「7歲算哪門子大人,乖,等你像姐姐一樣高,就讓你跟姐姐和爸爸去打獵好不好?」少女無奈的說道。

「不要!那還要再過7年呢!文文不要,文文不要嘛,文文就要跟爸爸一起去,文文要抓大能貓!」

「那是大熊貓!」姐姐無語了。

「哈哈,好,文文,爸爸答應你,帶你去抓大能貓好不好?」父親不禁被自己可愛的乖女兒逗笑了。

「父親…你也太好對付了吧」姐姐無語了。

「耶!爸爸最好了!」

「媽媽,爸爸答應帶我去玩…去打獵了!」

此時女孩們的媽媽正從廚房出來

「真噠,那文文要加油哦,爭取抓一隻犀甲獸回來哦!」

「嗯!文文還要抓大能貓,大腦斧,大爪豬……」

正當女孩還在沉浸在幻想中的時候,女孩的母親將女孩的父親和姐姐拉到了一旁。

「怎麼了?」

父親不解地詢問母親。

「你們聽說了,昨天又有村民遇害了,你們千萬要小心。」

「什麼?」

姐姐顯然是剛知道,一臉難以置信的看向母親。

「聽說了,昨天回村聽鄰居們在村口議論,和之前的一樣,都是被殺害後,屍體被吊在樹上,然後將流出來的血喝乾。」

父親顯然並沒有被傳言所唬住,只是略顯平淡的回答道。

「所以說,千萬……」

「你們在聊什麼呀?」

「文文!沒什麼呀,媽媽只是在叮囑爸爸要保護好文文哦。」

「嗯!放心吧!媽媽!文文一定聽爸爸和姐姐的話!」

女孩天真爛漫的笑容,將母親臉上的陰霾照散了。

「好了,文文,咱們該出發了哦。」爸爸喊道。

「好!」兩個女兒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放心好了,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咱們的兩個寶貝女兒!」

「嗯。」

父親輕聲地向母親保證着。

「露琪亞記得看住妹妹哦。」

母親滿臉擔憂地對姐姐說道。

「知道啦!」

說話間,父女三人收拾好行李離開了家。

「走咯,打獵去咯!」

女孩邊走邊跳地跑在前面。

「文文慢點!別摔了!真是的…父親,你也管管她呀!」

「哈哈!年輕真是好!」

面對姐姐的叮囑,女孩並沒有減緩自己的腳步,見如此有活力的女孩,父親也只是笑了笑。

「話說,父親,這森林裏真的有喜歡喝血的怪物嗎?」

「不知道哦。」

「就連在這森林生活了上百年的父親也不知道嗎?」

「哈哈,當然了!畢竟這森林這麼大,而且有的地方,並不是我們精靈能踏足的,不過以前我在來森林之前,倒是遇到過一個喜歡吸食血液的傢伙。」

「哦?那是個什麼樣的怪物?是蝙蝠嗎?」

「不是哦,她並不是怪物。」

「那是?」

姐姐被父親的話語勾起了興趣,然後父親只是看向了遠方,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她是個女人。」

「女人?」

父親沒有繼續回答她。

而就在父女三人離家後沒多久,小木屋周圍的不遠處,突然出現了一雙眼睛正死死盯着這裡。

「土靈·飛岩彈!」文文手中出現法陣,很快一顆小小的類似岩石的物體從中飛出,奔向了前面的小兔子。

「姐姐!你看文文,文文成功啦!」小女孩文文高興地向姐姐炫耀。

「不錯嘛,文文」姐姐一邊拾起受傷的兔子,一邊誇獎到。

「文文,發動屬性靈術只凝聚這麼點靈力可不行哦,你試試再多凝聚一些你比較熟悉的土靈素試試」父親故作鎮定來掩飾對女兒成長的開心(就差直接笑出來了),可是卻早已被姐姐看穿了。

「父親…」姐姐看着這老小孩深深無語。

「咳咳咳,怎樣,小寶貝文文,試試吧。」

「好。」說完,文文閉上眼,雙手緩慢抬起,手中慢慢浮現出法陣,不過與之前白色的不同,這次有了淡淡的褐色。

「土靈·飛岩…啊,這是什麼?」

正當文文施法的時候,天空突然出現了一道縫隙,從縫隙中突然出現一把劍,徑直的向著文文衝來。

「文文快躲開!迅步」露琪亞猛得閃到了文文身旁,抱起文文迅速離開了現場。

「文文!沒事吧,有沒有受傷?」露琪亞緊張地看向文文。

「我…我沒事,只是有點被嚇到了。」文文安慰姐姐說道。

父親也慌張得來到女兒身邊,三人一起看向了那把劍。

那劍通體漆黑,劍首處有一顆宛如眼睛一般的寶珠,透亮的讓人感到心慌,劍把上印着一條蛇,但是這蛇卻長着犄角,除了身子,頭部與其說是蛇,倒不如說和傳說中的龍有幾分相似,劍格呈兩邊對稱的形象,劍脊漆黑,劍刃卻被陽光照的閃出白光,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劍的不凡,想必這劍的主人也不是什麼善茬。

「這劍…」

正當父親思索之際,一陣叫喊聲從他的身後傳來。

「啊啊啊啊!」

一個男孩也從剛剛的裂縫中掉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好痛…這是哪…」

男孩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

女孩的父親一邊用手握住背後的配刀,一邊問到。

「這劍是你的嗎?」女孩父親緊張了起來,指了指插在旁邊的劍。

男孩思索了一下,心想這劍應該算是那少女送我了吧。

「啊…應該算是我的吧。」

「能擁有此劍…難道你就是?」

女孩的父親下意識地將他和被殺害的村民們聯繫起來,果斷將背後的刀抽出,指向了男孩的腦袋。

「你到底是誰!」

他明知他不可能戰勝擁有這等神劍的大人物,但是身後的女兒使他的眼神變得無比堅毅。

「冷…冷靜點,我不是壞人!」

男孩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到了,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來,雙手慢慢舉過了頭頂。

「你這是什麼意思?」

女孩的父親顯然被男孩的動作疑惑到了。

「啊…投降?差不多這個意思吧,我真不是什麼壞人!」

男孩緊張的說道。

「我不信!」

女孩的父親顯然比男孩更緊張。

正在二人僵直不下的時候,稍年長的姐姐開口了。

「父親,把劍放下吧,我看他不像什麼壞人。」

姐姐露琪亞率先打破了這僵局。

「你好!我叫米歇爾·茜文,你可以叫我文文。」

妹妹微笑着向陌生人介紹自己。

「我…我叫徐宇軒!」

徐宇軒見這可愛的小女孩,不禁放鬆了起來。

「我是他們的父親,米歇爾·凱森,叫我凱森就行了」父親見對方的示好,出於禮貌便也介紹起了自己。

「我是文文的姐……」

「這是我的姐姐!米歇爾·露琪亞!」

「喂!文文!」

「嘻…」

「唉…」

姐姐剛想介紹自己,便被興奮的妹妹打斷了,剛想生氣,便被妹妹可愛的模樣折服得說不出話來了。

「米希爾…是歐洲人嗎?」徐宇軒疑惑的問,心想自己這是被傳到歐洲了嗎?

「歐洲?」文文疑惑的歪起頭

「什麼叫洲呀,這裡是森林哦。」文文疑惑地嘟起嘴。

「這裡是精靈之森,不是那…什麼洲哦。」

姐姐露琪亞也有些疑惑,因為她從沒有聽過什麼歐洲。

「精靈?之森?」

徐宇軒顯然被二人的回答震驚到了,畢竟精靈這個詞,在他的印象里只存在小說之中。

「你是人族的吧。」女孩們的父親**話題來。

「人族!」一聽到這個詞,露琪亞滿臉洋溢着興奮。

「人…族?算是吧。」

徐宇軒被人族的稱呼有些震驚,可是又從面前的這位大叔的頭髮顏色和被頭髮遮住的奇特的耳朵中發現了些端倪,尖耳,褐色頭髮,藍色的眼睛,除了沒有宛如蜻蜓一般的束翅,外表的形象和他心中的精靈差不多一模一樣。

「這裡是精靈族所管轄的精靈之森。」凱森解釋道。

露琪亞突然拉起徐宇軒的手。

「吶吶,人族是什麼樣的,人族是不是沒有耳朵呀,人族真的…」

「姐姐!要矜持!」文文裝起小大人的模樣開始訓斥起姐姐露琪亞。

露琪亞聽到妹妹的話立刻撒開了徐宇軒的手。

「啊!對!矜持,得矜持!」

徐宇軒面對這個情況猶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一般,說:「啊…那個…啊?」

「哈哈,抱歉哈這位人族的客人,我這兩個女兒從小沒離開過家,對人族沒什麼了解,尤其是我這個大女兒,從小看書就對喜歡旅行的人族很感興趣,望見諒哈。」凱森見對面是人族,之前緊張的神情顯然有些放鬆了。

露琪亞嘟起嘴。

「爸爸!怎麼什麼都說呀!」

「沒事…沒事…」

徐宇軒故作鎮定,努力讓自己接受這一事實,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凱森的耳朵,畢竟這耳朵對他來說實在太神奇了。

「怎麼了嗎?」露琪亞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耳朵,下意識的用手遮住,疑惑的問道。

「沒事…噢噢,我也是第一次來這邊,第一次見到精靈族,有些好奇而已。」徐宇軒撒謊了,但沒有完全撒謊。

「噢噢,這樣啊。」露琪亞放下了手。

「也難怪,這裡距離人族還要經過鬼族和獸族呢,我也只是在幼年時隨父母流亡的時候去過人族而已,哈哈。」

凱森搭話道。

「鬼族…獸族…」

徐宇軒顯然對這兩個稱謂感到震驚,但還是故作鎮定。

「是啊…好遠的,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的,哈哈。」徐宇軒不知是緊張了還是怎麼,也學着凱森笑了笑,就是笑得顯得很牽強。

「那麼客人你來這裡幹什麼?」

「啊…我…我來這裡…」

凱森無意的的一問顯然讓徐宇軒不知該如何回答,心想:該怎麼辦?實話實說,自己是被一個神秘少女推進門裡,穿越來的,這麼異想天開的說法估計沒人會信,而且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精神病院,萬一把我送進精神病院這不耽誤我找妹妹嗎?只能撒謊了嗎?可是這裡和我之前生活的世界完全不一樣,編個理由完全沒有思路。

「喂,爸爸!問的太多了吧!」大女兒露琪亞見客人有些為難,便打斷父親的詢問。

「啊,抱歉,太激動了,畢竟父親我快百年沒見過人類了,有些興奮。」

凱森摸了摸頭,尷尬地表示。

「客人你多多擔待哈。」

露琪亞向徐宇軒賠禮道。

「沒事,沒事。」

徐宇軒見得救了,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下來,下意識得瞅了瞅幫自己解圍的姑娘。

金色的長髮,湛藍的眼瞳,和影視劇里的精靈一樣的尖耳,與他父親一樣,頭髮可能是為了狩獵方便,特意紮起來了,衣服和褲子都穿的是運動起來比較方便的緊束裝,整體看起來和以前在影視劇里的精靈差距並不大,不過頭上有兩根奇怪的東西,深深吸引了徐宇軒的注意。

「這是…天線?」

「啊?天線?噢,你說這個呀。」

少女指了指自己的頭髮。

「這就是兩個很普通的頭髮,只是從小就不知道為什麼立着,小時候不管長大了想梳理平了已經晚了。」

「哈哈,呆毛,好奇怪的設定。」

「啊?這種叫呆毛嗎?特殊的情況在你們人族很常見嗎?」露琪亞顯然對此很感興趣,激動地湊到了徐宇軒面前。

「啊…可以這麼說吧,哈哈。」

徐宇軒畢竟也是老二次元了對於呆毛這種東西可以說是很熟悉了。

「哇哦,文文也想去人族康康!」文文**話題來。

徐宇軒開始打量起身邊的這個小女孩,跟她的姐姐臉長得很像,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是她姐姐的迷你縮小版呢,頭髮倒是繼承了她爸爸的褐色,並剪成了齊劉海,穿着和她姐姐的輕快感不一樣,她穿了一條長裙,長到彷彿隨時能把她絆倒一樣。

「話說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徐宇軒見氣氛有點冷掉了,搭話道。

「文文,文文在打獵哦!今天是我第一次打獵!」文文興奮地跟徐宇軒聊了起來。

「我們精靈族是天生的獵手,打獵與其說是為了生存,更不如是我們每個精靈的興趣,就連我們的精靈族的精靈王有時候也會離開王宮,進森林獵個痛快呢。」露琪亞說道。

「這樣啊,我明白了。」

徐宇軒漸漸對精靈族有了一絲絲了解,但僅僅是對於精靈族,對於這世界,還有靈力完全不能理解其中的含義,但也不好意思深入的詢問下去了,不過他明白了對面的精靈可能也會使用神秘少女和神秘人所用的那種魔法,而且那種魔法很有可能和他們說的靈力有關,而且,這世界絕不是地球。

「請問客人,要不要來我們家裡做客。」凱森熱情的邀請道。

「啊,可以,其實我不遠萬里就是想親眼目睹一下精靈族的生活呢!」

全是謊言,徐宇軒撒謊了,但他實在沒有別的選擇了,因為在這裡談話的一小會兒時間,他已經不止一次聽到類似狼的吼叫聲了,他明白,如果不跟他們一起走的話,他這種絲毫沒有一點野外生存經驗的異世界人,別提去找失散的妹妹了,能不能走出森林都是兩回事了,怕不是遲早會被狼吃掉。

「好,那先跟我們去狩獵今晚的食材吧!今天晚上要大展身手給客人做一頓豐富的晚餐!」露琪亞充滿幹勁兒的說道。

「啊?狩獵…好…好…好!我最喜歡打獵了!」滿是謊言的氣味。

「客人,客人!」文文興奮的喊道「文文要抓大能貓!」

「打獵?大…大能貓?」徐宇軒顯然被大能貓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詞整懵了。

「是大熊貓啦,傻文文。」姐姐輕輕敲了一下文文的腦袋。

「啊,疼…」文文裝起了可憐。

可是此時徐宇軒心裏卻犯起了嘀咕:大熊貓?國寶在這裡就是被吃的嗎?我的天,那麼可愛,他們也下得去口?

「客人?客人?」露琪亞拍了拍走神的徐宇軒。

「啊,沒事,那我們出發吧!」老實說徐宇軒心裏有些不想去的,畢竟殺死這麼可愛的熊貓實在於心不忍,可是如果不跟他們一起去的話,自己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怕不是得被餓死。

「出發咯!」文文興奮得跑了出去「我來帶頭!」

「傻文文,跑反了,往後面跑!」露琪亞看着地圖說道。

「啊,抱歉,嘻嘻」文文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便往後面跑去。

「看我們誰先到!」

「啊,慢點文文,別摔了,哈哈!」

徐宇軒在後面跟着他們望着這一家人,看到露琪亞和文文,彷彿有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湧上心頭。

「雨馨,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徐宇軒跟上了他們,開始了他的異世界之旅,卻完全沒有注意到被他忘在一邊插在地上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