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血戰帝(書號:5101)
龍血戰帝(書號:5101) 連載中

龍血戰帝(書號:5101)

來源:google 作者:蓉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嘯天 蓉兒

簡介:得到千古不敗的武帝傳承更有神龍精血護體寒門少年一朝崛起便傲視群雄我的女人,雖青絲一縷,誰人敢動?辱我之人,天涯海角,我必讓你生不如死!天下不公,正義不揚,我便替天主持公道,彰顯正義你服,我留你一條生途;不服,唯有一條死路!展開

《龍血戰帝(書號:5101)》章節試讀:

秦嘯天笑了:「傻丫頭,下午到現在那麼忙,我還沒空把兩人的記憶全部打開呢。洗完澡,我就仔細研究他們的記憶,到時,更深的功力都會注入我體內。」

那道拯救秦嘯天的神秘血光,成為兩人解不開的一道謎。

同時,九幽武帝和皇品藥師,又為何看中了這具孱弱無比的肉身,竟然同時想要奪舍呢?

數遍秦家祖宗,都沒聽說過有什麼血光。它到底是什麼?從何而來,又為什麼要守護着秦嘯天呢?

猜得頭痛,也猜不出個所以然。

有一點可以肯定,秦嘯天有這道血光守護,無論再兇險的情形,他都能化險為夷。

良久。

「少爺。」蓉兒低喚了一聲,垂眉望着桶邊。

「嗯?」秦嘯天發覺少女的神色有些不對。

「少爺,你強大了,以後,會不會不要……不要蓉兒了?」

「你傻啊?」秦嘯天往邊上移了移,將少女的頭,貼緊了自己胸膛,

「在我秦嘯天落魄之際,蓉兒你不離不棄,這輩子,少爺都不會離開你。」

「嗯。」

少女應着,緩緩解開小內衣扣子。

少年大驚:「蓉兒,幹什麼?」

少女一臉茫然:「一起洗呀。」

「不不不……」

秦嘯天雙手亂搖,現在自己正以最強功力,壓制着體內像要爆炸似的怒火,你這樣光着身子跳進來,少爺我熬得住?

蓉兒委屈萬分:「少爺你從來沒碰過蓉兒身體,還說不會丟棄蓉兒呢……」

少女的心思,秦嘯天自然明白。

她是自己的貼身侍女,也叫通房丫頭,再通俗點說,是陪睡丫頭。

重男輕女的社會裡,陪睡丫頭的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成為少爺的小妾,所以,越早破了身,她的地位就越穩固。

但是,傳承了九幽武帝、皇品藥師萬世修為的秦嘯天,此時的理念已遠非常人可比,這些腐朽陳舊的老觀念,他覺得簡直就是女人的一種惡咒。

女人,應該跟男人一樣,她們絕不是工具,而是心靈的依靠。

蓉兒太小了,自己絕不能……

他萬分柔情地望着少女:「蓉兒,少爺的每句話,都有天地作證。但現在,你太小了,等長大些,少爺明媒正娶,那時才……」

「哼!」

少女羞澀地轉過身,披上衣服就跑遠了。跑進灶堂,這才停下腳步,細細打量着自己的身體。

「明明長大了呀,少爺怎麼還說我小?難道,還不夠吸引人么?」

少女的目光,望向了窗外一戶鄰居,尋思着,隔壁劉少爺的侍女,早就被他家少爺收了,這丫頭用的是什麼法子呢……

突然,蓉兒目光一緊。

一個跟秦嘯天平素要好的武院學生,瘋了一般跑來:

「嘯天,嘯天你快躲一躲,胡家家主殺來了,指名道姓要取你性命。」

蓉兒陡然變色,沖秦嘯天疾呼:「胡家主?天哪,他是真武境三重高手,少爺你就算真是凝氣九重,也斷打他不過,快躲吧!」

秦嘯天的神情,也凝重起來。

踏入真武境,才算真正的武者。

自己雖然有九幽武帝初始功力,但僅僅凝氣九重而已,跟真武境三重,不單單差了三重境界,而是大象之於螻蟻的差距。

九幽大陸的武者境界區分,是十分嚴格而又清楚的,光憑真實功力,凝氣境九重不可能打過真武境一重。

更何況,胡德是真武三重。

但是,秦嘯天根本沒有想躲避的意思。

「我不會躲,更不會逃,任何兇險,我都會無畏地去面對!」

說完,迅速穿好衣服,打開門。

前來報信的學生已經急得直跳腳了:「哎呀呀,怎麼反應這麼遲鈍,來不及來不及了……」

胡家先去的是武院,以為秦嘯天被風老師他們帶到了武院,撲了個空,才瘋狂殺來。

說話間,打秦家外院,響起了一串沉悶無比的腳步聲:「咚咚咚!」

胡家主帶着一眾家丁,凶神惡煞般踏進院來。

兩個滿嘴缺牙、話音漏風的家丁朝前一指:「老爺,那個人就是秦嘯天!」

胡德黑着臉,額際三道武意纏繞,且越來越明顯。

武者達到真武境界,發力之際額頭便會有武意閃現,區分真武境功力高低很簡單,只要看他有幾道武意,他便是幾重武者。

而越過真武境,到達魂武境後,便能煉化各種魂魄,從地獸魄直至靈獸魄,分別對應一至九重。

胡德的大兒子胡一峰是真武境四重,憑他的資質,過不了幾年便可突破至魂武境。目前,他已經在作長遠打算,考慮煉化什麼樣獸魄的事了。

如果說進入真武境,才是一名真正的武者,那麼進入魂武境,才算武者中的強者。

州級武院以上,才有培養魂武境的資格。

而放眼全州,魂武境都是一種極強的存在,如果練至魂武境巔峰的九重,那在州里幾乎可以橫着走了。

要知道,從真武境開始,普通人都是以一年一重的速度前進;練至魂武境,慢的需要二三年才練一重。

平均來說,如果普通武者練至魂武九重,年齡基本超過四十歲。

所以,現年十八歲的胡德大兒子胡一峰,如果能在二十二三歲前,突破至魂武境,他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此刻,胡德真氣運遍全身,步聲如雷,直逼秦嘯天,抬手一指,聲如洪鐘:

「小畜牲,敢傷我兒,拿命來償!」

秦嘯天將蓉兒和同學護至身後,冷目以視:

「老匹夫,你兒死有餘辜,你若再禍害一方,他日必步你兒後塵!」

自從知道自己有精血感應護體,他心裏便多了一份依靠。

凝氣九重,打是肯定打不過真武四重,但有精血護體,勉以自保,應該不是問題。

待我繼承九幽武帝和皇品藥師全部功力,必將你吊起來打!

「哇呀呀!小子污言穢語,今日斷無生還可能,做了鬼,我看你還嘴硬不?」

胡德氣得全身發抖,拉開了架勢就想衝上前來。

「誰想讓我的學生做鬼呀?」

隨着脆生生的嬌喝,人們眼前一花,只見有個曼妙的身影,自秦家宅院圍牆外飛襲而來,翩若驚鴻,輕巧地擋在了胡德和秦嘯天之前。

正是武院美女武師風易冷。

她拍拍秦嘯天的肩:「好小子,講話很有骨氣呀,老師喜歡。」

風易冷回院後,一直在指導學生修鍊,是以等知道胡家來武院找秦嘯天,胡德他們已經走遠了。

風易冷轉身朝向胡德:「你是誰?沒有我的允許,也想取人性命?」

「一個武院的老師,也想擋我之路?」

胡德翻了個白眼,略微有些奇怪。

胡家,跟武院院長關係極好,而無極武院,分內院和外院,內院是凝氣五重以上學生修鍊之處,外院是一至四重的低級班。

風老師不到一年前來到武院,胡德自然認識。一個外院普通老師,他也根本沒瞧在眼裡。

武院里,自然高手眾多,但基本都集中在內院。

外院主要負責凝氣四重以下學院,老師的功力也只是真武境一二重而已。

你一個外院老師有什麼能耐?算哪根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