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連載中

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

來源:google 作者:理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孟歸荑 顧君朝

【鄭重聲明:要內卷努力修仙女主,本文沒有,女主從頭擺爛到大結局,男追女,追死了差點兒沒追上那種】孟歸荑本以為自己將會是天下第一結果是天下第一炮灰自爆之後,她被困在混沌之中看了幾百遍女主的一生才知道原來自己是一本小說中的反派再醒來,反派她擺爛了打又打不過,搶又搶不過只能走走劇情維持生活這樣子孟歸荑:只要我躺着,誰都不能讓我站起來!展開

《論反派擺爛的一百零八種方式》章節試讀:

淮山和紅羽幻鳥也沒有想到,一直懶洋洋只知道睡覺的孟歸荑,如今這般抗拒。

紅羽幻鳥脾氣本就固執難馴。

她既然決定要住在這睡院,便誰都改不了。

可孟歸荑自知她不能擅自改變劇情。

之前她已經嘗試過無數種可能了。

無論是討好花攏月還是顧君朝。

她都沒有一次熬到大結局的。

自己已經不知道救了多少次顧君朝了。

她都快救吐了。

也正是因為這幾百次可能性,造就了如今的她只想擺爛。

到時候只能根據劇情走走過場,功成身退,化作飛灰便罷。

什麼天下第一,什麼得道成仙。

她統統都不要了。

只求不要一睜眼又回到三月十五。

算了回去也無所謂。

大不了再重來一遍唄。

——

「本尊已經有了決定,那就不能改,你這睡院,本尊住定了。」紅羽幻鳥手一招,一隻椅子就飄了過去。

她往椅子上一坐,就跟生了根一般。

淮山尊者見紅羽幻鳥這般,就有些為難的看向了孟歸荑。

實在是這紅羽幻鳥給的太多了。

她把千年來收藏的仙草珍寶一股腦的扔給了掌門。

只要留她在孟歸荑的身邊。

掌門拿了紅羽幻鳥這麼多好處,再加上孟歸荑又是他太清門內門弟子。

所以大手一揮,就允了。

孟歸荑見這形勢,也自知拒絕不了。

就嘟囔道:「罷了,反正明日一早又回三月十五了,下次我換個地方睡覺就是了。」

「你說什麼?」紅羽幻鳥和淮山都沒有聽清。

「沒什麼,我說,要是明天一早我睡醒還能看到你,那你就留下吧。」孟歸荑說著又躺倒在床上。

反正明日又要回三月十五了,孟歸荑連淮山在這都不顧,又要睡了。

——

紅羽幻鳥見孟歸荑終於答應了,這才看向了淮山。

並且用眼神示意:你這徒弟是不是太懶了一些?

淮山輕笑,用眼神回她:再懶不也降了你這鳥?

紅羽幻鳥見不得淮山這麼陰陽怪氣,一口本命火把淮山趕出了睡院。

這太清門,就沒一個正常人了是吧?

林悅下了課堂,也不管那些說什麼各峰峰主降住了紅羽幻鳥,着急忙慌的趕回了睡院。

這剛到睡院門口,就看到睡院火光衝天,一道藍光閃過。

一抹人影就出現在了睡院門口。

那不是淮山尊者還是誰。

他伸手捏決熄滅了衣擺的火焰,這才轉身要走。

結果就看到了林悅。

「尊者,弟子什麼都沒有看到!」林悅連忙捂上了雙眼,表示自己沒看到。

「無事,你進去吧,以後就要麻煩你了。」淮山一笑,表示不在意。

林悅一臉摸不着頭腦的樣子恭送淮山離開,推門就差點兒被一團火給燒死。

好在對方手下留情,饒她一命。

「你是誰啊?怎麼會在我師妹院子里?」林悅雖然害怕,可她更擔心孟歸荑的安危。

她硬撐着不讓自己發抖。

因為光是對方的威壓,就已經差點讓她跪下。

紅羽幻鳥聽到林悅的話,就收了手。

瞧着她因為著急,脖子上的青筋都出來了。

倒是讓紅羽幻鳥覺得奇怪。

「你是她師姐?」紅羽幻鳥擋在門口,不讓林悅進門。

「是,你又是誰?若是你傷我師妹,就算現在不能殺了,等以後我也一定殺你。」林悅說著,腰上長劍隱隱晃動。

這話逗笑了紅羽幻鳥。

兩師姐妹,倒是迥然不同。

「你師妹叫什麼名字?你又叫什麼名字?」紅羽幻鳥手一點,林悅就完全拔不出劍來。

「我為何告訴你?」林悅不屈。

——

孟歸荑躺在床上,聽着自己的師父被紅羽幻鳥給趕跑,覺得終於清靜了一些。

哪裡知道剛閉上眼睛,就聽到林悅的聲音。

這讓孟歸荑躺不住了。

就林悅的性子,說不得要和紅羽幻鳥打起來。

以林悅的修為,只能是送菜的。

她翻身下床,提上鞋子,搖搖晃晃的出門去了。

剛到院子里,就聽到了林悅那倔強的聲音。

「我叫孟歸荑,她叫林悅。」孟歸荑上前,伸手推開了紅羽幻鳥,把林悅給拉了進來。

林悅一到孟歸荑的身邊,就立馬護住她。

「歸荑,這是誰?開山大典還未到,這是哪個仙門的弟子?」林悅雙眼還是警惕的看着紅羽幻鳥。

孟歸荑此時又像是沒有骨頭一般,整個人掛在了林悅的身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

「紅羽幻鳥。」

聲音平緩,落在林悅耳朵里卻驚天動地。

「別老是叫我紅羽幻鳥,我有名字,叫紅紈。」紅紈聽着孟歸荑一口一個紅羽幻鳥,就覺得彆扭。

林悅聽着紅紈的話,這才點點頭。

剛要再問,就感覺到身上一輕。

她連忙回頭,果然看到孟歸荑整個人往地上滑去,她伸手一撈。

林悅顧不得和紅紈說話,伸手把孟歸荑給扛了起來。

轉身就朝屋裡走去。

紅紈連忙提步跟上。

「她怎麼了?是不是要死了?」紅紈詢問。

哪有人站着都能睡着的?

更不要說是修仙者了。

「你死了我師妹都不會死,你不要晦氣。」林悅聽着紅紈的話,真想踹她一腳,又怕弄醒孟歸荑。

只能在言語上回擊。

等她把孟歸荑放在床上,這才嘆氣。

「從前幾日師妹同我們一起下山後,她就一直這樣,總是睡不醒。」林悅出聲。

她都覺得要不要找個藥師來幫孟歸荑看看了。

紅紈就想到這小姑娘睡在後山也是。

就直接上前,朝着孟歸荑伸手。

林悅想要攔她,卻被定住,完全動不了。

紅紈伸手給孟歸荑搭脈,並沒有發現她的身體有什麼問題。

這才揮手解了林悅身上的法術。

林悅立馬擋在了孟歸荑的床前:「你要做什麼?」

「幫她診脈,你當真以為我們一族只會找靈草不成?」紅紈往旁邊的椅子上一坐,翹起二郎腿。

「那歸荑師妹身體怎樣?」林悅連忙詢問。

這有人貪睡也就算了,可自己的師妹睡的也太多了吧。

一天十二個時辰,得有十個時辰在睡覺。

太不正常了。

「她沒事,估計就是自己想睡罷了。」紅紈擺擺手,表示林悅不要擔心。

隨後又讓林悅給她倒杯茶來。

林悅心中有些不滿,卻因為打不過紅紈,只能乖乖去給紅紈倒茶。

紅紈接過茶,呷一口,就皺眉放到了一邊。

「這茶真難喝。」紅紈不客氣道。

林悅:…..

「這屋子真寒酸。」

林悅:…..

「這床真硬!」

林悅:…..

「這院子…..」

「滾出去!」孟歸荑坐起,抓起茶杯就朝紅紈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