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冒險王:遺失世界探索圖譜
冒險王:遺失世界探索圖譜 連載中

冒險王:遺失世界探索圖譜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牛膝草茶的衛平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傅九凌 奇幻玄幻 愛吃牛膝草茶的衛平雲

國家崩碎,強權為王熱血少年自平民窟出發,在光怪陸離的新世界,譜寫一曲尋找巨變源頭的奇幻之旅聽好了,我要成為冒險王!展開

《冒險王:遺失世界探索圖譜》章節試讀:

前方的黑暗中,已經呈現了些許樓房廢墟的輪廓,那被毀滅的建築,如同人死不瞑目一般,遲遲不肯倒下。

董翱漸漸安靜了下來,不再聒噪不已的自說自話,背着身走得很慢,在他的表演下,這種拖延時間的權宜之計的行為被合理化。

這個女人想幹嘛,一個人去殺人?或者有其他什麼圖謀。他想不通。

這麼大的事情,璃央高層肯定早就做出了決斷,大批的軍隊和僱傭冒險團恐怕已經開始行動了。

廢墟村,可能已經成為了軍事管制地。

他確實沒猜錯,廢墟村湧入了璃央的先行軍需官、工兵團和冒險團,可是並沒有大股的軍隊直接向軍堡進發。

就像雄兵城想要完全掌控這座軍堡一樣,璃央同樣不願意放棄它,這座苦心經營了多年的堡壘,在建設之初,就是為了永世長存而豎立在屏山之巔。

即使能達到控制核心,軍堡最為重要的防禦系統和攻擊系統,也不能馬上開始運轉。

就像機器要充電啟動一般,它運轉花費的時間更多,特別是那個不太完善的地下核反應堆,全部換上新的材料,也不是瞬間能解決的。

所幸這座軍堡建造時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這個缺陷,否則今日,這座堡壘就是對付璃央最好的尖刀。

按照智者的估算,兩天之內,必須得奪得它的最終控制權,再不濟,也要在廢墟村建設一個能夠防禦敵人攻擊的新防線。

軍隊作戰還行,但是潛入作戰,奪得軍堡控制權,還得冒險團出手,也只有他們,能在槍林彈雨中進入軍堡,高效的完成任務。

這次,璃央出動的是哪支冒險團?董翱不由得暗暗期待着。

「前面就是廢墟村,可以了嘛?」走到這裡,董翱心裏也沒了底,意識到危險可能不止來自眼前這個女人,璃央的軍隊們,也不是善茬。「我可不想跟你一起走,被當作通敵當場處死。」

女人顯然也看到了眼前的建築,雖然離得還比較遠,但足夠了。「行,你們走吧。」

說著就要離開,居然真的沒有傷害兩人的意思。

「再見了,小冒險家和小酒童,善意的提醒你們,離開廢墟村,這裡並不安全。」

董翱不由得嘴角一抽,你這種危險分子進來了,怎麼會安全。

「前方應該有巡邏隊巡查,我們得躲過去,如果躲不過去,記得無論什麼時候,不能提及剛才那個女人還有小隊的死亡一事,我們剛才的行為,已經夠受電子脈衝剝皮刑了。」

傅九凌剛平靜下來,聽得這麼一說,便不淡定了。

「為什麼?我們並沒有做什麼,即使不帶路,那個女人也會找到這裡的……」

董翱難得正經起來,笑着說道:「有強權就沒公理,這世界哪有什麼是非之分,只有力量,才配解釋,才配大聲說話。」

傅九凌沉默了,這個少年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顯得如此成熟,但又有一種生死置之度外的熱血活力。

「能給我講講你以前的故事嘛?」

「可以呀,只不過沒什麼好說的,起碼在我十二歲之前是這樣。」

「我住在缽蘭街的房屋天台上,具體睡哪裡,得看運氣。這條街的名字不知是誰先起的,有可能是在老式的碟片放映機播放的電影里找到名字吧,反正人們還美其名曰黑社會街區,罪惡之城啥的,其實就是一群不入流的小混混待在一起做些下作勾當」

「人們像模像樣的學起城裡給街道起名字,給建築起名字,可笑的是,那裡的很多人都沒有名字。」

傅九凌好奇道,那你的名字是誰起的?

「有戶人家,做裁量衣服的,姓董,有個女兒,印象里很可愛……」董翱似是陷入了回憶,可能是那女孩,也可能是那個給他姓名的家人。

「所以他們是你的家人咯。」傅九凌想當然的以為。

「嗯,他們的確很好……」

「後來,我到了一個黑社會團體,做些物品販運的事兒,那時候生活比較好,工作一天,我可以吃三天飽飯。」

「運什麼?」,食物,或者其他生活必需品,又或者槍支彈藥,傅九凌想不通一個不超過十歲的少年能做什麼……

「外城也是有規矩,有對應的管理機構的,殺人放火這事,並不是沒人管,只不過黑幫頭子、黑心工廠的管事和犯罪團體才是那裡的主宰,他們為了更大的利益,既要保證外城統治不至於崩潰,又要合理的實行特權,這很有技巧性。」

「只有麵粉,才能做到讓人們心甘情願的獻上金錢,在城中,差不多十分之一的人吸食麵粉,等到吸不起,就得被強制賣到外城的工廠,璃央幾乎所有的廉價生活用品,都出自哪裡,一些污染特別大的精細工業品,同樣也在哪裡製作。」

「麵粉,這玩意兒能吸?」傅九凌震驚了,合著自己前十幾年吃的那點麵粉買虧了。

董翱無奈的笑了笑,沒有解釋。

「運送這玩意其實風險很高,不僅僅是那些想藉機敲詐的治安**,更要防止其他黑幫的殺人越貨,從麵粉工廠到千家萬戶,砵蘭街是最重要的通道,只有那裡,可以憑藉機警躲過危險。」

傅九凌默默想道,怪不得自己從小就沒咋吃過麵粉,原來這玩意兒這麼珍貴……十塊錢一斤,當時傅九凌還覺得貴,現在看來,真是物超所值。

「我在那裡四年,沒有失過手。」並沒有驕傲的表情,反而顯現出一絲掙扎,「不過也不是次次運氣都好,一次走在巷子里,我被一個小孩子用刀**了胸口,只不過那隻小刀,太過短小,沒有讓我死亡。」

「他父親,因為吸食麵粉賣了他的母親,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在我很小的時候,也是他父親給了我一口飯吃,我一直感激他們,可因為家裡實在養不起多餘的人,所以我離開了,正式到了砵蘭街。」

「他為什麼要殺你,只是因為你運送麵粉嘛?」他覺得很不合理。

原來麵粉並不是個好東西,於是瞬間又對家裡存放的那點麵粉失去了興趣。

「怨恨吧,可怕的不是麵粉所帶來的金錢消耗,而是它可以完全改變一個人,讓所人成為惡魔。」

……後來,我燒了自己運送的貨物,當煙霧繚繞入鼻後,我才真正覺得自己像個人。

不過我也開始上癮,不自覺的想得到這個東西。

可燒了貨物,等待我的,只有黑幫的追殺。

「我開始不斷的獵殺新的運貨者,也終於在那種舒爽感中,發現了其中隱秘的惡魔……」

「那你是怎麼想成為冒險者的?」傅九凌發現,說了那麼久,都是關於犯罪的故事。

雖然沒有明說,但他知道,這些講述的故事並不會如他平靜的語調那般輕描淡寫。

董翱哈哈一笑,似乎終於從那種失落感脫離出來,真正的講述自己的故事。

曾經有一隊經過璃央的冒險團,因為實力強大,受到了很多達官貴人的歡迎。

可是任由璃央高層如何邀請,甚至出動了執行官出行級別的儀仗隊加四梁八杠龍頭攆車,也無法把冒險團邀請進城。

冒險團的老大說:「天下城池都一個樣,還不如外城好玩。」

十人的冒險團,不在乎任何權力、地位以及金錢。

那時候董翱年紀不大,染上了毒癮,斷用掌握平民窟生存法則,像一個人真正的惡人般,偷拿卡要,只不過他做的,是黑吃黑的勾當,誰搶了別人,那就搶了後者。

壞人死不足惜,這也是他僅存的善念了。

因為搶奪黑幫的東西,他遭到三十幾人的追殺,開始繞着巷子跑路。

之前他說謊了,繞着巷子有時很有用,可那次他沒能跑掉。

他還記得,他像小狗一樣對眼前的敵人呲牙,這只不過徒勞。

不出意外的,冒險團的老大出現了。

之所以稱呼他為老大,是因為那時的他,只知道權勢無邊的都被稱作老大。

現在他很厭惡這種稱號。

「那他們救了你?」傅九凌連忙問道。

「沒有,他就看着,只不過給眼前的人幾個選擇,要不把我打死,那他們就都得死,要不就把我打個半死,他們就可以安然離開,要不,就留手或者直接放了我,那他們得被他打個半死…」

「啊…那你肯定只被打個半死吧。」雖然只是聽着,可身邊這個善良的少年明顯開始同情起他的遭遇來。

也是,他這麼厲害,一定是經歷了很多!

「不,還有第四個選擇,只要我反抗,就那麼之前的就都不作數」。

那個人站在街道上,身上的氣勢都足以壓迫得三十幾人不能動彈,他說:「如果反抗你們都不能打死他,那你們也太廢物了,乾脆就都死吧。」

傅九凌想了一下,不敢再提問。

不能反抗,這也太憋屈了。

自己再問下去,也只是刺激眼前的少年罷了。

董翱看着他的反應,沒有說話。

人生有太多選擇,就像那位聖人的教育方式一樣,有的人要激勵他大膽嘗試,有的人只能勸他偃旗息鼓。

沒必要把自己的選擇,來動搖他人的意志。

後來,自己戒了毒,也過了很長時間的安穩日子,也終於活的像個人,而那個不喜歡說話的惡小孩,也成了一個習慣碎碎念的話嘮。

「董小子,記住,男人就要死在冒險的路上,一直呆在這裡,是沒法改變這個世界的!」

他揮着手道別,也流出了生平的第二次淚水。

第一次,是他當作父親般敬重的男人,被毒品吸幹了精氣,還笑着說再來一口,我把我兒子給你……

眼前黑暗,周身煉獄,走錯一步,便是業火焚身,萬丈深淵。

還好,因為一群冒險者,它走出來了,並將用自己的一生,治癒童年。

「走吧,廢墟村近了,這裡你比較熟,我們挑個隱秘的地方溜進去。」

「好!」

村落外圍,渡鴉冒險團的女刺客,來到了村後巨樹下,一個身着斗篷的人背着手站在樹下。

看着此人,女人顯得很興奮,不同於剛才殺伐果斷的兇狠語氣,用一種見到老朋友的溫和語調呼喚道。

「叔,我就知道我的感知不會錯,你就在這裡!」

穿着斗篷的人沉默着,沒有回答。

「你還記得這棵巨槐樹嘛,我們在這裡開始第一次冒險,那時我還是個小毛孩子,居然能走那麼遠。」

「鴉鴉,你們不該回到這裡,而且還來找我。」

就在剛才,一頭森林狼的嘶吼響徹山林,隨後便又消失不見,他顯然便是聽到了這聲嘶吼才知道他們來了。

「你是我們的親人,夥伴,更是引導者呀,為什麼說這麼絕情的話,狼哥,他一直很想你…」

「當初,我便不該讓幾個小孩子出去冒險,死亡的刺激,已經讓你們忘記了冒險的真正意義。」穿着斗篷的人說了這麼一句不知所謂的話,便又一次沉默下來。

「什麼意義,冒險,便是不斷變強,不斷的征服,這不是什麼勇敢者的遊戲,這是強者的角斗。」被稱為鴉鴉的刺客聲音猛然加大了幾分,似是小孩子般在和眼前之人置氣。

「叔,這次我們已經找到了收服食械之靈的辦法,只要得到它,我們就真正的可以踏上巔峰了。」隨着語氣的緩和,女人訴說著這次行動的目的。

「……」

「雄兵城的人,璃央的人,都在向那裡探索,我們甚至都不用多費功夫,便能真正的到達那裡。」

「一定要用別人的命,去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嘛?這些年你們經歷了什麼?」

聽見斗篷男人的疑問,鴉鴉摘下了頭盔,露出一張美麗又幹練的精緻臉龐,回答道:「幫助我們吧,靈體的收服辦法我們已經得到,現在需要的,便是你的力量了。」

「父親泉下有知,也會感謝你的!」

似是終於受到觸動,斗篷男人終於轉過身子,斗篷帽沿下,是幾乎溶於黑暗的面龐。

「走吧,我欠你們的,一定會還。」

……

《冒險王:遺失世界探索圖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