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龍王嬌寵:萌寶娘親太撩人
龍王嬌寵:萌寶娘親太撩人 連載中

龍王嬌寵:萌寶娘親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冷飛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東方觀瀾 喬玉棠 古代言情

【重生+萌寶+打臉+爽文】喬玉棠綁定系統完成99次快穿任務後,獲得了重活一世的機會只是,這抱着她小腿的粉玉糰子究竟是誰?本想種田養寶的喬玉棠,由於兒子的生氣不足,開始走上打怪找渣男之路一路上,絕色狐仙,秀美鮫人,溫潤道士,元氣少年等等各色男人都對她青睞有加但這天,一條小黑魚上門認親女人,我是你親親老公喬玉棠瞪着這條丑魚,只想燉了做魚湯但父子間的莫名感應,讓她勉為其難的將其收入家門原以為老公是個拿不出手的,沒想到那一日金光燦燦,瑞氣千條,小黑魚竟躍過龍門,重返金龍之身「女人,你可滿意你所看到的?」「呵,平平無奇」展開

《龍王嬌寵:萌寶娘親太撩人》章節試讀:

夜色如水,捲起清透的涼意。

浣花村的男女老少,滿含着醉意,在溪邊起了團篝火,載歌載舞歡宵達旦。

喬玉棠也融入了這歡樂的氛圍,此刻的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和抱負,一心一意的和眾人宴飲慶祝。

東方漸明,一抹朝陽穿透了雲層,映得天際早霞滿天。

「喔喔!」周大媽家那隻五彩斑斕的花公雞飛上了枝葉青翠的桑樹枝頭,趾高氣揚地引吭高歌。

「咕嚕」一聲,歪倒在桌子下的人伸腳一踹,踢得腿邊的空酒罈子滾出老遠。空酒罈一路晃晃悠悠,停在了柳葉繡花裙的女子腳邊。

「天亮了,大家都該回家了。」喬玉棠的聲音動聽,暗含了內勁,將庭院內的眾人一一喚醒。

「奇怪,昨晚在這兒鬧了一夜,身體卻不酸痛,也精神倍好。」

「昨晚水邊風大,咱都不覺得冷,也沒蚊子咬人。」

「要不怎麼說,喬姑娘住到哪兒,哪裡就是福地。」

眾人坐起身,七嘴八舌地交談着。

「大家快過來洗把臉。」紫蘇給大家打好了水。「洗完後,去喝喬姐姐煮的葯粥。」

「不忙,我就擱溪邊洗洗就行了。」幾個一臉粗獷的漢子不捨得用那精緻的瓷盆,雪白的面巾,就往水邊去了。

「哎,等等。這是喬姐姐準備的柳枝細鹽,還有漱口杯。你們拿着。」不由分說地塞給了他們幾個木製小杯,紫蘇才返回庭院里。

「……怎麼用?」

「不知道,要不看看鄉老他們的用法?」

「走,去看看。」

幾個人高馬大的漢子圍攏在葛老爺子身邊,雙眼瞪如銅鈴,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其中一人還用雙手在空氣里比劃,學得有模有樣。

葛老爺子嚇得雙手一個哆嗦,險些把水倒到了鞋面上。

「幹什麼?!」老爺子惱羞成怒。

「嘿嘿嘿。」回答他的一群人的憨憨笑聲。

滾吶!你們這樣更嚇人了有沒有?老年人早上可經不起這樣的刺激!

等到一群人排排坐到桌邊時,喬玉棠已為他們擺好了白粥。精緻的瓷白小碗內,精細香軟的米粥刺激人們的味蕾。

看起來平平無奇,實則內中另有天地。

這是喬玉棠一早起來,用各種補氣養血的藥材,以獨特的煉製手法熬入粥中,使其不失美味的同時,還伴隨異樣的清香。

身體健康的人喝了會精神百倍,年老體弱者喝了則會身強體壯,起碼一年內不會染病。

「神了,這粥。不過喝了一碗,就飽了。」要知道他平時吃飯也要連干五大碗。

「你那是囫圇吞棗 ,得像我這樣細細品味。」一旁的人揶揄道。

他拿起瓷勺,在碗中順時針攪拌了一下,舀了一勺,慢慢地放入口中。入口即化,滋味非凡,谷香濃郁,清淡適口,是粥中難得的佳品。

更妙的是一口下肚,竟然有微微的飽腹感。

「這是什麼米?這麼神奇,若是在荒年,家家戶戶存滿糧倉,這樣大家就不會餓肚子了。」他追問道。

「這是喬姐姐說的,大荒中南部招搖山所產的祝余草與稻米嫁接所產的果實,其實我也沒見過。」紫蘇一臉為難,她看米袋裡時,發現這與普通的米沒什麼兩樣呀。

「大荒?」說話的人面色駭然,身體有着說不出的僵硬。

曾經作為行商游遍諸國,大荒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所在。那裡仙妖迭起,群魔亂舞,是一個與天爭命的地方。大荒幅員遼闊,平原廣漠、瀚海冰川,幽密深林,陰森洞穴等等地方皆為修仙修魔者佔據,與之相比人類諸國不過是偏安一隅,滄海一粟。

君不見這僅有的平安世道,是多少立志斬妖除魔的仁人志士血淚換來的。

眼角隱約有晶瑩的淚光閃爍,他吸了吸鼻子,大口大口吃着碗里的粥,哽咽着說道:「真好吃!」

「兄弟,再美味也不至於哭了吧?」旁邊的男人咂舌,他一揚手,「紫蘇侄女,要不然再給我這兄弟來一碗?」

「不必了,謝謝。」喝粥的人放下碗,他的目光穿過竹屋,隱約可以看到裏面喬姑娘忙碌的身影。

他的目光滿含深意,震驚、疑惑、欽佩種種情緒湧上心頭,只換得嘴邊一聲「唉。」

他很確定,喬姑娘並非凡俗中人,若他當時能有非凡的本事,夥伴也不至於慘死妖獸之口。

這些年一直渾渾噩噩,苟且偷生,賺取點錢財躲在凡塵里,他終是厭倦了。曾經志得意滿的少年意氣好像又回到了這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他握緊了手中破布包裹的刀劍,脊背不再彎曲,轉頭意志堅定地走回晨光里。

他要為死去的兄弟報仇,為他自己正名。

我,石堅白,絕不是懦夫!

「這位兄弟真是至情至性,沒有白交。」葛二叔一臉得意地抖了抖膀子。「哎呀,就是可惜他剛喜歡上人家姑娘,就失戀了。」

「你是說,他喜歡喬姐姐?」紫蘇大為驚詫。

「這不廢話嗎?看看在場的適齡男人,哪個不迷戀喬姑娘?你沒看到剛剛老石喝到喬姑娘親手做的粥,都哭了。」

葛二叔大放厥詞道。

走出十步開外的石堅白聽到這話,雙腿一顫,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手好癢啊,真想回去給他一板磚。

他老石,後半輩子的聲譽全毀在這傢伙手裡了!等着,等他報完仇回來,絕對要給這傢伙好看。

喬玉棠莫名其妙地看着窗外那些一臉痴相的男人,滿是不耐的關上了紗窗,將那些煩人的視線拒之門外。

抱歉了,她現在只想種田養娃,順便搞搞事業,對愛情沒有絲毫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