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蒙德贅婿
蒙德贅婿 連載中

蒙德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大貓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大貓熊 遊戲動漫 蘇曉

身穿提瓦特的蘇曉,竟意外成為古恩希爾德家族的贅婿……琴:「阿曉是個很好的丈夫」芭芭拉:「姐夫?他是個很體貼的人」麗莎:「蘇曉?他是我好閨蜜的丈夫,是個很好的男人」……展開

《蒙德贅婿》章節試讀:

安柏架起弓箭,瞄向遠處的風龍結晶,手用力將弦拉緊,一松,一根附加火元素的弓箭直直的朝着風龍結晶而去。

「轟~」

安柏拍了拍手「好了,我們回去吧,我邊走邊跟你說」。

說完,安柏就轉身向廟宇外走去。

熒和派蒙見此立馬跟了上去。

……

「蘇曉大哥是前幾年被琴團長在誓言峽救下的,據她所說,蘇曉大哥當時還被幾隻丘丘人追着打呢。」安柏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高興的事兒突然笑了起來。

不等熒催促,安柏就又繼續說了起來。

「當時的蘇曉大哥才剛被琴團長送到教堂給芭芭拉治療,就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畢竟大家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帥的人」。

「在芭芭拉的救助下,他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只是當時的他沉默了許久,每天都無精打采,後來還是在芭芭拉的勸導下才選擇了就加入騎士團」。

「再後來,蘇曉大哥在一次次的任務中表現出色,僅僅一年多被大團長法爾伽提升到團長助理,雖然當時的許多人都不認可蘇曉他,但是他一直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兒,從來沒有在意過外人的看法」。

「後來,他主動提出恢復偵察騎士的編製,並且從我爺爺的一些筆記里總結出了十分詳細的訓練計劃,最終成功組建了一支偵察騎士小隊,在後來的許多次任務里,偵察騎士小隊都做出了許多貢獻」。

說到這兒,安柏擦了擦眼角流出的淚水。

熒和派蒙擔憂的看着安柏,「安柏,你沒事吧」。

「我沒事兒,只是想起了不告而別的爺爺」。

「我一定會找到他的!」

安柏把眼淚擦乾淨,繼續說道。

「由於蘇曉大哥的功勞太大,騎士團高層特許他進入圖書館禁書區學習西風劍術,而蘇曉大哥果然沒讓人失望,成功傳承了「幼狼」閣下的西風劍術,不僅如此,他還出人意料的學會了「光之獅」的那一門能夠同時使用長劍與大劍的劍術,傳言這門劍術需要極高的天資和極強的力量才能施展,如今的蒙德應該只有蘇曉大哥才會了」。

「而在半年前大團長法爾伽帶着騎士團和教會的大部分人遠征後,蘇曉大哥毅然決然的對蒙德制度開始了改革,雖然當時有很多騎士團和教會高層不同意,但是蘇曉大哥當時擁有巨大的聲望和在代理團長琴的支持下,最終還是成功了」。

「後面的黑火案就是因為制度改革後騎士團效率提升才能迅速破解,甚至那位一直對騎士團的迪盧克姥爺也破天荒的稱讚了一次騎士團的工作效率」。

「因為這次的事件,終於讓騎士團看到了蘇曉大哥的才能,於是在有心人的推動下,琴和蘇曉大哥在前幾天結了婚」。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是蘇曉大哥入贅到古恩希爾德家去,明明他那麼優秀,雖然琴團長也很優秀,但是……一定是有人逼迫的蘇曉大哥」安柏為蘇曉的入贅行為憤憤不平。

一旁的熒和派蒙奇怪的看着安柏。

可能是熒和派蒙那奇怪的眼神被安柏察覺,安柏迅速換成了一副正經的表情,就好像剛才是熒和派蒙眼花了一樣。

「咳咳,你們千萬不要把我剛才吐槽的話給琴團長他們說呀,我只是說著玩的,那個我對蘇曉大哥真沒有什麼……」安柏越說臉越紅。

「嘿嘿。」派蒙和熒互相對視一眼。

「好啦好啦,我一會兒請你們吃一頓大餐,行了吧,不過先說好,我沒多少錢的。」安柏看着眼前這兩個無良無奈道。

「嘿嘿,大餐。」派蒙不知道又在想像什麼,口水都流出來了。

熒一拳把派蒙打飛。

「不用啦,蘇曉說過一會兒要請我們吃飯,我們在那裡吃就當你給過封口費了,畢竟如果不是你把我們帶進蒙德城我們也不會有這頓飯了。」熒表示她不是那種人,讓她吃個瓜就行了,不需要什麼封口費。

再說安柏一個未成年少女,每個月就只能拿騎士團的那點工資,一個月吃完飯也剩不了多少錢,如果安柏今天請自己和派蒙吃一頓,可能以後這一個月安柏只能啃日落果了。

「那…好吧,謝謝你,熒。」安柏慶幸的深呼一口氣。

「喂,旅行者,為什麼要把我打飛啊!哼!不理你一分鐘!」派蒙傲嬌的扭過頭去。

而這時,熒就像變魔術一樣,從手裡拿出一個脆脆雞腿堡,這是之前在獵鹿人餐館莎拉給她的保衛蒙德的獎勵,只是聽說之後要吃大餐,所以她就一直留着肚子沒有吃這個雞腿堡,現在剛好派上了用場。

果然,派蒙一看見美食就像個沒事人一樣飛了下來,「嘿嘿,旅行者,你這個雞腿堡是不是不吃了呀,嘿嘿,讓你最好的朋友派蒙把它吃掉吧,要知道,浪費食物可是可恥的行為」。

派蒙不斷的向熒撒嬌,而熒自然不會為難派蒙,於是就將這個雞腿堡遞給了派蒙。

「咕嘟咕嘟」派蒙三兩口就把這個快跟她一樣的雞腿堡吃了下去。

「我們果然是最好的朋友!」

「對了,你之前說蘇曉大哥可能認識你,一會兒回去了你可以問一下他,因為我們這裡沒人知道他的過去,也許是他以前在哪裡見過你」。

「嗯?難道蘇曉不是這裡的人嗎?可我怎麼感覺你們很信任他。」熒疑惑道?

「嗯,之前說過琴團長是在誓言峽救下的蘇曉哥哥,但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人看到過他,而蘇曉哥哥對自己的過往也總是含糊其辭,雖然看起來他是個璃月人,但是他卻總說自己不是來自璃月」。

「雖然剛開始加入騎士團的時候大家不是很相信他,但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下,蘇曉大哥最終還是被大家給接納」。

「不是來自璃月?會不會是其他國度?」熒心裏有一個猜測,但是她並沒有現在講出來。

剛吃完雞腿堡的派蒙也加入兩人的討論,「怎麼可能,其他國度的人和璃月人區別還是很大的,一眼就能分辨」。

「好啦好啦,我們回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只要不問蘇曉大哥的過去,只問他看見熒為什麼會感到奇怪他一定會回答的,這樣不就行了」。

走在前面的安柏突然回頭。

「旅行者,來比賽吧,比比看誰跑的更快,就算是你我也不會放水哦。」安柏說完就沖了出去。

身後的熒和派蒙對視一眼,立馬就在後面緊追。

「沖沖沖~旅行者,加油鴨」派蒙一邊飛一邊為熒加油。

「啊~派蒙,為什麼我沒有翅膀啊!」

「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