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萌寶來襲:爹地超給力
萌寶來襲:爹地超給力 連載中

萌寶來襲:爹地超給力

來源:google 作者:寧梓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寧梓 陳昭 霸道總裁

六年前,她被渣男設計陷害六年後,她撿起智商,強勢回歸,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身邊還多了一個智商超高的小萌寶小寶一次見到他:「媽咪,我能讓陸叔叔當我爸爸嗎?」「不行也沒關係,你們可以日久生情」某人:「我同意……」 ...展開

《萌寶來襲:爹地超給力》章節試讀:

  盛陽高級小區的街道上。

  一輛黃色的的士停在小區外面,寧梓挺着肚子從車上緩慢的下來。

  「師父,謝謝你了。」

  「沒事,你一個人沒關係嗎,要不要我送你上去。」司機師父看着她挺着大肚子,關心的問。

  寧梓笑了笑,輕輕的撫摸着肚子,神色溫和美好:「沒事,孩子他爸就在裏面,謝謝您了。」

  「那你小心點。」司機又叮囑了一聲,才把車開走。

  寧梓的臉上洋溢着幸福地笑容,半年前她父親去世,但是在去世的那一天,剛好她查出自己懷孕兩個月,肚子里的孩子就像是帶給她希望,讓她很快就振作起來。

  不過可惜的是,她還沒來得及告訴陳昭科這個好消息,陳昭科就主動請纓到A市來幫忙安撫父親公司的員工,這期間可能也是真的忙,她打電話也沒接。

  不過前幾天她看新聞,說公司已經恢復正常,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跑到A市來,想告訴陳昭科這個好消息。

  她快步走在小區,這是a市的高端小區,房子是寧梓的父親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但是她又常年不在A市,就讓陳昭科先暫住了。

  寧梓拿出鑰匙打開家門,一推開,異常安靜的家中突然傳來一陣一陣的女生嬌媚的喘息聲和男生的低吼聲。

  原本寧梓臉上洋溢着的幸福地笑容突然凝固。

  屋內,陳昭科在女人身上。

  「你什麼時候和寧梓分手啊?」閔貞嬌媚地低聲說。

  「快了,我們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了,事成我馬上和她提分手。」陳昭科一般喘氣一邊說。

  寧梓聽完這些話,心中的怒火已經熊熊燃燒了起來,她扭開門把,「咔噠」一聲,房間門被打開了。

  床上的兩個人看見寧梓的到來都愣住了,而田芸芸和陳昭科的身體還粘在一起,沒有來得及分開。

  看到床上的兩,寧梓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閔貞!是你。」

  閔貞絲毫沒有覺得任何地慌張,從陳昭科的身上下來,挑釁的向寧梓挑了挑眉:「寧梓,就像你看見的一樣,我和陳昭科是真心相愛的。」

  「昭科,她說的是真的?」寧梓死死的咬住牙,眼眶盛滿了淚水,卻沒有讓它掉落。

  「閔貞說得沒錯,我喜歡的是她。」陳昭科也從起初的慌張恢復淡定,眼角甚至帶着一絲嘲諷。

  「我難道對你不好嗎?你要什麼我給什麼,你沒工作是的時候是我爸爸一手把你提攜上來的,為什麼要背叛我還有我們的孩子!」寧梓低聲吼道。

  聞言,閔貞噗嗤一聲:「你不會真的以為孩子是你的吧?那天晚上我給你下了葯,隨便把你丟在了一個酒店的房間,至於你和哪個男人共度了**,我就不知道了。」

  「下……下藥?」寧梓神色驚恐。

  仔細回想,她當時的確沒有一點記憶,但是後來她問了陳昭科,陳昭科默認了,她就以為那天晚上是他……

  陳昭科見她這樣,唇角微微勾起,也不再瞞着。

  「如果不這樣,你怎麼會死心塌地的幫我,你父親又怎麼可能會安安心心放手讓我接觸項目,寧梓,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得到寧氏集團,而你父親去世的這半年,公司已經姓陳了,你還不知道嗎?」

  「哦,對了,忘了跟你說,你父親,也是我我們害死的。」閔貞得意的再補了一刀。

  寧梓腦袋猛地被轟炸了一下似的:「你們……你們這對狗男女。」

  寧梓完全失去了理智,衝上去對着兩人又捉又撓。

  陳昭科把閔貞擋在後面:「瘋女人,還不快停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可惡,是你們害死我爸爸,你們這對狗男女,我要你們不得好死。」

  「呵,給臉不要臉。」閔貞眼神里閃爍過一抹狠色,衝著寧梓的肚子抬腿就是一腳。

  「啊……」寧梓措不及防,想去護住肚子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她抱着肚子,捲縮在地上,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從她下身逐漸流失。

  這種感覺陌生,卻又恐懼。

  「孩子……我的孩子……」

  閔貞看着她這樣,眼神里多了分恨意和快感。

  最好,寧梓最好就這樣死掉。

  要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她和媽媽至於要流落在外面這麼多年,就連她媽媽死的時候,都還在讓她不要去攪亂他們家的生活。

  可明明她也是寧家的女兒,就因為不是在一個肚子里生出來的,從小待遇差距就這麼大。

  她不甘心,所以他要寧梓一家人都去死,死了最好!

  「媽的,賤人,要死你滾出去死。」陳昭科臉色鐵青,單手拎起女人,拖着她走到門口,用力的把她丟出。

  「賤人,你最好別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啪的一聲把門關了。

  寧梓躺在門口的地上,她感受到了肚子里有着自己從未體會過的痛,一陣一陣的下墜感撕扯着她。

  她伸出手臂,卻怎麼也不到自己的手機。

  「孩子……」

  艱難的抬起眼皮,扶着牆壁站了起來走到電梯里。

  一進去,她整個人一軟癱坐在電梯了。

  當電梯開門的一瞬間,她看見了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電梯外面。

  「救我……」

  五年後,寧梓乘坐在回國的的飛機上。

  她全程戴着墨鏡死死地盯着手中報紙上面的人物,報紙的中間已經被寧梓掐出了皺皺的痕迹。

  小寶看見媽媽一反常態,問:「媽媽你認識報紙上面的人嗎,你為什麼一直盯着她看呀。」

  聞言,寧梓收斂起眼中的冷意,微微一笑:「認識,一個老朋友了。」

  「媽媽!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太喜歡這個人。」小寶稚氣的聲音響在寧梓的耳畔。

  小寶自小就很聰明,五年前,寧梓受傷後便早產了,她總害怕小寶身體不好,但是這五年小寶茁壯成長,智商也不知為何出奇地高。

  寧梓笑了笑,沒做回答。

  飛機降落,寧梓推着行李往接機口走去。

  剛到接機口,拿完行李,一出機場,寧梓遠遠的就看見陳氏集團代表團的接人牌子。

  「寧……寧小姐,您好!中國歡迎您。」負責人的人小心地向寧梓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