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伶意序
伶意序 連載中

伶意序

來源:google 作者:風止川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伶意 古代言情 風止川停

【女強+帝女下凡+輕鬆歡快】天族女帝在神魔大戰後法力盡失,就連七情六慾和六竅感官都在消失,想要恢復如初只能去人間收集六道像之力,卻在無欲之下愛上了一個凡人…伶意/本尊是個幽默的帝女~蹦出來的某公子:「你以為你很幽默嗎?」某幽默女眼中噴火,咬牙切齒道「你說什麼?」一個字:溜!展開

《伶意序》章節試讀:

天族/中明殿

殿中的美人榻上側躺着一個女子,她的髮絲輕輕的散落在身後,鳳冠上的流蘇垂在耳後,一雙蛾眉細長秀麗。

女子的手輕撐在耳後,雙目微闔,面容安詳,似是睡著了一般。

門被輕輕推開,一陣風吹動了窗邊的輕紗,燭光也微微搖曳。

一個身穿水藍紗裙的侍女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粥走了進來,她來到美人榻邊,看見女子還在睡,不忍吵醒她,便把粥放在了一旁的桌几上。

現在天已是冬末,雖然天族眾仙不畏寒冷,但帝女與魔王大戰之後便法力耗的所剩無幾,此時身體虛弱,便也敏感一些…想着浣錦就去找了一條毛毯給榻上的女子蓋上。

伶意感受到動靜,微微睜開鳳眸,羽睫輕顫,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她微微失神。

連視覺也開始消失了嗎?

很快她便收起思緒,看着手裡還捏着毛毯一角的浣錦。

浣錦正為她披毯子,沒想到卻驚醒了她。

她抬頭對上伶意迷朦的眼神,此刻殿中很安靜,甚至能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浣錦的手頓了頓,把目光從面前這張蒼白的臉上移開,直起身走向那沒關上的窗旁。

邊走邊開口道 ”殿下,我做了你從前最愛喝的銀耳粥,如果餓了就喝點吧。」說著還伸手撥了撥被風吹拂到面上的窗紗。

榻上的伶意聽她一說倒還真有些餓,本來像她們這樣的仙體早已辟穀,不需要食用這些凡人用來飽肚的五穀。

可奈何她法力耗盡又內傷加身,如今這身子已經虛的和凡人無甚二般,只能吃些東西滋身補氣。

關上窗後,殿里沒有風再吹進來,頓時暖和了不少。

一揮手,桌几上的碗便入手中,榻上的女子輕飲一口。

暖暖的粥由伶意的唇而入,喝下後身體也跟暖了起來,但蒼白的唇色還是透露出她的狀態不佳。

片刻後,一碗銀耳粥已經全部下肚,浣錦送給她一方錦帕。

她接過輕拭了下嘴角,支起身子準備站起來,浣錦在一旁扶着。

打開殿門一陣風吹來,帶着陣陣寒意。

門外已是黑夜,上空的各方星宿忽明忽暗,像是在眨眼。

伶意抬頭看去,眾星宿中間有顆黯淡的不細瞧都看不太清的星宿,那是她的本命星宿一紫薇帝星。

前些日子,魔界大肆舉兵進犯天族,眾神奮力抵抗,天族帝女費盡萬年修為將魔王封印起來。

這場大戰來的太突然,且魔界氣勢洶洶,找到了許多近古的魔物,打了眾神一個措手不及。

大敵當前,幾個心懷鬼胎且一直覺得伶意力不勝任的上神開始鬧事,還說伶意年紀太小,難以擔任天族帝王,逼着伶意退位。

伶意雖然修鍊了一萬餘年,法力不弱,但她的性子率真,生動活潑,確不是帝女的最佳人選。

一切只因上任天后生下一對龍鳳胎後就駕鶴西去了,龍胎胎死腹中,只遺下鳳胎,也就是現在的帝女殿下。

眾神都勸天帝再封位天后,好讓天族帝脈流承,但天帝對先天后一往情深不願再娶,並言「沒有太子就讓意兒做一個女帝,本帝相信我的女兒有這個實力和能力!」

一轉眼當初還在襁褓中的女嬰已經長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人了,天帝也滿意的羽化了。

雖然這個位置是天族至尊,無上的權力榮耀,但伶意心中並不願意,她不喜歡管那些煩心的事務,她只想遊歷四界,賞遍天下!

伶意絲毫沒有退縮,她面對着眾神神色傲然,目光凌厲:

「本尊雖資淺望輕,但堅貞不屈一心為了天族,此番魔界氣焰囂張的進攻我天族,願追隨者隨吾抗敵,浴血奮戰沙場!」

說著她的目光從那幾個帶頭鬧事的上神身上掃過「若有不服吾者可自行離開天族,日後天族的生死存亡與爾再無瓜葛!」

這一番話讓眾仙的心裏有了抉擇,他們最後還是站在了伶意這邊,至於那幾個居心叵測的上神有幾個離開了天族,剩下的還是加入了對抗魔族的大軍。

神魔大戰爆發,魔族放出了近古的強勁魔獸,眾仙雖有些驚慌,但也沒有亂了陣腳,先是眾神合力擊殺近古魔物,再配合伶意一同對抗魔王。

沒有左膀右臂,魔子的實力大打折扣 但就算是如此,魔王還是將帝女重傷,可見魔王自身的實力恐怖如斯!

最後伶意找到了機會,用盡全身法力將魔王封印到了一個雷極世界,進入那個世界後會時刻降下雷劫,天雷一直到進入其中的一切被打的魂飛魄散才會停止。

雖然這個雷極世界聽着殘忍,但魔王生性殘暴,多年來在四界作惡多端暴虐無道,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這場大戰天族死傷無數,魔界更是全軍覆沒!

浣錦順着她的視線看去,那顆黯淡的紫薇星映入她的眼眸,她的心似被揪了一下,如盛滿星河的眼裡蒙上一層水汽。

伶意一低頭便看見這麼一幅畫面:

水藍紗裙的少女星眸含淚,臉上帶着悲傷的神色,風輕輕拂過她的發,就連一縷青絲飄到她的唇邊也毫未察覺。

這麼多年來浣錦一直在她身邊,溫柔體貼的照顧她,她也從未把浣錦當成侍女來看,一直覺得她是自己的姐妹。

如今紫薇帝星不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隕落,浣錦的心裏必定很是擔心。

伶意抬起纖纖玉指,將浣錦唇邊的髮絲挽到耳後,啟唇安撫她:

「不必擔心,你別看我現在虛弱無力,等我養好了還能再打他十個八個的魔王。」

正在心中傷神的浣錦聽到這話忍不住轉過頭來看她。

面前的女子身着一身如火的紅裙,與蒼白的臉一映襯倒是有番別緻的美。

明明身受重傷,還裝着沒事來安慰她。

心中感動,眼中的淚水便止不住的涌了出來。

伶意看着慌亂的抬手為浣錦拭淚「你別哭了,我還沒親眼見到你成親呢,不會這麼快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