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流光皎潔
流光皎潔 連載中

流光皎潔

來源:google 作者:長長長頸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瑾 沈玉潔 現代言情

沈玉潔死後發現自己回到十六歲的時候,還有一隻小可憐系統哭唧唧地讓她好好生活,離遇到林深還有六年,這輩子她一定要珍愛生命,遠離變態!可是為什麼自己記憶中的少年一直想和她稱兄道弟?俞瑾發現,樓下那個留着眉上劉海的好學生看見自己就臉紅,又是一個拜倒在我西裝褲下的女生後來這個女生不僅不在他面前臉紅了,那雙好看的眼睛也不偷看自己了,還在自己青梅的懷裡言笑晏晏......放開那個女孩,他是我兄弟!展開

《流光皎潔》章節試讀:

沈玉衡每天傍晚都會來籃球場打球,這是他在一中唯一的慰藉!

閩城一中注重學生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發展,鼓勵學生每天都要花半小時以上的時間進行體育鍛煉。

除了足球場是在室外的操場上,其他體育設施,諸如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和乒乓球場等走在操場旁邊的綜合體育館內。

沈玉衡因為中午食堂的事情還有一肚子氣沒發,一下課就跑到籃球場發泄,他感覺自己再排個隊就要爆炸了。

剛打算休息會去食堂吃飯,就聽見斜後方「什麼老婆,我前桌,沈玉潔!」,沈玉衡猛地轉頭看過去,又是那什麼魚神,拳頭硬了。

然後看他們打了會球,還挺不錯的,就打算過去問問剛剛那句話什麼意思。沒想到又聽到幾個瓜。

「你們在背後編排我姐啥呢?」

俞瑾聽見這聲音就覺得熟悉,循聲看過去,是沈蝸牛...沈玉潔的弟弟。

孫澤凱也認識沈玉衡,這不是他初三參加市運會認識的學弟嘛,原本以為他和沈玉潔只是名字像,沒想到是姐弟。

孫澤凱也沒客氣,就這沈玉衡挺翹的臀部就是一下,「嘿,沈玉衡,還記得我嘛,我就是想拉你姐參加校運會,誇你姐呢。」

沈玉衡對這哥的自來熟已經免疫了,沒忘記自己的目的。「那老婆和乾飯王是什麼鬼?」

沈玉衡眯了眯鳳眸,骨節分明的手用力捏住孫澤凱的肩膀,殺氣騰騰的樣子。

俞瑾聽到「老婆」不自覺站直了身子,性感的喉結因為吞咽的動作上下滾動。

江濤也不是什麼都往外說,畢竟這個小舅子看上去是個姐控,不太會助攻的樣子。這是他第10086次羨慕俞瑾有好兄弟!

「哪有什麼老婆,澤凱前面聽錯了,乾飯王我就要說道說道了。」

沈玉衡有點嫌棄,乾飯王這個王也太挫了吧。身子往江濤那邊靠了靠,打算仔細聽一聽自家姐姐的豐功偉績。

「......沈蝸牛在學校這麼卷嗎...叫什麼乾飯王,叫卷王!」

「為什麼叫沈...玉潔蝸牛?」

江濤看俞瑾這副沒自覺的樣子就好氣,平時對女生都是「別愛我,愛我沒結果」「別挨老子,老子高貴,你們不配」的自戀樣,要是她們看見俞瑾現在這模樣...

室內的燈光打在俞瑾卷翹細長的睫毛上,勾人的桃花眼裡流轉着微光,一副好奇得不行又假裝冷淡的傲嬌樣,誰看了不迷糊!

「對啊,你姐姐的跑步速度和這個外號也不搭啊。」江濤跟着好奇,雖然沈同學的弟弟看上去不是很聰明的樣子,還是得給自己兄弟打個掩護。

「哎,蝸牛是個簡稱,全稱是,窩裡橫的倔牛!」

「沈同學看着很乖巧啊。」

「確實挺倔的。」

江濤和孫澤凱同時出聲,兩人面面相覷,俞瑾的視線也落在了孫澤凱身上,烏黑的眸子裡帶着些探究。

沈玉潔和孫澤凱很熟?

「哈哈哈,你們還不知道我怎麼認識的沈玉潔吧,當時沈玉潔先參加了百米跨欄,最後一個欄快跨過去的時候,旁邊那道的女生伸手抓住了沈玉潔的手!」

俞瑾聽到這,舌頭頂住了上顎,感覺喉嚨有些緊。

「沈玉潔摔了之後馬上就站起來接着跑,不過最後名次不太理想。」

「我當時就在終點,看見沈玉潔走路有點不自然,又沒看到她隊友,就過去扶了一把。」

「走到他們大本營的時候我都驚了,我還以為是他們比賽衝突了才沒在終點派人,結果好幾個坐在那嘮嗑。」

「看到我扶着沈玉潔過去,用一種特別...反正很噁心的眼神看了我們一眼。」

「後面我又在看到她跑400米,跑得特別拼,雖然之前摔倒她沒說什麼,但我感覺應該扭到了,是挺倔的。」

沈玉衡是真的不能忍,「MD,你上回怎麼沒告訴我!」

沈玉衡本來把孫澤凱揍一頓,想到他還幫了沈玉潔,握緊的手鬆了又緊,最後什麼也沒做,只是無力地垂在身體兩側。

「我也沒想到你倆是姐弟,長得不太像,你姐初三怎麼沒接着參加比賽了?」

沈玉衡的眼眶有些紅,像護食的狼崽子,瞪了孫澤凱一眼,「我TM怎麼知道,我要知道我TM還會問你!」

孫澤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也不問了,就伸手拍了拍沈玉衡的背。

俞瑾很喜歡沈玉潔那雙眼睛,溫柔又堅定。

他突然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沈玉潔最後笑的那一下,心狠狠地抽動了。俞瑾覺得她這麼乖,這麼識趣,就應該被捧在手心好好對待......

「孫澤凱,你拉沈玉潔參加校運會,這一次,我給她做後勤!」

江濤也沒想到沈玉潔身上會發生這種事情,也沒想到俞瑾還打算給人做後勤。

他沒說「你也要參加比賽,要是有衝突怎麼辦」這種破壞氣氛的話,阿瑾不行他也可以嘛,還有安饒呢!

沈玉衡也不低頭掩飾自己不爭氣的樣子了,就用一雙濕漉漉的眼睛,防賊一樣瞪着俞瑾。

「還要你來,你當我死了啊!我會照顧好沈蝸牛。」轉頭又瞪了眼孫澤凱,「還有你,別打我姐的主意,我姐那我去說。」

放下狠話,沈玉衡頭也不回地走了,他得好好琢磨琢磨沈蝸牛初中的時候受了什麼委屈,他不信他打聽不到!

「他這是以為我想追沈玉潔?」孫澤凱話剛落下,就又收到一記眼刀,「行了唄,我就一工具人...嚶嚶嚶,不知道我前桌知不知道自己變成別人老婆了,嚶嚶嚶。」

江濤被孫澤凱矯揉造作的嚶嚶嚶噁心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剛想安慰一下他「脆弱的小心靈」,耳邊就傳來俞瑾的聲音。

「抱歉,我剛剛情緒不好,請...你諒解。」俞瑾哪不知道孫澤凱在威脅自己,可是他莫名的不想讓沈玉潔聽到任何調侃她的話......

她可是要成為他兄弟的人,怎麼能用男女之間不純潔的感情玷污他們的兄弟情!

江濤和孫澤凱都十分不可置信,主要是俞瑾平時拽得跟別人看他的臉不收費已經很給他們面子的樣子太深入人心了。

孫澤凱也不得寸進尺,哥倆好地拍了下俞瑾的背,「懂懂懂,在哪受傷就在哪爬起來,必須得用火熱的同學情好好地溫暖一下沈玉潔同學受傷的心靈!」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流光皎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