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陸見深南溪
陸見深南溪 連載中

陸見深南溪

來源:外網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少的隱婚罪妻

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 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 後來聽說,陸見深拋下新娘,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 陸見深瘋了,直到那日,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展開

《陸見深南溪》章節試讀:

[] 「媽,您怎麼就是聽不懂呢?意外,這只是一次意外。」 「而且,人家有喜歡的人,您兒子並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女人這才聽懂了一點,眨了眨超長的睫毛。 但是很快,她又開口了:「就算這樣,你也有公平競爭的機會,而且只是喜歡的人,暫時還沒有在一起,只要沒有機會前,兒子,你都是有機會的。」 一邊的南溪,各種局促不安。 她已經一連摸了好幾鼻子了。 內心更是無數的省略號。 「媽,您怎麼就這麼固執,這麼不聽勸呢?我就搞不懂了,你為什麼就非要我和她在一起?」 「沒有為什麼,媽就是看上了,想讓你把她娶回來當兒媳婦。」 「媽,人家是一個人,不是一個貨品,不是說你看中了就是你的。」 「我沒有那樣說,所以我是讓你加油,讓你努力,讓你把小溪追到手,讓她心甘情願的嫁給你。」 一番爭吵,最後,妥協的人還是季夜白。 「好,您的意思我聽懂了,我努力,我加油好吧。」 季夜白看了看手錶,同時開口:「現在這個時間是你平時去美容院的時間了吧,我讓司機送你過去。」 聽到「美容院」,女人立馬背起包,再也沒有耽擱。 出去前,她給南溪打招呼:「小溪,阿姨是個直腸子,希望阿姨剛剛說的話你不要介意,以後有時間,阿姨帶你一起去美容院,我們聊聊天。」 同時給自己兒子也打了招呼:「兒子,加油,媽看好你哦!」 然後,女人滿意的離開了。 辦公室里,瞬間就安靜了下去。 足足有幾分鐘後,南溪和季夜白都沒有說話,各自沉默着。 拿着水杯喝了好幾口水,最後,一杯的茶水都被她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完了。 抿完最後一口,南溪放下杯子:「季院,既然沒事了,那我下去忙了。」 「等等。」 季夜白連忙喊住她。 南溪只得又停下腳步。 季夜白扶額,同時有些頭疼的開口:「剛剛的話,你也都聽見了,我媽很喜歡你,甚至認定了你,非要讓我把你娶回家。」 「嗯,聽見了。」 「那你有什麼想法。」 南溪:「……」 開玩笑,她能有什麼想法? 總不能因為他媽媽喜歡,她就真的要嫁給他吧。 工作已經奉獻給這所醫院了,她總不至於為了個工作還要賠上自己,那也太得不償失了。 「季院,阿姨可能就是一時興起,過段時間她見到了更合眼緣,更優秀的女孩,就會忘了我的。」 「那不可能。」季夜白直接否定了:「這麼多年,她只見過你這麼一個合眼緣,喜歡的女孩兒。」 「南溪,我在想,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南溪心裏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什麼忙?」 「我媽媽這麼喜歡你,也是認定了你是我的女朋友,那能委屈你冒充一下我女朋友嗎?這樣的話,短時期內我會清凈很多,她也不會再逼着我交女朋友了。」 「季院,我明白您的需求。但是,請恕我不能答應。」 南溪沒有猶豫,她拒絕的很乾脆。 女朋友是隨便就能冒充的嗎? 答應羨南,是實屬無奈,是沒有辦法。 羨南是幾次三番的救她於危難之間,而且阿姨病危,又給了她莫大的熟悉感,所以她才答應。 至於季夜白這裡,她沒有任何答應的理由。 而且,如果讓陸見深知道,肯定要氣個半死。 見她拒絕,季夜白重新開口:「真的不考慮一下?雖然是名義上的,但是能成為我的女朋友,你也會有很多便利。」 「所以,季院這是拿特權來誘惑我嗎?」 「算是吧,你也可以這樣理解,所以要再考慮一下嗎?」 南溪搖了搖頭,態度依然堅定:「那就更不會了。」 「季院,您年紀輕輕就能坐上這個位置,我一直非常佩服您,包括在醫學領域,您也取得了一般人難以企及的高度,您很優秀,也很傑出,作為醫生,我敬佩您,也仰望您。」 「但如果您真把權勢當做籌碼來誘惑我,或者壓束我,那抱歉,我要重新審視您在我們醫生心裏的地位了。」 不得不說,南溪這句話是相當到位的。 季夜白聽完,勾唇笑了笑:「好,這樣的話,我以後不會再提,你安心工作。」 「不過,我倒是好奇,你喜歡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你這麼堅定,在一次次的金錢和權勢面前都這麼堅定,如此不為所動。」 南溪抬頭看向他,這一次,她目光堅定,雙眸清澈,就像含一顆純凈的寶石一樣。 「謝謝季院的誇讚,人這一生,總不能為了什麼都卑躬屈膝,也總有心裏的一片凈土,值得我們付出所有。」 「對我而言,那就是愛情,而他,是我的摯愛。」 「其他的東西我不知道,但在我心裏,愛情,親情,友情,這些東西都是拿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我也不會換。」 季夜白聽罷,立馬轉過身,然後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看着南溪的這一刻,他又勾起了以前很多的傷心事。 他甚至在想,如果當初他的初戀是像她這樣的女孩兒,他的心裏是不是就不會有陰影了,他是不是就不會害怕愛情了。 可惜人生,沒有如果。 見她轉過身,南溪很快也想到了,立馬輕聲開口:「抱歉季院,提到您的傷心事了。」 季夜白轉過身,眸色冷靜的看向她:「沒什麼,你是個好女孩兒。」 「如果你不是心有所屬,我倒真的想試一試。」 這話,南溪故意裝作聽不懂。 「那我先去忙了。」 說完,南溪準備離開。 突然,她想到什麼,又折回去:「季院,我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麻煩您一件事?」 「你說。」 「我覺得,您的媽媽之所以喜歡我,可能不僅僅是因為我。」 「什麼意思?」 「我記得,她當初聽見我的名字的時候,是有些震驚和意外的,所以我想,她喜歡我,可能只是因為這個名字,而不是真正的我。」 「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去了解一下嗎?我非常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作者有話說】 第三更在晚上!

《陸見深南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