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六道仙兵伏魔錄
六道仙兵伏魔錄 連載中

六道仙兵伏魔錄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配奶茶1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九崖 奇幻玄幻 洛沉,歐陽

傳說,在六道之中,封印着六件混沌神器,被稱為六道仙兵任何一件,都具備毀天滅地的力量;擁有六道仙兵,可顛倒乾坤,重開天地......神族戰神九崖,在一次跟魔族的戰爭中,魔族的強橫力量直接撕裂虛空,將九崖裹挾進時空亂流來到了萬年後的的世界,神力盡失的他,不光要在這裡生存下去,還要尋找關於神族的消息被慕容雪所救,然後清玄長老,巫妖王授他功法,指導修行;在聖山秘境與歐陽少沅,黃東鶴,共闖葬仙嶺,鎮魔窟;跟妖族大祭司,一起探秘荒山古城內的黃金神殿,在極北之海力戰海妖,尋找真龍的蹤跡......歷經艱難險阻,是否能夠再次回歸神族?又該怎樣抵抗萬年後魔族的捲土重來?展開

《六道仙兵伏魔錄》章節試讀:

睡了整整一夜的洛沉伸了伸懶腰,舒舒服服,至於守夜什麼的,早忘到九霄雲外了。九崖在離天亮前小寐了一個時辰。然後和洛沉朝着太陽升起的方向,希望早點離開這片沙漠。

起初一兩個時辰還好,隨着太陽的不斷升高,炙熱的陽光曬得人頭腦發暈。失去功力的兩人此刻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分別,汗流浹背的喘着粗氣,不過還好一路上有散落的巨石可以稍微的遮擋陽光的暴晒。

走的累了就找塊兒巨石靠着歇息一會兒,喝些水吃些果子。不過只吃了兩顆果子,就不再感覺飢餓,越發的覺得這果子非比尋常,想想昨天兩人的狼吞虎咽,簡直就是暴殄天物。現在吃一顆就少一顆。倆人為了節省,說好出了這片荒漠以後,能不吃的盡量少吃。就這樣走走停停,隨着太陽的漸漸西移,暴晒的灼痛感也慢慢減弱,兩道疲憊的身影漸漸拉長。

倆人從日出走到日落,一路上除了漫無邊際的黃沙碎石外,再無其它,此時才看見前面零零散散的長着一些野草,一塊兒巨大的石碑出現二人視野內。倆人快步走了過去。石碑早已被風沙磨礪的斑駁不堪,上面的四個古樸大字,沉凝厚重,彷彿流淌着歲月的氣息。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風化的太過厲害。但依然可以看清字跡,「寫的什麼?」洛沉不認識。

九崖仔細的辨認了很久,一番辨認後,九崖也大致猜測其中一個字上面是個艹字。至於下面的,實在是猜不出來。「估計是這片荒漠的名字吧,反正不是什麼善地。」

「你怎麼知道不是善地?」

「猜的。你發現沒有,這一路上都沒有碰見任何的鳥獸。」

經過九崖的提醒,洛沉猛然回想,確實如此。

「難道這裡是魔族的地方??洛沉一個激靈。」

「不管是不是,我們都已經走出來了。」兩人後知後覺,一陣後怕,居然在裏面呆了一天一夜?不過幸好走出來了。但也不敢掉以輕心。

前方隱約有山的輪廓,順着大致方向繼續趕路。

望山跑死馬,走了整整兩個時辰,終於看清了那座山的面貌了,隱隱有炊煙升起。回頭看看落在天際的斜陽,暗紅的雲霞在夕陽的映射下,此刻竟顯得有些說不出的妖異。愣神兒的功夫,突然一聲凄厲的低沉咆哮響徹荒漠。洛沉大叫「:鬼啊!」一路狂奔。

九崖沒好氣的喊道:「喂!你可是神仙啊,還怕鬼?」拔腿就攆了過去。

洛沉一邊狂奔一邊喊着:「這會兒來只野狗都打不過。聽這動靜,沒準兒,是個修鍊千年的殭屍厲鬼。」

九崖嘟囔了一句:出息。雙腳卻加快了速度攆去,頓覺後背一陣發涼……

天完全黑透前,終於趕到了山腳,十幾戶燈火搖曳,散落各處。倆人試探的敲開了一戶院門,開門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佝僂着身子雙眼渾濁,隔着院門問道:「誰啊?」。

九崖開口回道:「老人家,打擾了。今夜能在您這裡借住一宿嗎?」

老人不知是聽不清還是聽不見,大聲問道:「什麼!?你說什麼?」

倆人聽不懂他說的什麼。跟老人說了半天,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最後還是洛沉一邊比劃一邊說道:「吃–飯–,休—息–。」做了個吃飯的動作和睡覺的手勢,老人這才明白,從門縫裡看着兩個年輕人不像壞人,於是開了門,示意讓他們進去。

倆人隨着老人進了院子,三間茅草房,邊上還用茅草和着泥巴搭了一小間屋子充當廚室。邊上用粗木和藤條圍了一圈做院牆,院子里幾張木架上似乎晾曬着什麼,像是某種動物的毛皮。九崖、洛沉隨着老人進了屋子;桌上剛做好的野菜窩窩騰騰的冒着熱氣兒。

這時一位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瞧見兩人笑着起身道:「你們好,快請坐。」示意他們坐下。奈何兩人都聽不懂,但是猜到了大致意思,所以對着少年微笑表示謝意。

老者說道:「他們聽不懂。」

「別的州來的?」年輕人問道。

「應該是吧,估計又是去那裡尋寶的。唉…」

老者向著倆人做了個吃飯的動作,遞給二人兩雙筷子,示意他們吃飯。九崖和洛沉笑着感謝老者,然後開動筷子。

走了一天,此刻又累又餓,也顧不得吃相,一陣狼吞虎咽。桌子上的飯被二人風捲殘雲般的吃個乾淨。

老者呵呵的笑着說道:「吃飽了沒有,不夠的話還有。」忽然想起他們聽不懂,然後又一陣比劃。倆人看了半天算是猜到了大概意思,對着老人道謝,然後拍拍肚子,示意吃飽了。

看着倆人剛才的吃相,老人呵呵笑着說道:估計是餓壞了。」言語不通,老人覺得沒什麼奇怪的,畢竟這裡疆域廣闊,百里不同音,千里不同語。他認為九崖、洛沉兩位年輕人也是和那些人一樣,想去荒漠里尋寶。至於那片荒漠,老人在這裡生活了一輩子,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去那片荒漠探險尋寶的,不過往往進去的多,出來的少。所以,漸漸的去的人越來越少了。也不知道那片荒漠葬送了多少人在裏面。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從祖上一輩兒輩兒傳下來的訓誡:天崩地裂,也絕不踏進那片荒漠半步。沉睡在裏面的惡魔,會吞沒所有進去的人。至於從什麼時候開始,年代太過久遠,老人已經記不清了,只知道那片荒漠,生人勿近!

山裡人睡的早,十幾戶人家早早熄了燈。九崖和洛沉被安排在年輕人那間屋子,他和老者住一間。夜裡,會傳來凄厲的咆哮,倆人嚇得不敢再睡,但隔壁房間,老者和他兒子卻睡的無比沉穩,應該早已經習慣了。既然老者都不當回事兒,洛沉無所謂的說道:「天塌下來個兒高的頂着。怕個鬼,睡覺。」被子蒙起頭就睡。九崖左思右想,都不明白,他和洛沉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裡……最終漸漸睡去。夢裡,她對着九崖溫柔的笑着…笑着…

日升月落,一聲清亮的雞鳴,劃破山村的安靜。由於言語不通,九崖打算過一段時間再向這裡的村民打聽戰場在哪裡。

早飯過後,年輕人挎着弓箭準備和村裡的獵戶進山打獵。九崖、洛沉比划著,想要跟着一起去,起初年輕人並不願意,怕他們有危險。但最終坳不過倆人軟磨硬泡,無奈只得答應。三人到了村口,和其他獵戶匯合。不多時,幾道身影走來,幾人見張峰帶了兩個生人,詢問道是不是他家的遠房親戚。張峰只能含糊的說是許久不曾來往的別州表親。幾人倒也不再細問,交代進山以後別亂跑就行,注意安全,便一起進山。

山林深處,不時的傳來野獸的吼聲。清脆的鳥啼聲此起彼伏,格外的悅耳;看不出來,張峰還是個神箭手,不到晌午,打了一堆的獵物;幾乎每頭獵物都是一箭射中頭部。他一邊處理着手中的獵物,一邊說著:「現在城裡的人太挑剔,這樣能減少毛皮的損傷,可以多賣些銀兩。」幾人背着獵物來到一處木屋裡歇息。木屋裡鍋碗瓢盆,油鹽醬醋,床褥,斗笠……一應俱全,這裡是他們歇腳的地方。一群人煮了一大鍋的野菜湯,吃着帶來的乾糧,算是午飯。一伙人吃着聊着。

休息一陣過後,趕去先前布好的陷阱,看看有沒有收穫,如果沒有的話,就再多打些野獸,趕在天黑前下山。一伙人有說有笑的聊着,九崖和洛沉聽不懂,只能老實的坐在那裡。

突然一陣急促的吼叫聲,獵戶們慌忙循聲跑過去。來到一處較為空曠的地帶,這是他們預先挖好的陷阱,專門捕獵體型稍大的野獸。此時陷阱里傳出野豬的吼叫聲,往裡一看,好傢夥,三頭大野豬胡亂竄着,想要逃出去,奈何這陷阱口小肚子大,都是一群老獵手,靠山吃山。所以這陷阱挖的也很講究;口小,野獸不易發覺;裏面挖的像茶壺,內壁呈弧形,這樣一來掉進去的野獸便逃不出來。看着野豬在裏面亂吼亂竄,獵戶們也不着急,故意拿着竹子驚喝它們,等野豬精疲力盡了,那時候就好收拾了。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三頭野豬折騰的沒力氣了,卧在地上喘着粗氣。幾位獵戶動作熟練的在陷阱口上架上兩根粗大的樹榦,綁上繩子。三個身強體壯的下到陷阱里,其中一人舉起一截巨木,照着一頭野豬的腦袋用力砸了下去,野豬發出一聲尖嘯,登時被這一棒砸的搖搖晃晃站立不穩,又是一下,野豬四腿兒蹬直倒在地上,不在動彈。綁住四肢,拉了上去。剩餘的兩頭野豬也是如此。等三頭野豬全都拉上來以後,重新布置好陷阱,然後抬着野豬及其它獵物開始下山。

今天的收穫不小。加上九崖和洛沉,一共八個人。他倆抬着三隻野狐和一頭鹿,剩餘的交給獵戶們。一行人高高興興的下山。晚上一鍋香氣四溢的野兔肉,讓洛沉直咽口水。白天捕獵倆人出了不少力,算是犒勞他們的。吃慣了仙禽靈獸的洛沉,沒想到這山間野味竟也如此美味,吃得滿嘴流油。人生最愜意之事,莫過於酒足飯飽,如果再有一位仙子陪伴左右,暢談人生就更美妙了。

時光流轉,日月如梭,轉眼已經過去了大半年。九崖、洛沉每次跟着獵戶們進山打獵,現在已經成了合格的獵手。除了打獵外,他們還學會了這裡的語言,雖然聽着有些彆扭,但是交流沒有問題。張峰還教會了他們認字,雖然認識的不多,好歹認的字了,他們又沒打算考取功名。大半年的相處,他們也知道了,這裡的人並不知道神魔大戰的絲毫消息,那片荒漠被稱為「荒淵遺迹」,存在不知幾千年了,傳說裏面有一位妖魔,沒有人見過真正面目,無數進去尋寶的人,能活着出來的寥寥無幾。人們把它稱為「深淵」或者「淵魔」,有時瘋魔,有時沉睡。當初他倆能活着走出來,確實是運氣,正好是淵魔陷入沉睡的時候。半年的時間裏,兩人嘗試着汲取混元之炁,經過無數次的失敗後,他們發現,在這方天地內,混元之炁稀薄到近乎沒有。這意味着他倆想要恢復以前的功力,幾乎不可能。張峰曾經告訴他們,離這裡六百多里外,有一個修行門派,不過對資質要求很嚴。自己就是沒有達到要求,所以才不得不以打獵為生。九崖他們拜別老人及張峰,決定先去那裡看看。簡單的收拾一番,倆人就此離去。臨行前,九崖送了一壇從荒漠水潭裡灌的水給他們,並告誡他們,每次只能喝一小口,可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告別他們以後,順着羊腸小道,兩道身影漸漸遠去…

《六道仙兵伏魔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