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鯉躍龍門傳
鯉躍龍門傳 連載中

鯉躍龍門傳

來源:google 作者:鍾離滅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石缺 鍾離滅冥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雨便化龍一場人禍帶走了石缺的童年,世間再也無人可以依靠從此一桿長槍,一身獸皮,一腔熱血,行走世間,浪跡天涯修法,擴充氣海,凝練真元,御劍飛行,法術神通玄奧莫測煉體,強化肉身,磅礴氣血,以臻至寶,可比妖獸,武技神通受用終身選擇?我全都要!一槍照膽人進化出恐懼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自身的限制一槍朝佛佛為心,道為骨,儒為表,凡塵俗世都是過往雲煙一槍斷罪天地不平之事,托之風雷,妖邪奸佞,以雷破之聖地聖女,那是我姐姐!俊朗少年,竟是女兒身?強運師妹,老天爺喂飯!生死廝殺,一身轉戰三千里,亡命天涯,否極泰來掃萬軍巨刃橫空,觀萬千佛魔,皆低眉順耳長槍一震,看天上仙神,誰敢入凡塵?【又玄幻又仙俠】【前面比較平淡,希望各位可以耐心看下去】【到了十幾章就開始主線了】展開

《鯉躍龍門傳》章節試讀:

「小心一些,紅袍子群就在前面,若是嚇跑了,回村可不好交代!」

只見一魁梧大漢匍匐在地,靠着手肘膝蓋緩慢移動,後面還跟着一群同樣是灰頭土臉的漢子們。

為首的大漢名叫石海成,是距離此地兩天腳程的石家村人。

石海成口中說的「紅袍子」其實是這片山脈中一種像鹿的小獸,數量極多,在帽兒山脈生活的小村落,多半都靠它們度日過冬,石家村也不例外。

「紅袍子」也叫「紅狍子」,繁殖速度極快,若不加以控制,不出十年,帽兒山脈外圍的植被都會被吃光。

就算是草料不緊缺的時候,紅狍子夜間有時也會成群結隊的在農田出沒,無聲無息,防不勝防,只是吃掉農作物便罷了,若是吃了栽種的靈藥,吃掉多少紅狍子都補不回來。

說話間,石海成帶着一行人已經停了下來,隔着濃密的草木,依稀能看到一個個火紅的身影在低頭吃着草木果實,有的昂首嚼着嚼着抬起頭看看風吹草動。

這些紅狍子小的能有一兩百斤,大的有四五百斤,越強壯的,狍皮越紅,為首的一隻,狍皮紅的發亮,整隻狍子就像燃起來了一樣,五百多斤的個頭加上一身狍皮再加上一對大如樹杈的巨角,在紅袍子群中極為顯眼。

就這體型,在帽兒山脈,也只是剛剛脫離小獸範疇。

石海成看着狍群首領,卻是恨得牙痒痒,心說這狍子王都快修成妖獸了,他奶奶個腿兒的,吃了爺爺多少靈藥。

「石克文,帶五個人往左邊摸,等下第一箭務必射中狍腿,絕不能跑了,石建良,帶上所有狗往右邊摸,這麼大一群我們吃不下,等下從中間割開,剩下的人跟在我後面,公狍帶走母的放了,留作下次。六彈指後出發,所有人,看我手勢!」兩人默默點頭,各領着幾個大漢匍匐走了。

渾然無知的狍子群仍在悠閑的享受着午餐,卻不知獵人追蹤了它們兩天兩夜,也在等着午餐。

石海成緩緩蹲起,濃密的草木之中伸出一隻粗壯的膀子,拇指壓着食指,其餘三指挺立,三個呼吸後,重重下劈。

「石克文!」

石克文面無表情,一把大弓拉成滿月,箭矢上還閃着幽幽的綠光,顯然是淬過毒。

「咻~」

「呲~」

說時遲,那時快,石海成一聲吼出,狍王驚起,野獸本能令它往邊上一躲,破空而來的一箭扎入狍腿,上面帶着的巨力更是帶了它一個趔趄。

「咻~咻~咻~咻~咻~」

又是幾箭破空,聲勢不如石克文那一箭,狍王顯然是反應了過來,吃痛中一躍躲開,不過後方一頭狍子就沒那麼幸運了,兩支流箭飛來,雙腿一蹬便應聲倒地。

狍群頓時混亂起來,四散奔逃,不料右側冷不丁殺出七八條狼狗,個個站起來都有一人高,跑得比狍子還快,一狗咬住一隻狍子死不撒口。

幾個大漢也揮舞着大刀劈砍着,把狍子群有意的往石海成那邊趕。

「漂亮!」石海成一拍大腿,抽出背後鋼槍,「輪到我們了!」

石海成塊頭巨大,可行動一點不笨重,一個箭步衝出藏身之地,鋼槍一掃,把一頭迎面奔來的狍子抽飛幾丈,疾跑幾步,鋼槍又是一送,把一頭狍子扎了個對穿。

石克文這邊,一箭不成,深吸一口氣,從身後箭袋中抽出一支箭,前劈搭在弓弦上,耳朵眼睛箭矢三點一線,指向狍王,整個人安靜的就像一塊石頭,調整好呼吸後正要出箭。

「石克文,你們去幫他們,狍王交給我。」

「呸!」石克文額頭青筋亂跳,忍着一箭給他射去的衝動,微微一扭身,把旁邊一隻倒霉狍子一箭射殺,「你這老狗不吼那一聲,第一箭我就中了。」

石海成說話間已經衝到狍王跟前,十幾丈的距離眨眼掠過,虎軀一震,掄圓了鋼槍就往狍子王頭上抽去,可這次卻沒將對手抽飛幾丈,狍子王畢竟是狍子王,個頭完全不遜色於石海成,面對石海成的攻擊完全沒有躲避,脖子一梗一對大角就迎了上去。

「叮!」槍角相交,竟發出金鐵交擊之聲,強大的力道在空中激射出一道肉眼可見的聲浪,炸的周圍泥土四濺,草皮都翻了一遍。

石海成後退兩步,只感覺雙掌直發顫。

再看那狍子王,也好不到哪兒去,以血肉之軀硬抗,一擊之下被震的七葷八素,四條腿直打飄,卻又激發了凶性,揚起尖銳的大角,像石海成周身戳去。

石海成連忙橫槍一擋,猝不及防之下被掀了一個跟頭,正要起身反擊,一支奪命長箭飛來,嚇退了狍子王。

「老狗你連只狍子都對付不了?不行就我來。」

石海成老臉一紅,卻也不想被石克文看扁,一記鯉魚打挺翻了起來,「放你娘的臭屁,沒吃飯罷了,睜大你的狗眼好生看着。」

這回石海成顯然是認真了很多,出手就是狂風暴雨,一頓劈頭亂抽中不失章法,夾雜着「崩、撥、壓、蓋、挑、扎」,狍子王何時見過這陣仗,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了,被毒箭射傷的腿上越發乏力,不出二十息就哀鳴一聲,倒地不動了。

「莫要圍得太死,偶爾幾隻跑了就跑了,別讓紅袍子困死發狠,受了傷可沒什麼葯給你們治的。」

石克文看着石海成收槍而立的背影暗暗點頭,心說這才是當頭的樣子,下任村長非他莫屬了吧!

不過這欣賞沒能持續多久……

「特么的,那個誰,對對對,說的就是你,往哪兒射呢,差點扎我身上,回去你家靈藥沒收!」

「……」

石克文突然覺得石家村前途有些渺茫,石海成這樣的憨貨若是當了村長,石家村恐怕……

戰鬥開始花了整整兩天,結束的卻很快。

「五十二隻……嗯,宰兩隻烤來吃了,吃完休息兩個時辰,一人背兩隻,連夜趕路,爭取明早回到村子。」

石海成聽着遠方聞腥而來越發嘈雜又不敢靠近的獸吼,皺了皺眉頭,只覺得這幾年帽兒山外圍的獸群越來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