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術師見錢眼開很正常吧
靈術師見錢眼開很正常吧 連載中

靈術師見錢眼開很正常吧

來源:google 作者:小丑阿哈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丑阿哈哈 方想 都市小說

「想我逃了那麼多年,終究還是栽了,能告訴我是誰嗎?」「不行」「也對,賞金獵人有自己的規矩,怎麼可能……」「你別想空手套白狼」「嗯??」「我跟錢就可以說了?」「那得看價格,但是不能放你逃走!這可是原則問題」展開

《靈術師見錢眼開很正常吧》章節試讀:

晨曦的光芒灑在城市的每一處,早起的鳥兒蔫蔫的尋找晚起的蟲兒,叫聲有些急不可耐。

肚子痛傳來的飢餓感,讓翅膀扇動的幅度越發暴躁,偶然有早起撒歡的哈士奇看到這一幕,不免升起了點敬佩。

在那邊汪汪叫着,似乎想要拜師學藝。

街邊夜晚驅逐黑暗的路燈早已熄滅,上面掛着的晨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時常有鳥兒誤以為發現蟲子,興高采烈的過來,又滿懷失望的離去。

「阿淺,班級群的聊天記錄怎麼刪除了啊?」

方想穿着一身藍白配色校服,擰乾凈毛巾的水,又把洗漱時為了方便而擼起來的袖子給放了下去,點開手機,腦袋探出去問道。

方淺嫌棄地穿着一件粉色圍裙,隨手用力拽了拽,哈哈大笑道:「當然是收買你的同學和老師,讓他們在學校孤立你,讓你感受到絕望,到時候更方便我接管身體,桀桀桀桀桀——」

嘴裏咬着木梳,照着鏡子把頭髮給綁好以免防止吃飯的方想聞言頓時眉頭一皺,心裏升起了一點小小的疑惑。

魂殿長老屬於傳說級食材,姓蕭的吃獨食,滅絕不知道多少年了,長這麼大都沒有在菜市場看過一回,阿淺從哪裡吃到的?

聽起來一頓得好幾個吧!

唉,果然我們之間是沒有愛了……

明明人家都沒有嘗過。

「吃早飯,要是把我的身體給餓到,有你好看的!」

「來啦~阿淺今天吃什麼啊?」

「兩個水煮蛋,一個三明治,再加一杯牛奶。」

「唔?!牛奶好貴的……」

——

方想是在普普通通的蓉城二中上學。

當然,有了他這麼個會特殊能力、每天晚上還出去鋤奸除惡的賞金獵人,在普通的學校也會變得不普通。

其他的學校一樣,蓉城二中也有一個每天早上喜歡站在校門口看紀律的教導主任。

而且目光相當毒辣。

就比如哪怕做的再生分,乾脆在校門口吵罵打架的小情侶,也會把那個雙眼如獵鷹的主任目光吸引過去。

原因是吵罵打架。

唔,好像躲開了教導主任的注意力,好像又沒有躲開。

該來的懲罰還是會來,這是命運硬幣的抉擇。

除去這些,這位教導主任重點是對一些沒穿校服、頭髮有染色痕迹的學生重點觀察,逮到就等自家班主任去領人吧!

按理來說,方想絕對是屬於天天都需要班主任去領回來的那種。

奈何人家不要臉_(:з」∠)_

按照教程學了一遍偽音。

「陳主任,早上好(^^)/」

青春又帶着甜美的少女音讓旁邊幾個罰站的男同學紛紛精神抖擻,忍不住將視線投擲過去。

只見一個頭髮披散在肩膀上,校服規規矩矩穿在身上,樣貌清純,是標準初戀型的女孩子正站在連老校長都聞風喪膽的閻羅婆面前打招呼。

最關鍵的是,這個女孩子頭髮是白色的,那種雪白雪白的樣子!!

眾所周知,沖國人均白毛控。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寬大校服的原因,身材顯露不出來,這倒是有點可惜。

明明老校長三番五次的都提出學校採用水手服當校服,結果被閻羅婆屢屢駁回。

想到此處,幾個男同學不由得第不知道多少次惋惜起來,其中有一個人眼神相當不對。

「是小想啊。」

陳主任在身邊罰站同學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面露微笑,輕輕拉住眼前女孩兒的手,柔着聲音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到現在她還能想起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平平無奇的早晨,她往日一般站在門口,眼神銳利的看着前來報到的新生。

那一頭雪白的長髮,在周邊烏黑靚麗的頭髮之中是那麼的顯眼。

要不是當天便確認這並不是染髮,而是天生的,陳主任恐怕都要以為自己未來三年會遇上一個專跟她對着乾的勁敵了。

「嗯,老班還有事,讓我來接一下鄭同學,這是他的准許簽名。」

方想笑得眉眼彎彎,從他嘴裏吐出來的聲音相當自然,從校服口袋拿出紙條的同時,臉蛋情不自禁紅了紅。

雙手揪在一起,有些靦腆內向道:「我知道這有些不太符合標準,可是……」

老班用一杯全糖奶茶和一杯巧克力蛋糕當報酬誒!

他給的太多,人家拒絕不了。

不過就是當女孩子而已,這不簡簡單單嘛。

旁邊那個眼神奇怪的男生驕傲地挺了挺胸膛,對着身邊的難兄難弟們投去了一個自豪的目光。

嘿嘿,就算是我一塊過來罰站,待遇也比你們好。

回敬他的是一道道咬牙切齒的眼神。

漂亮的女孩子都有特權,更何況方想往日在陳主任面前都裝的很乖,充分展示了一個乖巧好女孩兒該有的樣子,臉皮丟在地上摩擦。

雖然不符合規矩,但是隨着陳主任手掌一揮,很快就把人放行讓方想領走,畢竟這規矩就是她自己定的。

想她每日辛辛苦苦站在校門前來回巡查,破壞一下規矩又怎麼了?

什麼?你有意見!

來,仔細跟我說說。

「陳主任再見。」

巧笑嫣然地道了一聲再見,方想領着身邊沒有穿校服的鄭同學漫步離去,背後傳來一套套艷羨的目光,羨慕誰自然不用多說。

「再見。」

陳主任回了一聲,然後臉上的微笑是迅速消失不見,對着趕過來的六班班主任臉色一垮。

「都說過多少遍,要穿校服,要穿校服,你們班這個同學被我抓住多少回?要不是高三,肯定要讓他多站站,給點教訓!」

面對這位老校長都敢吼的角色,六班班主任也不敢多說,只得連連訕笑着點頭,讓她說了好一會兒才把人領走。

帶着自己班的學生轉身離去,這位班主任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小兔崽子你這個學期都被抓了多少遍?還學不乖?」

男同學笑了笑,抓抓腦袋,抬起頭帶有期望道:「班主任,要不下回你見我的時候帶點白色假髮?雖然知道不是真的,但是好歹有個念想。」

「還白色假髮?信不信老子把你腿給打折嘍!」

《靈術師見錢眼開很正常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