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買來的將軍娘子是女帝
買來的將軍娘子是女帝 連載中

買來的將軍娘子是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愛越獄的肉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薇 蕭墨寒

前世被稱為「白無常」的白薇剛剛醒來就被賣給了獵戶,還當了後娘,看着一貧如洗的家,只能打獵、行醫掙錢養家,順便用指環里武器消滅敵人誰知道這個帶着面具都看出來很妖孽的男人每天在扮豬吃老虎,每天喊她「娘親、娘親、」的兩個小奶包,原來身份大有來頭大家都在笑話驃騎大將軍的娘子是個村姑時,只有墨衛知道,她家夫人不但天姿國色,打架那也是少有對手而當事人白薇也有着不為人知的身份,有一天,皇上賜婚將軍,將軍拒絕不得,白薇只好給新娘子騰地,沒想到將軍說:「帶着我一起吧!」小奶包說「娘親,我和你一起離家出走」蕭墨寒的手下說:「夫人,帶着我吧,我幫你幹活」白薇表示自己只想回去當女皇陛下,找十個八個男人,氣死那個狗男人,為啥後面跟了一大幫子尾巴展開

《買來的將軍娘子是女帝》章節試讀:

蕭墨寒凝視着這個女人,她面無表情,清冷的面容上沒有女子應該有的害怕,此刻的她,專註認真,像在雕琢一件藝術品,但只有蕭墨寒知道,她下手快狠准,即使雙手沾滿鮮血,眼睛也沒眨一下。

他快堅持不住了,在他陷入昏迷之前,入眼的是那如玉的額頭上滿是汗珠,有的沿着她長長的睫毛滴下來。

木刺已經**了,血流不止,但她有條不紊的進行着。止血,縫合傷口,白薇也有些力不從心了,最主要她的身體此刻都在顫抖,消耗太大。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治療,終於完成了。

白薇已經支撐不住了,扶着床邊稍作休息,洗洗手,看了一眼蕭墨寒,還沒醒,她慢慢的走了出去,里正和兩個小孩都在外面,看見她出來,神情都很緊張。

「放心吧,沒事了」

「那太好了,小薇,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回去了,璟熙有事情記得來找我」說完就走了。

「你看着他,如果發燒記得來叫我,我休息會」叮囑完墨璟熙,白薇回到了她的敞篷茅草屋,沒一會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白薇睡的並不安穩,裏面全是前世的一些情景。

看着她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好姐妹阿曼達,面目猙獰的朝她大吼「咱兩一起訓練,一起戰鬥,一起做任務,可是大家眼裡只有你白薇,他們從來不會關注我,所有的褒獎都是你,我哪點比你差?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被被大家認可,當選這屆首領,所以小薇,你不要怨我。」語閉槍口對準了她的心臟。

白薇是**人,小時候在孤兒院被一對外國夫婦領養,那時候大家都很羨慕她,她自己也很高興,因為終於不用餓肚子,不用挨打了。

可當現實照進理想,就是這麼的殘酷,她被帶到國外後才發現,那不是一對夫婦,他們是「殿堂」組織的成員,專門到世界各地尋找一些孤兒帶回去訓練,白薇能被選上,完全是那天在孤兒院和一個經常搶她飯的小孩打架,她把那個小孩打的滿臉是血。

在訓練營里有很多和她一樣的小孩,各種膚色的都有,她們每天要進行魔鬼般的訓練,到最後經過一系列的淘汰,剩下了她和阿曼達兩個女孩,其他全是男孩,她們一起扶持着長大,沒想到.....

迷迷糊糊白薇又看到了原主很小的時候,路上一輛豪華的馬車在飛馳,趕馬的男人一身錦衣,不停地在抽打馬匹,車廂里一位漂亮的夫人緊緊地抱着一個小女孩,小女孩長得像個洋娃娃,還有一個丫鬟。

她們的臉上都帶有慌張,害怕還有痛苦,猛然間馬一聲嘶吼停了下來,男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夫人和丫鬟都下了馬車,然後在那裡爭執。

白薇看見男人抱了抱夫人和小女孩,好像讓給她們躲進樹林,他自己引開後面的人。

可是夫人把小女孩給了那個丫鬟,親了親小女孩,往懷裡塞了一個東西,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

男人和女人戀戀不捨得看着丫鬟抱着小女孩進了樹林,他們趕着馬車向前奔跑。

那個丫鬟一直抱着小女孩在樹林里艱難穿梭,最後體力不支從一個斜坡上滾了下來,之後的夢就沒了。

白薇醒來時已經下午了,睡了一覺感覺好多了,就是更餓了。

想到剛剛的夢,自己前世的、原主小時候的,看來原主的身世也很耐人尋味。

「女人,快點起來,爹爹發燒了,你去看看」墨璟熙大呼小叫得跑進來。

白薇雙手抱胸,冷冷得看着他「你爹爹平時就這麼教你的,這麼沒禮貌?女人是你叫的?我不介意替你爹爹教育教育你。」

她真的很討厭別人叫她女人,女人的,前世自從有了一身本領外加一手醫術,很多人都對她尊敬有加,這個熊孩子小小年紀,說話這麼老成。

半響,小男孩有些局促,雙手在胸前攪來攪去「你叫墨璟熙?」

「嗯,」他剛剛很失禮,但道歉的話又說不出。

「好了,原諒你了,以後不願叫娘親,可以叫我白姨,你妹妹叫什麼?」那個萌萌的小姑娘她還是很喜歡的。

「妹妹叫墨梓蓉,我還是想叫你娘親,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墨璟熙小聲的說道,他其實有點喜歡這個娘親了,醫術好,人好像也不錯。

一家人?很溫暖的詞,白薇對小時候的記憶已經變得模糊了,只記得被帶到基地,不是訓練就是挨打,每天生死之間徘徊,生命時刻受到威脅,親情什麼的對她來說太過奢侈。

「走吧,去看看」說著站起來和墨璟熙一起出了茅草屋,男人燒的很厲害,白薇對墨璟熙說道:「去打盆冷水來。」

很快水來了,現在只能物理降溫了,沒有任何的藥物,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自己的指環隨着她穿過來了,但不知如何開啟,一點動靜也沒有,不知道裏面的藥品機械還有武器之類的在不在?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那些小說里的女主,穿過來就有空間,裏面隨時可以取任何東西,有的還可以種田,她倒好,乾瞪眼。

「璟熙,你去郎中家看有沒有什麼退熱的葯,沒有的話買些草藥回來我們自己煎」白薇換了好幾次面巾了,熱一點沒下去,這樣燒下去,傷口要感染,還會燒成傻子,她可不想伺候一個傻子。

她說完發現墨璟熙站在那裡不動,雙手交在一起很難為的樣子。

「娘我們沒有錢,李郎中不願給我們葯」

「家裡一文錢也沒有嗎?」不至於吧。

「沒有」墨璟熙很肯定,他當時在場,爹爹把所有的銀錢全給了宋氏。

「你去找他拿葯,就說我最遲三天內把欠他的錢全還上」這點錢還能難倒她?

墨璟熙雖然懷疑但還是去了。

「娘親,我好餓」白薇看見這個瘦瘦的小奶娃,一點抵抗力也沒有,摸摸她的頭,彎腰抱了起來,「咱們去看看有什麼吃的」

被抱起來的蓉兒好開心,咯咯的笑,娘親的懷抱和爹爹的不一樣哎,感覺軟軟的,暖暖的還香香的。

廚房裡找到了半袋子玉米面,還有蔥和一些白菜,正好她也餓了。

很快的和面,做了蔥油玉米餅,炒了一顆白菜,沒有米,只能用玉米麵粉做個玉米糊。

她和蓉兒吃的很滿足,味道出奇的好吃,雖然油不多,也沒有什麼調料,但人餓的時候吃什麼都香。

「娘親,好好吃啊,以後還能吃你做的嗎?我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小姑娘眼睛亮亮的看着她,好像她要是不答應,立馬就能哭給她看。

呵呵「好啊,以後還做給你吃。」白薇回到蕭墨寒住的屋子,摸一下他的額頭,燙的厲害,又換了一次面巾,這樣下去可不行。

《買來的將軍娘子是女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