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蠻歌記
蠻歌記 連載中

蠻歌記

來源:google 作者:九世天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洛 金翎鷹

看少年如何帶着被種下了禁制的神族,打破詛咒,滅殺仇敵,重現昔日的輝煌……修蠻術,煉體魄通氣血,化神通不滅凌雲志,可主宰未來此行蠻荒一世間,曲斷歌盡人未眠……展開

《蠻歌記》章節試讀:

「白明、白安你們修鍊得可以呀,現在你們在一起打鬥的程度很明顯是讓自身得到了很有效的鍛煉。之前跟你們兩個人相互比起來,簡直是換了一個人了。當然了,我也是在這麼長時間之內恢復過來了。」

白洛在跟白明和白安兩個人分別打鬥完之後,能夠感受到他們肉身之力的增長,而且本來白明和白安他們修鍊的速度根本不慢,原先他們的修鍊意志就是要比白洛強,而且他們是真正的達到了換血境的層次,對於自身的氣血之力凝聚起來也是非常地隨心所欲,在諸多氣血彙集的時候和氣血分散開來,他們對於自身的控制掌握的比白洛要好得多。

白洛則是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能讓自身獲得一個修鍊,然後才可以形成身體之外的內強烈的氣血之力。逐漸地將這股氣血之力給匯聚起來之後,從而形成強大的氣血之力,然後達到換血境。

所以同樣是修鍊,他們之間的差距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得出來,儘管白洛也是想着如何才能夠讓自身快速的習慣對身體中的氣血力量的調用,從而達到融會貫通的層次,當然了也是為下一個境界做準備的。

因為只有先將自身的氣血先聚集出來,諸多的氣血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然後才可能做到融會貫通的程度,最後融合起來,對於修鍊圖騰而言,那才是非常有效果的一種做法。

「都怎麼了?你們怎麼都變得這樣瘋狂地修鍊了?尤其是白洛,你現在都修鍊得很不錯的樣子。」

一個背上扛着狼牙棒,臉上還沾着許些獸血的少年也就是露出驚訝和疑惑的表情。

「你們幾個人光在這裡修鍊,都不告訴我們一聲,太不夠意思了,還說是從小長大的呢,還有白洛,你不是之前就說過,你根本就不願意參加修鍊的嗎?」

這樣的聲音傳來的時候,也是有着幾個人扛着獵物從部落的外面出現在武訓場。

「黑山大部的那幾個人,給他們帶來的刺激還真的不小呢!若不是黑山部落的這番行為,恐怕此刻的情景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白清兒也就是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黑山大部?跟黑山大部有什麼關係?」白勇滿是疑惑的開口問道。白勇倒是顯得一頭霧水,在大荒之內狩獵時間也是很漫長,幾個月都是很正常的事。小型部落的悲哀就在於此處,因為受到大部落的庇護,需要為大部落提供一些修行的資源。

見到白勇跟白可兩個人都是問到了這問題的時候,同樣的也是有一個壯年看着他們幾個孩童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感覺到有些好笑。同樣,但更多的是比較讚賞這種行為的,在他們看來只要不斷的修鍊,那對於整個部落而言就是在壯大部落的實力。

「鐵根叔,你就別拿我們來開玩笑了。」看着自己身邊的這碩壯的大漢,他就是血殺隊的成員之一,臉上雖然是掛着一道傷疤,但是此刻的他看起來也並不是那麼的嚴肅。在眾人都顯得比較疑惑的時候,白清兒也就是簡單的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解釋清楚。

或許都是天生的性格原因,因為平時鐵根跟他們這群孩童之間的相處關係,就是非常不錯的,更何況現在的白洛、白安和白明他們都是積極向上的,壯大了自身的實力,對於他而言更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了。

此刻也是一群少年聚在了一起,這算是白河部落的下一代人了。儘管如此,白勇跟白可能夠很清楚地感覺自己的這些朋友發生一些變化,積極的修鍊肯定是他們想樂意看見的,但是現在他們一起修鍊的話,什麼時候可以達到很好的配合程度。

而且他們的修鍊速度都很快,幾乎也要達到換血境了,在白河部落的訓練場上,不僅僅有那些已經達到換血境的血殺小隊的成員,也有不同的族人,儘管部落之中也是有些人根本不修鍊,但是生活在大荒之中,他們的力量和速度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較的。

「白勇?白可?你們去森林之中獵殺任務完成了嗎?」差不多又是十幾個人的小隊,但是這些小隊裏面的人可不就是百合部落另外的一批精壯的少年們嗎?

他們之前的修為就差不多達到換血境了,然後去森林之中獵殺。

獵殺小隊,他們存在的任務就是為了替白河部落給黑山大部交齊保護費的存在。

當然,他們主要的任務是打獵,如果在大荒之中可以尋到什麼秘寶的話,也是主要由於獵殺小隊去探尋秘寶,然後將它收集到部落之中。

這個小隊剛剛好是十個人,領頭的實力也是在白河部落排得上號的,本來阿公實力最強,其次就是白虎,白虎是這一帶實力最強之人,除去阿公之外,他帶着六個少年進入森林中廝殺,可不就是為了將他們培養成為白河部落下一代的中堅力量嗎?

三位成年人早就是融血的實力,剩下的六個人。白洛跟他們也是非常的熟絡,只不過他們年紀也還是有一點小小的差距,但現在他們看起來都可以,收放自如地成為了換血境的實力,現在看來白河部落差不多將有着將近十五個人的換血境實力,對於現在白河部落而言,可算是實力壯大了不少,當白勇和白可他們聽說了黑山大部的這些事情之後,自然的心頭也是滿是震怒,甚至脾氣有些暴躁。

白勇都想現在直接去將黑快和黑樂,好好的教訓一頓,之前他們去了森林的深處打獵,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事情的發生。

然而黑快、黑樂,卻是由着族長白翼帶着在大荒的周邊去尋找一些獵物,目的呢,也很簡單,就是為了湊足這一次交給黑山大部的守護費,多了兩個換血境的戰力,他們也可以收穫更多的食物和資源為白河部落的繼續發展。做好一些準備和資源的存儲。

「好,這一次我們打擂也收穫了不少東西,交給黑山大部的守護費也足夠了,實在不行,那一隻山牛就交給他們吧。」

白勇也就是就這樣開口,畢竟這一次他們的收穫還是不錯的。一方面是可以交夠守護費,然後另外一方面,可不就是他們白河部落的資源不稀缺嗎?

至於下一次恐怕會有更多的人進入狩獵隊,而且白洛、白明和白安他們三個最起碼都可以也就是成為現今的戰力,歷練他們的實力。

「也不知道這一次黑山大部會派什麼樣的人來收取保護費,到時候我們得給跟他們說道說道這件事情,不然的話還真的以為我白河部落無人了。」

此刻的白勇表現得最為激烈,他已經達到了換血境,甚至只要再差一點就可以成為搬血境的高手,在換血境之中,他這樣實力的確實很少見,尤其在整個白河部落之內,等到融血境之後,便是可以修鍊圖騰了。

換血境到搬血境是一種量的提升,但是從搬血境到凝血境卻是質的改變,如果在融血境的時候,自身的氣血之力十分壯大的話,還可以修行白河部落特殊的修行之法,多年來在整個部落之內,只有阿公一人曾修習過其中的氣血秘法。所以才會那麼強大的!

修鍊出圖騰,這才是他們的目標,儘管這麼多年來白河部落,依舊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將圖騰給修鍊出來,但是白洛相信這種局面肯定會被打破,一定會有人帶領着白河部落繼續向前的。

「我覺得不管是什麼人來,我們該說道理的地方就說道理,如果他們不講道理的話,那我們白河部落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最好。」

說出這番話的人可不就是白可嗎?他跟白勇的性格差不多,都是嫉惡如仇,眼裡容不得一點沙子,如果真的將他們惹怒的話,沒有什麼是他們不敢幹的。

「你們現在着急這個幹嘛?反正到時候該來的總會來,該見到的人我們也總會見到的,自然而然等着就好。」

白洛彷彿是作為一個智多星的角色,顯得比較淡然,他倒是想知道這一次究竟是什麼人了,同樣的也可以讓他見識一下黑山大部究竟有什麼樣的氣勢和實力。

五天的時間也是過得很快,白河部落交守護費的日期很快就到來了,自然的,對於他們而言,會感覺到很不舒適畢竟之前這兩個黑山部落的人在自己部落如此的囂張跋扈,那種尤其是那種盛氣凌人的狀態讓人難以接受。

而這一天阿公白殤,族長白翼他們都準備得非常嚴肅,把這件事情看得很重要,原因也很簡單,若沒有黑山大部發生之前的那些不愉快和不衝動的事情,恐怕他們也不會這麼去做,但是現在看來的話,這件事情有必要去做,那他們也就是會按部就班的,讓黑山大部給他們一個解釋,同樣他們也會向黑山部落解釋的,畢竟在部落聯盟中件事情逐漸地變得火熱起來。

「少族長?」黑快和黑樂,他們兩個看見此次黑山大部帶人來的,可不就是他們的少族長嗎?後面跟着兩位長老,那兩位長老的實力都達到了玄武境,可以在大荒黑山部落的範圍之內,保護好黑山的安危。

而他們兩個人的所作所為可不就是為了這個少族長着想的嘛,現在看來的話,兩人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