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滿樓花掌柜
滿樓花掌柜 連載中

滿樓花掌柜

來源:外網 作者:花開夢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花開夢海 都市言情

被女神拋棄,救落水狗,卻不料淹死。死於非命的他醒來的時候卻發現他穿越到了古代,經營着一家客棧。想着可以安心過日,娶個貌美如花的老婆,生幾個胖娃娃,卻一次次的飛來橫禍!最後竟然被短袖男子給吃了個乾淨!重新結果如何,倒往後看。什麼血洗家門,什麼陰謀詭計,活得還不如現世來得輕鬆!新浪微博:花入殊途展開

《滿樓花掌柜》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幾位客官,你們今兒是打尖兒還是投宿呢?」

「給我上壺酒,上點上好的酒菜,記住不能夠放蔥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鳶凌上前擋住了一身汗臭味的小二,對着他冷冰冰的說道。

小二一看這姑娘一臉的寒冷,一下就被嚇到了,退了個身說道:「幾位這邊請,這邊請!」

單臨淵無奈的笑了笑,跟着小二前去,坐在了位置上。

花青衣滿意的看着已經坐滿了的客棧,移步來到櫃檯前對着滿臉不情願的寧遠人有些吩咐的口吻說道:「這酒水今天就算是免費的,他們要多少就儘管上。」就在前幾日的時候花青衣拿過了寧遠人的賬簿,花了半天的時間他算是算清楚了他現在身上的財物真是客觀,這讓花青衣一下就張大了嘴半天都合不攏。

區區這些酒水算什麼?哈哈哈哈,以後我還得賺更多的錢!看來這一遭來得真是妙極了!

花青衣在那裡笑得讓人覺得有些生冷,這個寧遠人更是變了臉色,臉一下就鐵青得不樂意。「可是,這些—這些可不是小數目啊——」說著就哭喪着臉低着頭手指快速的推送算盤,越是往下算臉色越是不好。只見他家正主兒完全沒有疼惜的樣子,他也只有嘆了一口氣默默的看着銀子嘩啦啦的往外送去。

花青衣跟寧遠人交代好了之後轉身就看見了高冷正站在門口雙手抱着一把劍面無表情冷冰冰的看着他,在花青衣注意到的時候他又馬上就轉過頭不再他看,一尊沒有表情的佛像一樣的人站在那裡,明顯的感覺到了寒冷向著花青衣襲來。

高冷,高冷,果然人如其名!看來這貨還真是不是好糊弄的主,可是這又如何,現在我可是當家的,還不得我說了算!

一路回擋了在座所謂好意的祝福,花青衣來到高冷的面前,左手拖着右手,右手拖着下巴眯着眼看着高冷。高冷被花青衣這麼一看就覺得不自在了,輕咳了下側過身不再面對着花青衣。

如果是以前,花青衣絕對不會這樣性情大轉的去看着他,反而發現如果有人看着他他一定會紅着臉顯得不自在的,可是如今這人完全就讓人覺得有些陌生,而且總是感覺這個花青衣不再是花青衣,好像是別人。

甩開了這個雜亂的念頭,高冷用眼角餘光觀察着看花青衣這是要鬧哪樣,卻不知道花青衣挑了挑眉然後左右看了看,看到帘子後的庭院一下就亮了眼眸。

哈哈,有辦法了!

高冷這樣相當不融洽的樣子擺在這裡客人肯定都嚇壞了,這樣還怎麼做好生意?

這樣一想花青衣提步來到庭院內,找到了放在一旁的一把掃帚,興沖沖的又來到了高冷麵前遞給他說道:「你這個樣子怪嚇人的,現在就給我將這劍放下,拿着這個去幫忙招呼!」說完也不去看高冷那扭曲的臉轉身指着滿座的客棧繼續說道:「你看這忙活的,而你冷酷的站在這裡望着他們吃,這樣會嚇走客人的!長得這樣帥氣的臉,不如就去幫忙着打理下,增加下人們心中的好感度!」

這花青衣倒是說得頭頭是道,可是這高冷卻聽的雲里霧裡。寒氣一下就逼近了花青衣,高冷並沒有打算要接過這個掃帚的樣子。

花青衣也不生氣,放下掃帚對着高冷笑着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在這裡的所有的消費似乎都是我供給的。」他自然是知道要去了解下這裡的人,從而知道這個高冷似乎一直都是跟着他來得,而且貌似有些不情願的樣子,撇開這些不說,他生活在這裡還是他供給的。既然生活在他的屋檐下,哪裡有不幫着做生意的道理?

高冷麵部抽搐了下,手中握着的劍本能的握得更緊,片刻後繞過花青衣冷哼一聲甩袖離開,從他冰冷的臉色中可以得知,如果他的忍耐不過,剛才他已經要拔劍了吧。

「 酒菜來咯~」小二不一會就端着幾道菜來到了單臨淵的桌子上,放下酒菜還介紹到:「我看幾位也是遠道而來的富貴人家,今兒上的酒都是我們掌柜的免費的,這酒名為『桃花醉』,可是我們石花鎮有名的酒,錯過了可就沒有機會了!今兒可算是有福了!」

說了這麼多,鳶凌有些不爽氣的瞪了他一眼,告訴他識趣點,單臨淵緩緩道:「鳶凌。」鳶凌嘟着嘴也不敢說什麼,一下就從荷包中倒出一顆銀子丟給小二。「別再這裡煩了。」

「謝謝客官,謝謝客官!」只要有銀子,受點氣算什麼?可以跟別的過意不去,可是千萬不能夠跟銀子過意不去啊!小二拿着銀子樂呵的走開了。

倒上了一杯桃花醉,單臨淵湊近深深的聞了一下,頓時覺得一股香味沁人心脾。淺淺的嘗上一口,清新口純讓人意想不到的覺得美妙。

「哈哈,果然好酒!」單臨淵放下酒杯,有些意味難尋的感覺。看着鳶凌正襟危坐的在那裡,輕輕笑道:「平日看你也是喝酒的人,今日怎麼不喝?這酒可是好酒,不好好的嘗嘗那可就是可惜了!」說著就給鳶凌斟上了一杯。

鳶凌臉色有些為難的看着這杯酒,繼而說道:「公子,鳶凌不好酒,今日要好好保護公子,更是不能夠喝酒的!」

「今日出來玩,就不用這般拘束了,好生自在才是。」

鳶凌點點頭,小小的嘗了一口桃花醉,本是冰冷的臉一下變得有些不自在,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單臨淵見她這般只有笑了笑。

「我,可以喝點嗎?」這時歐陽少華拉了拉單臨淵的衣袖,輕聲的詢問道。

單臨淵愣了愣,笑着點了點頭給他倒上了一杯。歐陽少華嘗了口沒有再說什麼,默不作聲的陪着他們坐着。單臨淵遠遠的就看到了花青衣站在櫃檯前似乎在吩咐着什麼,而在這之前他可是全過程的聽到了他與高冷的對話,心中對花青衣的印象一下就變了。

本以為是一個滿身錢臭味,大肚翩翩的人,卻不知看了真顏之後竟然給驚艷了。雖未近處看個明白,可是就算是遠遠的看着也會給人一種容顏天下的感覺。

呵呵,有機會還真得好好的去見識下。

想到這裡,單臨淵對着鳶凌說道:「不如我們就在這裡歇着吧。」

花青衣遠遠的就瞥見高冷已經換上了一把掃帚站在那裡,花青衣忍不住笑了笑,繼而來到櫃檯前對着寧遠人說道:「有什麼事情叫我,忙不過來的就儘管叫高冷去忙乎,別客氣!」

寧遠人忙着招呼客人,聽到花青衣已經下了指令,可以指示下平日里不敢大聲呼喝的高冷,一下就來了勁,遠遠的就呼喚着高冷。花青衣閉了閉眼轉身提起帘子,回到庭院中還有些不夠熟悉的他的房間。推門而入,映出的是一間四方雅緻的房間,原本是春風得意的樣子一下就變得有些暗淡下來。

本以為自己已經一命嗚呼了,沒想到還真是老天瞎了眼竟然讓我又活了下來,還給了我這麼給力的生活。現在應該好好的感謝下老天爺的垂憐才對,可是現在卻是感覺有些不爽。怎麼說呢,一下就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一改以往的生活習性是一下都不能夠接受的,更不能夠好好接受的還有就是自己已經不在是從前的自己。

沒錯,他莫名其妙的就穿越到了一個離自己生活時代很遙遠的時期,這個在歷史上不知名的端木王朝上。劇情很狗血,可是現實是血淋淋的。

那天他正跟着女朋友,哦不,現在是前女友吵着,話題無非就是嫌棄他沒錢,沒樣子,純種屌絲。吵了一架之後分手,路過湖邊的時候為了救一隻落水的娃他一命嗚呼。想到這裡就有些心酸了起來,畢竟他可是沒做過什麼壞事,就連臨死前都是做的一件大好事情卻不知還是搭上了這性命來做的。

回想着這些,花青衣四處打量了下房間臉上的黯然消下了許多。當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看到的是古色古香的世界,他瞪大了眼睛着實被這場景給嚇了一大跳,掐了掐自己的臉感覺到吃痛的時候才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狗血的穿越了。

「啊,不過也好。現在我可是不是那個純種屌絲了。光是這一副長相就迷倒千萬少女,而且還有這麼多的銀子,嘖嘖,高富帥的感覺真是足了!」

銅鏡中,花青衣正得意的笑着。他的心中又開始在盤算着該怎麼去賺錢,讓以後的路更加的暢通無阻。

至於身份,由這些看來在這個花青衣貌似不是普通人,看來以後得好好的去套套了,說不定還可以知道不得了的事情呢!

想到這裡心情就好了好多,看着邊上堆着的一些賬本,花青衣盤算着他賺的錢,一遍翻着這些賬簿,仔細的算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