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論神殿的建立
論神殿的建立 連載中

論神殿的建立

來源:外網 作者:郁之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郁之

?????????,??????????????????????????????????????????????????????????????????????赲????????????????????????????conad();?? ????????????,????????????η????????????????????????????????????????????檔????????????????????????????????????????仯???????????展開

《論神殿的建立》章節試讀:

突破五級之後,顧晗晗的感觀世界變得更加敏銳了。那些來自遠處的窺探視線清晰而具體,讓她感覺如芒在背。她不由放緩腳步,拽了拽大衛的手臂。 大衛久在衛城,對於底層世俗民眾和下層超能力者的世界其實隔膜得厲害,剛才在金門星落了地就被如此之多的獵頭團伙就這麼大刺刺地盯上了捎,這種事是遠出了他的意料的。他略作沉吟,就牽着顧晗晗的手,轉過街角。 獵頭們齊齊擦了擦眼,駭然發現手裡專業探測器剛才探測到的能量反饋信號一下子統統不見,來無影去無蹤就這麼踏雪無痕地消失了。於是紛紛現身,匆忙追過去,但人海茫茫,哪裡還能找到一點影子? 方方面面的獵頭們碰了頭,彼此都顧不上,直管各自賣力地調整設備,不肯死心地將搜索範圍擴展到整個金門星,精度也調到最高。到嘴的肥肉眼見着飛了,是他們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但無論怎麼擺弄,探測儀捕捉到的都是些不足一級的弱能量場的微光,螢火蟲似地,星星點點散布在星球各處,偶爾有稍亮的光團跳出,也不過是一級、二級,跟之前光明萬丈璨若恆星的耀目光焰遠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獵頭們面面相覷,恍若做夢,磨蹭一番,最後只好頹然放棄,各自撤了。 走在人群里,顧晗晗新奇地向虛空中撈了一把。能量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在他們周圍流轉,彷彿是自成天地的小世界,卻又不是完全孤立不與外界聯通。 它既不同於一般超能力者隱匿自身能級時常用的將能量場強制收縮,封閉於身體內循環的操控技巧,也不同於之前大衛用過的那種能夠將他們完全屏蔽掉的「隱身術」,顧晗晗分明感覺到,他們在外界還存在,也有正常的能量散逸,外界的人能聽見他們,看到他們,彼此之間能夠進行正常的交談和能量交換,只是能量的散逸和交換被神奇地限制在了一個非常低能級水平。現在外界看到的他們,應該是兩個完全沒有超能力或僅有微弱能量反饋的普通人。 「真神奇!」顧晗晗嘆為觀止,「還可以這樣?!」 「那個是宇宙鏡像,」大衛答道,「是一種能量操控方式,能在自身和外界環境之間形成一個小的宙域,相當於亞宇宙。這個亞宇宙的能量流動鏡像到主宇宙空間,就能在自身能級與宇宙基底零級能之間進行能量降維。」 「宇宙鏡像其中一個效果能隨意向外界表徵出任何低於自身能級的能量水平。也就說我現在本身有七級,通過宇宙鏡像,我可隨便把自己偽裝成三級五級,一級甚至甚什麼能級都沒有的普通人。從這個角度講,算是一種好用的偽裝術吧。」 顧晗晗聽得半懂不懂,但也明白這絕對是一種牛叉無比的技能,因此非常羨慕。「真有意思,」她問,「能教給我嗎?」 大衛笑着搖頭,「這恐怕不行。」 看着顧晗晗費解的表情,他進一步解釋說:「宇宙鏡像是催眠系的高級能量規則,並不在通用規則的範疇。」 顧晗晗遺憾地發出一聲哀嘆,只能放棄。不在通用範疇的高級規則,就代表是催眠系的專屬技能,她一治癒系,就是再眼饞也沒用哇! 雖然號稱是來捉逃奴的,最開始的時候,大衛顯然沒有要追查小逃奴並把抓回去的任何意思。 和顧晗晗一起,他們遊覽金門星的街道廣場,像是一對蜜月旅遊的年輕夫妻,似乎只是打算趁機甩開僕從快快活活地玩樂一場,重溫一番二人世界雌雄大盜的美好時光。但發現金門星上獵頭遍地,隨便一個超能力者一出現在宇宙港就會被跟蹤盯梢後,大衛突然改變了主意,準備要去找一找自己的小逃奴。 顧晗晗非常贊同,認為這個決定英明之至。金門星上這麼多虎視眈眈的職業獵頭團伙,「小機甲師」一頭扎了進來,這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窩啊! 男孩就比烏契大一歲,年齡還不滿十二,超能力不到二級,根本就是只肥得流油的肉雞菜鳥,情等着挨宰的肥羊,比她顧晗晗恐怕還有不如!他能找到好心收留庇護他的人嗎?他會不會上當受騙?萬一出事了怎麼辦?要是遇上人販子被坑被拐被賣了怎麼好?這要是不跟過看看,可怎麼讓人放得下心?! 一旦決定了要找人,倒是非常便宜的事。「小機甲師」的能量世界裏還系著大衛的一絲能量波動。如同放風箏似的,大衛隨便牽了牽線頭,立即就找到了「小機甲師」的行蹤所在。 那是在金門星北部大陸的一個廣場,距離目前他們所在登陸港非常近,只有不到三十公里的樣子。顧晗晗在剛買到的旅遊地圖上找了找,發現那裡竟然是金門星一處名勝,叫做自由廣場,是《自由港宣言》最開始講演的地方。 三十公里的路途在大衛瞬發而至,他一牽顧晗晗的手,他們就來到了「自由廣場」,甚至比「小機甲師」還早到一步。 他們來到的是一個白色巨石堆砌的廣場,原始,粗糲,沒有太多的雕琢裝飾,帶着一種澎拜有力的氣質。廣場群山環抱,一面臨睡,實際是一片大時代晚期遺留下來的宮殿廢墟,原始風貌的廢墟上,建立起來許多的演講台。 據旅遊地圖上的小字介紹說,早在《自由港宣言》演講之前,白色廣場這裡就有公開演講的傳統。到現在,每天還有各種政治家、活動家、甚至社會變革家在這裡上台演講辯論因此留下了演講的傳統。到現在,每天還有各種政治家、活動家、甚至社會變革家上台演講辯論,據說,其中甚至不乏有被神殿宣布為異端組織成員的反社會分子大放厥詞,每每非常精彩。 各種殘垣斷壁似的巨大石頭沿山勢上升,起伏不定。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人站在凸起的斷壁上,在四周人群的包圍下發表演說或者辯論。中央最高處的一塊大石頭上,有一個銀色頭髮的年輕男人站在上面振臂疾呼,他的手勢遒勁有力,講演激情澎拜,聲音宏亮帶着一種一往無前的勇武氣勢。吸引了許多人廣場上許多人駐足觀望,湊到近處更是激動得頻頻揮手鼓掌。 「氣質啊!這地方跟林老師是太搭了!說不定他年輕的時候還真就在這兒發表過反社會演講,煽動革命啥的――」 顧晗晗還在嘀嘀咕咕,「小機甲師」已經裹着一件斗篷,飛也似地一頭撞進廣場邊緣一家旅館的大門。緊接着,幾波人前後腳地追到,在旅店門後匆匆剎住。他們都是三五人一波,中間有超能力戰士,有技術人員,看起來應該都是獵頭團伙的模樣。獵頭團伙們各自抬頭,看了看旅館樓上懸掛的招牌,都是懊惱頓足,流連一番,很快就三三兩兩地撤走了。 顧晗晗擔心「小機甲師」這是一頭撞進了什麼狼窩,再也顧不上探究林大訓導師青蔥年代的往事,抬腳趕緊追進旅店去。大衛隨手變幻能量,將自己和顧晗晗屏蔽,索性不用宇宙鏡像,直接隱身,以便跟蹤。 這是家快捷旅館,看起來很普通,跟銀河所有價格親民的快捷旅店沒什麼區別,中規中矩的大堂,中規中矩的服務台,連前台小姐的長相都漂亮得中規中矩,唯有大廳中央一尊展翅欲飛雄鷹的鎏金雕像格外出色,讓人眼前一亮。 順着能量的指引,大衛和顧晗晗步上樓梯,在旅館二層的一個房間里找到他們的「小機甲師」。 那是一個敞亮的辦公室,「小機甲師」不安地坐在一側的沙發上,斗篷的兜帽已經掀掉,汗水將他的黑髮浸濕成一綹一綹,貼在額頭上。他面前的茶桌上,放着一杯熱氣騰騰的甜奶茶,「小機甲師」雙手握着杯子,但卻並沒有喝。 「小機甲師」側面,辦公桌後面,是一個頭髮花白的男人。他雙手交握抵着下巴,目光柔和地注視着「小機甲師」,宛如一個值得信賴的長者。 「你十一歲,有二級超能力,身體里裝了芯片,來自一個訓練營,」男人的視線沿着「小機甲師」的側頸一路向下,「那麼,你的身上應該有一個生物印章。」 「小機甲師」抿着嘴不說話。 於是男人就詢問說:「能給我看一眼嗎?」 說這話的時候,男人的語氣平和,並不讓人討厭,完全沒有任何猥褻或者是鄙夷的滋味。 大概是男人的態度誠懇,像是個盡職盡責的好大夫,小機甲師只遲疑了一下就同意了。他站起身,解開身上的斗篷,單手一揮就將它甩到了地上。 「不不不,孩子,你不用這樣做。」 男人阻止了男孩兒繼續脫衣服,而是拿出一塊雪白的新手帕,用水淋濕了,然後走到男孩兒身邊。 「抱歉。」他稍微提起男孩的袍角,用濕手帕蓋上男孩兒的臀部,放下袍子默數了五個數字,然後撤出手帕。他再次提起袍角,偏頭飛快地看了一眼。 男孩兒臀部具現的徽紋讓老者為之一愣,提着袍角的手指明顯僵了一下才放開。他將手帕扔進粉碎機,眉頭皺成一個「川」字,踱着步子緩慢地繞着男孩兒走了兩圈,沉吟着半天沒有講話,似乎遇上了一件棘手的□□煩。 「怎麼,你害怕了?」男孩兒哼了一聲,一揚眉毛,攻擊性十足地道,「」里不是馬爾斯帝國的招募處嗎你不是馬爾斯帝國得招兵官嗎?我以為馬爾斯是宇宙最強大的國家呢,原來也會有害怕的東西!」

《論神殿的建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