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黎笙沈休辭小說叫什麼
黎笙沈休辭小說叫什麼 連載中

黎笙沈休辭小說叫什麼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名震四方的全能女戰神,一朝身死,重生為軟弱可欺受氣包!前有渣爹,後有渣未婚夫攬着白蓮當眾悔婚!  她聲名狼藉,備受欺凌。  重生而來的黎笙不慌不忙,頂着個廢物頭銜一路開掛,據說她什麼也不會,結果——  無人超越的賽車之神是她,醫術超絕的神醫是她,名動梨園的戲台花旦是她,頂級黑客是她,征服無數強者的戰神大佬還是她!  黎笙只想復個仇,虐個渣,誰知某病嬌體弱太子爺,對她一親二抱三撲倒!  看在他命短可憐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收了他。  可後來的黎笙才發現,這男人身份同樣不簡單!隨便掉的一個馬甲就是讓人望塵莫及的超級大佬!  至於傳說中的短命?呸,分明就是禍害遺千年!展開

《黎笙沈休辭小說叫什麼》章節試讀:

聞言,黎笙停下了腳步。

以往的很多次,原主黎笙為了迎合未婚夫祈遇的喜好,鬧出過不少笑話。

印象最深刻的那次,是原主從江楚楚那裡得知,祈遇喜歡膽大奔放的女孩兒,於是她就穿了美美的弔帶露背裙,卻被祈遇當眾批判成不知廉恥!

那一次,眾目睽睽下,原主親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夫拉過江楚楚的手,猶如宣誓般說道:「我只喜歡……楚楚動人的楚楚。」

一句楚楚動人,讓她這個正牌未婚妻成了徹頭徹尾的笑話!

從那後,她再也不穿任何裙子。

可真是個傻姑娘啊。

對於不喜歡你的人來說,你連呼吸都是錯,和穿不穿裙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黎笙搖了搖頭。

江楚楚自以為戳到了黎笙的痛處,面上隱隱得意,又道:「阿黎,我可都是一片好心吶,畢竟……祈遇哥哥的喜好我最清楚了。」

她這話擺明了就是在炫耀和祈遇之間那拉拉扯扯,曖昧不清的關係。

黎笙輕輕笑了笑,不着痕迹,卻字字見血。

「你一口一個祁遇哥哥叫得親熱,可是那又怎樣呢,豪門聯姻講究門當戶對,祁遇娶誰也不可能娶你。你撐死也就是個見不得光的小三,僅此而已。」

這番話,可謂是殺人誅心!

「你……」江楚楚忍着怒氣,反擊道:「那你又能比我好到哪裡去,不過是個不受待見,人嫌狗憎的落魄千金罷了!」

「這點你還真說對了。」只見黎笙從容優雅地轉過身來,不緊不慢道:「我手裡有黎家近一半的股份,有名下好幾處產業,身價最少也值十幾個億,可不就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嗎?」

落不落魄不好說,但千金絕對如假包換!

黎笙說完,衝著江楚楚彎了彎嘴角,然後施施然進了自己的房間。

原地,江楚楚被噎得差點吐血!

這還是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和黎笙之間的差距!

不過……等着瞧吧!

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江楚楚臉上掛着一抹勢在必得的笑,恰好此時傭人在樓下喊:「楚楚小姐,祈遇少爺來啦,說是要親自接您去學校!」

「知道了,我這就下來。」

江楚楚眼眸微微一閃,下樓的時候故意拿了副拐杖,一瘸一拐走下了樓。

樓下客廳,祈遇剛低頭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就聽見江楚楚一聲驚呼,他忙沖了過去,一把接住差點摔跤的江楚楚,心疼道:「怎麼不喊我,傷着沒?」

「沒有……」

江楚楚窩在祈遇懷裡,眼眶微微發紅,「怪我昨晚沒休息好,一時晃神了。」

「怎麼回事,你哭過?」祈遇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語氣中帶着幾分薄怒,「是不是黎笙又欺負你了?」

「沒有……」

「楚楚,跟我說實話!」

江楚楚咬着唇怎麼都不肯說,倒是祈遇逼急了,索性問一旁的傭人。

這個傭人一直以來收了江楚楚不少好處,立刻就將昨天發生的事情全都抖了出來,順帶還添油加醋了幾筆。

「五小姐從來不把楚楚小姐放在眼裡,昨天不但搶了楚楚小姐的房間,還揚言要讓楚楚小姐滾出黎家,實在是囂張跋扈的很!就連先生都拿她沒辦法呢。」

「豈有此理!」

祈遇臉色陰沉,表情凶得像是要吃人,就連聲音也拔高了幾分:「她人呢?」

看他一副要找黎笙算賬的樣子,江楚楚滿心得逞,面上卻委曲求全地勸道:「祈遇哥哥算了,我寄人籬下,身份尷尬,受點委屈也是難免的……」

「那不行,她就是看準了你善良好欺負,才會變本加厲一次比一次過份!今天,我非要教訓教訓她不可!」

祈遇氣勢洶洶地說完,下一秒,就聽樓梯轉角處,傳來一道宛轉悠揚的聲音――

「你要教訓誰?」

腳步聲響起。

所有人循聲看去,只見旋轉樓梯上,少女一襲淺綠色的束腰長裙,盈盈一握的細腰格外吸睛,肌膚賽雪,吹彈可破;黑髮如瀑,直直傾泄腰際。

再往上,還是那張精緻無暇的臉,略施粉黛,明艷逼人,猶如發光的璞玉,不染纖塵,叫人完全移不開視線。

祈遇壓制着眼裡的驚艷,似乎有些不可置信:「黎、黎笙?」

這是黎笙?

以往,她從來不化妝,更不會穿任何一條裙子,無時不刻不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哪怕參加宴會也是一身運動裝或者是休閑服,因此還被人嘲她是個毫無審美觀念的土包子!

可現在,她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就連氣勢上也發生了極大的轉變,驚艷四座,萬眾矚目,叫人忽然之間就生出一種望塵莫及,貴不可攀的疏離感來。

祈遇怔住,半晌後回過神來,他眼底的驚艷褪去,依舊是那萬分厭惡的眼神。

「黎笙,你聽好了,以後你要是再敢欺負楚楚,我絕不會對你客氣!」

黎笙慢悠悠下了樓,她每一步踩在樓梯上,都發出清清脆脆的聲響,像是動人悅耳的琴鍵,一下下敲擊人的心臟。

看着迎面走來的少女,祈遇正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準備應付她的胡攪蠻纏。

結果黎笙越過他,徑直離去。

這種廢物點心,她一拳能放倒兩個,搭理他那簡直就是自降身價!

黎笙揚長而去,連一個眼神都不曾給他,走得乾脆利落。

祈遇僵了一秒,眼神中帶着不可置信!

她竟然、她竟然無視他的存在?!

就連江楚楚也沒想到,向來喜歡圍着祈遇打轉,把祈遇看得格外重要的黎笙,在面對他的質問時竟然漠然置之,無動於衷!

這讓她的獨角戲還怎麼唱得下去?

江楚楚暗暗咬牙,面上卻半分不顯。

「祈遇哥哥,送我去學校吧,再晚可就要遲到了呢。」

「好。」

兩人如同一對眷侶,攜手走出黎家大門。

祈遇親自拉開車門扶着江楚楚坐了進去,隨後又體貼地為她繫上安全帶。

在祈遇的車行至公館門口時,黎笙正站在路邊。

她在打車。

說來也是可笑,她這個正牌千金身無分文,口袋空空,之前的卡被黎佑昌停用,家裡有空閑的司機也被勒令不準載她出行。

費盡心機打壓她,就為讓她舉步維艱,然後乖乖交出那百分之四十的股權。

黎佑昌以為她會怕嗎?

不。

她只會讓他們知道,後悔這兩個字該怎麼寫!

黎笙耐心地等車,任由微涼的風吹起她的裙角。

不遠處,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江楚楚一眼就看見了路邊的黎笙,她道:「祈遇哥哥,不如我們接上阿黎一起吧,她好歹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妻,總不能丟她一個人在路邊……」

祈遇想也沒想就拒絕,「我看見她就噁心,怎麼可能讓她髒了我的車!」

話音剛落,然後他就看見,一輛價值至少在六千萬以上的頂級豪車,緩緩停在了黎笙面前……

《黎笙沈休辭小說叫什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