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魔法則
靈魔法則 連載中

靈魔法則

來源:google 作者:石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石昊 黃光

三十年魔界,三十年靈界,莫欺少年窮!當天魔之體覺醒法神血脈、神秘法則遇上滅世天罰,諸天萬界都開始顫抖當眾神從傳說中歸位、界祖自修鍊中破關,等待他們的是,早已凌駕諸天、霸絕萬界的洛羽「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萬界的各位,都是垃圾!」展開

《靈魔法則》章節試讀:

魔界邊陲一處無名礦山深處,縱橫交錯的礦洞之中,一名年紀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的少年閉目坐在地上。少年相貌清秀,一頭黑絲隨意的披散在身後,異常白皙的皮膚在礦洞頂部一顆發光石子的照耀下彷彿還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等的着急了吧!」

安靜的礦洞之中突然響起一聲渾厚的男聲,少年睜開眼,讓人驚訝的是少年一雙略顯細長的雙目之中竟然沒有眼白,黑色的眼球更像是兩團吞噬光線的漩渦,讓人根本不能從其中看出任何情感。

盯着身前從地面冒出的一顆黑黃色的石質頭顱,少年嘴角掛起一絲輕笑,道:「這次倒是比以往慢了些,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說話的功夫,黑黃色的頭顱慢慢升起,露出地面的部分也越來越多,也就一句話的功夫,一座巨大的石人就已經出現在了少年面前。

「能有什麼麻煩,只不過聽到一些有趣的談話而已!」石人瓮聲瓮氣的說了一聲,隨後身上黃光一陣閃動,眨眼間的功夫就在少年眼前化為一名皮膚黝黑的青年。

對於眼前的一幕沒有絲毫的驚訝,少年甚至都沒有站起身,漫不經心的問道:「聽到什麼有趣的談話,難道比你無意中的發現還要重要?」

「我聽說你以前是魔都的公子?」皮膚黝黑的青年來到少年身邊,略顯暗黃色的雙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少年。

「你信?」不着痕迹的皺了下眉,少年漆黑的雙目同青年對視着,臉上似笑非笑的樣子,讓人看不透少年心中的想法。

「我當然信!」青年咧嘴一笑,隨後滿是神秘的說道:「十年前天魔帝神秘失蹤,天魔公子冥羽因為沒有繼承天魔血,再加上其身上竟然有一半人族血液不能修鍊魔功。當時天魔公子被流放出魔都成為魔奴的消息可是轟動了整個魔界!」

不等少年說話,黝黑青年繼續說道:「如果天魔公子冥羽能活到現在的話,年紀應該也就跟你差不多大,你說對吧?洛羽!」

「我更好奇的是,石昊你身負上古石魔純血,怎麼沒有被石魔一族供起來,反而成為了魔奴!難道你是石魔族長的私生子?我可是聽說…」沒有回答黝黑青年的問話,洛羽臉上帶着詭異的微笑,一字一頓道。

「夠了!」

一聲怒喝打斷了洛羽還沒說完的話,石昊也就是黝黑青年緊緊盯着洛羽,臉上的神情陰沉不定,石昊沒想到自己一直隱藏在心底從未跟任何人提起的事情,洛羽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將石昊的神情看在眼中,洛羽捲起自己左臂衣袖,將小臂上縱橫交錯的漆黑疤痕在石昊眼前晃了晃。

輕撫着左臂上那由黑色疤痕所組成的魔文,洛羽滿是無奈的說道:「這裡可沒有什麼天魔公子,有的只是努力活下去的魔奴罷了。」

將洛羽的話聽在耳中,石昊同樣捲起自己左臂的衣袖,露出左臂上同洛羽有些類似的黑色疤痕,深吸一口氣,說道:「自然也沒有什麼石魔族長的私生子,有的只是想要復仇的魔奴罷了!」

相視一笑,洛羽站起身,一個縱身便將嵌於礦洞頂部的發光圓石拿在了手中,隨後朝石昊問道:「這次尋到了幾個月的礦石?」

「三個月的!」臉上帶着壓抑不住的興奮,石昊壓低聲音說道:「我都已經上交上去了,咱們這次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哪個地方尋找了。」

「三個月倒也夠了,如果三個月內再找不到的話,那麼說來那次發現的魔石碎屑也只能說是一個意外了!」點點頭,洛羽臉上帶着思索,邁步朝礦洞深處走去。

「肯定能找到的,憑你的見識加上我的能力…」石昊滿臉興奮的追上洛羽,眨眼間二人並排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一個月以後,洛羽所在的這一處無名礦山內部爆發出一聲驚天巨響,隨之而來的是一道道巨大的裂紋布滿了整座礦山,並且裂紋還在不斷的蔓延,彷彿下一秒整座礦山都要坍塌了一般。

此時礦山之上好幾位身子籠罩在巨大黑袍內的人影矗立在天空之中,雙眼緊緊盯着地面上發生異變的礦山,其中一位像是頭目的說道:「礦山坍塌,裏面的魔奴可都出來了。」

「此次異變來的沒有一點徵兆, 百十餘位魔奴只有六十多人活了下來,二十多位直接被坍塌的礦山砸死,還有二十多人到現在都下落不明。」像是頭目那人身後一人恭敬的回答了一聲,隨後有些小心的說道:「下落不明的人當中就包括了那位!」

「迅速派人進入礦山之中尋找,同時派人火速趕往魔都通報長老院。」頓了一下,黑衣人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那人即便是死在礦洞之中,也千萬不要下落不明啊!」

於此同時礦山底下不知多深的一個地方,洛羽同石昊對礦山發生的異變一無所知。二人現在待在一處極為神秘的空間之中,這空間沒有太陽卻極為明亮,面積也是極大也不管是朝哪個方向看都一眼望不到頭,不時有一道漆黑的裂紋出現在神秘的空間之中,給人一種莫名的危險。

二人相對站在神秘空間之中,只見洛羽緊皺着眉頭,漆黑的雙眼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不時出現的神秘裂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好像不是在礦山底部吧?」眼睛死死盯着身前一片露出地面的漆黑晶體,石昊眼中滿是渴望,卻沒有妄動,滿臉疑惑的朝洛羽問道。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兩處空間碰撞所產生的空間亂流地了。一些上古甚至更久遠的遺迹現世之初,也會產生這種地方!」眼中閃爍着奇異的黑芒,洛羽小心的提醒道。

「千萬要小心這突然出現的黑色裂紋,這都是空間亂流的衝擊下所產生的空間裂紋,根本不知道連接到哪裡,如果被吸進去即使你是魔尊也可能被虛無之中的空間亂流絞成粉末。」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還能出去嗎?」似懂非懂的點着頭,石昊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我們甚至包括我們發現的那一片魔石礦現在都在兩個空間的夾縫之中,想要出去就得看這突然出現的神秘空間何時現世了。」緊皺着眉頭,洛羽的臉色非常的難看。

「這麼說來我現在只要避過空間裂紋,就可以在這亂流地之中,利用這滿地的魔石修鍊了。等到空間現世,那時候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溜走,我就是自由的了。」臉上顯出一絲壓抑不住的興奮,石昊上前一步去拿露出地面上的黑色晶石。

「你先不要高興得太早。」眯着眼看着天邊,洛羽緊接著說道:「空間現世越早亂流地也就越小,甚至一些小的秘境現世根本不會產生亂流地,看這亂流地的大小恐怕沒有個百年時間,咱們是不可能出來了。」

此時石昊正滿是貪婪的看着手上不過拇指大小的黑色晶石,聽到洛羽的話,石昊整個人都愣了一下,隨後問道:「會用那麼長時間?」

「我推測百年時光,只少不多。」將目光轉至不時出現的黑色裂紋上,洛羽漆黑的雙目之中閃爍着異樣的光彩。

「出現這麼大的亂流地,外面必定出現了不小的異象,先不說百年時光咱們能不能熬過去。光是到那時候亂流地被那一方世界吸收咱們都不清楚,不過看樣子被這突然出現的世界吸收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了。」臉上顯出一絲無奈,洛羽輕輕搖搖頭。

「百年時光嗎?」石昊嘴中發出一聲低不可聞的喃喃,目光則是掃視着滿地的黑色晶石。

「你準備怎麼辦?」臉上帶着莫名的笑意,石昊雙眼直愣愣的盯着洛羽道:「如果你真是天魔公子冥羽的話,不能修鍊魔功,即便你體質特殊,恐怕也就只能活上百年吧!」

「我倒是聽說,石魔一族凡是繼承上古石魔純血者,無不需要經歷魔身化胎。將魔身化為上古石魔胎,徹底傳承血液之中的能量,到時候一旦破胎而出,最次也是魔丹境強者,潛力更是無限!」同石昊對視着,洛羽語氣極為平靜。

「真好奇你是怎麼知道那麼多東西的,不過這也是我當初找你一同探查魔石礦的原因吧。」咂咂嘴,石昊緊握着手上的黑色晶石,語氣之中充滿了驚奇。

「這也算是我父親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了,不然你以為這麼多年我是憑什麼活下來的。」嘴角掛起一絲苦笑,洛羽緊接著說道:「現在倒是如了你的願,亂流地之中有如此大的一片魔石礦,又不會有人進來打擾,你倒是可以安心的魔身化胎了。」

「你難道真的繼承了天魔血?」聽到洛羽的話,石昊的表情彷彿見了鬼一樣,語氣之中甚至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恐。

「不過是一些知識而已!」搖搖頭,洛羽附身從地上撿起一塊拇指大小的魔石,眯眼看了起來。

盯着手上的魔石,洛羽面上的表情陰沉不定,半盞茶的功夫過後,洛羽手上使勁,魔石便在洛羽手中化為粉末,一股突然出現的黑色霧氣將洛羽籠罩,竟然圍着洛羽旋轉了起來。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石昊喃喃道:「你到底能不能修鍊魔功?」

身在黑色霧氣之中,洛羽臉上顯出一絲凝重,雙手伸到身前,好似隨意比划了幾下,隱隱卻又像是有什麼規律一樣。圍着洛羽旋轉的黑色霧氣竟然隨着洛羽雙手的擺動,旋轉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聚!」嘴中發出一聲低喝,肉眼可見的黑色霧氣朝洛羽身體聚集,竟然沿着洛羽的毛孔口鼻,朝體內滲去。

「能不能聚魔?」緊緊盯着籠罩在黑色霧氣之中的洛羽,石昊現在心中最好奇的就是,洛羽到到底是不是像傳言的那樣,不能修鍊魔功。

「轟!」一聲輕響,原本朝洛羽體內滲去的黑色霧氣彷彿被什麼東西彈了出來一樣,不但如此,就連原本圍着洛羽旋轉的黑色霧氣都不再受控制,不一會的功夫就消散在這亂流地之中。

「身體排斥魔氣嗎?」看到洛羽真的不能修鍊魔功,不知怎地石昊心中竟然長呼了一口氣,同時開口小心的詢問道。

「老毛病了。」

嘿嘿一笑,洛羽伸了個懶腰,臉上倒是看不出有多少的失落,

「會不會跟你這強大的肉身有關呢?你沒有修鍊過肉身,力量就已經不遜於現在的我了,要知道我石魔一族可是以力量著稱的,光是你這強大的肉身,只要以後勤加鍛煉,還是能在一些小地方逍遙快活的。」

能感覺到到石昊說這話的意思是想安慰自己,只是聽在耳中,洛羽卻覺的異常的刺耳。

苦笑一聲,洛羽滿臉氣憤的說道:「還逍遙呢,你直接化為魔胎繼承傳承了,我在這亂流地之中可就餓死了。」

「也是,那你怎麼辦?」聽到洛羽的話,石昊一拍額頭,隨即滿是心痛的說道:「你有什麼未完成的心愿沒有,以後我肯定是縱橫魔界的存在,念在你我交情一場的份上,我都會幫你完成的。」

「呵呵~」古怪一笑,洛羽漆黑的雙眼之中顯出一絲堅定,語氣凝重的說道:「替我剷除魔界的長老會!」

「能換一個嗎?以後的我就是在厲害,也不能跟整個魔界為敵啊!」沒有注意到洛羽臉上的表情,石昊黝黑的臉上除了高手寂寞外,就只剩下無奈了。

「替我照顧好自己吧!」咧嘴一笑,洛羽指着身前一片虛無的空間說道:「經過我的推算,一會這裡絕對會產生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紋,到時候我就直接進去了。」

「你不是說…」聽到洛羽的話,石昊臉上先是現出一絲感動,隨後完全被震驚所取代。

擺手打斷石昊要說的話,洛羽撫摸着左臂上的疤痕,語氣堅定的說道:「我是說過進入空間裂紋之中最大的可能就是被空間亂流絞得粉碎,但是待在這亂流地之中我也是等死,為什麼不搏一搏。」

愣愣的看着洛羽,良久石昊才滿是複雜的說道:「有種!」

說完這句話石昊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至於洛羽則像是根本沒有聽見石昊的話,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虛空不時出現的道道漆黑裂紋,嘴裏小聲的喃喃着,像是在計算着什麼東西一樣。

「不管怎麼說,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朋友,還是希望你能活下去的啊!」嘀咕了一聲,石昊盤膝坐在魔石之上,黝黑的皮膚表面現出一道道複雜的黑黃色魔紋,眨眼間的功夫,石昊就已經變化成一尊一丈大小的石人。

「一會要走你就自己走吧,但願你我以後還能相見!」石昊變化成的石人瓮聲瓮氣的朝洛羽吼了一嗓子,隨後石人發出一陣黑黃色的朦朧光華將自己籠罩。

被黑黃色光芒籠罩的石人身子竟然在漸漸融化,一道道眼花繚亂的黑黃色魔紋在其中瘋狂的閃爍,讓人根本看不清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半日的功夫後,黑黃色的魔紋漸漸消散,此時出現在洛羽眼前的是一枚高不過半丈看起來極不起眼的石繭,唯一特別的就是,周圍散落在地上的魔石不時地有一塊被吸入石繭之中,除此之外完全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希望以後能還再見!」看了石昊化成的石繭一眼,洛羽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隨後清秀的面容布滿堅定,一步朝身前邁去。

隨着洛羽邁出這一步,原本空無一物的身前裂出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紋,裂紋之中顯露出來的是最深邃的漆黑,將邁向自己的洛羽吞噬在了其中。

也就不過半盞茶的功夫,吞噬了洛羽的空間裂紋就再次消失,亂流地之中只剩下不起眼的石繭,同散落滿地的魔石。

進入空間裂紋之中,洛羽雙目看不到任何東西,呈現在眼中的除了深邃的黑暗沒有任何色彩。只有身體能感覺到一股無法匹敵的拉扯力,像是要將洛羽扯碎,然後朝四面八方散去一樣。

「看來進入空間裂紋之中,真的是自尋死路!難道這輩子都不能見上母親一面嗎?」身體被拉扯的痛苦讓洛羽瘋狂,甚至洛羽都感覺自己已經被扯碎成了無數塊,意志只維持了一瞬間就被無邊的痛苦衝散,陷入了最深沉的黑暗之中。

無邊的黑暗之中一具**的少年身體毫無規律的漂浮在其中。黑暗之中一股看不見的力量不斷拉扯着少年的身體,每扯動一下,少年瑩白的皮膚表面就會顯現出無數灰濛濛的細線,像是在抵擋着拉扯力一樣,看起來極為的神秘。

不止如此,灰濛濛的細線每在少年皮膚上顯現一次,便會有一股異常粘稠的黑色液體從少年體內滲出,隨後滲出的黑色液體便會被黑暗之中莫名的拉扯力帶走。如此反覆,少年**的身體晶瑩的像是玉質一般,竟給人一種純凈無暇的感覺。

……

幕仙城坐落於仙清域最南端,靠近萬獸林。本來在廣闊無邊的仙清域之中,像幕仙城這種城池不知有凡幾,幕仙城在其中就連滄海一粟的粟都算不上,只因幕仙城中有一座幕仙院,反倒是讓幕仙城在整個仙清域南端都小有名氣。

這一日幕仙城城南外,一名身穿灰衣的駝背老者抱着一名昏迷的少年腳步匆匆的朝城中走去。被老者抱着的少年不過十三四歲的模樣,讓人怪異的是這少年竟然渾身**,要不是身上披着老者的外衫,恐怕少年的身體就要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了。

「王老你這是?」來到城門邊上,一位明顯認識老者,並且一副統領模樣的守城士兵看着老者懷中的少年,滿是古怪的問道。

聽到那人的問話,老者停下腳步,蒼老的臉上先是現出一絲無奈,隨後才開口說道:「別提了,前些日子我一老友送信給我說是其命不久矣要讓孫兒投奔於我。我估摸着日子今天也就到了,等了半天見不到人,這不才出城去看看,誰知道竟發現我這孫兒渾身**的昏迷在萬獸林外,要不是我發現的及時,恐怕真的就危險了。」

「那還真是萬幸,萬獸林那種地方,保不好會從什麼地方突然跳出來一頭凶獸,有一次我就…」滿是感慨的說著話的將士,都沒有注意到老者是什麼時候離開的,等這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老者早已經抱着少年消失在了幕仙城之中。

「這老頭是誰啊。」那名統領模樣的守城將士身旁一位看起來有些年輕的士兵滿是疑惑的問道。

「幕仙院負責打掃衛生的王老。」狠狠的瞪了那名士兵一眼,那名統領模樣的將士滿是嚴厲的訓斥道:「老頭也是你能叫的,給我把嘴放小心點,千萬不要招惹到什麼不該招惹的人。」

「是!」

聽到統領的話,那名士兵回答的極為嚴肅。其實不用統領提醒,士兵心中就已經明白自己說錯了話,畢竟幕仙院在幕仙城之中地位超然,哪怕只是同幕仙院扯上半點關係,都不是像自己這種普通人能夠隨意議論的了。

「我不是死了嗎?」先前被老者抱着走入幕仙城的少年正是洛羽,當洛羽恢復意識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疑惑,隨後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睜開眼,映入洛羽眼中的是一名老者充滿了關切的面容。不等洛羽說話,老者率先開口說道:「你終於醒了,感覺自己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此時洛羽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古色古香的大床之上,身上蓋着一層薄被,而自己眼前的這名老者,正站立在床前。

搖搖頭,洛羽非但感覺不到不舒服,反而渾身清爽,甚至洛羽感覺自己的力量都比之前還要大上好幾倍。

朝老者笑笑,洛羽倒沒有起身,非是洛羽不願,只是洛羽已經發現了薄被下的自己竟然是渾身**,起身面對老者的話,洛羽總感覺有那麼一絲尷尬。

一笑過後洛羽輕聲朝老者問道:「老爺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彷彿看穿了洛羽的想法,老者從一旁拿出一身衣衫放在洛羽床邊,同時開口道:「你昏迷三天了一定餓了,我去給你拿一些吃食。你換上衣服,咱們邊吃邊聊!」

目送老者離開後,洛羽拿起床頭老者留下的衣物,有些手忙腳亂的穿了起來。

「仙清域?幕仙城?幕仙院?」

嘴裏塞着一顆沒有見過的青綠色靈果,洛羽臉上顯出一絲疑惑,老者說得這些地名,洛羽竟然一個也沒聽說過。

「難道已經離開魔界,進入靈界了?」雖然不能修魔,但是洛羽有其父天魔帝在腦海之中留下來的無數知識,對於魔界地貌了如指掌,因此洛羽推測自己現在已經來到靈界,或者其它界面。

「小夥子,今年多大了?叫什麼名字?怎麼會昏迷在萬獸林外?」看着洛羽的表情,等洛羽將那靈果咽下,老者才開口柔聲問道。

「我叫洛羽,今年應該是十五歲,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昏迷在萬獸林外!」雖然並不想欺騙老者,不過洛羽覺得還是欺騙一下的好,不然說自己是通過空間裂紋從魔界過來的,就太驚世駭俗了。

「那你是哪裡人?可還有什麼親人沒有?」 將一個盛着半碗淡綠色大米的玉碗遞給洛羽,老者繼續詢問道。

滿是不好意思的接過老者遞過來的玉碗,洛羽一臉迷茫的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人。親人應該還有,只是不知道他們是誰,我又該去什麼地方尋找!」

說這話的時候,洛羽腦海之中想的是自己素未謀面的母親,以及下落不知的父親。

示意洛羽快點吃飯,老者盯着洛羽那雙完全漆黑的眼眸,柔聲詢問道:」有什麼線索嗎?」

一縷縷清香從淡綠色的大米之上散發出來,不斷地刺激着洛羽的味蕾。夾了一口放在口中,洛羽頓時覺得唇齒留香。將口中的米粒咽下,洛羽放下筷子,也沒有着急再吃,滿是期待的說道。

「我只知道姓洛!」

聽到洛羽的話,老者原本端坐的身子,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臉上掛起一絲苦笑,老者無奈的說道:「靈界無邊無際,洛姓之人多如牛毛,如果只知道姓氏的話,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的。」

「竟然真的來到了靈界,有生之年,我一定要見上母親一面!」洛羽身負一半人族血脈,這讓洛羽在魔界之中不知受到了多少侮辱,即便如此洛羽對於自己的母親也沒有絲毫怨恨,反而充滿了渴望。

「如果你是想尋找自己的親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變強,到時候揚名靈界, 所有人都知道你名字的時候,還怕你親人不知道?」看着呆住的洛羽,老者輕嘆一聲說道。很難想像一個負責打掃衛生的老者,竟然能說出這種話。

將老者的話聽在耳中,洛羽漆黑的雙目之中閃過一縷如電一般的幽芒,滿是堅定的說道:「爺爺你說的有道理。」

「你來歷古怪,對外我已經說,你是我一故人的孫子,來投奔我的。我叫王賢君,你可以叫我一聲王老。」將洛羽的神情看在眼中,王老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的神采,隨後開口說道。

「洛羽記下了,敢問爺爺,如何才能變強呢?」非常認同老者的話,洛羽心中對於變強除了渴望外,還有那麼一絲忐忑。

「一天前幕仙院新一代弟子就已經招募完畢。不過憑我的關係,還是能再給你安排一次靈體檢測的,至於你到底有沒有修鍊靈氣的資質,能不能進入幕仙院,就要看你自己的了。」看着洛羽那雙沒有眼白,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雙黑洞的漆黑眼球,王老微笑的說道。

「恩!」聽到王老的話,洛羽心中的忐忑更重了。洛羽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身子,光是排斥魔氣這一點就讓洛羽對接下來修鍊靈氣的檢測充滿了不自信。

看出洛羽的忐忑,王老摸了一把臉上的鬍子,滿是慈愛的說道:「即使沒有修鍊靈氣的天賦也不要緊,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以後你就跟着我,當我的孩子。即使我不在了,光是我留下的基業,也足夠你以後的生活了!」

「爺爺!」洛羽今年雖然才有十五歲,但是在魔界當了十年魔奴的洛羽對於人情世故可是看的比任何人都要通透。洛羽跟老者以前素未相識,王老如此對待洛羽,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讓洛羽把王老當成自己的親爺爺了。

「好了,你我有緣,客氣什麼!洛兒你在這等會我,我去找人過來給你檢測一下靈體!」擺擺手,王老起身朝外走去。

目送王老離開小院,洛羽從玉碗之中夾起一小塊米飯送入口中,這次洛羽反倒沒有開始那種唇齒留香的感覺了。

也就一炷香的功夫,王老去而復返,身邊跟着一位四十歲上下,一身青衣的中年男子。

「洛兒,還不快過來見過趙師傅!,」剛邁進小院,王老就催促洛羽趕快過來。

「洛羽見過趙師傅。」來到中年男子身邊,洛羽滿是恭敬的行了一禮。

「王老,你孫兒這雙眼可不一般啊!」一身青衣的中年男子從一進門就開始打量洛羽,看到洛羽那雙完全漆黑的雙眼時,中年男子瞳孔一縮,有些奇異的開口道。

洛羽的雙眼如此的古怪,王老肯定一早就注意到了,只不過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王老竟然絲毫沒有詢問洛羽。

此時聽到中年男子的話,王老嘴角掛起一絲微笑,開口道:「聽我那老友說,洛兒生下來雙目就是如此,也許發生了一些變異也不可知,不過洛兒的雙目倒是跟一般人一樣,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 以後修鍊的話,應該還是會發生一些異變的!」眼中閃過一絲艷羨,中年男子說完,手上青色的光芒一閃,一個巴掌大小的圓形陣盤就出現在了中年男子手中。

「空間法寶!」瞄了一眼中年男子拿陣盤的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洛羽不動聲色的想到。

「不必緊張,你只要像現在這樣站好就行!」

將陣盤朝空中一拋,被拋出去的陣盤,竟然自己漂浮了起來。看到這一切,中年男子柔聲朝洛羽說了一句話後,緊接着雙手掐訣,一道道淡綠色的符文從中年男子雙手蹦出,融入到了陣盤之中。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漂浮的陣盤就化作了半丈大小。見此中年男子一抬手,陣盤一個閃動就來到了洛羽頭頂,灑下一股五顏六色的光華,將洛羽籠罩。

身在光華之中,洛羽感覺到一股股熱流從皮膚滲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沿着經脈穴位流淌。

熱流也就只持續了一瞬間就從洛羽體內返回,甚至就連原本包裹着洛羽的五彩光華,也隨着洛羽體內神秘熱流的消失而消失。

到此,不止洛羽,就連一旁的中年男子跟王老,臉上的神情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嗡嗡..」聲響在小院之中響起,這是漂浮在洛羽頭頂上的陣盤顫動發出的聲音,見到此景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縷疑惑, 雙手一晃,便有無數淡青色的符文飛入了陣盤之中。

「轟!」隨着符文融入到陣盤中,陣盤一顫,放出青黑黃三條光柱,三條光柱圍着洛羽旋轉,看起來非常的神秘。

「如此古怪的一次測試,卻只是三階靈體嗎?」三條光柱只持續了一瞬間便消散不見,中年男子一抬手陣盤便自動縮小飛入中年男子的手中。

收起陣盤,中年男子臉上變幻了幾下神色,隨後朝一旁的王老說道:「雖然跟別人有點不太一樣,不過王老你孫兒確實是三階靈體,根本達不到入院的標準!」

「不能通融一下嗎?」看了洛羽一眼,王老眯着眼朝中年男子說道。

中年男子看着王老的表情,又瞄了一旁的洛羽一眼,咬牙說道:「既然王老開口了,自然可以。」

又小聲的朝王老說了些什麼,中年男子腳步匆匆的離開了小院。

目送中年男子離開,洛羽來到王老身邊小心的問道:「爺爺,三階靈體不能修鍊靈氣嗎?」

剛才洛羽只聽到中年男子說自己是三階靈體,之後王老同那中年男子說了些什麼,洛羽一個字也沒聽見。

「當然能修鍊,只不過資質不好罷了。靈體分為九階,其上還有一些法體我就不一一細說了,這些以後你都會了解到的。」臉上帶着柔和的笑容,王老輕聲說道。

點點頭,洛羽絲毫沒有因為王老說得三階靈體資質不好而感到沮喪,心中反而充滿了喜悅。對於洛羽來說,根本不會在意自己資質的好壞,只要能修鍊就行。

「三階靈體也不要緊,修鍊一途,靈體只是外在,關鍵還是要看機緣。我都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明天你就去幕仙院之中修鍊吧!」不放心一般,王老又再次安慰了一下洛羽。

「爺爺你是什麼境界的?在這幕仙院之中又是什麼身份?」心中感覺王老的身份並不一般,洛羽滿是期待的問道。

「我不能修鍊靈氣,在這幕仙院中也只是打掃衛生的。」嘿嘿一笑,王老聳聳肩滿是不在意的說道。

「哦!」眼裡閃過一絲驚異,洛羽猶豫了一下開口道:「爺爺的故事,有時間不妨說說!」

摸了摸洛羽的腦袋,王老仰頭看着蔚藍的天空:「等你變強以後吧!」

初晨,天剛蒙蒙亮,太陽還沒有出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薄霧,深吸一口氣,一股涼氣直入心肺,平添一絲涼爽。

漫步走在幕仙院之中,洛羽回想着王老同自己說得話,心中不禁湧現出一絲激動,行走的腳步也不禁快了幾分。

不出半盞茶的功夫,洛羽就已經來到了幕仙院最北面一座造型古樸的閣樓前。

「引靈閣!」仰望着閣樓之上古樸滄桑的三個大字,洛羽整理了一下衣衫,邁步進入其中。

一進入其中,映入洛羽眼中的除了一張巨大的木桌外竟然沒有其中事物,一位身材看起來頗為魁梧的大漢正趴在木桌上打着哈欠,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看到有人進來,大漢銅鈴般的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古怪,隨即開口道:「你這小娃,來引靈閣做什麼?」

「啟稟前輩,晚輩是剛入院的弟子,來此地領一下東西!」聽到大漢的問話,洛羽滿是恭敬的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聽到洛羽的話,大漢猛地坐直了身子,一雙眼睛緊緊盯着洛羽,道:「想好了再說,新入院弟子的獎勵早已經全部發放完畢,如果我查詢不到你名字的話,下場…」

大漢的話沒有說完,洛羽卻也明白了大漢話中的意思,直視着大漢的雙眼,洛羽語氣堅定的說道:「我叫洛羽,前輩可以查查!」

「洛羽」嘀咕一聲,大漢雙手一翻,手上出現一枚青色玉簡,想也不想的便將玉簡貼在了自己的額頭。做這動作的時候大漢一雙眼睛緊緊盯着洛羽,彷彿是怕洛羽突然跑了一樣。

「奇怪昨天明明已經全部發放完畢,現在竟然多出了他的名字,這是怎麼回事?」過了片刻,大漢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滿是好奇的看着洛羽,大漢臉色陰沉不定,良久才恢復如初,語氣也恢復了平淡:「既然有你的名字,那麼東西你就拿走吧。」

「這是引靈訣,等你突破到引靈初期以後,再來這領取其餘的獎勵。」將一本淡銀色看不出材質的書籍交給洛羽,大漢滿臉凝重的提醒道:「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如果你一年之內無法突破到引靈初期的話,那麼就會被逐出幕仙院,同時還會將你腦海之中關於引靈訣的記憶抹去。」

「你走吧,從這出去向東走上五百米,有一處名為育才閣的閣樓,今天剛好有一位長老在那裡講解修鍊引靈訣會遇到的問題,你去聽聽吧!」說完,大漢竟然直接趴在了桌子上,臉上又恢復成哈欠連天的模樣。

「晚輩記下了,謝前輩提醒。」

聽到大漢的話,洛羽眼中閃過一絲感激,恭敬的說了一聲,轉身便出了引靈閣。

待洛羽出了引靈閣,趴在桌子上的大漢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有些驚疑不定的喃喃道:「是錯覺嗎?怎麼感覺這小子沒有一絲靈氣一身氣血浩浩蕩蕩,竟然比我當初還要強上幾分。」

走出引靈閣,洛羽低頭看着手上淡銀色的書籍,漆黑的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火熱。翻看着手上的書籍,洛羽朝大漢說得育才閣走去。

五百米距離即使洛羽走的很慢一小會的功夫就已經到了,將手上淡銀色的書籍放入懷中,洛羽打量着眼前的育才閣。

這一小會的功夫,洛羽已經將書上的內容記下來個七七八八,書上面除了一篇字數不太多的引靈訣外,更多的還是關於幕仙院的介紹,以及一些對於靈界的簡單介紹。

心中對於靈界有了個大致的概念,洛羽聽到閣樓之中響起一陣喧鬧,也不再猶豫,邁步進入其中。

「你這個賤婢,竟敢弄我一身水,今天我不收拾你一頓,我就不姓孫!」

剛進入其中,洛羽便聽到一聲充滿了憤怒的大喊,緊接着看到四五個身材壯碩的少年正氣勢洶洶的圍着一位身材消瘦的紅衣少女,大聲吼叫的那位正是一位看起來頗為英俊的少年。

此時閣樓之中四五十人看着俊俏少年一眾人,臉上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被一眾少年包圍的少女看起來也就跟洛羽差不多大小,皮膚白皙,相貌精緻可愛,只是此時少女的眼中卻充滿了驚恐,消瘦的身子更是輕微的顫抖着。

少女一雙水淋淋的大眼無助的掃視着眾人,看到哪裡,哪裡的人便會底下頭顱,根本不敢同少女對視。

見到此景,洛羽眼中閃過一絲怪異,輕輕拍了一下自己身邊一位黃臉少年的肩膀,小聲的問道:「這位師兄好,我來的晚了,這是什麼情況?」

被洛羽拍了一下的黃臉少年起初還被嚇了一跳,聽到洛羽的話後,壓低聲音小聲的在洛羽耳邊說道:「這人是幕仙城最大的世家孫家的二公子,剛才的情形我們都看在眼裡,怎麼看也是王二公子貪圖這姑娘的美色,這才無端的挑起事端的。」

聽完黃臉少年的話,洛羽還沒有開口,少女那邊就已經發生了變化。只見領頭那名俊俏青年扯着自己濕漉漉的衣服,滿是猙獰的說道:「我這件靈衣價值三千靈石,如今被你潑了水,靈氣盡毀,你要怎麼賠償我?」

說話的時候,俊俏少年臉上的表情雖然猙獰,一雙眼睛卻是不住的在少女略微發育的身上掃蕩。

「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那麼多靈石…」少女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隨後化作哀怨,眼角都泛起了淚花。

「沒有靈石,那就拿…」嘿嘿一笑,俊俏少年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淫邪,只是到嘴邊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聲突然出現的笑聲打斷。

「誰在發笑!」猛地轉身盯着在場的眾人,俊俏少年臉色漲的通紅,猙獰的樣子,如欲吃人一般、

「我!」洛羽不慌不忙的應了一聲,上前幾步脫離人群,來到少年的身邊。

「這人是誰啊,仔細想想入院的時候好像根本沒有見過他。」看着洛羽的背影,剛才回答洛羽話的那名黃臉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思索,更多的還是擔憂。

「你笑什麼?」看着身前一臉平靜的洛羽,俊俏少年的臉色異常的陰沉,就連先前圍着少女的那幾位身材魁梧的少年此時都來到了洛羽身邊,將洛羽圍了起來。

看着彷彿是為自己挺身而出的洛羽,紅衣少女眼中閃過一絲感動,更多的還是同黃臉少年一樣,為洛羽的處境所擔憂。

朝一旁的紅衣少女微微一笑,洛羽收起臉上的笑容,一雙猶如黑洞一般的雙眼緊緊盯着身前俊俏的少年,一字一頓的說道;「感覺你很可笑,我就笑了,不可以嗎?」

同洛羽那雙沒有眼白完全是一片漆黑的雙眼對視着,俊俏少年臉上的表情變得不自然了起來,心中不由得現出一絲慌亂,眼神之中也有了那麼一絲閃躲。

聽到洛羽的話,俊俏少年感覺自己的臉上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尤其是洛羽那句「不可以嗎?」徹底激怒了少年。

為自己剛才心中產生的那一絲慌亂感覺到憤怒,俊俏少年臉色鐵青,咬牙切齒的吼道:「好!」

說完俊俏少年示意圍着洛羽的那幾位身材魁梧的少年的動手,自己則是一個退後來到了紅衣少女身邊,伸手朝紅衣少女的脖頸抓去。

「他竟然想為你出頭,那我就讓你看看為你出頭的下場。」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微笑,少年兇狠的說道。

「住手!」隨着一聲嬌喝,空氣彷彿突然變得粘稠了起來,不管是朝洛羽打去的那幾名魁梧少年,還是朝紅衣少女抓去的俊俏少年,身子都詭異的頓住了。

「孫公子好大的威風,是覺得我這個長老不存在嗎?」一聲好似涓涓流水般動人的女聲傳入在場眾人的耳中,隨後一名身材婀娜的綠衣女子便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女子臉上帶着面紗看不到面容,只是那一身浩浩蕩蕩的威壓,卻震懾着在場的每一個人。

收起威壓,女子平靜的看着那名俊俏的少年,如玉質般的雙眸之中沒有任何的感情。

「既然沐長老開口了,再下自然不敢再放肆!」一甩手,俊俏的少年整理了一下自己略顯凌亂的衣袖,隨後不咸不淡的說道。

「今天算你們這對狗男女走運,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死死盯着洛羽,俊俏少年臉色又恢復成了兇狠。

「哦!」煞有其事的點點頭,洛羽認真的說道:「下次可千萬不要有這麼好的機會!」

剛才就在洛羽準備出手的一瞬間,沐長老的威壓突然出現,如果光是威壓洛羽根本不覺的什麼,洛羽有自信能在沐長老的威壓下將俊俏青年連同那幾個嘍嘍一般的魁梧青年全部打到。

只是洛羽剛想出手,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一條條看不見的細線纏的死死的,想動一下都是妄想。洛羽可是偷偷測試過自己現在肉身的力量的,即使達不到上萬斤,也得有八九千斤了,如此力量竟然還是不能動那怕一毫,這讓洛羽對纏住自己的細線充滿了恐懼。

「你什麼意思?」死死盯着洛羽,俊俏少年眼神之中湧現出無限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