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靈氣復蘇後我遇見了上古心魔
靈氣復蘇後我遇見了上古心魔 連載中

靈氣復蘇後我遇見了上古心魔

來源:google 作者:輕舞之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靈久安 現代言情

我叫靈久安,院長奶奶說,起這個名字的人肯定希望我如這盛世一樣,長治久安可當末世來臨,靈氣復蘇,我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亂世……而更糟糕的是,我在這糟糕的亂世中,遇見了上古心魔,還被迫答應與他交易……PS:日更,雙男主(具體的看書評區),作者簡介廢+起名廢,文筆不太好,大家願意看的話就支持一下另,封面是我想像中的九,哈哈~展開

《靈氣復蘇後我遇見了上古心魔》章節試讀:

「想要救他們嗎?我可以幫你哦。」

一個聲音忽然在靈久安腦海中響起,他驚慌而又警惕地睜開眼,左右張望。

卻只看見了那如人間地獄般慘烈的景象,於是他再次緩緩閉上了眼,啞聲開口問道:

「什麼條件?」

「如果我說,沒有條件呢。」

黑霧看着靈久安焦急而絕望的神情,不禁想開口逗逗他,讓他更急躁一點,然後就能……

不管不顧地答應他的一切條件。

「究竟什麼條件?」

他果然不耐煩了,本就緊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臉上還隱隱透出一絲焦躁來。

黑霧見狀,也不再逗他了,磁性的男聲緩緩開口說道:

「你先答應,我就幫你。」

靈久安猶豫了一秒,忽然睜開了眼睛,眼眸閃爍着亮若星辰的光芒,低聲且堅定地咬字道:

「好,我答應。」

「交易愉快,我的……載體。」

黑霧輕笑着說了一句,他還來不及思考「載體」是什麼意思,忽然間感受到靈氣在他體內如往常般暢通無阻。

於是他重新拾起一旁的小石子,把全身的靈力都灌注其中。

啪,一擊即中。

老鷹的一隻眼睛直接被打穿,它高高揚起脖子,凄厲地嘶鳴起來。

隨即,他轉過身來,完好的另一隻眼忌憚地、深深地看了一眼這邊的靈久安,就展翅飛走了。

四散的人群停下慌忙逃命的腳步,回過頭來,神情一片空白地看着這位他們之前所稱頌的「英雄」。

「為什麼……你剛才不出手?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今年才讀大一的妹妹,就在剛剛、就在剛剛……就那樣死在了那個怪物的利爪之下!!」

人群中的一名男同學激動地喊道,而他這一聲,彷彿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

「是啊,你剛才為什麼不救我們?!」

「你是不是就想着欣賞我們驚慌失措的尖叫,還有涕泗橫流的狼狽神情!!」

「你明明可以救我們的,卻等到現在,這血肉橫飛的場景,難不成還令你感到很享受嗎?!」

「你是故意的,你絕對是故意的!」

「他根本不是我們的英雄,他就是個以此為樂的惡魔!!」

「對,他是惡魔!殺了他!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靈久安聽着人群一聲高過一聲的呼喊,看着這似曾相識,卻又完全不同的場景,忽然感到一陣疲憊。

他揮了揮手,做了個暫停的手勢。

沒有人理他,相反人群的喊聲愈加震耳欲聾了,邊喊,邊朝着他走來,有幾個甚至都快衝到他眼前了。

他彷彿用盡全身力氣般,喊了一聲:

「等等,我……有話說。」

黑霧看着這一幕,有些不滿,於是,他的聲音又輕飄飄地開始在靈久安腦海里回蕩:

「還說什麼呢?這些人,你救了他們,他們卻不知好歹,僅僅是因為你中間一小段時間失去了力量,就這樣對你……

甚至,還要殺你。不如,殺了他們吧……」

殺了他們吧。

腦海中的話語似乎分外具有誘惑力,有那麼一瞬間,他差點要動搖自己的念頭。

不,不能這麼做。

他在心中對自己緩緩說道。

不能殺人,這是……底線。

靈久安看着停止呼喊,卻依舊仇恨地盯着他的人群,緩緩開口說道:

「很抱歉,之前,我忽然使不出靈力來。

而剛剛,才恢復了靈力。

對不起,你們要打要罵,我都受着,但是,我還不能死。

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沒有完成。」

想着那群還在孤兒院等着他的小蘿蔔頭們,靈久安覺得,在這已經漸漸顯現出亂象的世界來,他們的處境非常不妙。

而他現在,必須去找他們了。

「呵,你說失去了靈力,就當真是失去了靈力嗎?這時間如此湊巧,讓人想不懷疑,好像都不太行呢。」

一個聽起來有些陰陽怪氣的男聲,躲在人群中說道。

而這,對憤怒和仇恨到極點的人群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

「是啊,怎麼可能如此湊巧?!」

「沒錯,而且你這靈力之前還好好的,都快要打贏那個怪物了,你就忽然失去靈力了,這誰信啊?!」

「就算是真的,你憑着這時靈時不靈的靈力,就不自量力地想來救我們……

我看,你不是想救我們,而是想激怒那個怪物,讓他更好地來殘害我們吧?!」

這時,人群中,卻傳來了一道弱弱的、顫巍巍的男聲:

「可是、可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他還是,拼盡全力救了我們的啊……」

這些年輕氣盛的學生們一聽這話,當即氣不打一處來,也懶得找這個提出反對意見的叛徒了,七嘴八舌的就開始反駁起來。

「好啊,敢情死的不是你,也不是你的親朋好友,你就可以這樣事不關己,在一旁說這種風涼話了嗎?!」

「說出這種話來的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心啊?」

「唉,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

那道微弱的男聲見狀,再不敢嘀咕半句了。

靈久安看着人群激動地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的樣子,內心雖仍是愧疚和悔恨交織,也不禁感到愈加疲憊和心涼。

更何況,還有人在等他呢……

只見他雙眉輕挑,眼神一利,嘴角也忽然勾起一個似威脅又似嘲諷的笑,用不大不小,卻剛好能讓每一個人聽到的聲音道:

「救,與不救,本就是我的自由。

我沒有義務,必須要救你們。

還有,你們是不是忘了,我現在可是恢復了靈力,你們就不怕我一激動,失神之下,做出什麼連我也無法挽回的事情嗎……」

這些人一聽,頓時面露驚恐,其中一個見過白髮老者的同學還自語了一句:

「果然、果然,當時老神仙就不應該把那功法傳給你的!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

「對啊,我是……惡魔。」

靈久安聽了,自嘲地輕笑了一聲。

人群見狀,卻是以為他惱羞成怒了,準備大開殺戒,連忙四散而逃。

靈久安忽覺渾身上下都疲憊不堪,於是他躺在了操場的假草地上,看着天邊悠悠飄過的雲,輕嘆了一口氣。

「你現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他輕輕閉上眼,緩緩說道。

「哦,你竟然跟我這個本應收取報酬的人,談條件?

你不覺得,這,很可笑么?」

磁性的男聲再次在腦海中響起,這次卻是帶着些微嘲諷的語氣。

「看來你還不知道,那老者給我的心法和功法中,有一種能自毀神魂的術法。

而我現在,用不了一秒,就可以發動這個術法。

我覺得,你應該也不想,費盡心力做了一樁交易,到最後,什麼也沒得到吧?」

靈久安閉着眼,雙拳微微緊握,假作鎮定地緩緩說道。

黑霧見了,不免覺得好笑。

他很清楚,雲散人的隨心派中,根本就沒有這種可以自毀神魂的術法。

並且,靈久安翻書的時候,他也是在一旁的。

他看着那強裝鎮定的人,本想就這樣拆穿他的偽裝。

想了想,又不免覺得,這樣過於無趣。

因為,他已經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看白紙染上濃墨,光明墮入黑暗,豈不更加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