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醫(書號:16877)
龍醫(書號:16877) 連載中

龍醫(書號:16877)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簡介:美女,你不要這個樣子,我只是在給你治病,你別誤會,我秦楓可是正人君子……展開

《龍醫(書號:16877)》章節試讀:

面色發紫,心臟絞痛?

站在不遠處的秦楓看到這一幕,腦海中很快浮現出一個信息:心梗。

老年人突發病以心梗居多,如果不及時送醫治療,死亡也就是片刻間的功夫。

看到老人倒在地上,不少人也都圍了過來。

文靜看見這一幕,立即大叫道:「你們別亂想啊,我可沒有碰過這他,是他自己倒在地上,想要訛我!」

她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大聲呵斥起來:「老東西,還不趕緊爬起來,想訛人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小心我叫保安給你打出去,扔到大馬路上!」

可是不管文靜怎麼叫罵,老人依舊保持着一個姿勢,臉上的青紫色忽然變得漲紅。

「好像不是碰瓷啊,你看他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是啊,趕緊叫醫生來看看吧,別再出人命了!」

「這不就有個護士嗎,還愣着幹什麼,快救人啊!」

「我剛才看到好像是她撞的人啊,你撞了人,難道不管的嗎?」

見矛頭紛紛指向自己,文靜臉色大變,急忙後退兩步,叫嚷起來:「你們哪隻眼睛看到是我撞的人,是他自己倒在這裡的,跟我沒有關係!」

她狠狠地威脅:「你們的臉我記住了,看誰敢胡說八道,小心我讓他吃不了兜着走,你們可別忘了,這裡是醫院!你們還想不想看病了?」

看見老人的樣子不像是裝的,她也有些慌了。

不過並沒有想着第一時間救人,而是先把責任撇出去。

眼看着老人倒在地上,張大嘴氣只出不進。

秦楓皺了皺眉,知道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老人氣血沖腦,已經是心梗劇烈發作,不及時處置,下一秒可能就會死。

他正要上前,身後忽然響起密集的高跟鞋聲,緊接着一道白影閃過,直接就朝老人沖了上去。

白影穿着醫生大褂,長長的尾擺無法遮住那雙雪白修長的**,10cm的白色高跟鞋,也阻擋不了它的主人飛快向前,直接撲在了老人身上。

「心梗,氣堵,病人這是怎麼回事?」

女人蹲在地上,雙眸緊緊地盯着老人的臉,黛眉皺在一起。

「文靜,這裡發生了什麼?」

她抬起頭,那是一張清純絕美的容顏。

文靜急忙解釋:「唐學姐,我也不知道,我剛才路過這裡,就看見他躺在這了……」

她不想讓唐清淺知道老人是被自己撞倒,才變成這個樣子。

「那你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救人啊!」

唐清淺怒斥道,文靜也裝作後知後覺地樣子跑了過來,蹲在一邊說道:「唐學姐,這,這好像不行了吧,我們還是不要接手吧,萬一死了,家屬再賴在我們頭上,麻煩可就大了。」

她聲音不大,只能讓唐清淺聽見。

唐清淺沒有抬頭,雙眸緊緊地盯着老人的臉:「心梗發作的太厲害了,不行,我做心臟復蘇,你給他做人工呼吸,快!」

說著,她直接將修長的**跨在老人身上,坐下去後,雙手疊加,快速地按壓老人胸口。

「你愣着幹什麼!快點啊!」

她發現文靜紋絲未動,抬起頭呵斥道。

文靜眼神極為嫌棄,扭扭捏捏道:「唐學姐,要不我來做復蘇,你給他人工呼吸吧。」

唐清淺這才明白過來,俏臉一下子變得憤怒無比:「文靜!你再說一遍?!」

文靜不說話,也無動於衷。

「好,你記住,等這件事情過去,我一定會向科主任投訴你,好好問一下,你這種人,是怎麼這麼快實習轉正的!」

救人如救火,唐清淺也顧不了那麼多,從老人的身上下來之後,跪在地上,用手捂住老人的臉,隨即看向文靜:「你還愣着幹什麼!快啊!」

文靜抿了抿嘴唇:「我,我不會……」

她在醫院這麼長時間,多半的心思都花在討好張貴海上,根本就忘記怎麼去治病救人。

唐清淺怔怔地看着她,忽然扭頭大叫:「快去叫醫生,快!」

「來不及了,我來。」

一把平靜的聲音忽然在人群後響起,秦楓邁步走了進來,彎腰跪地。

「秦楓?」

文靜看見來人竟然是秦楓,眼神一下子變得怨毒:「秦楓,你有完沒完,能不能滾啊!我都說了別纏着我,你再不走,小心我叫保安抓你了!」

她以為,秦楓是想要來藉機要挾自己作證,還他清白。

可誰知道,秦楓連看都不看她一眼,跪在地上後,直接把手搭在了老人的脖頸上。

「你有病嗎?」

「讓你滾你聽不見是吧?」

文靜作勢抓住秦楓胳膊,用力去推他。

「滾!」

秦楓回過頭,冷冷開口。

他順勢抓住文靜的手腕一推,文靜慘叫一聲,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

「秦楓,你個廢物敢動我!」

文靜目次欲裂,當眾被推到在地,她心裏對秦楓恨之入骨。

秦楓看都不去看她一眼,轉過頭,就聽唐清淺說道:「學弟,你給病人做心臟復蘇,我來給她人工呼吸。」

她見秦楓和文靜認識,就認為秦楓也是在這裡實習的學弟。

秦楓眼神平靜地搖了搖頭:「不是心梗的問題。」

他身手摟住老人的脖子,直接將他從地上抱起。

「你幹什麼!」

唐清淺花容失色,大叫道:「病人是心梗引發的腦溢血,你亂動病人的頭部等於謀殺!快把他放下!」

她伸手去抓秦楓的胳膊,試圖阻止他這個危險舉動。

文靜倒在地上,本來對秦楓的怨恨已經到達了極點,可是見到這一幕,她忽然平靜了下來。

如果人死在秦楓手裡,把責任全都推給秦楓,自己豈不是就不用承擔責任?

她忽然大聲說道:「唐學姐,你就讓他試試,說不定有什麼奇效呢?」

「反正人都要死了,總得找個背鍋的吧?」

文靜內心暗自冷笑。

唐清淺聞言一愣,眼看着秦楓把老人反向抱起,讓老人面部朝下,單手托住老人的胸口。

秦楓開口:「幫我掐住他的下顎,待會兒不要讓他把嘴閉上,小心咬斷舌頭。」

這命令的語氣,讓唐清淺黛眉蹙起,但情急之下依舊按照秦楓的吩咐去做。

秦楓不再說話,雙眸凝成一條線,兩指併攏沿着老人後脖頸一路向下,停在了七寸的位置。

心俞穴被按壓下去一個凹痕,秦楓忽然握緊拳頭,以凹痕為中心猛然砸了下去!

「砰!」

這一下,連帶這老人的身體都在劇烈顫抖。

「你幹什麼?!」

唐清淺俏臉慌亂,而後怒斥出聲。

文靜彷彿抓到了機會,忽然大叫起來:「秦楓,你怎麼能這樣對待病人,你雖然被學校開除,當不成醫生,但你也不能為了報復學校和醫院,對病人做這種事情!」

她故意挑明秦楓被學校和醫院開除,就是為了給老人接下來的死做鋪墊。

畢竟一個劣跡斑斑的學生把病人治死,完全在情理之中。

果然,一眾圍觀家屬看向秦楓的眼神變得怪異。

「被學校和醫院開除的學生?這也能給人治病嗎?」

另一個女人搖頭:「不行,這太離譜了,趕緊叫保安吧,把這人控制起來,萬一老人出什麼事,也得冤有頭債有主啊。」

文靜暗自冷笑,這下秦楓想跑都不可能跑的掉了。

秦楓沒有說話,攥着的拳頭不住地敲擊着老人的心俞穴,每一次砸下去,老人的身體都要劇烈抖動一下,就像是那個不堪重負的衰草,彷彿下一秒就會被砸碎掉。

唐清淺看着這一切,她發現秦楓雖然看似用拳鑿擊,可是每次拳頭落下去,發力點卻是用在了拳肘位置,而且落點極為固定,那拳肘彷彿長了眼睛,一次次落下,卻分毫不差地砸在了同一個凹點。

「這,這是什麼救人的手法?」

她沒來得及多想,忽然就感覺到雙指掐住的下顎骨關節,開始劇烈涌動。

她俏臉一變,趕緊低下頭。

就發現老人的面色更加通紅,而且喉嚨不停在翻滾,嗓子眼裡也發出了「乾嘔」的聲音。

「小心了。」

秦楓話落手起,拳肘猛地往下一砸。

拖住老人胸口的手掌湧出一股力量,在悄無聲息中鑽入老人的身體。

「嘔,嘔……」

「哇!」

昏迷過去的老人忽然張大嘴,一口漆黑的濃痰,從嗓子眼裡噴出,全都落在了地上。

濃痰粘稠,散發著惡臭,讓在場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文靜就趴在旁邊,有些濃痰甚至濺到了她的手上,嚇的她臉色一變,厭惡地把手蹭在地上,不住地咒罵。

「咳,咳,咳!」

老人吐出濃痰後,忽然猛烈地咳嗽起來。

同時被秦楓輕輕地放在地上,充斥着滿臉的紅腫消退,雖然還在乾咳,可是從起伏的胸膛上還是能看出,老人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被秦楓從鬼門關里給拽了回來。

現場看的目瞪口呆。

「老人患有肺氣腫,被撞倒的時候正好一口血痰沒有吐出,卡在嗓子眼裡,才導致窒息性心梗發作,失去意識。」

秦楓輕輕吐了口氣:「血痰雖然咳出來了,但是肺氣腫沒消,趕緊送去搶救吧,還有得救。」

他看了眼還在地上拚命蹭着手的文靜,沒有再說話,直接轉身離開。

「太噁心了,這是什麼東西啊,臟死了,全都弄在我身上。」

被老人的血痰粘上,她內心厭惡到了極點。

就在這一時間,身後人群外忽然傳來了嘈雜,還有密集的腳步聲。

「快讓開!張老在哪?出什麼事了?」

「快叫推車和呼吸機,張老要是出事,全都給我滾蛋,辭職!」

人群散開,一眾穿着西裝和白大褂的人沖了進來。

這些人文靜全都認識。

各大科室主任,副院長,甚至連院長本人都帶頭沖在最前面,面色慌張,嘴裏不斷地喊着張老兩個字。

「張老?」

她微微一愣,扭頭看向倒在地上的老人,忽然爬起來就沖了上去:「唐學姐,我來幫你吧。」

《龍醫(書號:16877)》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