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總裁的最強兵王
美女總裁的最強兵王 連載中

美女總裁的最強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麝香不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伊凡 都市小說 麝香不香

兵王伊凡,綽號死神,因任務執行中放過生父,導致任務失敗而組織老總交給伊凡新的任務:一,協助黃島市公安局大力掃黑除惡;二,照顧好烈士的一雙女兒,一個美女警察,一個美女老師三,為美皇集團女總裁開疆拓土保駕護航不公和欺壓無處不在,而身着便衣的伊凡依然是祖國掃黑除惡的一把尖刀且看伊凡如何穿梭於都市橫流,憑藉一雙鐵拳,打出一片天地,保護所愛之人,掃清祖國蛀蟲,譜寫都市兵王傳奇展開

《美女總裁的最強兵王》章節試讀:

很快佟玲的願望就得以實現。

伊凡如游魚一樣,快速遊了過來。直接一記肘擊,強大的力量擊碎了佟玲駕駛位一側的車窗玻璃。

河水快速進入車內,壓力對沖之下,伊凡一下就拉開了車門。

佟玲和長腿女子都坐在左邊,伊凡正好一手一個,左手摟住前排佟玲的腰,右手摟住後排長腿女子的腰,快速朝着水面游去。

伊凡受過專業訓練,一口氣可以在水中憋很長時間,就算水下劇烈格鬥也能堅持幾分鐘。而潛水這一項他還不是隊里最厲害的,最厲害的哥們一口氣能憋一個小時。

兩個女孩都不算沉,伊凡輕易地帶着她們浮出水面,推她們到了岸邊。然後又是一個猛子扎回了河裡,河裡還有一個呢。

胖子李總已經昏迷,伊凡廢了好大勁才將他拽出奧迪A8,然後將他四肢伸直,在水下給了他一腳。

肥胖身材倒是有一點好處,一旦躺平,就會自動浮出水面。

沒辦法,這就是伊凡對待美女和對待油膩男的差距。

伊凡將肥胖李總也拖到了岸邊,此時長腿女子已經醒了過來。

「謝謝你救了我們,我叫蘇慧心。」長腿女子先是道謝,隨即自我介紹。

「我叫伊凡。」伊凡扶起佟玲,小心拍打着她的後背。

看到伊凡都沒正眼看她,蘇慧心竟然有一種小小的挫敗感。她很確定濕身的她到底對男人有多大的誘惑力,可是眼前這個男人似乎。。。。。。

「哇——」佟玲醒了直接哇哇大哭:「哥,我是不是死了啊,你是真實的嗎?」

伊凡寵溺的拍着佟玲的後背,到底還是個小丫頭,遇到親人先哭。

「沒錯,就是哥,真真實實的你親哥。」伊凡笑道。

「嗚哇。。。」佟玲哭的更傷心了,「在水底下我似乎就看見了哥來救我,但我以為是我快要死了,出現的幻覺呢,沒想到,真的是哥回來了。」

伊凡聽的哭笑不得:「傻丫頭,快別哭了,沒事了。」

一旁的蘇慧心聽到佟玲叫伊凡哥,自然明白了一切,難怪這傢伙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徑直奔着佟玲而去,原來是兄妹啊。

還好不是因為自己濕身魅力差。

想到這蘇慧心不由仔細打量起伊凡來,身高一米八出頭,皮膚雖然不是很白,但刀削斧鑿的五官立體感很強,透着一股剛毅堅定,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男人味吧。

蘇慧心不由俏臉一紅,剛剛這個傢伙抱着自己浮出水面,自己的腰和大腿都被這個傢伙碰過了。

伊凡當然不知道蘇慧心的小九九,他哄好了佟玲後,又來到了李承利身邊,幾個心肺復蘇下去,李承利「哇」的一口河水吐出,終於醒了過來。

「他娘的,老子怎麼這麼點背,剛下飛機就遇到了車禍,差點要了老子的命。」李承利剛一蘇醒就破口大罵。

「不是你點背遇到車禍,而是有人一直跟着你們,伺機要你們的命。」伊凡冷哼。

「你說什麼?有人要殺我?」胖李總驚訝道。

「我不確定兇手的目標是你,還是蘇慧心小姐,但反正不會是小玲,她不過一個小跟班,」伊凡推測道,「我在機場就發現一個人很可疑,言行舉止怪異冷酷,跟着李總出了機場,而剛剛撞你們的雷克薩斯就是他開的車。」

「你是說,這完全是一場謀殺?」蘇慧心驚訝道。

伊凡點了點頭:「不錯。」

「還好哥哥及時趕到。」佟玲嚇得拍了拍胸脯。

「我大老李這裡謝過小哥救命之恩了,等我回去一定派人仔細排查,揪出幕後黑手來。」胖李總對伊凡道謝。

「小事,不過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大家都醒了,咱們先離開這裡吧。」伊凡警惕道,他有一種如芒在背的不好感覺。

殺手行兇後,一般都會確認目標是否死亡,所以這會兒金髮青年很可能就在遠處望着他們呢。

「我這就叫公司派人來接咱們,」蘇慧心說著拿起手機,但很快又放下了,她的蘋果手機浸水嚴重,已是無法使用,「小玲,你的電話還能用嗎?」

佟玲掏出手機一看,也是搖了搖頭。

「用我的吧。」伊凡掏出手機,輸入一連串複雜的密碼後遞給了蘇慧心。

「謝謝。」蘇慧心尷尬一笑,撥通了公司前台。她安排的很細緻,擦拭毛巾、換洗衣服以及入住酒店等等面面俱到。

打完電話,幾人起身往大路上走去。

佟玲則和一隻小鳥一樣,抱着伊凡的胳膊不撒手,五年沒見哥哥了,她真的好開心。

可剛走出沒幾步,卻聽見後面「噗通」一聲。

伊凡回過頭來,見到一個人浮出水面,金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嘴裏還叼了一把匕首,可不正是金髮青年殺手。

金髮青年行兇後果然沒有離開,而是在高處確認目標死亡情況。看到目標被伊凡所救,不得已提刀二次來襲。

「你們國家對槍支管理太嚴格了,送車那個廢物說進機場不能帶槍,我找了半天只找到了這把匕首,不然我在遠處就直接幹掉你們了。」金髮青年一肚子牢騷。

見到金髮青年持刀追來,胖李總以及蘇慧心等人都嚇的面色大變,不自覺的躲到了伊凡身後。

伊凡卻是笑了:「來得正好,省的我去找你了。」

「what?我沒聽錯吧,你要來找我?不用那麼麻煩,我直接來殺你就好,」金髮青年明顯久居國外,中文水平很不咋地,「本來你可以不用死,但你卻非要摻和進來。」

伊凡卻是嘴角上翹,摸了摸鼻子:「別廢話了,動手吧。」

如果伊凡之前的隊友在場,那他們一定知道,伊凡下意識的摸鼻子,就是死神發狠的標誌。

「狂妄的傢伙,我就送你先死。」金髮青年說著擺出了戰鬥姿態,左手橫立在前,右手倒提匕首在後。

「下盤不穩,基礎很不紮實。」伊凡看到金髮青年的姿勢搖了搖頭。

「拿命來。」聽到伊凡批評他基礎不穩,金髮青年很是生氣,一刀猛然劃向伊凡脖頸。

「速度太慢。」伊凡一邊評價,一邊猛地伸出右手,鐵爪如鉗子一般後發先至,狠狠地捏住了金髮青年的手腕。

「咔嚓」一聲脆響,緊接着金髮青年發出殺豬般的嚎叫,匕首也掉在了地上。

伊凡直接發力捏碎了金髮青年的右手手腕。

「不堪一擊。」伊凡當胸一腳,將金髮青年狠狠踹飛。

金髮青年只覺一陣鑽心劇痛,幾根肋骨似乎同時斷裂,就連呼吸都無比艱難。

「你,你到底是誰?」金髮青年恐懼的望着緩步走來的伊凡。

「你還沒資格知道。」伊凡不屑一顧。

「今日算我栽了。」金髮青年說著腮幫子一鼓,似乎吐出來什麼東西,接着就想要咬碎。

但伊凡眼疾手快,一個箭步竄出,一把捏住了金髮青年的下巴,「咔嚓」一聲,瞬間就將金髮青年的下巴給卸了,然後從嘴裏摳出來一個小膠囊。

「哼,想在我面前服氰化物自殺,問過我同意了嗎?」伊凡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