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能之劫
靈能之劫 連載中

靈能之劫

來源:google 作者:快樂還是憂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快樂還是憂殤 陸安

本是玄國二十一世紀普通社畜,被失業失戀雙重打擊之下,選擇旅遊散散心,不料天外隕石墜落讓陸安無痛穿越,附身在同源同姓的高中生之上,直到發生意外,「陸安」才徹底蘇醒,沒想已經被捲入了一場巨大的陰謀之中......背負三界命運的陸安到底何去何從,是放棄,還是掙扎,一切都是未知......這是一本披着靈氣復蘇的奇幻修仙小說本書有些墨跡......不喜歡前面鋪墊的可以慢慢跳到18章後開始看展開

《靈能之劫》章節試讀:

睡夢中,陸安做了一個夢。

夢中陸安看見一名男子身姿雄偉,靜靜的盤坐在山巔一塊黑色的磐石上。

看見男子的一瞬間,陸安彷彿看到了一把劍,他想都不用想,這絕對是一名高深的劍客;夢中他又仔細的打量着男子,容貌上真是無可挑剔,劍眉星目,鼻若駝峰,臉似刀削,灰色的頭髮又用一根黑色的粗布隨意系在腦後,一身青衣作古裝打扮,像極了水墨畫中的人物,盤坐的雙腿上還放着一把湛藍色的長劍,劍鞘上似乎還有朦朧的微光,即便是在夢中陸安也覺得這不是一把普通的劍。

注視着青衣男子,片刻之後又見他從磐石上緩緩站起,身上開始縈繞着紅色的煙氣,手持寶劍但卻沒有出鞘,這個姿勢讓陸安覺得特別的有氣勢,又見他身形遊走開始舞動着長劍,陸安在夢中看得出神,又覺得有些熟悉。

陸安不知道的是,夢境外的身體被動的也激發了氣血,就在此時。

陸安於夢中驚醒!

啊!~

陸安感覺着血液快速奔騰,心臟狂跳着將血液送往身體各處,紅色的氣血透體而出,陸安有些發懵,過了片刻之後陸安才清醒過來,不是在夢裡,是在床上,而腦海中還殘留着山巔青衣男子的劍法,身體下意識的學起了青衣男子的動作,又感知氣血以一種我無法理解的方式在體內遊走,我怕出什麼意外,趕忙停下了模仿的動作,又控制身體停止了氣血的激發。

陸安忽然一拍腦門!糟糕!

今天是靈氣天賦測試的日子,我怎麼給忘了!又點開指環看了看時間,馬上快十二點了,指環里還顯示着幾條未讀的信息以及幾個未接來電,陸安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是班主任打來的,趕忙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火速衝出了房間。

在退房的過程中陸安又喚醒指環智能,讓它導航了一條武都七中的路線,又給班主任發了條信息,大概意思就是我在趕來的路上,幾分鐘就到。

陸安看了下路線打車要十多公里,直線距離卻只有六公里,陸安選擇開足馬力跑過去。

陸安瘋狂跑出靈御府大酒店,不顧路人驚異的眼神開始加速狂奔,好在路上沒什麼行人,一路穿過商業街,天橋,窄巷,一路閃轉騰挪,一個不小心,在一處三百六十度的轉角處,陸安砰的一聲迎面撞上了一個路人。

還好起步的速度不快,不然以百米八秒的直線速度撞上了恐怕要出人命。

陸安趕忙將女子扶起,語氣帶着歉意說道:「對不起啊,我趕時間不小心撞到你了。」

女子站穩後咳了兩聲插着腰對我破口大罵:「你是趕着投胎啊你,撞死我了賠錢!」

陸安承受着他的怒火,知道這事自己沒占理,但是現在又很趕時間不想與她糾纏,於是摸了摸口袋找到煙盒將煙拿出來,又將煙盒撕開平鋪,咬破手指在煙盒上寫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遞給了她,口中說道:「改天一定賠償你,今天我有急事,對不起啊美女。」

說完陸安就跑了,她似乎被陸安這頓操作搞愣住了,跑出幾秒後才聽到她又對着陸安的身影怒罵。

撞到人後,陸安稍微減緩了速度,跑了也就幾分鐘,終於看到了武都七中的大門,大門整體由白玉修建,高約三十米,左右兩邊還設了崗哨,看上去不像個學校的大門,反而有些像個戒備森嚴的軍管區;跑到大門陸安快速的出示了身份證明,守衛的中年男子認識陸安是高三的學生,又向陸安提醒,今天靈氣天賦測試在綜合訓練樓的廣場。

陸安又於奔跑中道了聲謝,開始狂奔起來,一分鐘後陸安看到了班主任,梁安昌。

老梁今天着一身黑色正裝,顯眼的光頭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在看到陸安之後,眼神里的怒氣感覺快要實質化了。

陸安跑到他的面前訕訕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說道:「梁老師不好意思啊,有點緊急情況,沒···沒趕上。」

老梁帶着怒氣對陸安說道:「你再不來,我還以為你選擇放棄測試了,人生轉則的重要關頭自己還是要放在心上,你的體修成績沒話說,但是如果沒有靈氣天賦,在這個世界是難以立足的,誰的命運都想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不要放棄任何可能改變命運的機會,陸安啊,我個人還是很看好你的。」

老梁語氣有些重,陸安知道他是為自己好,他這樣的修為依然在命運的風暴里不受控制,所以對於我們後輩來講,他所經歷而說出來的經驗,陸安還是會放在心上的;不過這次導致遲到的原因,陸安可不敢拿出來解釋,對老梁的教訓陸安選擇默默承受。

老梁看陸安低頭受教的樣子也沒有再言語,手中又遞給我一塊不小的靈石,告誡陸安等會兒輪到我們班時,一定要靜下心來,仔細感受身體的變化,不要落下任何一個異常。

陸安輕輕捏了捏這塊靈石,硬度很高,呈現奶白色,裏面應該存儲着靈士修鍊所需的靈氣,但對這顆靈石卻沒有半點感應,但是知道靈石的重要性,這算得上是修鍊者的通用貨幣,當然也可以兌換成金錢,下品靈石一枚相當於大玄幣一萬,不過幾乎沒有靈士會缺錢,所以靈石在社會上也極少流通,更多的是修鍊者相互交易的貨幣。

思考着陸安走到高三七班所在的空地,有相熟的同學打了個招呼。

其餘人大多數人看向陸安的眼神都有些憐憫。

陸安有些奇怪,向一旁的同學郭陽打聽:「咋啦?為啥你們都這樣看我,我是缺胳膊少腿了還是咋的?」

郭陽,有點小胖,看起來有些憨厚老實,實際上家裡是做物流生意的,公司不大;但這年頭不得不說一下做物流生意有多難,沒有強大的武力,你送的東西可能在半路就沒了,為啥這麼說,因為以前的大自然叫自然保護區,現在叫人類禁區,哪怕是有國家修建的道路,但現在的野外,一般的車輛已經無法通行,只有特種車輛才能通行,在運送貨物的同時還得提防各種魔物,因此物流的車隊都會配上靈師境以上的高手坐陣,不然這生意根本沒法做。

出生在這樣家庭的郭陽毫無疑問,家裡是有靈師級以上的長輩的,而他呢在初中就已經顯露出一絲靈氣天賦,這次測試儀式對他來說,算是覺醒儀式,覺醒後他就是一名見習靈士,會被靈修院錄取分配到屬性相應的學系。

我們關係不錯,討厭煉體的他,為了達到畢業要求的七階水平,我還是幫了他不少忙,因此有些交情,算是我少有的朋友。

郭眼看陸安的眼神也充滿了同情,嘆了口氣說道:「兄弟,天涯何處無芳草,不必單戀一枝花,青春嘛,總會有些遺憾,有的人註定只是過客。」

陸安聽着這話有點不是滋味。「誒,不是,我說兄弟你這是話裡有話啊,別賣什麼關子了,發生什麼了。」

郭陽又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帶着確定的語氣說道:「你跟高月分手了是吧。」

陸安心裏有些難受,心想着高月總不會拿着這事到處說吧,畢竟我們昨天還曾親密無間。

沉默片刻之後陸安向郭陽點了點頭。

郭陽看陸安這幅模樣又說:「你不會還死心塌地的愛着她吧,你不知道在你來之前,這娘們在測試中覺醒了上品水系天賦,你知道什麼概念吧,武都七中一年也就出個位數的人才,這種天賦是有權利反向選擇靈修院的,當然吧我還是挺恭喜她的,沒想到路過的時候,我給她打了個招呼,說了句恭喜了陸嫂,以前這麼叫她的時候,她可是笑着點頭,可今天覺醒上品天賦後,聽着我這麼招呼你知道她說什麼了?!」

陸安聽到她覺醒了上品天賦有些為她感到高興,又感覺郭陽說的話帶着火氣,有些疑惑問道:「她說什麼了?」

「她直接停在我身前,對我冷冷說道,說你不配做她的男人,又說她要去皇城了,讓你死了這條心,唉喲聽着我這個氣啊,她這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直接把你甩在地上,還他媽吐了口痰狠狠的踩了幾腳。」郭陽氣憤的說道。

陸安感覺這應該是高月在向外界傳達信息,告訴有心人我們沒關係,又向他傳達如果要找她最好去皇城,畢竟武都這個地方到處可能有她家族的眼線,既然她要這樣做,那我沒法不配合她做好這齣戲。

陸安裝作憤怒又難過的樣子狠狠的捏緊了拳頭,隨後又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口說著:「這樣的女人不要也罷,這兩年的感情就當餵了狗,我陸安一定混出個模樣,讓她當初說的話打她自己的臉,看誰配不上誰!」

郭陽又有些觸動,看了看我沒有說話。

而此時負責靈氣測試的老師向老梁說道,該我們七班了。

老梁招呼着我們點了點名,然後帶路走向了一個巨大的帳篷內,我跟着隊伍走了進去,見到四個青年人坐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我想這幾個人應該是武都靈修院的學生;又聽老梁安排我們走到了四人的包圍圈裡,空地里我們每人間隔有十米,這十米內有金屬物,植物,水溝,篝火,還有一層黑土,我想這應該是天賦測試的道具,此時我都還能感覺到這十米的空間內有一種灼熱的氣息,想來有一個人在我這個區域覺醒了火系天賦。

陸安無法抑制緊張的內心,但是也做好了沒有靈氣天賦的準備。

在這時東南西北的青年人雙手揮動,一個三百米的結界開始形成。

此時老梁也出聲說道:「手握靈石,打坐冥想,感知身體一切異樣的波動,放大它,然後儘可能的控制它。」

陸安趕緊拿出靈石閉目盤坐,又聽見老梁在一旁喝道:

「靈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