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武弒九天
靈武弒九天 連載中

靈武弒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平凡魔術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揚 葉重 奇幻玄幻

地球兵王葉揚魂穿異世,得九天玄劍認主,習無上神秘功法,解神劍隕落之謎……與天爭鋒,與神為敵,踏上逆天殺戮之行,血染九天,所向披靡!展開

《靈武弒九天》章節試讀:

天武帝國,八荒城,三大世家之一葉家的一座略顯豪華的宅院內,一個面容蒼白的少年,正躺在床上。

緩緩睜開眼睛,當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後,眼神中充滿了震驚,一臉的不可置信。

「我,不是死了嗎?」那個少年伸出手來,仔細看了一下,忽然跳下床來,來到一面青銅鏡子前面。

只見那鏡子裏面,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眉清目秀,鼻若懸膽,跟自己的容貌不大相同。

忽然腦海中一大股信息傳來,讓他明白了這一切的一切。

這個少年名為葉揚,恰巧跟自己同名,是八荒城三大世家之一葉家的少主。

三天前被打暈棄入河中,被發現後,已經奄奄一息,而就當他剛剛死去的時候,原本已死去的自己,不知道受了什麼力量的牽引,居然借屍還魂了。

看着鏡中蒼白的臉孔,瘦削的身影,做了幾個表情後,葉揚終於接受了這個狗血的事實,自己竟然穿越了。

不管怎麼說活着就好,只有死過一次的人才知道活着是多麼的珍貴。

閉目感覺了一下,發現這具身體非常的虛弱,但是沒有影響葉揚愉悅的心情,既然活過來了,就要好好珍惜一切。

輕輕推開房門,一股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葉揚緩緩走出房間,第一次感受着這個陌生的世界。

亭宇樓閣,樓台小榭,小橋流水,放眼望去,滿院的花草芬芳,樹綠水清,端的是個風景優美的好地方。

「呵呵,運氣還不錯,穿越在有錢大戶人家啊,咱也能享受一把富二代的感覺了」

葉揚沿着一條甬道向前走去,一路欣賞着景色,不知不覺間被一陣呼喝聲吸引。

當葉揚尋聲走去的時候,發現前方是一處方圓數里的練武場,場地上邊防止了各種修鍊器具,如今數十個少年正熱火朝天的訓練着。

少年中有男有女,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揮汗如雨的訓練着。

有的抱着重達上百斤的石碾在做深蹲,有的背上放着巨石在做俯卧撐,訓練中不時地傳出呼喝之聲,非常的有氣勢。

而那些女子,都手中拿着一些未開刃的武器對攻,寒光亂舞,看的讓人眼花繚亂。

葉揚看着眼前的這一切,不由得心中一陣叫苦,根據這個身體的記憶,貌似葉揚不能習武,再這樣的環境里,豈不是要吃大虧?

正當葉揚沉思間,在場地中訓練的少年,忽然發現了葉揚的出現,很多人都露出一副鄙夷的神情。

「一個廢物,居然也好意思看別人修鍊,好像他能看懂似的」一個少年嘲諷道。

「人家當年可是被譽為葉家第一天才呢,三歲丹田覺醒,五歲就凝氣三重天,你可不要亂說」一個人陰陽怪氣的聲音道。

「呸,狗屁的天才,五歲凝氣三重天,如今都十五歲了,依舊是凝氣三重天,堂堂葉家少主,居然是個這樣的廢物,讓我們整個葉家跟着蒙羞,我要是他,就自己死了算了,省得出來還丟人現眼」那個少年恨恨地道。

那個少年所說的凝氣三重天,是修為的基礎境界–凝氣期的一種稱呼。

習武者修鍊體魄,吸收天地靈氣,凝聚在體內,形成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凝氣期也是修武入門期,共有一到九重天,當九重天圓滿後,突破壁障,修為和力量,都會得到一個質變,成就為一名武者。

在場的少年們,修為都已經達到六七重天的境界,比葉揚高出了太多,故而十分看不起他。

聽到這些冷嘲熱諷,葉揚心中暗罵,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

哥我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要遭受白眼,那幾個人的嘲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那些女子,也都看着的他,目光中充滿了同情。

葉揚在前世也是二十五六歲的人了,經歷過太多的坎坷,並沒有把這些小屁孩的話放心上,見人家都不待見自己,轉身就要離開練武場。

忽然一個身影,攔住了葉揚。

「葉揚,聽說你差點淹死,居然又活過來了,還真是命大啊」一個身材健碩的少年,忽然走了過來,攔住了葉揚的腳步。

通過葉揚的記憶,知道這個傢伙叫葉重,如今修為達到了凝氣六重天的境界,平時就經常欺負他。

葉揚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見他攔住去路,就要繞開他。

忽然葉重一伸手,將他攔住,冷笑道「怎麼活過來反而變成啞巴了?還是說你變成聾子了?」

葉揚心中一陣暗怒,這個小子怎麼這麼操*蛋,老子招你惹你了,非要跟哥過不去。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葉揚冷哼一聲「難道你沒聽說過好狗不擋路?」

葉重聽了葉揚的話,頓時一怒「葉揚,我告訴你,就算你是族長的兒子,也是廢物一個,說話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這邊的衝突頓時引起了所有少男少女的注意,紛紛停止修鍊向他們看來。

葉揚前世是一個軍人,槍林彈雨都過來了,豈會被這個小屁孩震住,直接給他一個後腦勺,對外走去。

「混蛋,你找死」

葉重被人無視,頓時大怒,一拳對着葉揚的背心轟去。

這一拳招大力沉,居然帶着呼呼風響,讓葉揚吃了一驚,運起格鬥技能,一個閃身避過。

但是這具身體極為衰弱,跟前世根本沒法比,雖然避開了拳頭,依舊被拳風撞的一個趔趄。

葉揚不禁大吃一驚,這個世界的力量好強大,這一拳已經超出了葉揚的理解。

見葉揚居然避過了自己的一擊,葉重更是憤怒,第二拳頭接踵而至,絲毫不給葉揚閃避的機會。

如果是換了前世,就他這點粗淺的拳腳功夫,連自己衣服邊都沾不上,可惜如今這副身體,真的太弱了,根本來不及躲避。

眼見第二拳砸來,葉揚雙臂重疊硬架着一擊。

「砰」

一聲悶響。

葉揚頓時覺得一股巨力襲來,雙臂一震,宛如折斷一般劇痛,胸口如同被大石擊中「

「噗」

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葉揚如同滾地葫蘆一般,直到滾出了五六丈遠,才停下身形。

渾身骨骼像是散架了一般,看着遠處一臉嘲諷的葉重,又看了一眼遠處的少年們臉上的淡漠,和少女們目光中的同情。

葉揚雙眼一眯,一股無形的殺氣向葉重籠罩,不過葉揚最後還是放棄了這種念頭。

葉重被葉揚冰冷的眼神一望,頓時如墜冰窖,彷彿被洪荒猛獸盯上了一般,心頭一陣悸動,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

「葉重是吧,你這一拳我記住了」葉揚對着葉重點點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緩緩向遠處走去。

眾人看到葉揚的背影,雖然依舊是那麼瘦弱,但是在他們心中感覺,那個背影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葉揚回到房間後,心情非常的沉重,這個身體的現狀,非常的不樂觀,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正尋思間,房門突然被推開,一個身材魁梧,面容剛毅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原本嚴肅的面容見到葉揚,變得溫和起來。

「揚兒,你沒事了?」

葉揚心頭一暖,同時腦海中出現了關於眼前這個男人的畫面,這個男人就是葉揚的父親–葉凌天。

葉揚自幼沒見過自己的母親,印象中總有父親,而這個面容古板的父親,對於他卻非常的溺愛,為了他耗費了無數心思,依舊改變不了他的困境。

「孩兒已經沒事了,父親不必掛懷」葉揚笑道。

看着葉揚的笑容,葉凌天一愣道「揚兒,好像你有近十年沒笑過了,你沒事吧」

原來葉揚自從五歲開始修為停滯不前後,逐漸落後於別人,內心就開始自閉起來,今天葉揚的反常,引起了葉凌天的驚異。

葉揚搖搖頭道「孩兒經過這次事情,撿回一條命後,突然明悟了許多,父親您不要擔心了」

葉凌天點了點頭,忽然臉色一肅,眼神中充滿了殺意道「孩子,告訴我到底是誰在害你?」

葉揚想了一下,搖頭道「這件事情父親您還是不要追查了,孩兒不想說」

「為什麼,我派人查過,你出事的那天,是大長老府上的一個家丁引你出去的,後來那個家丁也不見了,事後你就出事了,不要怕,你知道些什麼都說出來,爹給你做主」葉凌天一臉認真的道。

葉揚還是搖搖頭道「孩兒頭有些痛,什麼也想不起來,父親您還是不要逼迫我了」

葉凌天見葉揚死活不肯說,嘆了一口氣道「孩子,如今你雖然已經長大了,但是你依舊是我兒子,不過是誰要傷害你,我就算是豁出去這條命,也會保護你的」

葉揚心頭一暖,上一世他是個孤兒,這一世居然有了一個關心自己的父親。

有人害死了自己,那麼這個仇一定要親手報才行,要不怎麼對得起這具身體。

當葉凌天離開後,葉揚剛剛把房門關上,忽然腦袋「轟」的一聲巨響,神識出現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之中。

葉揚心中大駭,當抬頭一看,頓時驚駭欲絕「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