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六面具
六面具 連載中

六面具

來源:google 作者:夜半聽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半聽雨 趙風 都市小說

【輕搞笑+成長+勵志+扮豬吃老虎+非純爽文】又名《靈能小隊》生活和學習上都不如的趙風,偶然間在廢舊器材室里發現了一個朽木雕制的驚悚面具而趙風的世界和生活也在這一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展開

《六面具》章節試讀:

學校大門前,逗留着兩男一女。

望着眼前的四中。

「不是吧,學校居然能有這麼強烈的靈怨。」

即使不是通靈組的成員甘思一也能清晰感知到。

「哼,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公西傲推辭給我們?」

夏萬全眉頭緊蹙的盯着散發著強烈靈怨的班級。

三人正是來自一個神秘的組織。

「所以,等着放學還是?」

身着休閑服的甘思一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你有點智商好不好,怪不得你是c級。」

被夏萬全這樣一訓斥,蔫着腦袋嘆了口氣。

「那咋辦。」

夏萬全不語,冷靜的思索着。

這個面具如果沒有找到宿主還好處理,但是消失這麼久突然出現這麼強的靈怨,必定是找到了宿主。

目前靈怨的位置位於教室內,如果等待放學,人太多了,處理起來極其麻煩。

最好的方法就是……

「為什麼?」

一旁冷峻的青年余少君說道。

「什麼為什麼?」

夏萬全停止思索答。

「為什麼不派特級s來,卻派我們這種執行者小隊。」

確實,這也是夏萬全疑惑的地方。

「各位應該知道,這個任務一開始是派給誰的嗎?」

「公西傲那個隊嗎?」

甘思一說。

「不錯,現在倒挺有智商了啊。」

夏萬全稍微緩和了一下緊張的神情,緊接著說,

「他們隊成員普遍比我們強,而且,你們也大概知道,他們一直故意針對我們,把這次任務推辭給了我們。」

「又是那個狗ri的公西傲。」

甘思一憤憤的說。

「所以,我們才不能被他們看扁,最主要的是,你們倆個一定不要逞強。」

隨後重重的拍了拍余少君。

學校門口的門衛大爺正抿着茶水,看着視頻。

「春季里開花啊~十四五~六……」

「你好,大爺。」

一位個高扎着長發的男子夏萬全打斷了大爺的樂趣。

「嘛事兒?」

夏萬全從兜里拿出一個校領導級別的證。

大爺湊近一看,心裏咯噔一驚,要知道我上班看手機摸魚,這還不把我辭退了嘛!

連忙起身職業假笑。

「夏領導視察呀」

「對的,麻煩可以把門開一下嘛?」

「好好好,沒問題。」

自動門隨着門衛大爺的遙控器一摁,緩緩升起。

三人徑直走向了班主任的辦公室。

班主任望着眼前的三人一證。

「蒸滴是校領導?」

「蒸的什麼?」

夏萬全小聲的問甘思一。

「問是不是真的校領導。」

「噢,那當然。」

隨後大方的把證遞到了班主任手裡。

班主任可沒見過這個。

但是這個證也確實是真的。

「是這樣的,我們需要抽查一位學生來進行學校系統的評價。」

「則似嘛政策?」

夏萬全捅了捅甘思一。

「問你是什麼政策。」

兩個人說話細若蚊蠅。

「這也是上級安排的,我們也是聽從上級的。」

「那,咋了個抽查法?」

媽呀,這都信了,夏萬全暗自想着,這智商是咋當上老師的呢。

「哦,這不,我們這位也是位其他學校的志願者,你跟着他,到時候叫誰你幫忙喊一下就可以了。」

隨即,把余少君推了出去。

余少君年齡並不大,所以說是其他學校的學生,更容易讓人信服。

班主任帶着余少君便走了出去。

與其說是班主任帶着余少君走出去,倒不如說是班主任跟在余少君身後。

余少君是小隊中的通靈者,能夠比其他人更敏感的感知到靈怨所在的位置。

兩人徑直走到了班主任的班級門前。

透過窗子,把余少君直接看的呆在了原地。

眼睛瞪得無比的大。

這?

只見,教室內滿屋的靈怨氣息瀰漫著,自從余少君進入到了組織。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這般的靈怨氣息,居然氣息實體化,況且,還是這麼的強烈。

這種存在幾乎可以隨隨便便秒殺我們這個小隊。

也不知道夏萬全怎麼想的。

「他。」

余少君咽了口吐沫,指向了靈怨的源頭,趙風。

班主任扒着頭看了看,他呀。

「咚咚。」

敲開了班級里的門。

「不好椅子,打擾一哈,把那個找風叫出來一哈。」

此時的趙風正在奮筆疾書的寫着筆記。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頭一看。

「沒搓,你。」

趙風見門口站着班主任和一位面色冷峻的同齡人。

找我啥事?

難道剛剛尚發去告班主任了?

帶着滿腦子疑惑站了起來。

唉?

那位冷峻的人周圍竟然漂浮着藍色的霧。

怎麼回事?

當趙風走到余少君面前時,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這種感覺,就像余少君回憶說。

好像一個人站在了一座根本撼不動的大山面前。

「跟了個(今天)也不熱,咋還粗汗(出汗)捏。」

班主任對着發愣的余少君說道。

「沒,走吧。」

三人很快便來到了,辦公室前。

「單獨問。」

余少君顯然是不想班主任進到辦公室內。

「哦哦哦,捏悶(你們)去吧」

見班主任假裝望風景一樣,漸漸走遠。

余少君眼睛變得犀利起來,彷彿隨時都要殺人一般的眼神。

趙風看着這個樣子隨即嚇了一跳。

「你想幹啥?」

余少君一把把趙風推進了屋子。

手中冒着藍光匯聚成一把斷刀。

趙風被這巨大的力氣直接推倒在屋內。

「唉?唉?」

仰頭一看,只見一個奇怪的大叔和一個女生。

團伙作案?

班主任不會把我賣了吧。

一個驢打滾起身,架起拳頭,和三個人對峙了起來。

原本還緊張的夏萬全,被這錯誤的架拳動作弄得一臉疑惑。

「呃…….」

手放在下巴上上下打量着。

外表看起來居然一點被吞噬的狀況都沒有。

帶錯人的情況基本不是,就這滿屋子的靈怨,說帶錯了都沒人信。

甘思一和余少君也沒有輕易動手。

而是轉頭看着夏萬全。

「唉。」

「別緊張,小兄弟,我們其實是一個組織的。」

夏萬全直接自報家門。

「組織?傳銷組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