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媽咪帶球跑:帝少狠狠愛
媽咪帶球跑:帝少狠狠愛 連載中

媽咪帶球跑:帝少狠狠愛

來源:google 作者:豬興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庭爵 時小滿 現代言情

【霸道總裁+甜寵+萌寶】五年前,那一夜慘遭閨蜜算計,惹到M國最尊貴的男人,事後,家破人亡,慘遭未婚夫拋棄,閨蜜得意洋洋的笑容深深刺痛了我的眼,走投無路只能異走他鄉,逃到z國......五年後,M國國際機場,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一個呆萌小孩子坐在行李箱上,旁邊的女人,戴着墨鏡,高冷又有氣質,路人紛紛回頭....我時小滿回來了展開

《媽咪帶球跑:帝少狠狠愛》章節試讀:

皇家一號

廁所間內,時小滿只覺得身體在不斷的發熱,難受,腦子裡迅速回憶中,今天是他們大學畢業聚會

也就只喝了唐初的遞過來的飲料…

「糟了,是那杯飲料..該死的」現在的她只想快點回去,

廁所門口,

」喪彪哥,就是她「喪彪身後的小弟色迷迷的說著

「小寶貝,長的真漂亮啊,跟爺走唄,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一個長得虎頭虎腦油膩膩的胖子笑嘻嘻的說道

他就是喪彪,小混混的頭頭

時小滿警戒的眼神,緩緩的說道:「不用了,我有未婚夫了。」轉身就想走,

「別啊,,小寶貝,」說著便將手伸向時小滿,

時小滿見狀不對,對他下面抬腿使勁踢了一腳,「疼…..疼…疼,」

喪彪疼的彎下了腰,後面的小弟緊張的說「大哥,你沒事吧,」「大哥,你還好吧。」

時小滿趕緊趁機轉頭就走,她跌跌撞撞的扶着牆跑着,

身後傳來壯漢追過來的聲音「別跑!臭娘們,老子今天一定要抓到你!敢踢老子,你怕是活膩歪了!」

她聽見他們的腳步聲逐漸靠近,趕緊推開身旁的包間門就躲了進去A888,此時,角落一雙陰沉的眼眸,在盯着她,

「死丫頭,跑到哪裡去了,他奶/奶的,怎麼找不到人」喪彪氣憤的說著,

「接着給老子找!」身後的小弟唯唯諾諾的說道:「大哥,我們不能再往前去了,前面的包間我們惹不起啊…」

喪彪似乎也有所忌憚的說道:」應該不會這麼巧吧,說不定沒人呢,找,放心的找,」

他們一件一件地推開門尋找,時小滿害怕的躲在門口聽着聲響,

突然,後面一個男人戲謔的說」哪來的服務員,好大的膽子,帝少的包間都敢亂闖,經理沒教你們規矩嗎?」

歷雲錦嘴角有一抹不經意的笑,這個場景讓時小滿看呆了,不知所措,由於藥性的緣故,臉頰染起緋紅,

本就美的天生麗質,在燈光下的照射下顯得更楚楚動人,張了張櫻桃小嘴,不知道該怎麼說,

遠處那個陰沉的雙眸變得更加深邃,手中緩緩搖晃着酒杯,緊閉雙唇,不知在想些什麼,

時小滿聽見外面的腳步聲越逼越近,越來越不知所措,邁開腳步跌跌撞撞的在喪彪推開門瞬間,急忙跑向沙發上坐下,

也不顧身邊男人的驚愕,楚眠,歷雲錦,顧湘南三人互相對視着眼神,彷彿在訴說著

」這是什麼情況「,」完了,這女的肯定要被丟出去了「」哎,可惜了「

時小滿依偎到靠在在夜庭爵懷中,夜庭爵眯起了眼眸,深不可測,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慢慢的由於藥性的發作,時小滿的眼神逐漸模糊,依靠在身旁的男人,

這是喪彪推開了門,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眼睛,Z國四少,他可是一個也得罪不起啊,頓時腿有點發軟。

楚眠不悅地說道:」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一個闖進來,看來皇家一號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啊」

喪彪見事情不對 急忙說道「不敢不敢,今天小的再找一個婊/子,要是知道幾位少爺在,那是給我幾個膽子也是不敢的」

喪彪說的話都結巴。 夜庭爵皺了皺眉「那還不快滾?」男人摟着時小滿肩膀的手收緊了些,

喪彪趕緊點頭哈腰的陪着笑臉說:「是是是,馬上就走」可身後的小弟插了句:「可是… ”

”嗯?」夜庭爵一臉不爽 喪彪見狀生怕大禍臨頭,惹誰也不能惹這幾位爺啊,趕緊催促道

「可是什麼可是,快走」好似再不走命就留在這了,只能陪着笑臉灰溜溜的走出去,

時小滿紅撲撲的小臉難受的皺在一起,男人見狀這樣也大概明白什麼事,「小東西,」充滿磁性的聲音,環繞在時小滿耳邊

便攔腰抱起時小滿往外面走去,留下三人三臉懵逼,

沒有得逞的喪彪更加氣憤,小弟不解的的說道「大哥,那娘們肯定在裏面,咱們怎麼不把她抓出來啊!」

喪彪看着蠢笨的手下,脫口大罵「你想老子早點死是不是,他們是什麼人M國四少,老子/他/媽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走走走,大哥咱們繼續喝酒去,別壞了好心情」喪彪若有所思「先走吧」

轉角,一位穿着暴露,臉上化着濃妝艷抹的妝容的女人低聲問着喪彪「事情辦得怎麼樣?」

喪彪有些為難的樣子,支支吾吾的「事…沒…沒辦成,讓那個娘們兒跑了。」

女人臉部瞬間扭曲,將手中的包重重砸向地上,憤怒地說道

「你們這群廢物!這麼點小事都干不好,還能幹什麼事!我可是給了你十萬定金,你就回了我句沒辦好?既然這樣,尾款你也別想拿到!」

說完唐初便踩着高跟,扭着細腰走了,留下喪彪在那邊罵街「媽/的,今天真他/媽倒霉!」

唐初回到了包間內,大家都放鬆了起來,沈安也喝了不少酒,頭也開始暈了起來,

沈安不解的問唐初 ”暖暖上廁所怎麼這麼長時間,怎麼還不回來,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唐初眼神閃了一下便說道: ”暖暖啊,她說他有點累了,就先回去了,」沈安鬆了一口氣「那就行」

「我們繼續喝吧」唐初笑眯眯的遞給沈安一杯酒,「好」沈安一口答應 似乎剛剛的擔心只是個小插曲

另一邊,夜庭爵將時小滿抱進車裡「李叔,回梨園。」李叔欲言又止,還是回了梨園

梨園內,夜庭爵把時小滿抱了進去,抱進了了二樓的卧室里,留下管家王嫂和李叔在那大眼瞪小眼

王嫂喜笑顏開的說道「哎呀,少爺這是開竅了呀,怕不是要有少夫人了哦,哈哈哈哈..」

房內,夜庭爵看着不安分的時小滿,邪魅的說道 ”別動,先擦擦臉,女人,都變成小花貓了」

夜庭爵輕輕撫摸着她的臉,看着紅潤的唇,吻了上去,

「可真是個的小妖精」嘴角掛着一抹笑意。

這一夜,翻雲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