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麥穗熟了
麥穗熟了 連載中

麥穗熟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勤奮的白嫻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尚全仁 尚如悅 現代言情

她本是一個出生於農村的普通小姑娘,老爹尚全仁也是個勤勞淳樸的老實人,看似平凡無奇的家庭,實則背後隱藏着驚天大秘密展開

《麥穗熟了》章節試讀:

「你這都在娘家住了好幾天了,啥時候回去」王大娥的爹一邊鋸木頭,一邊詢問。

「爹,阿仁的二弟太難相處了。他老是挑事,我不想看見他。」王大娥委屈巴巴地說道。

「你這孩子, 已經嫁人了,就是人家的媳婦, 遇到事情多多謙讓一些。」王大娥的爹語重心長的說。

「爹,俺已經很謙讓他了」。 王大娥附和着。

「一大家子在一起過日子,就是事情太多了,閨女呀,你先湊合著過。 等過段時間咱們要求他們分家,分開過就好了」。 王大鵝的娘開口說道。

「那好吧」王大娥低聲回應了一句。

就在此時, 尚全仁和他爹拎着一籃子雞蛋進來了。

「爹, 都是我們不好, 我們錯了,讓大娥回家吧」尚全仁低聲道歉說道。

「就是啊,親家,是我家老二那小子太混了,回去我一定好好說道他。」尚全仁的爹也好聲好氣地說道。

「這都是一家人,好說好說」王大娥的爹笑呵呵地說道。

「你回去好好說說你那二小子, 我閨女也不是好欺負的。」王大娥的娘也開口了。

「好的好的。」尚全仁的爹連連答應。

幾人又坐下閑聊了一會,然後尚全仁帶着王大娥回家了。

回家之後,尚全德果然收斂了許多,王大娥白天喂餵雞,打掃雞圈, 洗一大家人的衣服,閑暇時間就坐在屋裡納鞋底。 日子倒也過得安穩。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過幾天,尚全德又開始找事了。

「娘, 為啥俺以前兩天能吃到一個白面饅頭, 現在三天才吃到一個?」尚全德不滿地問他娘,眼睛卻是瞅着王大娥。

「家裡又添了一口人,糧食金貴着呢!哪來那麼多白面饅頭呢」孫氏答道。

「你老爹我和你大哥天天出幹活,回家吃的也是玉米窩窩」尚老漢生氣地說道。

「 每頓飯都是玉米窩窩,吃不下,看見都想吐」尚全德沒好氣地說。

「就你不幹活,還光想吃白面饅頭,你有啥資格」尚老漢訓斥道。

「都怪這個女人,沒有他,大哥賺的錢都是給俺們花的,自從她進了門,咱們家的伙食都降了好多」說罷,尚全德惡狠狠又瞪了一眼王大娥。在他的意識里,大哥就得對他好,無條件疼他,愛他。

「行了, 別再說了,明天讓咱娘蒸一大鍋白面饅頭,每人一個。」一直沉默不語的尚全仁開口了。從小到大,他對這個弟弟都是格外的好, 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是先緊着這個弟弟。爹娘的慣養, 他的包容和放縱,導致這個弟弟變得嘴饞又自私、懶惰又蠻橫不講理。

王大娥聽了,心裏也是很歡喜,她也特別稀罕白面饅頭。 在娘家的時候, 家裡就他爹一個壯勞力,底下兩個妹妹年幼, 她們家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能吃到一個白面饅頭。

次日,孫氏起了個大早。她忙忙碌碌,進進出出,終於做好了六個白面饅頭。

等王大娥起床時候,飯已經做好了。 她麻利的收拾完,坐在飯桌前。

孫氏給每人分了一個白面饅頭,一碗玉米糊糊湯。

尚全德見狀,一把搶過王大娥的饅頭。「嫂子,你天天在家不幹重活,把饅頭給我吃吧」!

「你這孩子,沒禮貌。」孫氏低聲細語的說了一句。

「俺的給你吃。」尚全仁說著把自己的白面饅頭放到王大娥碗里。

尚老漢裝作沒看見,一聲不吭。

這是結婚以來,小叔子第一次喊自己嫂子,卻是為了搶自己的吃食。王大娥心裏很委屈,看着公婆的態度,又不好發作。

「好香,好好吃。」最小的尚全義砸吧着嘴,吞咽着饅頭。

這年頭,誰家日子都不好過。白面更是一年吃不了幾次的好東西。王大娥把饅頭掰開,分了一半給尚全仁。

尚全仁感激地看了一眼,大口大口吃起來。

過了幾日,尚全仁和尚老漢雙雙出門,他們扛着馬扎,木工鋸,背着小包裹,要去幾十里開外的村子給人家打床板。

王大娥依依不捨送別丈夫出了村口。

她回到院子,準備清理雞糞。卻瞅到尚全德帶着一幫小子在雞圈裡,不知道做什麼。

雞圈裡的雞被嚇得「咯咯咯咯咯咯」撲閃着翅膀飛來飛去,有一隻個頭小閃躲不及,被狠狠地踩到了腳下。

「你們在幹嘛,出來,都出來」王大娥大聲呵斥。

幾個小子置若罔聞,依舊我行我素,追趕着一群雞,絲毫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王大娥見狀,又大喊幾聲。

幾個小子仍舊不為所動。

「別管她,這是俺家的雞,她是外人,管不着」尚全德對身邊夥伴理直氣壯說道。

王大娥這下惱火了,她拿起雞圈旁的掃把,打開雞圈門,進去就是一頓亂打。

幾個小子被打的嗷嗷叫,全都出來了。

「你瘋了吧,敢打俺們」尚全德急聲怒斥道。

王大娥不甘示弱,手裡舉着掃把,一雙杏眼回瞪。

兩人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

旁邊的幾個小子看情況不妙,趕緊跑開了。

正在屋裡專心紡線的孫氏被幺兒小義拉出來。

「咋了呀?這是咋了」孫氏趕忙詢問。

「娘,俺們拔幾根雞毛,她就拿掃把打我們。」尚全德開口說道。

「老厲害,拔幾根雞毛,都打人。」孫氏低聲嘟囔道。

「娘,不是這樣,有隻母雞都快被他們踩死了。」王大娥急吼吼說。

「啥,俺去瞅瞅」孫氏踮起腳尖,快速走向雞圈。

果然,一隻雞氣息奄奄,趴在地上。孫氏個頭不高,平時也是和善,老好人一個,極少發脾氣。這次,她真的怒了。

「臭小子」孫氏氣鼓鼓奪過王大娥手中的掃把,朝尚全德身上打去。

長這麼大,娘很少打他,尚全德委屈極了,眼淚巴巴掉。

打在兒身,疼在娘身。孫氏一向性子軟,沒怎麼打罵過孩子,這次也是看到下蛋的老母雞快被折騰死了,才會下手打孩子。

「以後還敢不敢了」孫氏邊打邊問。

「不敢了,不敢了」尚全德連連求饒。

從這之後,尚全德更是把王大娥給記恨上了。

吃飯時候,他故意和王大娥搶着吃,他吃的特別快,每次都把王大娥那份搶去一半。

王大娥洗衣服時候,他把石子丟到盆里;王大娥這邊剛把雞食倒進槽里,他立馬用棍子攪和,雞食全濺到王大娥衣服上;王大娥進屋裡時,他把屋門從外鎖住……

王大娥起初還使勁反抗,斥責,謾罵,告狀,後來覺得心好累,日子真不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