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連載中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盛長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盛長歌 陸胤臣 霸道總裁

身為凰天朝赫赫有名女將星,盛長歌她唯一的夢想就是保家衛國,掉下山崖後卻成了毀了容的豪門千金剛穿就把自己送人了,還是個瞎子本以為這場婚姻各取所需,男人卻一路為她保駕護航眾人:陸夫人奇醜無比可盛典上那個美艷不可方物還兼備高貴典雅的女人是怎麼回事?陸先生:活死人肉白骨的神醫聖手了解一下眾人:陸夫人懦弱卑怯在演習場被虐得體無完膚的壯士們抱頭痛哭陸先生:殺伐四方的特工使者了解一下自此,盛長歌在這個本不屬於她的世界活成了世界中心展開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章節試讀:

「今天晚上有個家宴。」陸胤臣淡淡說著,似乎是在談論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盛長歌有些意外男人的坦率,總結昨天的一切不難猜出晚上的家宴恐怕是一場鴻門宴。
「一百萬一次。」盛長歌輕聲道。
陸胤臣挑了挑眉毛,這個女人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肯吃虧,男人答應道:「我一會兒就叫人把銀行卡給你送過去。」
盛長歌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見目的達成便踩着碎步離去。
「呵,那群人還是死心不改嗎?」陸衡衍不屑地撇嘴,心想要不是顧及臉面他早就同那些人撕破臉皮了。
陸胤臣倒是不以為然,捏着手中的紙張,他平靜道:「讓楚曜過來一趟。」
「找楚大哥幹什麼?」陸衡衍不解道。
「有事商量。」陸胤臣微頓了一下,他沒有同阿衍說治療眼睛的事,心裏不禁想着瞞着一些也好,這樣那群人才會相信不是嗎?
沒過一會兒楚曜便過來了。
他接過陸胤臣手中的紙張,看了一眼便扭眉道:「這是誰給的藥方?」
陸胤臣開口道:「盛長歌。」
「簡直胡鬧!」楚曜厲聲喝道,雖然他不知道這些藥材拼湊在一起能夠產生什麼作用,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這張紙上有兩種藥材是含有毒性的。
而陸胤臣卻不在乎,如今的他已經沒有退路,陸呈那邊恐怕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將他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哪怕只有一線生機,他也要試試。
「楚曜,你把上面的藥材準備四份,三日後送過來。」陸胤臣平靜道。
「你瘋了?」楚曜不可置信地看着陸胤臣。
陸胤臣閉上雙眼,轉動椅子背對着楚曜。
楚曜見此便不再勸說陸胤臣,收好紙張便驅車離開了清水湖。
時間轉瞬即逝。
夜半,陸家大宅。
一輛低調奢華的柯尼塞格CCXRTrevita緩緩駛入內院。
盛長歌坐在車內後排座上,透過車窗看向大宅內的建築,與清水湖裡的湖心別墅相比,陸家大宅看上去更加復古一些。
一磚一瓦錯落有致地排列着,饒是生活在古代的盛長歌也不禁感嘆,這些瓦礫竟比皇宮頂上的勾欄還要規整幾分。
「在陸家你只需要注意陸呈那一家人。其餘的你看心情就好。」陸胤臣淡淡說著,並未提及與陸呈之間的恩怨。
盛長歌轉頭看向身側的陸胤臣,視線落在男人沒有焦距的雙眼之上。
「你不戴着墨鏡嗎?」盛長歌疑惑道。
陸胤臣雙唇抿在一起,輕聲道:「那樣只會引來別人的猜測。」
「那你怎麼還來?」盛長歌有些不理解陸胤臣這樣做的目的。
「就算我這次拒絕,也還有下次,與其繼續拖延,倒不如趁此機會打消他的懷疑。」陸胤臣對於此次家宴早有準備。
他拿出一副美瞳,心裏有些後悔,早知道出來前就讓阿衍幫忙戴上了。
「有勞盛小姐幫我戴一下。」陸胤臣說完便將手中的美瞳盒遞過去,頷首示意對方拿着。
盛長歌心裏有些好笑地看向男人,他的手修長白皙,指腹略顯圓潤,食指與中指之間的夾縫處有一層薄薄的繭,盛長歌心想那應該是長期簽字工作的緣故。
她接過美瞳盒,用小鑷子夾起一片薄薄的美瞳,對着陸胤臣柔聲道:「過來一點,別眨眼。」
陸胤臣俯身將臉貼近女人,略微睜大了自己的眼睛,臉上一片平靜。
「你就這樣別動,我給你戴上。」盛長歌也向男人那邊挪了一下,將美瞳小心翼翼地給男人戴上。
男人眼珠轉動,黑色的眸子頓時有了焦距點,他的睫毛十分的長,而且濃密,就像是一把小刷子一樣。
盛長歌耳根處紅了一片,轉手又將另一個美瞳也給男人戴上,合上美瞳盒子便順手還給了他,之後便慌亂地與男人拉開距離,用手按住亂跳的心臟。
陸胤臣將美瞳盒子放在一側,他瑰色的唇微啟像是要說什麼,但想了想又將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車子此時也正好停下,開車的司機下車打開陸胤臣旁側的車門。
盛長歌挑眉看向一側的陸胤臣,貼着男人耳邊小聲道:「需不需要幫忙?」
男人的喉結微不可見地滾動一下,只見他嘴角上揚,「如果盛小姐願意效勞的話。」
盛長歌斜眼看向陸胤臣,心想這男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多變。
她打開右側的車門,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噠噠噠噠」的聲音。
陸胤臣此時早已下車,男人穿着黑色的西服看上去倒是有幾分禁慾的味道。
「陸先生,我們走吧。」盛長歌親昵地走過去挽住陸胤臣,胸部的柔軟不經意地蹭到了男人的左臂。
陸胤臣臉上有過一瞬間的不自然,而後又恢復了正常。
兩人剛剛踏進房門,便被迎上來噓寒問暖的陸家人包圍。
對此陸胤臣只是微微點頭,繼續前行,眾人十分有眼色地讓開了路。
即便是受到陸胤臣的冷落,也不敢說些什麼,星光集團這些日子可是風頭正盛,結交一番總歸是沒有壞處。
「怎麼都站在外面?原來是胤臣來了!」說話的正是陸胤臣的大伯陸呈。
眾人聞言便看向一側的陸胤臣,只見男人一張清冷的面孔平靜如水,看不出任何錶情。
陸呈看向陸胤臣漆黑的眸子,男人的雙眼仿若沉潭,令人感受不到一絲波瀾。
陸呈暗暗想着,難道陸胤臣沒有中毒?
「大伯。」陸胤臣淡淡道。
一旁的盛長歌見此也喚了一聲。
「這位小姐是?」陸呈面帶疑惑道,一旁的人也看向了陸胤臣身旁的女子。
陸呈早就看見了陸胤臣一側的盛長歌,女子長相十分出眾。
盛長歌心裏不禁嗤笑,這位大伯可真是好計策。
陸呈明知道昨天陸胤臣剛剛宣布與盛家二小姐盛長歌的關係,還故意在眾人面前詢問盛長歌的身份,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大伯可真是好記性,我們昨日在酒宴上才見過面,怎麼今日就將侄媳就給忘了呢?」盛長歌故作姿態,精緻的臉上露出受傷的樣子。
陸呈自然知道眼前的人就是盛長歌,否則按照陸胤臣謹慎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將把柄露出來。
只是令他驚訝的是,向來膽小懦弱的盛二小姐竟然如此的牙尖嘴利。
他儒雅的臉上閃過一絲毒辣。
「原來是長歌啊,還在這裡站着做什麼,趕緊進屋準備吃飯!」陸呈立馬換上一副笑臉,吩咐廚房將晚膳擺放在桌子上。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