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六零:我被親媽扔在了逃荒路上
六零:我被親媽扔在了逃荒路上 連載中

六零:我被親媽扔在了逃荒路上

來源:google 作者:十二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蓮生 現代言情 秦清

作為準畢業生的秦清深夜趕論文,一跤跌入六十年代,正趕上逃荒的時候,兩眼一抹黑的她開局便被親媽拋棄餐餐野菜餅,頓頓涼開水,望着B市來的小少爺腳踩二八大杠一騎絕塵,她只能流下羨慕的淚水風水輪流轉!且看誰能笑到最後!【跌入泥潭小少爺VS被遺棄的大院白富美】展開

《六零:我被親媽扔在了逃荒路上》章節試讀:

這段荒蕪的曠野上,遍地是枯黃衰敗的野草,叢生的荊棘與藤蔓相互糾纏,往外數十里都是一副渺無人煙的樣子。

當看到**兩手空空的回來時,唐婉的心底漫上絕望。

她不止一次懷疑他們是否走錯了路,怎麼這一程越發的荒涼。

男人不敢面對她失落的眼神,在最下面的包裹中掏出兩個皺巴的菜團遞給她娘兩,才頹然的坐在一側發獃。

不知大妞現在如何……

生活的重擔終是壓彎了這個男人的脊樑。

秦清此刻確是快活極了。

昨晚的奇遇讓她明白,眼前的荒年她也許能挨過,再沒有什麼能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兒。

朱麗華將捏好的野菜餅子遞給她,這餅子比菜團吃起來有滋味些,裏面還加了一丟丟鹽和少許糠殼,有點難吞咽。

秦清就着熱湯將餅子吃完,這才期期艾艾的來到朱麗華腳邊,將捧在手裡的花生揚了揚。

「媽,你吃!」她從來就沒有吃獨食的習慣。

這家人既然把她撿回來,那她也要幫助他們渡過這個荒年。

「這是花生粒。」顆粒飽滿,品相極好,朱麗華連忙將女兒的手壓下,左右張望了下。

這些東西可不敢隨便拿出來。

「哪兒來的?」她溫聲詢問道。

秦清心說好險,要是拿個大雞腿出來豈不是圓不回來了。

「袋袋裡的。」她指了指自己破爛衣裳里的內袋。

朱麗華聞言伸手摸了摸,果不其然又摸出了兩顆花生粒,她在心底無聲的嘆了口氣。

天下無不愛子女的父母。

也許囡囡的父母是別有苦衷才將她丟下,還給裝了這麼珍貴的花生粒。

「囡囡吃吧,這是爸媽給的。」朱麗華睡了一夜腦子早已清明,撿到囡囡是一種緣分,也許是青青將她送到自己身邊,讓她這個做母親的寬心。

「大家一起吃!」秦清露出了可愛的笑容,見母親並未阻止的模樣才挨個將花生粒發到哥哥們的手裡。

狗蛋捏着妹妹給的兩粒花生,臉上一直掛着笑意。

石頭被哥哥的傻樣徹底打敗,用胳膊撞了下他道「哥,給我一粒唄,俺還沒吃出啥味道呢。」

他就像偷吃參果的八戒,三兩下就嚼巴入腹了,現在想來已經回憶不起那滋味了。

狗蛋猛的將花生粒揣到兜里,變了臉色。

「不給!」說完快速走在了前面。

石頭撇了撇嘴,埋怨兩句「不給就不給唄,這麼大反應幹啥!」反正又沒指望你真捨得拿給我吃。

秦清對哥哥們將兩粒花生都看做寶的樣子感到汗顏。

這玩意她多的是。

「二哥,你過來!!」開口仍是虛弱的調調,幸虧石頭的耳朵尖,立馬腆着臉湊了過來。

秦清努力的從內袋中掏出僅剩的一粒花生,遞給他。

模樣乖巧的不行。

秦智林出聲提醒「囡囡,你留着自己吃。」

她將小黑孩哥哥眼底的渴望看的一清二楚,笑嘻嘻的回應道「爸!我不餓!」

這傻孩子。

石頭得了粒花生卻並未馬上吃掉,而是學着哥哥有模有樣的將其揣在了兜里,惹得狗蛋狂翻白眼。

秦家村的大隊長秦有才在條分叉路上躊躇,身後有人催促道「怎麼了,隊長?」

「……」秦有才有苦難言,這個老實巴交的漢子蹲在路口,左右為難。

過了一會兒才下定決心帶着眾人走了一條羊腸小路,大家緩緩的移動着,秦清牽着朱麗華的手左顧右盼。

娘耶,真荒涼!

通過這兩天的觀察她了解到自己身處**的六十年代,正是那段吃不飽穿不暖的艱苦歲月。

六十年代的農村就這樣!

周遭的樹木都是光禿禿的,裹身的樹皮都被人扒了去,地上彷彿被翻過一次樣,踩上去便是個新鮮腳印。

秦清對周遭充滿了好奇,還好大家都走的慢,她這個小不點勉強能跟上。

日頭最盛的時候照的人後背都火辣辣的,中午喝的湯此刻都化作汗水滴溜溜的滾落下來,秦有才步履不停帶着眾人一路緊趕慢趕。

如果沒記錯的話,日落之前他們應該就能走到茂縣的第五生產大隊附近,他的姥爺就居住在此。

遠遠的看着山坳那邊似有炊煙飄起,秦有才這個老實漢子激動的臉都紅了,搓了搓手才對着眾人道。

「鄉親們,咱們好像到了……」。

人群中一片嘩然,大家都交頭接耳起來,不少上了年紀的婦人更是跌坐到地上痛哭起來。

秦家大嫂揉了揉自己發疼的肩膀,將包裹丟給丈夫。

「總算要到了,這鬼日子!」。

秦智木亦伸長了腦袋張望,白凈的麵皮難掩激動神色。

這放眼看去遠遠一片綠色,肯定比他們村要好得多,畢竟走之前,秦家村被薅的連草皮都快沒了。

小女兒彤彤不滿的噘嘴「媽,我餓了!」

秦大嫂心不在焉的答到「馬上啊,進村就有吃的了。」

現在當然是能省一點就省一點。

秦彤彤非常不滿的走到一邊,自顧自的將手伸進秦智木提着的包裹。

秦大嫂站起來一把將她的手打落,呵斥道「你這孩子,幹什麼?」

彤彤眼底快速堆滿了淚花,她委屈道「我餓了,吃點東西不行嗎?」想着上午哥餓了母親立馬就拿了兩個野菜餅出來,而輪到自己就得忍着。

她理直氣壯的說道「難道你們是想把我餓死嗎?」像二嬸家的妹妹一樣,可慘了。

「胡咧咧什麼呢!」秦智木將餅子塞到女兒手裡。

「快吃!」

隨後不滿的瞪了妻子一眼,這瞎婆娘,一點眼色都沒有,周邊不少人等着看他們的笑話呢。

不知秦隊長是如何去交涉的,過了大約半個鐘才回來,背脊挺得筆直,帶領着大家進入了這個隸屬茂縣公社第五大隊的楊家村。

他們壩上的人其實也算不上多。

好在上面早做了準備,公社的幹部們早在入冬前就聽說臨市鬧災的事,怕難民湧入打亂秩序。

所以縣裡特意撥款將村東頭用來堆放雜物的屋子修葺出來,還趁着農閑將一些殘破的老屋翻新。

秦清一行人進村時受到了極大矚目,這年頭,鮮少有人不愛看熱鬧的。

她努力的將自己縮成個鵪鶉,無他,太丟人了,本來她還覺得秦家壩的比起之前親爹娘來日子要好過很多,結果現在和楊家村生產大隊的一比。

妥妥的非洲難民啊。

雖然不像她瘦的那麼嚇人,但髒亂破舊的衣衫,青白的臉色,拖家帶口的包袱,無一不昭示着他們的身份。

逃荒者!

背井離鄉的逃荒者!

「楊蓮生!你給老子停下!」一聲不合時宜的怒吼打破秦清的寧靜,她抬眼望去,只瞧見勁瘦的身影騎在單車上與他們背道而馳,乾淨的像早春挺拔的白楊,年歲不大的少年,騎着歪歪扭扭的二八大杠溜的飛快…

高大挺拔的黑臉壯漢眼看追不上了氣的忒了一口,胸膛微微起伏,顯然還沒冷靜下來。

「看什麼看!」一臉兇惡的模樣。

上了年紀的老者聞言走到他旁邊勸慰道「蓮生這皮猴子,誰都治不住,你也別跟他急,反正他在這兒待不了多久。」

「那是我才買的單車!」黑臉壯漢氣的臉紅脖子粗。

眼看要娶媳婦了,他乾媽特意給買了輛單車撐場面,剛牽回來就被蓮生這小子瞧見了,軟磨硬泡的就給騎走。

這摔壞了可咋整!

秦清心底泛起嘀咕,娘嘞,什麼家庭噢。

大家還填不飽肚子呢,你們都使上單車了!

《六零:我被親媽扔在了逃荒路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