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凌依然郝以夢
凌依然郝以夢 連載中

凌依然郝以夢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免費閱讀 恐怖靈異

第1章 指甲被冰冷的鑷子生生扯下,劇烈的疼痛宛如張着血盆大口的猛獸,將她徹底吞噬。 幾個穿着囚服的女人,壓着一個掙扎的女人,女人身子枯瘦,同樣的穿着一身囚服。 凌依然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指甲一個接一個生生的與皮肉剝離,血不斷在指尖處流淌,混合著牢房裡那撲鼻的霉味,令人作嘔。 「當年的最佳新人律師,現在也不過是一坨爛泥而已。」冰冷而刻薄的聲音,響起在了凌依然的頭頂。 她拼了命的抬起頭,看着眼前這張嬌媚的臉,誰能想到,影視圈裡的當紅明星,在別人眼中猶如清純白蓮一般展開

《凌依然郝以夢》章節試讀:

第5章

「因為……」她把手中的最後一口饅頭咽下。

饅頭味道一般,若是以前的話,她會嫌棄吧,可是現在對她來說,味道是其次,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是一類人吧,都是被這個社會拋棄,在最底層求活的人。也許像我們這樣的人,沒有誰會要,沒有誰會稀罕,但是至少,我們可以互相抱團取暖,我可以稀罕你,你也可以稀罕我,對不對?!」

她衝著他輕輕一笑,有希翼,有渴望,也有緊張。

「是嗎?好像我們還真是一類人呢……」他低喃着道,那目光,卻像是在看着一隻落入着陷阱的小動物,也許日子對他而言,真的是太無聊了吧,想要什麼,都可以搓手可得,久而久之,就成了無趣。而現在這個遊戲,對他還有趣些。

「阿姐。」他的口中,輕輕的吐出了她所希望的那兩個字。

剎那間,她笑容綻放,如若璀璨星空。

――――

吃完了晚飯,凌依然帶着易瑾離去夜市買衣服。

替換的衣物買下來,即使選的都是便宜的,還是花了她500多元。m.

凌依然讓易瑾離直接就把棉衣換上了,「暖和點了嗎?」

「嗯。」易瑾離淡淡的應着,垂眸看着幾乎矮他大半個頭的她,「其實你用不着替我買這些衣服,我冷習慣了,就算只穿着原來的衣服,也不會怎麼樣的。」

「就算習慣了,也不是說就應該那樣。」她道,「我沒有太多錢,也沒辦法給你買太多,但是至少讓你穿暖和一些,還是可以做到的。」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他低低地問道。

「因為我是你阿姐啊。」她笑了笑,無意中碰到了他的手,發現他的手也是冰冷冷的,於是雙手攏住了他的手,低下頭,對着他的手呵着氣,然後來回地搓着他的手。

「你的手太冷了,這樣搓着,暖和一些。」她道。

他的雙手微微一僵,劉海之後的桃花眸子倏然眯起,還不曾有女人這樣地搓着他的手,只為了讓他的手暖和一些。

他素來不喜和別人的肌膚相觸,但是好像對她的碰觸,卻並不會那麼排斥。是因為現在的她,對他來說是這個遊戲重要的一部分,所以為此,他也可以忍受她的碰觸嗎?

見他沒什麼反應,她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瞥了一眼自己滿是繭子的手,「是不是我的手太粗糙了,搓痛你的手了……」

她說著,便急急地鬆開了手。

就好像是手上的溫暖,驟然失去,他不覺微微蹙起了眉,「我並不覺得你的手有多粗糙,手還有點冷,阿姐不如再搓一會兒?」

他說著,把雙手重新遞到了她的面前。

她微微一愣,不過隨即又重新雙手攏住了他的手,和他的大手相比,她的手顯得小很多。

可是在這個寒冷的冬夜,她的小手,卻是費力的想要儘可能的包裹住他的大手,手心反覆摩擦着他的手背。

她低着頭,還時不時地朝着他的手呵着熱氣,因寒冷而微微泛紅的鼻尖,在他看來,竟似也染上着一抹可愛。

長長的睫毛微顫了一下,易瑾離看着自己被那小手包裹住的手,好像……還真的有些暖了。

――――

過了兩天,凌依然接到了凌落音的電話,「姐,今天爸說,要把那本相冊給扔了,是我好不容易求爸把相冊給留下來的,我想把相冊給姐姐,不過姐姐可以來一下我這邊嗎?」

凌依然一凜,知道凌落音口中的相冊是什麼,那是她三歲之前,和母親合影的相冊。

「如果姐姐不來的話,那相冊萬一我弄丟了,就不好了。」凌落音聲音柔柔地道,隨即報上了具體的地址,然後也不待凌依然回答,便結束了這通電話。

凌依然盯着手中的手機,她自然清楚,凌落音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要把相冊給她,必然是有什麼圖謀。

但是那是她和母親的回憶,她對母親的記憶,幾乎都源於那本相冊。

「阿姐?」清冷的男中音響起在了她的耳畔。

她回過神來,深吸一口氣道,「阿瑾,我要出去一趟,你一會兒先睡吧。」她說著,匆匆地站起身,披上了外套出了門,渾然未覺身後有雙眼睛,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當凌依然來到了凌落音所說的地方,是一間會所,而當她走進凌落音所說的包廂時,卻發現裏面不止是凌落音,還有一個40來歲微胖的中年男人。

「落音啊,這就是你姐?當年蕭家那位蕭大少的女朋友?」那男人打量着凌依然道。

「是啊,何副導,這是我姐,姐,這是我現在劇組的何副導,何副導聽說你以前是蕭子期的女朋友,一直就說想要見見你呢。」凌落音笑着道。

「相冊呢?」凌依然冷聲問道。

「那就要你替我多向何副導說說好話了,要是何副導開心,願意給我多加些戲的話,我自然會把相冊給你了。」凌落音小聲地道,言語間儘是一種威脅。

「好了,既然來了,那就先喝一杯吧。」何副導直接就倒了滿滿一杯的紅酒,示意凌依然喝。

凌依然抿唇盯着凌落音,看來她這個好妹妹,是打算賣了她這個姐姐,換取加戲的機會了。

凌落音主動拿起了酒,遞到了凌依然的面前,用着只有彼此的聲音道,「姐姐,當初是你毀了我的機會,現在補償我一些也不為過吧,更何況你現在這樣,要是討了何副導的歡心,這以後的日子,還能過得好點呢,我可是為了你好。」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把這種事說得這麼清醒脫俗的。」凌依然直接把酒杯揮開,紅酒灑了一地。

「你不要相冊了?」凌落音低聲咬牙切齒道。

「我可沒想過用出賣身體來換相冊。」凌依然回道,若真是那樣,母親也不會樂意看到。

可就她轉身打算要離開的時候,何副導突然道,「好啊,是不給面子是吧,你還真當你現在還是蕭家大少爺的女朋友?我可聽落音說了,你現在不過是個掃馬路的環衛工,我讓你喝酒,是賞你臉!」

《凌依然郝以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