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婿臨門
龍婿臨門 連載中

龍婿臨門

來源:google 作者:林天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天風 現代言情 陳雨墨

五年前,家族造人設計,父親跳樓,母親不知所蹤,一夜之間他成了人人唾棄的喪家之犬五年戎馬,他終晉陞為一方統帥,而今榮歸故里,五年恩怨終該了結.........展開

《龍婿臨門》章節試讀:

「天………天風?是你嗎?」陳雨墨嬌軀一顫,眸眶漸紅。

這一刻恍然如夢。

他日思夜想的那個男人居然真的回來了!

林天風嘴角微翹,泛起一絲久違的笑容。

下一秒,他便將目光落在了高泰明的身上,僅是一秒的笑容一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滿臉濃郁的殺氣。

其勢,令人髮指!

「林………林天風?」高泰明大驚失色,猶如見鬼一般。

沒有片刻猶豫,林天風快步上前,腳下一蹬,整個身子凌空而起,對着高泰明的臉就是一腳。

整套動作僅用不到一秒!

咚!

一聲悶響,高泰明整個人直接飛出了好幾米遠,重重撞砸了牆角,昏死過去。

門外,急促的腳步聲遍布整個樓層,十幾名身着西裝,體格健壯的保安聞聲趕來。

在看到已經昏死過去的高泰明後,每個人的臉色皆由愕然轉為不可遏制的憤怒。

「迅豹,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帶雨墨先走。」

「屬下遵命!」

迅豹扭了扭脖子,眸中擠出一抹寒意,嘴角則是微微上揚,看上去極度興奮。

勁拳一握,迎敵而上。

在迅豹的開路下,林天風抱起小女孩兒,緊緊攥着陳雨墨的手衝出去了酒店。

入夜,巷口路燈下。

啪!

陳雨墨淚水在眼眶中打轉,眸中透着怨恨,一巴掌甩在了林天風的臉上。

「整整五年你杳無音訊,現在還回來做什麼?你心中可曾有我?可曾記得自己有這個家?!」

林天風沒有開口解釋,只是伸手一把將她緊緊抱入懷中,緊閉的雙眼下,兩行熱淚早已打在了地上。

「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嗚嗚嗚……」

陳雨墨越是鬧騰,林天風則抱的越緊,最終陳雨墨放下了她最後一絲倔強,同樣緊緊地抱着林天風,在他懷中肆無忌憚的大哭起來,將她這些年裡積攢所有委屈,一併宣洩而出。

時間宛如定格,街道上的車水馬龍成了二人的背景板。

五年的戎馬生涯,林天風早已厭倦,此刻他完全沉浸在了享受當中。

許久,女兒伸手拉了拉陳雨墨的衣角,「媽媽,是爸爸回來了嗎?」

陳雨墨伸手擦了擦眼淚,滿帶母愛的笑容:「對!是爸爸回來了!婉兒快去叫爸爸。」

「爸………爸爸。」婉兒天真稚嫩的臉龐中透着一絲怯意,躲在陳雨墨的身後,只探出一顆小腦袋。

「這………這是我們的女兒?」林天風愕然,一臉不敢相信的俯視着僅他膝蓋高的小女孩兒。

陳雨墨點了點頭。

離家之時,他未曾得知妻子有孕,如今都長這麼大了。

林天風再次將兩二人攬於懷中,望着滿天繁星,他神色決然:「放心!如今我回來了!定不會再讓你們母女受半點委屈!」

…………

半小時後,郊區一棟居民樓前,一家三口從的士上走了下來。

望着如此破舊,不時還伴有牆皮墜落的層樓,林天風費解:「這裡是………」

「哦,咱爸媽家,先進去再說吧。」陳雨墨苦澀一笑,先帶着婉兒走了進去。

林天風微微皺眉,不由心神一緊,印象當中嶽父一家明明住在市中心的一套豪華別墅內,而今怎麼搬到這種地方來了?

離開的這五年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來不及細思,林天風邁開大步跟着妻女走了進去。

前來開門的是一位中年婦女,正是陳母宋玉梅,眼眶泛紅,似乎像是剛哭過一般。

在看到是自己的女兒和外孫後,不免有些驚訝:「女兒?你………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

話音未落,林天風拔身而出。

「爸媽!我,回來了!」愧疚二字,散於眉間。

陳母嘴巴微微張大,一臉的難以置信:「你……你是林天風?」

「是我。」林天風微微點頭。

陳母突然臉色大變,一把將女兒和外孫拽了進去,林天風則被拒之門外。

「你回來做什麼?滾!立刻滾!我們家不歡迎你!」

林天風稍顯尷尬,心中五味陳雜。

「怎麼回事?誰回來啦?」屋內,陳父,陳相如探頭向門口問去。

「外公,是爸爸回來啦!」婉兒興緻沖沖的跑到陳相如面前,嘻嘻笑道。

一瞬即逝的震驚後,陳相如臉色鐵青,言語毫無遮攔:「馬上叫他滾!」

「爸媽!你們別鬧了,就讓天風進來吧,在怎麼說他也是我丈夫啊!」陳雨墨強調提高。

陳母退在一旁,陳雨墨趁勢將林天風迎進家門。

進門後,林天風靠着牆角一言不發。

陳相如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後,轉而望向自己的女兒,語氣冰冷的質問道:「雨墨,訂婚之日你回來做什麼?」

言語之間,全然不顧及一旁林天風的感受。

陳雨墨看了一眼林天風,委屈道:「爸你是知道的,五年前我就已經嫁給了林天風,只有他才是我唯一的丈夫!」

「女兒回來正好!那高泰明什麼貨色你又不是不知道,總不能因為家族的利益就把女兒往火坑裡推吧?」不經意間,陳母的眼眶又濕潤起來。

陳相如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卻又透着一絲無奈:「整整五年!我們在家族抬不起頭來,現在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翻身的機會,你………算了!這家我不管了!」

言罷,陳相如直接扭頭走進了房間。

直到晚飯,陳相如才一臉冷峻的走了出來。

可能是因為有林天風在,陳母這頓飯怎麼吃都不順心,左右嘆氣,時不時還會撇了林天風幾眼。

陳雨墨雖都看在眼裡,卻也無可奈何。

林天風也是自嘲一笑,當年陳雨墨剛入林家的時候,老兩口別提多在意他這位金龜婿了,生怕他受到一絲委屈,而今已是物是人非………

「回來打算做什麼?別忘了,你現在可不是曾經的林家大少爺了,一個大男人總不能就這麼待在家裡,讓雨墨養着你吧?」陳母實在是難忍心中不快,挑言道。

「重振林家!」

林天風的回答只有這四個字。

「呵!」

陳母不由冷笑:「這大晚上的你做什麼白日夢?你那靠山老爹都已經死多少年了?你以為………」

啪!

林天風直接將筷子重重砸在了餐桌上,虎目泛紅,臉色漸冷,胸前起伏急促。

提及亡父。

無非是對他最大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