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連載中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來源:google 作者:溫晚緹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溫晚緹 陸靳宸

【一場陰謀撞上蓄謀已久的深情,經年仇恨,也抵不過陸靳宸想要溫晚緹一輩子的執念】***溫晚緹嫁給了陸靳宸她本以為,他們的婚姻只是有名無實卻不想……她還以為,他和她都一樣,各懷目的,於是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心殊不知,他早把她鎖在了心裏***眾人都等着看她笑話,等着看她被趕出陸家...展開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章節試讀:

  回到家。

  溫晚緹收拾了幾套換洗衣服,拿了一本相冊。

  正準備出門時,手機消息聲響。

  是林姍姍發來的信息。

  溫晚緹之前本是拉黑了林姍姍的。

  但林姍姍搶走了她男朋友,說要加她好友,請她喝喜酒。

  當時陸靳宸和宋紹寒都在場。

  溫晚緹就通過了林姍姍。

  因為林姍姍那滿臉的嘲諷和挑釁,彷彿她若是不通過,就還對那個能被搶走的男人多念念不忘似的。

  【溫晚緹,我剛聽靳宸說,你和他昨天領了證。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就能報復我嫁給宋紹寒了?】

  看完消息,溫晚緹的眸色冷了冷。

  報復她?

  林姍姍怕是當影后上了癮,時刻不忘給自己加戲。

  剛想退出微信。

  又滴滴幾聲。

  幾條消息送達。

  其中有兩張陸靳宸的照片。

  均是側臉。

  一張是他站在窗前打電話的,眉目溫淡。

  另一張正拿着劇本,神色溫和。

  還有幾條文字消息。

  【你就算嫁給靳宸也報復不了我,因為他有癮疾,不會跟你有任何親密行為。】

  【相反的,你深愛的男人每天晚上都離不開我,你是不是更難過。】

  溫晚緹罵了一句神經病。

  想到昨晚林姍姍在電話里對陸靳宸說的話。

  她放下行李,編輯了條消息回她。

  回完消息,就直接拉黑了林姍姍。

  而此時。

  荊城醫院的VIP病房裡。

  林姍姍斜靠在病床上,眉眼溫柔地望着站在窗前打電話的男人。

  她不關心他跟誰通話。

  只是痴迷的望着他。

  不論是他線條優越的側面,還是他捏着手機的修長手指。

  她都深深着迷。

  若非他那方面有癮疾,她是決不可能嫁給宋紹寒的。

  姜麗梅跟她說,陸靳宸那樣的情況,不可能娶妻。而宋紹寒卻不一樣。

  他是溫晚緹的男朋友,還很喜歡溫晚緹,要是娶了她,那溫晚緹就會跟她平起平坐。

  姜麗梅建議她把宋紹寒搶過來,既奪走了溫晚緹的幸福,她也不會失去陸靳宸。

  即便嫁人,她也沒想過要和宋紹寒過一輩子。

  她和宋紹寒只簽了三個月的協議。

  三個月之後,宋紹寒就會跟她離婚。

  消息聲響,她收回思緒,是溫晚緹那個賤人發來的。

  林姍姍眼裡划過一抹得意的笑。

  然而,那抹得意的笑很快就凝滯在溫晚緹回復她的文字里。

  【陸靳宸沒告訴你嗎?他只有面對你的時候才有隱疾。昨晚的新婚夜,他很正常。】

  林姍姍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

  一定是溫晚緹那個賤人在說謊。

  她再次看向打電話的陸靳宸,不知對方說了什麼。

  只聽他聲線冷沉的吐出一句,「繼續查。」

  林姍姍的眼前浮現出陸靳宸和溫晚緹親熱的畫面,捏着手機的手寸寸收緊。

  眼底划過深深的嫉妒,咬緊牙關克制着情緒的喊了一聲,「靳宸。」

  聽見她異樣的聲音。

  陸靳宸拿着手機轉過身來,就看見兩滴淚從林姍姍的眼眶裡滾出。

  他皺眉,關心地問,「怎麼了,姍姍?」

  「靳宸,你真的要救溫凱嗎?」

  林姍姍到嘴邊的話,改了口。

  她本想問陸靳宸,是不是真的跟溫晚緹上過床了。

  可又怕,得到的答案,是自己害怕的。

  她不問,他不說,她便相信溫晚緹說的是假話。

  靳宸愛的人,只有她林姍姍。

  怎麼可能騙她,病好了,還瞞着她。

  陸靳宸淡淡地「嗯」了一聲。

  林姍姍的淚便落得更急了,「靳宸,那以後,你是不是要護着溫凱和溫晚緹了。」

  陸靳宸沒說話。

  林姍姍的心狠狠一沉。

  眉眼爬滿了悲傷,「你忘了害死我媽媽和伯母的人是他們的父親了嗎?靳宸,你忘得了,我永遠都忘不了。再過幾天就是她們的忌日了。」

  「我沒忘。」

  薄薄的寒意籠上眉宇,陸靳宸的聲音驀地冷了一個度。

  她們那樣的慘死,他這輩子都忘不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娶溫晚緹。你跟她離婚好不好。等我和明寒離婚的時候,你就跟她離婚。」

  敲門聲響。

  林姍姍和陸靳宸談論的話題被打斷。

  護士進來換藥,陸靳宸的手機又響,對林姍姍說了一句,便離開病房,去外面接電話。

  林姍姍望着他的背影,雙手緊捏的在心裏發誓。

  一定要讓溫晚緹滾出陸家。

  陸靳宸是她的,她不許任何女人搶走。

  更不許溫晚緹那個賤人搶。

  -

  下午三點。

  在醫院病房裡,溫晚緹見到了溫凱。

  看見他臉上的青紫和打着石膏的手臂,溫晚緹的眼淚傾刻間就盈滿了眼眶。

  「阿緹。」

  病床上,原本躺着的溫凱連忙坐起身。

  一雙眼睛緊盯着進來的溫晚緹,聲音充滿了心疼。

  溫晚緹走到病床前,溫凱那隻沒打石膏的手臂伸過來抓住她的手腕。

  低眸檢查她那晚割過的傷口處。

  「怎麼還沒好?以後,別做傻事。」

  「哥。」

  溫晚緹一開口,眼淚,突然就滾了下來。

  她這一哭,把溫凱給嚇得手忙腳亂的就要抬起那隻打石膏的手,幫她擦淚。

  溫晚緹忙哽咽阻止,「哥,你不要亂動。」

  「那,你別哭。」

  「我不哭。」

  吸了吸鼻子,溫晚緹努力不讓眼淚落下來。

  可是,他滿身傷痕,狼狽又慘烈的樣子,令她心如刀絞。

  「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你。」

  「傻丫頭,我是你哥,保護你是我的責任。」

  溫凱的話突然停了下來。

  緊盯着她白皙的頸項,他臉色轉青,聲音沉了一分,「阿緹。」

  溫晚緹下意識地抬手遮擋自己的頸項。

  昨晚陸靳宸對她沒有半點溫柔,頸間留下的痕迹,更是無法遮住。

  她往後退開一步,說,「哥,你別生氣。」

  「你為什麼要嫁給陸靳宸?」

  溫凱沉聲問。

  溫晚緹故作雲淡風輕,「陸靳宸對我挺好的,哥,我不會委屈了自己。」

  溫凱深吸了口氣,心痛地看着她,「他真的對你很好?」

  她重重點頭,「嗯。」

  「那他怎麼不陪你,而是在荊城陪着林姍姍?阿緹,你以為哥哥我是傻子嗎?陸靳宸恨死了我們,怎麼可能對你好?」

  溫晚緹突然啞了口。

  溫凱是在醫院,不是在獄中。

  下午的時候,陸靳宸在醫院陪伴林姍姍的消息上了各大APP熱搜。

  溫凱會知道,也是正常的。

  定了定神,她平靜地說,「哥,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瞞你。我嫁他,不是要他的愛情。」

  所以,他愛不愛她,對她好不好,都無所謂。

  她要的,只是他幫她救出哥哥,還哥哥清白和自由。

  「把你的手機給我。」

  溫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連呼吸都沉了。

  溫晚緹本能的搖頭,「哥,你要手機做什麼?」

  溫凱嚴肅的看着她,「打電話給陸靳宸,喊他回來跟你離婚,我回監獄,不管是無期還是死刑,我都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