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美女救英雄之娃娃親
美女救英雄之娃娃親 連載中

美女救英雄之娃娃親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浮果的夜魅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羽 愛吃浮果的夜魅邪

唐羽自從來到這個大陸就覺得自己的運氣時好時壞,好的一方找到一起穿越的兩個好閨蜜,,壞的是救了面前這個發著高燒的男人娃娃親這種不靠譜的事情原來真有啊,還發生在自己身上,還尼瑪的是跟這個男人,好吧,看在他長得還不錯的面子上,點頭答應了展開

《美女救英雄之娃娃親》章節試讀:

白婷他們在想辦法時,唐羽正坐在輪椅上在太陽底下曬太陽,心裏想着籌備開店的事。

「要開什麼店呢?餐飲店、母嬰店、玩具店、雜物店、成衣店……」唐羽坐在輪椅上自言自語道。

「白雪你過來一下,我們去亭子里那,你回書房幫我拿筆墨紙硯來,我要寫東西,對了,順便叫白婷來一下,我有事要交代她。」唐羽說道。

白雪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推着唐羽到了亭子里的石桌前,轉身去找白婷,跟她說一聲小姐找她有事,隨後去了書房拿筆墨紙硯,路上遇到白霜,叫她去廚房端一些容易克化的糕點來亭子里,順便給貓狗喂點吃的。

「小姐,你找我有什麼事?」白婷先到了亭子里,看見唐羽正在發獃,手指敲着石桌。

「哦,你來了,我交代給你一個任務,明兒早上開始你跟招財出去一趟,在都城裡四處轉轉,幫我看看有沒有專門賣孩子玩玩具的地方,或者專門賣孩子吃喝喝玩樂的地方,順便去請幾位都城裡的木匠來宅里,至於幹嘛,你就說到了就知道了。」唐羽吩咐。

「知道了小姐,小姐還有別的吩咐嗎?」白婷回道。

「回來時幫我買點東街的芝麻酥和粽子糖,我想吃啊。」唐羽沖她眨了眨眼睛,調皮地笑道,「多買一點。」

「是,我的好小姐!白婷知道了,等會我就跟招財說。」白婷捂嘴笑道。

白霜和白雪一人端着糕點,一人端着筆墨紙硯走到亭子里,先後把東西放下。

白婷把宣紙提前鋪好,用硯石把宣紙壓住,唐羽提筆沾墨開始在宣紙上畫草稿。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五張……唐羽整個下午都在亭子度過,整張石桌已經被草稿放滿了,怕被風吹走,白雪又回書房另外拿了一塊沒有用過的硯台壓在草稿上。

唐羽似乎像是得到了靈感一般,不停把之前的草稿翻來翻去進行好幾遍修改,一邊畫一邊念叨,時不時還拿給白婷她們看看,「這個不行,小孩不好操作,要改進一下。」

「小姐,你的奇思妙想好多啊,你是怎麼曉得出這麼多玩具的,這個娃娃好可愛,我好喜歡啊!太可愛了。」白霜拿着一張兔子的毛絨玩具草圖,眼睛裏都是亮晶晶的。

「你喜歡啊,多叫幾聲白雪姐姐,你白雪姐姐高興了,指不定就給你做了呢,據我所知白雪的針線活不錯的啊。」唐羽看了下那張草稿,對着白雪誇讚道。

「白雪姐姐,白雪姐姐,霜兒想要,你幫霜兒做一個好不好嘛!」白霜開啟她的撒嬌賣萌大法,拉着白雪的胳膊就是一頓撒嬌。

「好好好,我家霜兒最乖了,等我明兒有空了給你做一個。」白雪伸手摸了摸白霜的頭髮,十分受用這樣的撒嬌賣萌,馬上就答應了。

「這個是什麼小姐?好奇怪啊?這也是玩具車嗎?」白婷指着一張畫著扭扭車的草稿,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個啊,這個是扭扭車,顧名思義就是把着扶手,把腳放在前方或者放在地上,可以扭來扭去,特別好玩,我估計這個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會特別喜歡,而且它地盤低,就算摔倒了也不會受傷,稍微會走路的孩子在父母親人的看護下就可以玩的很高興。」唐羽解釋道。

「那這個呢?」白雪指着桌上另一張七巧板的草稿問道,「這個是七巧板,七巧板相互配合可以拼出很多圖案,可以開發大腦,鍛煉動手能力,想像力和創造力,總之一句話讓孩子變得更聰明。」唐羽笑道。

「玩具還可以讓孩子變聰明?」白雪三個一臉地疑惑,眉頭一皺地看着自家小姐,異口同聲地問道。

「自然可以,孩子成長是有規律可以尋的,雖然說每個孩子都不一樣,但大體都有一個點,特別喜歡玩具,壓抑天性反而對孩子起到反效果哦。」唐羽說道,手上依舊在修改圖稿。

「有的父母以為自己了解孩子,自以為是說我是為了你好,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心,明明孩子不喜歡這樣,父母強壓着要他喜歡。

父母是這樣,老師也是。

有些老師有學問沒品德,有的是本來就持身不正,沒學問還沒品德。

當然老師和父母不同,老師是傳道授業解惑,但其實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父母不做好人,就算老師再負責再認真也只是收效甚微。」唐羽說完這番話。

四人都沉默了,雖然她們也些許讀過書,但也就僅僅是百家姓三字經這些,更深的學問就沒有了,她們是奴婢,是沒有資格學那些的,能識字已經是很好的了。

「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了。」唐羽笑道,轉了下輪子,看向旁邊沉默的三人。

「小姐,我們是太感動了,我們長這麼大,從來——從來沒有人跟着我們說這些道理。」白雪說道,聲音里有些顫抖。

「這一個個的,好了都別抹眼淚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罰你們錢了呢。

我在想着把這個店開起來,也算是有另一份收入,亭子,你先跟我學習學習,過一階段就負責這個店,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白雪你們三個要負責協助她,你們四個一人負責一個賬本。

我告訴你們,如果以後我不在了,這個店就是宅里所有的安身立命的店了。」唐羽向來知道人要做兩手準備,自己手裡的錢,如果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和財富,那放着只能貶值。

「小姐,我們一定會認真地好好學。」白婷說道。

「等白露回來,你們跟她說一聲,夜小姐和我算是好友了,萬一我不在了,她自會派人看着你們,至少不會有流氓地痞或者其他閑雜人等來找你們的麻煩。」唐羽平淡地說道。

「好了,說了這麼多沉重的話題,來點輕鬆的,晚上吃什麼,我肚子都餓了,白雪你們把桌上這些收一收,放在書房裡邊的柜子里,吃完晚飯,叫一帆風順把大門小門都關好了,嘿嘿嘿,我給你們講鬼故事怎麼樣?就講畫皮。」唐羽地惡趣味又興起了。

「好好好,我最喜歡鬼故事!」白露不知道從哪裡突然間冒出來,嚇了白婷她們一跳,「哎呀,嚇死我了,白露你走路怎麼沒聲音啊?」白婷用手拍了白露的肩膀一下。

「好了,好了,我們先回去吃飯了,我肚子餓了。」唐羽笑道。

白雪白露四人將桌上的筆墨紙硯和草稿圖都收拾好,白雪白露把東西送回書房放好,白婷白霜一人推着輪椅上的唐羽去了偏廳。

「宋大夫李大夫他們吃飯了沒有?」唐羽突然想起來兩個大夫,隨口一問。

「招財進寶他們送去了,小姐放心。」白婷說道。

晚飯後,唐羽叫一帆風順他們把大門和小門都落了鎖。

草坪上鋪着一塊很大的布,白婷他們一群人都坐在布上,中間留了一塊專門放着各自喜歡的糕點零嘴,當季的切好的瓜果。

「今天天氣不錯,很適合講聊齋,我今天就講個聊齋里的畫皮,嘻嘻嘻,害怕的女孩等會抱緊身邊人哦。」唐羽故意賣關子。

白婷向來是最怕鬼故事一類的,聽到小姐說的話,趕緊抓住身邊的白雪的胳膊。

「那我就開始講了,相傳很久以前,有個書生叫王安旭,王安旭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才華橫溢,更是受青樓名妓梅三娘的青睞……梅三娘就這麼被王安旭一把火燒死在了茅草屋內。

王安旭娶了陳月慧,月慧是名聞京城的官家小姐,才貌出眾,精通琴棋書畫,王安旭乃一有才華之人,相貌出眾月慧府中總有不少女子對王安旭有些傾慕。

有一次,月慧見近身丫頭紫嫣對王安旭含情而笑,月慧吃醋,故借玉釵丟失想將紫嫣逐出府中,誰料紫嫣個性倔強,竟投井自盡以示清白。自此後月慧家中怪事連連。」

唐羽停下來喝口水,拿起驚堂木往案桌那麼一拍,啪地一聲,繼續說道:「而月慧表哥向王安旭求一幅美人畫。

王安旭畫好後並沒有將畫交給表哥,而是收藏起來,表哥來問之時,王安旭恰好不在。

月慧進王安旭書房找到畫卷交給表哥,表哥離去回到家中飲酒,對畫中美人喜愛至極,希望此生能夠得到這樣的美人,醉酒後,美人從畫中走出,兩人交談一晚。

次日表哥醒來,發現畫中美人不見了,便去詢問王安旭,王安旭否認自己並沒有取走美人畫,於是二人陷入沉思。

王安旭在有一天夜晚回府的時候,遇見一位女子在哭泣,王安旭下馬車一探究竟,卻見女子與先前畫的美人圖上的女子竟然長得一模一樣,嚇得慌忙逃走。你們猜這個人是誰?」

「難道是梅三娘?」白霜手裡捏着一塊梅花糕,歪着頭問道。

「沒錯!」唐羽點頭笑道。

「之後,王安旭又再一次結識了三娘,將三娘收藏在別院,不讓月慧發現。

三娘本意是要報仇的,卻再一次因為王安旭的甜言蜜語愛上了王安旭。

可是王安旭是不是一個值得去愛的男人,付出的感情終究會一去永復返。

王安旭知道三娘身份之後,再一次用火想將三娘殺害。

可愛着三娘的表哥因為救三娘而死,三娘心中仇恨王安旭,遂向王安旭復仇,奈何沒想到王安旭早就有了安排,請了道士來收拾三娘。

三娘向道士苦苦哀求,訴說自己的遭遇,道士很同情三娘,將三娘鬼魂收在了七重塔,所以姑娘們以後找男人一定要睜開眼睛仔細看看,這知人知面不知心哦。

梅三娘就是典型的案例,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了兩次,我先喝口水,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唐羽捏起一塊糕點悠閑地吃着,坐在她面前的一群人都在眼巴巴的等着聽故事,當然大夥的手和嘴巴都沒閑着。

唐羽吃完手裡的糕點,喝了口茶水,繼續開講:「可王安旭是誰?這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王安旭奉召入宮為遠嫁西域的公主作畫。公主對王安旭心生愛慕,就在公主遠嫁不久喪夫回來後。

他們兩個日久生情,但這時月慧懷孕了,王安旭這個追逐名利、攀榮富貴之人怎肯放棄這樣一個讓自己爬得更高的機會。

他借接生婆之手在月慧生產之時讓月慧難產而死,把孩子送給在寺廟出家的老娘後,轉頭就娶到了公主。

在新婚當晚被梅三娘的鬼魂和月慧的鬼魂索命,死的異常凄慘,好了故事講完了,時間不早了,大家把地上的東西吃完,就該回房睡覺了。」唐羽笑道,喝着茶吃着糕點很是愜意。

半個時辰後,大家都散了,唐羽剛回到房間就聞到了白霜端着黑乎乎的葯湯進來了,不禁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叫白霜交給自己。

唐羽端着碗,仰頭一口悶下去,又苦又酸又澀的口感,讓她差點又吐出來,將碗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站起身,蹦跳着到床邊,脫掉褙子長衫,單腳起身雙手解下襦裙放在一邊,脫掉鞋襪躺上床,臨走時叫白霜熄滅蠟燭。

《美女救英雄之娃娃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