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氣盡失?不怕,我肉身無敵
靈氣盡失?不怕,我肉身無敵 連載中

靈氣盡失?不怕,我肉身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超人不會打籃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雲 超人不會打籃球

真武大帝易雲,劍盪九天邪魔組建真武神殿,鎮守蒼穹正道自詡功德圓滿後,以無上修為撕裂天道之門準備一舉參悟因果,踏入不死不滅的神境,與天道合二為一不料被天道困於時光洪流中萬年後,易雲於無盡的時光洪流中頓悟至高一劍,撕裂時光洪流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後被真武神殿等正道宗門稱為萬年不遇的魔頭葉雲???展開

《靈氣盡失?不怕,我肉身無敵》章節試讀:

「離開,為什麼要離開。你告訴我他們的老巢,我帶你們殺上去。」

易雲不屑一顧。

若他靈氣還在的時候,只需一個念頭,就能將這方世界傾覆,更何況只是一個大陸王朝的宗門。

哪怕他現在靈氣盡失,單憑強大的肉身,也不是這片大陸上的土雞瓦狗能抵擋的。

華服少女看着不屑一顧的易雲哭笑不得。

難道他真的只是個腦子有點問題的神經病?

他並不是有目的接近我?

我之前的懷疑都是錯的?

「如果他真的是神經病,為什麼會出現這裡,他的家人呢?」

華服少女蹙眉暗道。

「對了公子,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叫易雲,來自九天之上。號真武大帝,很久以前是真武神殿的掌教。」

易雲認真的說道。

華服女子滿頭黑線,現在已經在心底認定葉雲百分之百是個神經病了。

畢竟想要故意接近她起碼也得派出個正常人。

「我叫魏子萱。旁邊是我的丫鬟青兒。」

不過華服少女還是禮貌的給易雲介紹着。

「魏子萱?那些追你們的黑衣人是什麼人,還有他們口中說的正陽宗又是個什麼鳥宗門?還要追殺我?這麼囂張?」

易雲問道。

魏子萱和青兒聽到易雲說完後只覺得一陣無語。

究竟是誰囂張?

魏子萱尷尬的笑了一聲。

「易公子,你難道就沒有聽說過正陽宗?」

「什麼狗屁正陽下陰的,沒聽過。」

完了,他原來不是神經病。而是無知者無畏,一定是哪個小地方出來的散修,學了一點本領打敗了幾個普通人,就以為自己能傲然於世。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樣的龐然大物!

像這種愣頭青,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

魏子萱想到這,只覺得腦殼發昏。

她面帶愁容的看着易雲,尷尬的說道:「要不易公子還是跟我們離開天武國吧,我們主僕二人這一路上還要仰仗易公子保護。我知道易公子神功蓋世,可畢竟分身乏術,若易公子去找他們算賬,我怕我們會在路上遇到危險。」

「你們不跟我殺回去報仇?」

易雲疑惑的問道。

「我有一件極為重要的物品放在其他宗門,等取回後就和易公子一起殺上他們宗門報仇。」

「什麼東西?」

「是家父的遺物。」

聽到魏子萱說完後易雲摸着腦袋思索了一會:

「那我先保護你們去取回遺物,然後再回來幫你報仇。就讓那個什麼狗屁正陽宗再囂張幾天。」

「那我和青兒這一路就仰仗易公子了。」

魏子萱抹了抹頭上的汗珠,心想把這個二貨給忽悠過去還真不容易。

畢竟這個二貨救了自己和青兒,要是把他留在這裡讓正陽宗抓住魏子萱心中有愧。

也許等他去了化雪神山,看到了大宗門裡那些飛天遁地的神通,他才會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有多麼可笑。

想到這兒,魏子萱無奈的搖了搖頭。

易雲此時若有所思看着地上躺着的三具屍體。

走上前去撕下一塊布條,蘸上屍體留下的血漬。

二女疑惑的看着屍體前的易雲,不知道他蹲在那裡幹什麼。

只見易雲轉身後拿起布條,用血漬在旁邊的大樹上洋洋洒洒的揮筆。

殺人者,真武大帝,易雲也。

魏子萱看到後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自己煞費苦心要救這個二貨,他還嫌自己死的不夠快。

完了,跟這個二貨一路,只怕是走不到化雪神山了。

「我們現在就出發吧,你怎麼了?」

寫完後易雲看著錶情憂鬱的魏子萱疑惑的問道。

「我沒事。就是想起家父的遺物還放在別處,心情有些不好。」

「哦。」

易雲疑惑的看了看奇怪的魏子萱,轉身向前走去。

魏子萱苦笑一聲,緩緩起身和青兒向著易雲的方向走去。

「小姐,老爺有什麼遺物放在化雪神山啊。」

青兒在路上疑惑的問道。

「噓」

魏子萱用手指在嘴上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又指了指走在前面的易雲。

青兒頓時明白過來,悄悄的跟在魏子萱旁邊不再言語。

三人離開後面不久,數名黑衣男子神色冰冷的看着樹林里倒下的三具屍體。

領頭的刀疤男子看到易雲在樹上寫的血字,表情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易雲。」

刀疤男子咬牙說出這兩個字。

「她們竟然還有幫手,並且實力不弱。你們去彙報大人,我帶人把守都城關口。」

刀疤男子神色冰冷的對眾人下令。

「是。」

眾人接到命令後紛紛四散離去。

刀疤男子一邊凝視着三具屍體上的傷口,一邊將易雲寫過字的樹皮徒手粉碎。

易雲三人正爬上了最後一個山峰,天武國國都的城牆赫然映入眼帘。

巨大的城牆上巡邏着身穿盔甲的士兵,空蕩的城牆腳下布滿荊棘。

「我背着你們從上面殺出去。」

易雲站在高處望着城牆對二女說道。

魏子萱無奈的眨眨眼,

大哥,我們是在逃亡啊,你能不能低調一點。

「易大哥,我們還是喬裝打扮一番從國都大門混出去吧。我和青兒前幾日被人追殺,風餐露宿導致身體虛弱。現在只怕是不能劇烈活動了。」

她對易雲的稱呼也一臉無奈的不自覺的改成了易大哥。

「唉,既然二位身體欠安,那就依你所言吧。」

易雲嘆了口氣,心想這小世界裏的土著也太嬌弱了,又不用她們出手,只是跟他殺出去都做不到。

誰讓她們對自己有恩呢,唉。

沒辦法,只能陪着這兩個小祖宗喬裝打扮混出去。

沒想到我堂堂統御九霄的真武大帝,在這方小世界先是赤身**昏迷在野外,現在連出個世俗王國的國都都要偷偷摸摸的。

易雲想到這時,惆悵的望着天空,淚流滿面。

魏子萱看着一臉不情願的易雲,鬱悶的想道。

要不是看在你為了救我們才惹上正陽宗的份上,我一定不會哄着你個二貨,留你在這裡自生自滅。

魏子萱尬笑一聲,對易雲接著說道:

「易大哥,等天黑後我們就混入都城。都城裏面人多眼雜。

等混進去後我和青兒先去買輛馬車,再買些稻草偽裝在車廂里。

到時候就麻煩您先假裝一下是拉着稻草出城的車夫。」

易雲聽着魏子萱的建議皺起眉頭。

唉,女人就是麻煩。

他無奈的點頭答應下來。

《靈氣盡失?不怕,我肉身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