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麻了!四兒一女供我在七零讀大學
麻了!四兒一女供我在七零讀大學 連載中

麻了!四兒一女供我在七零讀大學

來源:google 作者:六六一定發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小芸 方剛 現代言情

【戰鬥力超強奶奶,五個寶貝,偏日常,有極品,但主角無敵牛,爽文】安小芸意外覺醒,知曉自己是錦鯉文里的炮灰,會立馬難產,一屍兩命,丈夫傷心過度,墜河去世,他們的四個兒子會為錦鯉女主發光發熱,燃燒自己,死狀凄慘安小芸怒了她撕極品、斗奇葩、考大學、養崽崽、護老公,遠離錦鯉女主一家,誓要將生活過得多姿多彩結果,她發現自己拿的竟是『團寵』劇本婆婆:兒子可以丟了,兒媳婦必須寵着!大兒:我去讀體校,拿補貼養媽!二兒:媽,你等我送你去國外學校念書三兒:媽,我賣水果茶供你讀大學啊四兒:媽,菜好吃嘛?我再給你做小女:媽媽,我給你編辮辮~安小芸:……當原錦鯉女主仍在想方設法吸取氣運時,安小芸全家已經走向巔峰展開

《麻了!四兒一女供我在七零讀大學》章節試讀:

犯罪了!?

李光英大驚失色,渾身都沒了力氣,癱成一團。

她被公安拖着往前走,臉上唰唰流下淚水。

「救救我……萍子,救救我啊……我都是為了幫你分家……」

黃萍的第一反應竟是猛搖頭否認,「沒有,沒有!我沒有讓你害大嫂!」

回過神,她從地上爬起來,着急走到方剛面前。

「大哥,大哥放過我媽吧,大嫂和好好不是沒事嗎?我……」

他話還沒說完,方剛冷厲的一眼已經看過來。

「如果我媳婦真的出事,你媽不會只是被公安抓。」

我會弄死你們。

從方剛的眼裡,黃萍看出此意思,她從骨子裡開始戰慄。

她慌張的後退兩步,再也說不出什麼話。

這時,方剛扭頭,看向呆怔的陳翠花。

「媽,照看好小芸,我晚點就回來。」

陳翠花點頭,「好,好!去吧!」

方剛扭頭,跟在架着李老太的公安身後離開。

黃萍也深一腳淺一腳的跟上去。

幾人身影消失後,看熱鬧的眾人從驚呆的狀態中回神,下意識議論。

「娘哎,陳嬸子,你親家這是要吃牢飯啊!」

「活該啊她是,竟然想在小安知青生孩子的時候害死她,要不是那天幾個孩子回來得快……」

——

與此同時。

方學、方農飛速跑進屋。

兩小孩小臉通紅,眼睛賊亮。

方農嘴快,張嘴就是報告。

「媽,爸報案了,三嬸她媽被公安叔叔捉走了!」

對早就知道方剛計劃的安小芸來說,這結果不震驚。

『留守』二人組卻高興得不行。

方大炮雙手抱胸:「強,不愧是我大炮的爸!」

方蛋蛋星星眼:「爸爸厲害,爸爸真牛,爸爸第一!」

很牛的爸爸方剛是下午五點多回來的。

他一進屋,灌一大口水,便對安小芸道。

「一進去她就主動交代罪行,確認故意傷害,我問過了,判一年以上三年以下,具體還沒定。」

安小芸鬆口氣。

這兩天晚上她做夢都是李老太想害死她的眼神。

方剛摸摸她頭髮,語氣意味深長。

「分家,也快了。」

六點,方家人下工。

陳翠花先一步回來,在廚房忙晚飯。

方剛把安小芸用過的碗筷放到廚房時,正好看見張大芳從屋裡出來,一見他,扭頭就想進去,卻被方剛叫住。

他聲音低沉微啞。

「二弟妹,你沒有哥哥,卻有兩個弟弟,對吧?」

張大芳臉色一下就僵住了啊。

她轉頭,睜大眼,「大哥,你什麼意思?」

方剛臉上的傷疤透出戾氣,深邃雙眸莫名森冷。

他扯起薄唇,「沒什麼,明天我去你娘家大隊,買幾個西瓜。」

?!

方剛去黃萍娘家的桃李大隊買蘋果,黃萍兩個哥哥腿斷了,他還把李老太送進牢里!

他要去她娘家大隊買西瓜!?

還問她兩弟弟?

這是威脅吧?是吧是吧?!

張大芳心情急轉直下,危機感達到頂級。

她扭頭衝著正屋的陳翠花大聲喊,「媽!分家!」

氣氛寂靜,陳翠花攥緊拳頭。

張大芳男人方二鐵跑過來拽她,着急得直罵。

「張大芳你是不是瘋了?這時候說什麼分家?你是不是不想過了?!」

話說到這一步,張大芳已經不想退步。

她梗着脖子,漲紅着臉,伸手指剛回來的黃萍。

「不是我不想過,是她!媽,大哥,鐵子,黃萍她媽都想害死大嫂了,大嫂和她怎麼可能過得到一起去啊!我也不想和這種女人天天碰面,必須分家!」

黃萍瘦弱的身體晃了晃,搖搖欲墜。

她可憐巴巴的看着陳翠花,「媽……」

陳翠花黑着臉,「為著兩個雞蛋,你們鬧騰成現在這樣,行,分家!」

陳翠花是有點風風火火的性格在身上的。

分家,說分就分,她立馬派出『得力小將』。

「方學,方農,去把大隊長找過來,主持我們分家!」

「好吶!」

兩娃跑得飛快。

事情到這一步,方二鐵方三銅才看出她的決心,有些傻眼,他們還想掙扎一下。

陳翠花直接一句話問住他們。

「不想離婚就分家!」

方二鐵方三銅:「……」

離婚是不可能離婚的。

方二鐵覺得張大芳壓根沒錯啊,都是黃萍鬧的事,惹大哥和媽生氣。

方三銅呢,則是覺得自個老婆黃萍也是無辜可憐人。

是丈母娘有大病。

而且娶媳婦費錢,他大哥又不會像十年前那樣幫他娶媳婦了……

陳翠花冷哼一聲,進院子。

「清點東西,分,今天就分得乾乾淨淨!」

——

半個小時後,方家的現有資產清理完。

大家齊聚堂屋。

陳翠花,張大芳方二鐵兩口子,黃萍方三銅,方剛高大身軀靠在門口。

除此之外,還有青山大隊的大隊長劉有良和婦聯主任馬秀芹。

氣氛已經很僵硬,劉有良和馬秀芹對視一眼,輕咳一聲。

前者問,「陳嬸子,你確定要分家嗎?」

陳翠花瞟着張大芳和黃萍。

「她們為著兩顆雞蛋,差點害着小芸,大隊長,再不分我怕老婆子我都要死在兩顆蛋上!」

這還能說啥?

直接說條件吧。

陳翠花利索道。

「屋子都跟眼前擺着,維持不動,一房兩間,我一間,我跟大房過,所以廚房院子茅廁都歸大房,你們兩房自己修好前可以一起用,

老四方勺住縣城,就不分家裡的房子。」

這一點明擺的事,大家都沒意見。

第二說養老。

「我跟大房,你們兩房和老四一年給我五十斤糧食,八十斤粗糧。」

不算多,二三房也沒說什麼。

第三就是分錢、現有糧和票。

陳翠花把疊得整整齊齊的錢和票放在桌上時,屋內人除方剛外,眉毛都是狠狠一跳。

張大芳眼睛綠油油的。

黃萍和她男人方三銅忍不住站直了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