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林漠許半夏
林漠許半夏 連載中

林漠許半夏

來源:外網 作者:窩囊女婿林漠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窩囊女婿林漠

為了十萬元的醫藥費,林漠當了三年上門女婿。 三年做牛做馬,換來的只是一句窩囊廢。 妹妹病危,半夜打電話找出差的妻子借錢,竟是一個男人接了電話。 萬念俱灰中,卻從祖傳玉佩獲得先祖神醫傳承。 自此,世間眾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間。展開

《林漠許半夏》章節試讀:

方慧坐在許半夏旁邊,絮絮叨叨地讓她為了家族的生意,多跟崔一帆聯絡。
自始至終,方慧都沒有理會林漠這個女婿,也根本不考慮林漠的感受。
林漠也沒說話,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許半夏的身上。
許半夏坐進車裡之後,眉頭就一直在緊皺着,表情很是沉鬱,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說過。
這個情況,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很不耐煩似的。
林漠心裏很痛,讓你跟我回家,就這麼不耐煩嗎?那個崔一帆,就這麼重要?
沒多久,眾人來到小區門口。
林漠去停車,許半夏三人先上樓了。
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門口,就剛好聽到屋內傳來方慧的聲音:「半夏,你爸說的沒錯。
你跟這個林漠在一起,能有什麼前途?」
「整個廣陽市的人都知道,他根本沒碰過你。
你現在就算跟他離婚,也是冰清玉潔,多的是富家子弟來追求你。

「你絕對能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萬倍的,你為什麼偏偏就要在這一棵樹上弔死呢?」
林漠心裏一痛,其實,這樣的話,他聽過不止一次了。
裝作什麼都沒聽到,推門進屋。
方慧看到林漠,冷哼一聲,臉上也沒有絲毫慚愧,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
「拎個行李都這麼慢,你可真是窩囊到家了!」方慧咬牙道:「林漠,你能不能有點出息,能不能讓半夏不因為你而丟臉?」
「我怎麼了?」林漠忍不住道。
方慧怒道:「要不是你拖累,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一會兒,說不定能談成一筆大生意,那咱家至少能換套房子了。
就因為你在場,影響了崔少的心情,一筆大生意沒了,你知道不?」
林漠眉頭微皺,這也能怪到我頭上了?
那崔一帆到底懷着什麼心思,你們不知道嗎?
照你這麼說,我就應該當一個縮頭烏龜,讓我妻子跑去跟別的男人勾搭,來換取一筆所謂的生意?
林漠強壓着憤怒:「媽……」
「別叫我媽!」方慧直接打斷林漠的話:「咱倆關係沒那麼近!」
林漠面色脹紅:「那個崔一帆,對半夏心懷不軌,這些……這些你們都知道的。
他哪是要跟半夏談生意,根本……根本就是想打半夏的主意!」
「那又怎麼了?」方慧大聲道:「在外面做生意,應酬是難免的。
別人都是老公在外面應酬,你這個窩囊廢倒好,要讓你妻子在外面應酬來養你,你還有臉對半夏指手畫腳?」
林漠急道:「我……我哪有對她指手畫腳……」
「夠了!」許半夏低喝一聲,她憤然瞪了林漠一眼:「我累了!」
許半夏推門進了自己的房間,方慧怒視林漠一眼:「沒聽見?半夏累了,還不快點去把半夏的衣服都洗了。
還有,你昨天一天沒回來,廚房裡堆了多少碗筷,都去收拾了!」
林漠咬着牙,最終還是跑去,把房間從頭到尾打掃了一遍。
這三年,他已經習慣這些了。
他不在乎許家的人對他怎麼樣,他唯一在乎的,是許半夏對他的態度!
他現在得到了家族玉佩的傳承,擁有了可以執掌別人生死的能力,想要崛起,簡直易如反掌。
或者說,他現在完全可以讓許家都變成廣陽市的大家族。
但問題是,許家到底值不值得他這麼做呢?
一切,都取決於許半夏對他的態度!
如果許半夏對他沒有一點感情,那這三年的婚姻,也該放手了。
如果許半夏對他有感情,那他便要負起一個丈夫該有的責任。
你對我不離不棄,我便生死以許!
收拾好一切,林漠進了房間。
房間里有兩張床,一張寬敞的大床,是許半夏的。
另一張寬不足一米的小床,是林漠的。
許半夏坐在梳妝台邊,正在發獃,好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表情悲痛。
聽到林漠的聲音,許半夏將頭轉到一邊,擦去眼角的幾滴清淚。
這一切,都被林漠收在眼底。
林漠心裏驚惶,許半夏這是經歷了什麼事情?
這三年時間,林漠對許半夏很了解。
這是一個倔強的女子,雖有廣陽市第一美女之稱,卻從不願以自己的美貌做任何事情,做任何事情都憑藉自己的能力。
從家族公司的一個底層職員,一步步做到如今的高層,主管家族下面一個公司,全是靠她自己的能力打拚出來的。
這麼長時間,再苦再難,她都挺了過來,從未流過一滴淚。
這次是怎麼了?為何這次出差回來,她會變成這樣?這次出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林漠不由想起那個崔一帆,想起那晚的電話,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難道說,這個崔一帆對許半夏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嗎?
林漠不由猛地握緊了拳頭,一顆心也刺痛起來。
「半夏,到底……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林漠低聲問道。
許半夏看了林漠一眼,表情冷淡:「沒事!」
林漠竭力讓自己平靜:「告訴我,或者,我可以幫你。

「你幫我?」許半夏冷冷看了林漠一眼:「你用什麼幫我?林漠,你連自己都照顧不了,你還要幫我?你憑什麼?」
林漠頓時語結,他總不能告訴許半夏,自己得到了家族傳承,現在已經是一個神醫了吧。
林家滅亡的事還是個謎,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他不敢暴露自己的情況。
他必須搞清楚許半夏對他的心意,然後再決定,是否把這些告訴許半夏。
許半夏恨鐵不成鋼:「林漠,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三年了,你在醫院三年了。
別人都是越做越好,唯有你越做越差。

「我聽說,你昨天一整天都沒去上班,你去哪兒了?你知道你現在這個工作,得來的多不容易嗎?」
不用說,肯定是趙家凡告狀了。
林漠每次在醫院有點小差錯,趙家凡都會添油加醋地給許半夏告狀。
一來,是為了多跟許半夏接觸。
二來,也是為了打擊林漠。
「我昨天有點事情……」林漠低聲道。
「什麼事情?」許半夏反問。
「我……」林漠頓時語結,他想說妹妹林曦的事情。
但是,許半夏一個電話都不接,這不已經說明了她的態度嗎?
林漠再說起妹妹的事情,根本不會得到絲毫同情,甚至還會被嘲諷!
咬了咬牙,林漠終於忍不住道:「那你這幾天,為什麼一個電話都不接?」
許半夏愣了一下,盯着林漠看了一會兒,突然怒道:「我想接電話就接電話,不想接電話,就不接電話。
林漠,你真以為你管得了我嗎?」
「你……」林漠惱怒至極,嘶吼道:「許半夏,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了?」
許半夏憤怒地反問:「那你到底又把我當什麼了?」
林漠低下頭不說話,若是在以前,他會毫不猶豫地告訴許半夏,她是他老婆。
但是,現在,林漠不會這麼說,他覺得噁心!
等不到答覆,許半夏更是惱怒,拍案道:「滾出去!不要讓我看見你!」

《林漠許半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