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少寵妻至上
厲少寵妻至上 連載中

厲少寵妻至上

來源:google 作者:塗花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安安 蘇子萱

「老公…」「乖,我在…」雲城身份最尊貴顯赫的男人細心的替她塗抹着藥膏,嘴裏吐出的話卻霸道且冰冷,「敢讓你受到傷害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簡安安囧,她只是不小心在台階上摔了一跤而已第二天,台階被移位平地,還鋪上了一層波斯地毯一次意外,簡安安不小心惹上了大名鼎鼎、發光發亮的厲少,全城的人都知道厲少潔身自好,揚言終身不娶,卻唯獨對她,捧手裡怕摔了,含嘴裏怕化了厲太太負責拍戲,厲少負責寵老婆寵兒子,寵天寵地寵翻天展開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試讀:

  蘇子萱的臉色很難看,據她所知,厲少霆是一個非常冷漠,難以接近的人,她使盡渾身解數,都沒能讓他多看她一眼,現在怎麼會救簡安安這個賤人呢?

  她可以阻止別人救簡安安,卻不能阻止厲少霆。

  以他的地位,只要一句話,就能將她和簡家碾碎,這個男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所以蘇子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厲少霆將簡安安救了起來。

  張落薇趕緊衝過去,幫忙把簡安安撈上岸。

  厲少霆隨即上岸,冷淡的推開七手八腳遞毛巾的人,將簡安安抱進了休息室里。

  走進休息室,將人放在沙發上面,厲少霆俯身貼在簡安安的胸口,聽到了她微弱的心跳聲後,才一臉肅然的開始給她做心肺復蘇。

  簡安安溺水的時間不長,厲少霆的急救也很正確。

  不一會兒,簡安安猛地咳了一聲,嗚咽着把肺里的水都咳出來了。

  看到她咳嗽,厲少霆總算是鬆了口氣,神色稍有緩解。

  他剛剛過來的時候,就一眼看到了在水裡掙扎的女人,原本是不打算理會的,只是當他對上她絕望、恐慌的眼神時,讓他彷彿看到了五年前的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就是這樣的眼神!

  所以,就是因為這個眼神,讓厲少霆改變了主意,親自跳下去,將她給撈了起來。

  簡安安醒了過來,喉嚨和鼻子都火辣辣的疼,但是……

  她還活着!!!

  簡安安扭頭看向救了自己的男人,頓時呆了呆,居然是厲少霆!

  她在財經新聞上面看過厲少霆的資料,厲少霆是厲氏商業帝國的繼承人,世界富豪排行榜前五名的頂級富豪,不僅年輕英俊,更是事業有成。

  厲少又怎麼會親自下水救她呢?

  簡安安掙扎着坐了起來,因為驚魂未定,所以她的聲音還有些發顫:「厲先生,謝謝你救了我。」

  厲少霆順手拿了大毛巾給她披上,然後毫不避諱的坐在一旁,定定的看着她的臉:「我覺得你很眼熟,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簡安安。」簡安安裹着毛巾,想了想說道:「你……你昨天來過片場……嗯,而且我也在財經新聞上面見過你……」

  「不對!」厲少霆眉頭緊皺,道:「我是說,我叫厲少霆,你好好想想。」

  簡安安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問,她知道他叫厲少霆,卻還是認真的打量起了他來。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外貌非常的出眾,濕的衣服貼在身上,勾勒出他修長挺拔的好身材,他的五官堅毅凜然,長眉深目,鼻樑高挺,菱唇薄削,濕透的黑髮還在滴水,點點水光和她的身影映在他那雙銳利明亮的眼眸里,深邃而妖冶。

  簡安安移開目光,老實的搖了搖頭:「厲先生,我們真的不認識。」

  像厲少霆這種氣場強大的男人,只要有交集,她一定不會忘記的。

  厲少霆失望的垂下眼睛,不是……她嗎?

  五年前,他讓那個女人去找他。

  結果等了一個月,也沒等到她,所以他決定主動出機,只是找了五年,卻沒有任何的結果。

  那天酒店除了假面舞會,還有個訂婚宴,來了很多人,而且那個女人眼睛上帶着面具,除了她落下的一條桃花項鏈外,他沒有別的線索。

  人海茫茫,要找一個不知道長什麼樣的女人,猶如大海撈針。

  而眼前的女人,不管是身形,還是呼救時候的感覺,都讓他覺得似曾相識,但她的神色不像在說謊,她也沒有必要騙他。

  看來……

  她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

  想到這裡,厲少霆的心倏地沉了下去。

  他沉着臉,一言不發的站起身來,轉身走了。

  簡安安疑惑的看着厲少霆離開,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的身影好像是……

  不!

  不對!

  不可能的!

  事情已經過去五年了,應該是她的錯覺……

  她真是瘋了,才會覺得厲少霆的身形和五年前的那個男人很像!

  簡安安換好衣服走了出去時,厲少霆已經離開了,張落薇一直在外等候,看到她安然無恙,頓時鬆了口氣:「你沒事兒吧?」

  剛才她呼救的樣子真的是把她嚇壞了。

  簡安安無奈的笑了笑:「還沒死。」

  張落薇嘆了口氣,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是蘇子萱在故意為難你,明知你怕水,還故意讓你替她拍這一場落水戲,只是沒想到厲少會親自去救你,大家都在猜測你和厲少的關係,你也算是因禍得福了。蘇子萱那邊應該會消停一陣子,導演讓我告訴你,落水戲不用你拍了,今天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簡安安頓時感激的道:「落薇姐,謝謝你一直以來都這麼照顧我。」

  「別跟我客氣了,咱們可是好朋友啊,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簡安安點了點頭,今天這麼早就可以離開,剛好可以去醫院陪陪小辛。

  她在離開片場之後,一直站在不遠處看着她的陸寒陽也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

  真的很熟悉啊……

  在他的記憶深處,他似乎也曾經救過一個落水的女孩子,而那個女孩子的身影和剛剛溺水的簡安安重疊起來,讓他的胸口一陣陣的發疼。

  他知道自己出過車禍,遺失了一部分記憶,簡安安會不會……就是那個女孩子呢?

  他還記得在他車禍之後,簡安安來找過他,哭着問他為什麼要和蘇子萱在一起,還說自己才是他的女朋友。

  只是他沒有相信,而且還說她噁心。

  難道她沒有騙他?

  陸寒陽努力的回想起來,只是頭痛欲裂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他扶着額頭,忍不住問道:「子萱,我是不是曾經救過溺水的簡安安?」

  蘇子萱一聽陸寒陽問起簡安安的事情,心裏立刻就鳴起警鐘。

  她揚起臉,認真的看着陸寒陽:「寒陽,你一定是記錯了吧,簡安安以前並沒有溺過水,你也沒有救過她,是不是車禍後遺症讓你的記憶混亂了?」

  陸寒陽半信半疑:「真的嗎?」

  雖然蘇子萱信誓旦旦的說沒有,可為什麼那個記憶會那麼的明晰呢?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