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滿級夫君帶我從種田開始升級
滿級夫君帶我從種田開始升級 連載中

滿級夫君帶我從種田開始升級

來源:google 作者:白毛不是白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丁一程 古代言情 李梨

一個穿越進了自己開發的遊戲中,循環兩次都沒通關一個莫名奇妙被強制穿越來這個世界,沒空間,沒系統,沒金手指,就連銀子也沒有……兩個大冤種,只能相互抱大腿了他出銀子,她出力,一起開荒新地圖!展開

《滿級夫君帶我從種田開始升級》章節試讀:

李梨倒是把丁一程給忘了,他既然在家裡洗澡,自然也是能聽到一些的。

李梨前去開了門,沒想到來的不僅僅是丁一程一人,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

「李梨,這是丁家的族長。這位是里正。」丁一程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身邊兩旁的人。

李梨有些吃驚,她以為丁一程還在家裡洗澡,怎麼忽然就把族長和里正請了過來。但吃驚歸吃驚,她還沒忘記行了個萬福的禮。

劉氏也看到了族長,立刻收了聲,想要站起來又怕卷了面子,只得硬着頭皮坐在地上,繼續哭訴:「族長……里正……你們可得為老婆子做主啊!這兩個媳婦竟然動手打我這個婆婆,我可不活了。」

李梨皺眉,礙於里正和族長也不好先做辯解,只閃了身讓他們一行人先進來。又緊忙關上了門,把外面企圖看熱鬧的人的視線隔開。

「成什麼體統!還不快起來。」族長看着同樣坐在地上的丁潔惡狠狠的對着劉氏罵道:「短眼睛的婦人,看看好好的閨女被你教成了什麼樣子!還沒嫁人倒是學會來嫂子門前撒潑了!」

「分明是這個瘋子打我,你別老糊塗了。」丁潔仍是不服氣,指着李梨惡狠狠的告狀。說著還露出來被李梨肘擊的半邊臉。眼眶周圍一片青紫,夜幕下也着實顯得駭人。

「這……」族長一怔,還未開口詢問就見李梨上前施禮道:「族長大人,這確實是我打的。」

「族長,是小姑先動的手,她拽着弟妹的頭髮,弟妹無奈掙扎中不小心打到的。」徐氏連忙為李梨解釋。

李梨感激的看了一眼徐氏。

「放屁,分明是你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人。」劉氏見兩個人擰成一股繩的樣子,十分害怕丁潔會吃虧,連忙出聲幫襯道。

丁一程聽到李梨說丁潔那個樣子是她打的,有些想笑,沒想到這女人下手還挺黑,又聽說是丁潔先動的手臉又不受控制的黑了起來,冷冷的看着劉氏和丁潔,說道:「母親你是在現場?看到了不是丁潔先手傷人?」

劉氏一時語塞,她過來的時候丁潔已經坐在地上了,她哪裡知道是誰先動的手。她正要再開口,又被丁一程打斷:「就算不是丁潔先動的手,她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夜闖長嫂門院出言不遜,辱人清白,詆毀長嫂名節,這一條條哪裡襯不上一頓毒打。同樣身為嫂子,我倒是覺得李梨打輕了,若是我少不得二三十鞭,以正門風。」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劉氏立刻,連滾帶爬的向著丁一程沖了過來。「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養你這麼大,是讓你吃裡扒外的。」

丁一程倒是不躲,只是把李梨往身後藏了藏。一臉陰沉的看着劉氏道:「我記得我們早就恩義兩絕了。」說著,把就是揮過來的手掌穩穩的接住,又十分嫌棄的甩開。

兩邊鬧成這個樣子,里正最終看不過去開了口:「丁嫂子,大程這些年對你如何我們可都是看着的,你這麼說他可是過分了。你家現在住的房子,地皮是大程買的,房子是大程蓋的,屋裡屋外都是大程的,現在都被你佔著,大程也都說過半句。」

族長也跟着幫腔道:「我記得,當初是你要房子不要兒子,怎麼又說大程忘恩負義呢?」

劉氏答不上來話,只在那杵着。族長又看了看道:「丁潔,你大晚上的到底來做什麼?」

「我家丟了幾隻小鵝崽,我懷疑讓她偷了,就打發丁潔讓她來看看。」劉氏怕丁潔再說出什麼,丁一程就真的拉她去見官,連忙先開口。

「就是,我問李嬸子了,她根本沒去抓鵝崽,她家裡又怎麼會有,分明是偷的!」

說到這裡,算是全明白了。丁潔來這裡是真的奔着鵝崽來的,但是被發現後又惡人先告狀,污衊徐氏有男人。

李梨是理順了,里正和族長倒是還沒反應過來。

「找鵝就找,平白欺辱你嫂子做什麼?」族長又瞪了一眼丁潔,卻回頭對徐氏客氣的說道:「孩子,你來說。」

徐氏又行了禮,不疾不徐的開口道:「我不知道小姑是來找小鵝的,我聽到院外有動靜就出來了,小姑就一口咬定我房裡藏了男人,上前來搜。弟妹怕也是聽了動靜過來,替我說了幾句話就挨了打,後來婆婆又來了,吵了幾句,接下來大程就帶你們過來了。」

「那你為什麼說你嫂子屋裡有男人?」族長問丁潔。

丁潔看了眼徐氏,道:「她衣衫不整的從屋裏面出來,不是在偷男人,還能在做什麼?」

「衣衫不整?」李梨冷笑一聲,插嘴道:「你翻牆翻院的跑到人家來,還想要人家衣冠整潔的歡迎你不成?我看你也不是來找鵝的,你是來偷的吧!」

丁潔擰着眉頭,要不是有族長和里正在,怕是又要上前動手了。

「你說你們丟了鵝崽可有證據?自己孵的鵝還是買的崽?孵鵝的蛋哪裡來的?總得有個人證。」丁一程不想再糾纏下去了,只對着劉氏道:「大嫂她是沒有買鵝,鵝是我和李梨給的。這個可以找李嬸子問一下,鵝是我和李梨買的。」

說完看向里正道:「趙里正,這事還得麻煩你。」

里正擺了擺手道:「不麻煩不麻煩。丁嫂子,你的鵝在哪兒來的?」

劉氏半天憋不出一句話,她哪裡有鵝,本來就是閑扯的謊,要是較真起來,她依然是理虧。

「我……我的鵝,是我自己孵出來的,蛋是在河邊撿的。」

「那就是沒有證人了。」里正道:「丁嫂子,別是你家壓根沒有鵝,信口胡謅來訛詐的吧!」

里正這話卻是說到了點子上。

「她趙叔,你可別胡說,我家沒鵝我找什麼鵝?肯定是有的!」

李梨翻了個白眼,不客氣的戳穿她,說道:「哦,那你撿了幾個蛋?孵了幾隻鵝?什麼時候孵出來的?公母有多少只?」

劉氏愣住了,張了半天嘴卻一個問題也沒回答上來。

「我忘記了,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