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利維斯:無限世界的惡魔騎士
利維斯:無限世界的惡魔騎士 連載中

利維斯:無限世界的惡魔騎士

來源:google 作者:水煮炸蛋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水煮炸蛋 遊戲動漫 高樹

開局與穿梭時空的惡魔簽訂契約,踏上超越世界的旅途在這條路上,一切的阻礙只會成為進化道路上的基石吞噬最初的惡魔,取代基夫成為始祖所有人,請看我的變身吧!讓我來為世界染上惡魔的顏色本書又名《假面騎士大戰克蘇魯》《特攝大戰》展開

《利維斯:無限世界的惡魔騎士》章節試讀:

高樹與威廉姆遜踏上印斯茅斯那潮濕陰暗的街道,在城市中穿行。

通過河流上的公路橋時,高樹發現在湍急的河道中可以看到遠方那幾個遊動的黑影,他們靈活穿梭在水面之下。

在經過馬什精鍊廠時,高樹也發現了異樣,偌大的工廠卻沒有任何生產的喧囂聲,而不遠處的貨車上卻有工人不斷運送貨物進入工廠,高樹靠近後發現,車中運輸的是一車肉類魚類。

離開精鍊廠後兩人來到了一處徹底荒廢的區域,這裡到到處是斷壁殘垣,破碎的教堂鐘塔,已經被木板密封的房屋。

廢棄房屋構成了一座荒蕪的城市,一眼望去看不到的街道兩旁連接着密密麻麻坍塌的房間。

在河流北側,生活着一些捕魚人,街上有幾家魚類作坊,行走在大街上有時可以看到幾個蹣跚的人影,這裡的居民與鎮中心相比要更加畸形醜惡,普遍長着一張魚臉。

不遠處便是新堂綠地那是大袞密教會的禮堂所在。

威廉姆遜或許是出於恐懼,他不願再前行,提出返回上等區域也就是富豪區去尋找扎多克。

對於1的決定高樹不置可否,他知道只在外圍是無法得到什麼有用信息的。

因此,兩人沿着主大道向北,遠遠地從新堂綠地外圍穿過,走進北面的富豪區。

昔年華美的街道變得坑坑窪窪破爛不堪,周邊一棟棟高宅大院顯示着還沒有徹底消亡的富豪。多數的建築年久失修,庭院中的雜草擠占空間,看起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無人打理。

零星散落着幾家保養良好的房子,看起來像是有人居住。

遠方那佔據兩條街道有着華麗花壇的庭院,根據之前路人的描述我們確定這是精鍊廠主人馬什家族的住宅。

臨近黃昏,兩人已經在小鎮繞行一圈,在這個過程中高樹看到的活物只有路過的行人,城市中充滿異樣的寂靜,在這座城市中貓狗絕跡,鳥類的數量也少的可憐,在路上我們聽到的只有幾隻夜鷹躲在暗處號角。

威廉姆遜介紹說夜鷹會守着將死之人帶走他們的靈魂。

高樹敏銳的注視到那些在陰暗房屋內窺伺的目光,左右兩側似乎都有永遠閉不上合不攏的狡詐目光在監視兩人。

高樹開玩笑般的說道:

”在這座城市可以感受到來自印斯茅斯居民們最樸素的熱情,也許他們相貌醜陋邪惡,木訥獃滯,但我注意到他們對我們那關注窺視的目光。」

威廉姆遜驚訝於高樹的發言,但他注意的高樹那譏笑的神情明白這是對暗中窺視者的譏諷。

結伴同行驅散了威廉姆遜對這座破敗小鎮的恐懼。

兩人從鎮子上的火車站路過,回到河流南岸。

這時兩人看到了年久失修行將倒塌的消防站,一個老人坐在站外的長椅上,他與兩位消防員聊天,三人臉上看不出印斯茅斯地區的怪異相貌。

老人手邊放着裝着酒的編織袋,無疑他就是扎多克·艾倫,一個半瘋的九旬老酒鬼。

從威廉姆遜口中得知這位老先生嗜酒如命,他會對詢問的人講述一些支離破碎,瘋狂離奇的故事,當地人拒絕外人與他過多的接觸,他們會制止這種事情在他們眼前發生。

威廉姆遜在附近的商店購買酒,高樹則在這裡等待老扎多克起身離開,按照計劃兩人用烈酒吸引老人的注意力,然後共同前往附近荒廢的海岸,那裡人煙稀少,足夠荒涼。

幾杯烈酒灌進肚子里,高樹也拿出自己包里的食物,三人邊吃邊聊,而扎多克始終不願談及那塵封的往事。

只有他望向深海時那咬牙切齒的憎恨目光才透露出過往在他身上刻下的影響。

當威廉姆遜的烈酒喝掉大半,老扎多克開始講述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

1812年的獨立戰爭帶走了鎮上年輕人的生命,而在這之後奧貝德·馬什船長在大溪地東面發現了一座小島,島上有着古老的巨石廢墟與類似復活節島上的巨型石像。

在附近有一座火山小島,有土著居民在那裡生活。

他們供奉着一些半人半魚的恐怖怪物,為它們刻像並用島上的年輕男女獻祭,供奉它們的神「達貢」也就是「大袞」,非利士人崇拜的半人半魚神。

這些怪物在海中驅趕四面八方的魚群作為回報,偶爾也會帶來幾件黃金飾品。

它們就是深潛者。

島上的土著居民開始與深潛者交配,誕生的混血在成長到足夠的年齡便會聽從召喚徹底拋棄人類的一切,化作半人半魚的模樣進入海底。

深潛者不會老死,只要不被暴力殺害它們便是永生。

奧貝德·馬什在島上接觸的島民便有深潛者的魚類血統。通過與這些島民的日用品貿易奧貝德·馬什積累了足夠的黃金,他在小鎮開辦了自己的精鍊廠。

而在1838年,島上的居民被屠殺乾淨,生活在這片海域的其他島民了解到這片區域與深潛者混血後,藉助古老的魔法符文「舊印」的力量肅清了這片土地。他們摧毀了島上的所有東西,在上面刻下神秘符號,防止深潛者再次登陸。

失去黃金來源的奧貝德·馬什選擇與深潛者接觸,小鎮的年輕人成為了他獻祭的犧牲品。

之後奧貝德·馬什呼喚深潛者上岸,在小鎮展開一場屠殺,除了那些怪物的支持者,剩下的人大部分死在那場混亂中。

1846年之後出生的孩子體內有着人類之外的血統,奧貝德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現在馬什家族屬於巴拿巴·馬什他是奧貝德的孫子,已經九年未曾露面。

深潛者從海底搬出,它們在河流以北的廢棄房屋居住。

扎多克的話口中講述着鎮子衰敗的原因,馬什家族為肥己之私將印斯茅斯拖入地獄。對於印斯茅斯居民來說一切已經到達無法挽回地步。

扎多克瘋狂逃離,威廉姆斯則回到旅館準備搭乘公交車離開,可高樹知道暗中窺視的怪物不會輕易放棄到手的獵物,戰爭要開始了。

這是與深潛者種族的戰爭。

公交車引擎的故障使得威廉姆斯只能在印斯茅斯暫住一晚。

而高樹與威廉姆斯先生辭別:「我準備趁天黑之前離開這裡,順着鐵軌前往其他小鎮,運氣好也許可以在其他村落借宿一晚。」

而威廉姆斯選擇在旅館暫住等待第二天的公交車。

高樹離開旅館後,沒有選擇離開而是來到了馬什家族的住宅,門緊緊的關閉着,像在對來訪者的拒絕。

他從角落翻進庭院,踏着整齊的草坪走向房門,天際懸掛的夕陽無法將自身的光芒投射到被黑紗籠罩的區域。

高樹沒有在門口過多停留,他走進屋內猜測着巴拿巴·馬什所處的位置。

餐廳、客廳、車庫、娛樂室,沒有一個人影整個一樓空蕩蕩的。

來到二樓看着前方一個敞開的房間露出微亮的燭光,高樹徑直走向光的來源。

喃喃的低語從房間傳來,似乎有人在頌唱邪惡的贊章。

高樹推開房門,一個長着魚頭生有背鰭的怪物捧着一本書對着窗外大海的方向低語。

高樹的動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怪物看到人類第一時間便向高樹撲去。

「龍」高樹按下手中的印章,變身為惡魔形態,看着撲來的怪物輕輕滑動右腳,一記踢擊在空中划出簡潔的曲線,正中怪物的頭顱。

兩米高的魚人被高樹一腳踢倒在地,身體抽搐半天不能動彈。

看着任人宰割的海鮮,高樹激活手中的「巨齒鯊·罪惡印章」蓋在這怪物頭上,在虛空浮現的契約化作一隻綠色鯊魚惡魔。

通過對契約的修改,高樹可以強行控制惡魔。

他命令惡魔吞噬眼前的宿主,隨着高樹按動印章,第二階段的契約在空中化作無數的副本將兩隻怪物包裹融合。

突然爆發出的能量衝擊摧毀了房間內脆弱的裝飾,高樹看着手中發生改變的印章,印章的底部變為魚人圖案,而動物圖案也變成一隻了直立的魚人。

「深潛者·亡命徒·階段二」

眼前的綠色怪物是個直立的人形,背部的魚鰭延伸到四肢成為銳利的武器。

怪物瘋狂嚎叫,對着高樹發起攻擊。

「試驗結束,你沒用了。」

高樹躲開眼前怪物的瘋狂亂抓,通過印章的特殊能力回收惡魔體內的能量。

消失的能量使惡魔的身體逐漸消瘦,看上去似乎營養不良的樣子。

而察覺到危險後怪物便撲向窗邊,似乎是打算逃走。

《利維斯:無限世界的惡魔騎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