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級狂撩:瘋批殘疾老公又凶又奶
滿級狂撩:瘋批殘疾老公又凶又奶 連載中

滿級狂撩:瘋批殘疾老公又凶又奶

來源:google 作者:玉米粒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以寧 江北沉 現代言情

【雙潔+甜寵+虐渣】雙親去世,寄人籬下,被逼替嫁給殘廢還有隱疾的老公慕以寧做好守活寡的準備結果,傳聞脾氣暴躁,動不動要打要殺的男人,將她狂寵上天!眾名媛酸:殘廢配醜女,有什麼好得意!隔日,男人站起來的消息傳遍整個京市再隔日,慕以寧沒有任何疤痕的絕世美貌被人拍到……就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是俊男配美女時,江家大少奶奶懷孕上了熱搜!慕以寧扶着孕肚不敢置信:「老公,你不是廢的嘛?」男人摟住她,「我廢不廢你不是最清楚?」展開

《滿級狂撩:瘋批殘疾老公又凶又奶》章節試讀:

「沉少爺!」

空氣好似都因為江北沉的突然出現,變得凝固。

「北沉?!」江遠峰很意外,「你怎麼回來了?」

陳曼麗也沒想到江北沉會突然回來。

剛剛囂張的氣焰,因為接觸到江北沉渾身瀰漫的冷寒,有些發毛。

江北沉沒回答江遠峰的話。

他那沒有焦點,虛幻的視線漠然划過全場。

最後,落在了慕以寧的方向。

明明,他什麼表情都沒有,因為視力障礙也看不清什麼?

但是,張海卻好像臉被刀子划過一樣。

心中一驚。

手,重重抓着慕以寧胳膊的手下意識鬆開了。

慕以寧摸着自己被攥疼的胳膊,抿着嘴角,看着江北沉。

這個人……就是傳說的江北沉?!

男人俊臉如雕似刻,渾身上下透着生人勿進的沉戾到冷漠地氣息。

明明坐在輪椅上。

也沒什麼視力……

卻不會讓人覺得他很弱。

莫名地,透着凌厲下的霸氣。

「哥,你怎麼今天回來了?」江燁臉上堆了虛偽的笑上前,「不是說你過兩天才能回來嗎?」

江北沉好似聽聲辨位一樣,視線划過江燁。

但也只是一眼,又落在了慕以寧身上。

沒有得到江北沉的回應,江燁顯得有些尷尬,心裏有不爽。

一個廢物,不就仗着他媽留在爺爺手上的江氏股份?

哼!

我倒要看看,你這廢物能囂張多久?!

「北沉,你提前回來怎麼不說一聲?」江遠峰詢問。

江北沉沒回答,依舊看着慕以寧。

所有人心裏有些打鼓。

之前,江老爺子有給江北沉說過娶慕家女兒的事。

江北沉雖然沒有反對,但也沒有同意。

現在……

江遠峰給陳曼麗遞了個眼色。

陳曼麗心中不滿江北沉對自己兒子態度,但臉上還是掛着虛偽的笑。

「北沉啊,她就是之前爸和你提的慕家女兒,慕如初。」

「原本想着,等你回來了再讓人能進門的……」

「但你也知道,爸之前是找人算過的,昨天是如初進門的好日子。」

「想着你又不在家,但又不能拖了吉日。」

「就讓如初先進門了……」

陳曼麗笑容滿面,走到慕以寧身邊,含笑看着她。

眼底,明顯有着警告。

她可是知道這人不是慕如初,而是慕以寧的。

不管那個算命的算的真不真?

如果真的慕如初嫁過來,能讓江北沉好起來,豈不是擋了小燁的路?

哼!

正好,醜女配殘廢。

反正江北沉視力障礙,也看不清……

她只擔心慕以寧臉上的傷疤痕迹,別江北沉摸到了,發脾氣。

慕以寧輕抿了下嘴角。

現在,大伯拿捏着弟弟的病。

她還能如何?

江北沉示意了下秦風。

秦風已然推着輪椅,往慕以寧那邊而去……

所有人視線,隨着他在移動,大氣兒都不敢喘。

有人還下意識的看看慕以寧。

思忖着,江北沉能不能看清她臉上的疤痕?

「北沉啊……」

「滾!」

陳曼麗見江北沉快要到跟前,含笑剛剛想說什麼,被他冷寒,毫不留情面的一個字打斷。

陳曼麗臉色有些掛不住。

但還是忍下了。

她退開幾步,到了江遠峰身邊,將不滿,用一個眼神表達給了他。

江北沉在還有五六步就到慕以寧跟前時示意停下。

他就這樣淡淡地看着慕以寧,不說話。

空氣里,好似瀰漫了肅殺的氣息。

慕以寧有些局促不安,手攥了攥衣服。

江燁朝着陳曼麗遞了個眼色。

陳曼麗只能開口,「北沉,如初第一天來江家,你這樣會讓她不自在。」

這時,江政堂聽說江北沉突然回來了,也從樓上下來。

「北沉……」

「沒知會你一聲,就讓人先進來了。」

「你身邊也就秦風一個人,就當屋子裡留給照顧你的人。」

意思很明顯。

說是娶回來的,其實就當個傭人就行了。

江北沉微微側頭,睨了眼江政堂的方向,又收回視線看向慕以寧。

「過來……」

淡淡地兩個字,透着不容置喙下的霸氣。

慕以寧沒動,嘴角緊緊抿着。

也不知道是男人太過冷漠,還是此刻空氣里瀰漫的壓抑。

她有些害怕。

「慕慕,過來!」

江北沉再次開口。

江燁和陳曼麗互視一眼。

江北沉看不清慕以寧的臉他們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意外,他沒喊「慕如初」或者「如初」一類的。

竟然喊的是「慕慕」。

慕以寧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氣氛有些尷尬下的詭異。

「如初,北沉在喊你過去,沒聽到嗎?」江政堂有些不滿的開口。

慕以寧看看江政堂沉着的臉,暗暗吞咽了下。

有些緊張地,緩緩走向江北沉。

所有人視線隨着慕以寧而動……

慕以寧到了江北沉跟前,她半蹲了身體,用一種能和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平視的姿態。

秦風有些意外慕以寧的動作。

那是下意識,對坐輪椅人的尊重。

江北沉沒有焦距的視線深處,也是划過一抹薄薄的笑意。

「那個,我……」

慕以寧不知道要說什麼?

江北沉抬手,好似因為看不清,所以想要摸摸慕以寧的臉。

所有人屏住呼吸。

生怕江北沉一下子就摸到了慕以寧的傷疤,會大發雷霆。

慕以寧身體也僵住,微垂了眸子。

女孩子都是愛漂亮的。

她原本長得也很漂亮……

如果,沒有因為江燁那次的意外!

江北沉的手沒摸到那傷疤,也不知道是不是意外,落在被扇了巴掌,有明顯紅印的地方。

輕輕地碰觸,讓人能感覺到,卻又好似感覺不到。

慕以寧在被碰觸時,本能抬眸,看着俊逸的男人。

男人的視線,依舊是那種沒有焦距的……

「剛剛,在幹什麼?」

江北沉聲音輕緩,沒有溫度的問。

「剛剛……」

慕以寧餘光瞥見陳曼麗的警告。

「北沉啊,剛剛……」

「閉嘴!」江北沉陡然看向陳曼麗那邊,「我在問慕慕!」

陳曼麗暗暗咬牙切齒,有氣不敢發。

「說,剛剛發生了什麼?」江北沉再次問慕以寧。

「沒,沒事!」慕以寧心驚,「就是……過來敬茶。」

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男人聲音明明很輕,也沒有什麼情緒。

可她莫名感覺到了沉戾的氣息。

就在大家都拎着神時……

就聽江北沉冷漠開口。

「秦風,先去把張海的人手給折了……我女人,也是別人隨便可以碰的?」

《滿級狂撩:瘋批殘疾老公又凶又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