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連載中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來源:外網 作者:宇宙無敵水哥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宇宙無敵水哥 恐怖靈異

市少年宮,武藏劍道培訓中心。 場中央,兩個穿着劍道護具手持竹劍的人正對立着。 兩柄竹劍劍尖交錯,左側的竹劍微微顫動着,並非是持劍人的膽怯,這是在試探,同時也是隱藏自身可能下一秒就會發起的進攻,與跆拳道、散打、截拳道的碎步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右側持劍的人沒有動,各種意義上的沒有動。他手裡的竹劍很穩,呼吸綿長,只有腳下步伐在咫尺之間做着些許的挪移以調整最好的迎擊與還擊的位置。 場內很安靜,無數雙眼睛緊盯着展開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章節試讀:

古往今來都是兒行千里母擔憂,放在林年這種特殊情況上就是「兒行千里姐擔憂」,可曼蒂從來沒有聽過「兒行千里擔憂姐」的這種說法。

「所以我拒絕。」林年點了點頭說道。

「不,你怎麼能拒絕…不是,我是說,你怎麼會因為這種搞笑的原因放棄卡塞爾之門?」曼蒂感覺自己憋了一口氣,現在的情況超乎了她之前在咖啡廳里演練過的所有意外場面,她甚至考慮到了如果林年說自己暈機的話,她就馬上聯繫學院給林年換輪船票打包送去美國。

「你覺得這很好笑嗎?」林年頓了一下輕聲問。

曼蒂忽然說不出話了。

萬萬沒想到,問題不上出在林年身上,而是出在了林年姐姐那裡,他見過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淚不捨得孩子出國留學的,但沒見過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淚擔心父母在國內的,這種情況下難道她還能把林年姐姐一起給打包丟去美國?曼施坦因教授知道了會砍死她吧?

「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商量。」曼蒂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說:「要麼這樣,你跟我們去聖安東尼奧讀預科班,我讓學院給你姐姐在國內安排一個工作…」

「不用了,我說了,不管是聖安東尼奧還是伊利諾伊州都太遠了。」林年輕聲說道:「很感謝你們學校的看重,我十分受寵若驚,拒絕只是因為我自身的原因,還希望貴校在我們高中另外招生一些尖子生,我的話就算了吧。」

這彬彬有禮的拒絕一出口,曼蒂臉都快綠了,算了,你怎麼能算了啊?你覺得拒絕是你的問題,但你拒絕了其實要出問題的是我啊。

讓一個預估a級甚至還處於覺醒邊緣的混血種流落在外,鬼知道哪天這座濱海城市就會爆出神秘力量殺人事件,到時候來到這裡的就不再是她這樣青春美麗的招生辦人員了,而是那群滿是冷血殺豬匠的執行部!

可很多事情曼蒂都沒法跟林年直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是得簽了保密協議才能進行透露的,可簽協議就意味着同意入學,這又是一個死循環。

一秒記住https://m.biqugela.com

「但我想了一下,其實我們好像也有的談。」林年沉默思考了片刻忽然說道。

曼蒂一個喘氣差點沒緩過來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你說話別大喘氣啊,有的談就談啊,你有什麼條件直說,只要不出格,我們學院都會盡量滿足你。」

但話一出口,她又覺得古怪了起來,好像現在她才是求着入學的學生,林年才是招生辦的人。

「我想跳過預科班直接入學就讀你們學院本部。」林年看向曼蒂的雙眼認真的說道。

「這。」曼蒂呆住了,因為這個條件倒是出人意料,但猶豫了片刻後她說道:「你等等,你的要求已經超出我的辦事權限了,我得先請示我的上級再做決定看是否能滿足你的條件。」

林年喝了一口咖啡示意無礙,他可以等。

曼蒂從包里拿出了一部iphone3劃開了屏幕撥打了一個電話,在對面接通後第一時間說道:「是我,曼蒂,曼施坦因教授,我這邊跟他面談出了一些問題。」

「嗯,對,他說他想提一個條件不然會直接拒絕卡塞爾之門…」

「不…問題就出現在這個條件上,他想要提前入學,直接跳過預科班就讀一年級。」說完這席話後曼蒂陷入了沉默,因為電話那頭也陷入了沉默,桌對面的林年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喝咖啡。

片刻後曼蒂抬起頭看向林年說道:「曼施坦因教授想跟你說話,他是學校的風紀委員會主席兼管理財政的教員,有資格處理你提出的相關要求。」

「好的。」林年放下了咖啡杯坐正了,曼蒂點下了免提鍵。

「林年嗎?」電話那頭響起的是一個老人的聲音,給林年的第一印象是嚴肅刻板,但對方接下來說的話卻是格外的和善:「我聽曼蒂說你的要求是提前入學卡塞爾?你可以說說為什麼嗎?」

「因為按理來說大學應該是沒有任何年齡要求的,只要知識儲備足夠通過相關考試,並且表現出水平線以上的知識學習能力就能入讀大學,我覺得以我的學習水平可以跳過高三直接就讀貴校。」林年整理了一下言辭緩緩說道:「並且以我的性格並不喜歡太被動,貴校的學生之前介紹時提到過獎學金的事情,我想以正大光明的方式通過學習獲得獎學金,自主的承擔一切生活消費。」

「所以你為的是獎學金的事情?」電話那頭曼施坦因教授直接說道。

「是的。」林年也毫不避諱的承認了:「我想提前入學獲得獎學金。」

「原來你之前一直是在討價還價。」桌對面的曼蒂扶額靠在了桌上,她千想萬想都沒想到之前全程表現出如此獨立性格的林年繞了這麼久居然只是為了獎學金的問題。

拿着電話的林年看了曼蒂一眼說:「這是一個買白菜為了五角錢也能討價還價半小時的國家。」

曼蒂揉了揉太陽穴,36000美金的獎學金,不算少,但對於卡塞爾學院來說絕對也不算多,甚至堪稱九牛一毛,如果只是錢的事情,那麼這次的招生無疑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如果是尋常學生我說不定會拒絕,但如果是你的話,提前入學不是不可以。」曼施坦因教授說道:「就此之外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我希望你知道我們學院是誠信想要將優異的學生培養成才,而你無疑就是我們眼中的優異學生,你的意願我們會格外的重視,如果還有什麼問題的話現在可以一次性問完。」

林年安靜了數秒後開口說道「國內成績優秀的學生有很多,但為什麼找上我。」

「不,我要更正一點,你是「優異」而不是優秀。」曼施坦因教授淡淡地說道。

林年兀然抬頭看向曼蒂,他似乎意識到了從一開始這些人找上自己,從來都是以「優異」二字來誇讚自己的,而並非優秀。

優秀與優異兩者都是讚美,可卻存在着一字之差。

現在,林年似乎意識到了為什麼這所「卡塞爾學院」會不辭千里而來找上自己了。

「你明白了。」曼施坦因教授見林年沉默了這麼久微笑着說道:「並且,我聽曼蒂說你一直放不下你的姐姐獨自在國內是吧?」

「是,我原計劃是打算預支獎學金,在學院附近租房子和他一起住。」林年坦然說道。

「卡塞爾學院處於遠郊,唯一抵達的方式是坐cc1000次快車,學院的附近沒有城鎮是曠野和紅松林,所以你未來四年可能只能住校了。」曼施坦因教授說道:「但我願意給你一個優待、學校方面願意給你一個優待,你可以帶你的姐姐一起來學院,我們會為她安排一份適合她的工作。」

「教授!」曼蒂驚訝出聲。

電話那頭的曼施坦因教授沒有理會她繼續說道:「但她在進入我們校園之前需要簽訂一份保密協議,承諾不泄密在學院內包括但不限於聽見、看見的一切有關事務,這樣我才能有資格向校長申請讓她和你一起進入學院本部。」

「這份優待有點大。」這下就算是林年也忍不住動容了:「我需要考慮考慮。」

桌對面的曼蒂人又要傻了,既然你都知道這優待大的離譜了,那還考慮個毛線啊?林年不知道卡塞爾學院是座什麼學校,可她讀了兩年了自然清楚的很,曼施坦因教授給林年的這個優待簡直堪稱史無前例,雖然學院里也有不少「正常人」,可學生帶親屬一起入讀學院的卻是頭一例。

「你還有什麼顧慮?一起說出來。」曼施坦因教授非但沒有因為林年的再三猶豫惱怒,反而語言更加的和善了,起碼曼蒂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教授這麼「慈眉善目」。

「出國不是小事,就算我同意,我也得跟我姐姐商量,我需要尊重她的意願。」林年解釋說道。

「有關這一點!」曼蒂一聽林年的話忽然站了起來目光炯炯:「我早就考慮到了!」

林年有些莫名的看着曼蒂,可不到一會兒臉上的表情就變為了驚詫。

曼蒂的身後,咖啡廳的另一個隔間里,一個人站了起來徑直走過來坐在了林年的身邊對着免提的iphone3手機說道:「不用考慮了,請問這位教授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面談一下?」

「三天後,麗晶酒店的行政套房我會在那裡等你們。」聽見了這第三個聲音,電話那頭的曼施坦因教授心裏不經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學生腦袋終於夠用了一次。

「姐?」林年意外的看着身邊穿着工作服坐下的林弦,這時他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了眼周圍的咖啡廳。

桌對面的曼蒂點了點頭道:「抱歉我在沒跟你說之前就提前來你姐姐工作的地方找她了,在你來之前我跟她聊了很多相關事情,但她最終還是決定要聽聽你的意見再說,剛才我們聊天的時候她就一直坐在鄰桌。」

「這件事不是小事,面談的話最好。」林弦點了點頭贊同了三天後面談的提議,無視了一旁林年投來的埋怨的目光。

「那自然最好,我這邊還有事,先掛電話了。」說完後,曼施坦因教授滿意的掛斷了電話。

「如果三天後我們在麗晶酒店談妥了,多久會動身去學院?」林弦和林年坐在一起,靠右邊的林弦開口問道。

如今初步談妥了,桌對面的曼蒂終於鬆了口氣也不繃著了捧着咖啡倒在沙發上回答道:「自然是越早越好,十二號我們就開學了,所有手續和交代以及入學輔導都得在學校里提前完成,所以我們實際時間有點趕。」

「入學過後課程怎麼安排,開學後應該是大一的下半期,林年需要自習上半期的課程嗎?」林弦上了桌之後問答的主導權就由林年手中交給了她。

「這一點有些麻煩,他錯過了大一上半期一整期的課程,我們學校的課程特殊有大量需要特殊設備的實踐課,忽然插班的話我害怕他會跟不上教學進度――其實我建議的話還是入學後旁聽半年,下班學期再跟新一屆的大一一起上課。」曼蒂整理了一下言辭說道。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我對他有信心。」林弦說道:「你們學校的專業側重是什麼?」

「這不是有沒有信心的問題。」曼蒂苦笑了一下:「我們學校的課程很特殊,所以專業也很特殊,具體有什麼只能等你們簽了協議後才方便透露,但我唯一可以說的是我們畢業包分配。」

「畢業分配洗廁所也是包分配。」林年插嘴說了一句。

「要洗廁所也是去白宮洗廁所。」曼蒂說道。

「那不還是洗廁所。」林年有些後悔答應的這麼快了。

似乎看出了林年表露出來的後悔,曼蒂立馬收住了爛話改口道:「我們學校在上流社會中也很出名的,出來的學生特別搶手,不比那些哈佛、劍橋的畢業生差到哪兒去。」

「但我聽說不少劍橋畢業生出來也是去洗廁所的。」林年說。

曼蒂心說你今天就跟洗廁所過不去了是吧?

「具體詳情三天後再談吧。」林弦把手機遞還過去露出了一個漂亮的笑容:「今天麻煩你了曼蒂小姐。」

「不麻煩,哦對了,曼施坦因教授囑咐我把這個給你。」曼蒂從包里拿出了一部全新的白色iphone3手機放在林年面前的桌上。

「你們學校還有給見面禮地說法?」林年有些遲疑沒有去碰這部手機。

「不,這是必要的聯繫手段,你沒有手機的話我們想要聯繫你會很麻煩,這算是新生福利。」曼蒂幫助林年劃開了手機里的通話薄,曼蒂和曼施坦因兩個名字靜靜的躺在聯繫人列表中。

「那我就暫時收下了,如果三天後我們沒有談妥我會把手機還給你的。」林年沒有推卻收下了這份大禮。

「對了,我建議你去吃頓火鍋。」曼蒂沒來由地說道。

林年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曼蒂看着他笑了一下說道:「好歹跟你的高中同學同窗兩年,臨走前不告個別嗎?要知道你去了美國之後一讀就是四年,說不定等你哪天抽空回來了這裡卻發現自己一個人都不認識了,就好像你是這座城市的陌生人一樣,那時候你才會後悔當初臨走時沒有好好跟以前的朋友道別。」

林年對此無言相對,曼蒂說了很多,可他都不太在意,他只覺面前的曼蒂似乎是已經敲定了三天後的面談絕對能談妥了。

「那麼就不打攪了,三天後我們再見面。」曼蒂拿起包起身離開了咖啡廳,不過多時咖啡廳外響起了引擎咆哮的聲音,紅色的魅影掠過窗外只留下遠處過往車輛的刺耳喇叭聲。

咖啡廳內林年和林弦坐在原地安靜了很久,最後林年先開口說道:「三天後我們真要去麗晶酒店?」

「答應了的事當然要去。」林弦拂動了一下耳邊的髮絲看向身旁的林年:「關鍵是你想不想去這所學校,如果你真不想去到到時候我會幫你跟那個教授說明白。」

「獎學金這麼多誰不想去呢?」林年說道:「但我還是想過會兒去查一下這所卡塞爾學院的事情,這年頭騙子太多我不放心。」

「如果是騙子那麼就真下血本了。」林弦看了一眼林年面前桌上放着的嶄新iphone3說道。

「說不定是假的。」林年正眼都不帶看一眼手機:「要不我拿這部手機換你的小靈通?」

「那是你的你就自己拿着用。」林弦搖頭道:「我不經常玩qq什麼的,小靈通就夠了。」

咖啡廳的門被推開了,有客人走了進來,林弦下意識回頭看去站了起來。

「那我先回去了,你忙你的。」林年見此模樣也站了起來說道。

「我下午點回家做晚飯,你記得買點菜,冰箱里菜不多了。」林弦臨走前說道。

「收到。」林年說,他走出了咖啡廳店在出門前回頭看了一眼店裏面,穿着工作服的林弦筆直的站在客人的餐桌前手拿着筆臉上掛着平時完全見不到的「笑容」,時不時的點頭記筆記,店老闆因為之前的「曠工」布滿的大呼小叫,林弦一疊聲的答應中又回前台拿起拖把開始清理地板,忙前忙後沒個停息。

只是看了一眼林年就不想再看了,他把iphone手機揣在了兜里步行走向了遠處的公交車站。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