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水滸:娶個俠女當保鏢
夢回水滸:娶個俠女當保鏢 連載中

夢回水滸:娶個俠女當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暴徒張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易天星 暴徒張三

開局是個傻子,第二天就成親俠女老婆為伴,黑幫為我開道沒錯,站在你們面前的,正是少堤主本尊!黃河岸人人敬服,梁山泊群雄拱手威震東西八百里,力壓南北兩國朝!誰說少堤主習武不習文?定個小目標,考他個狀元先!什麼?金國蠢蠢欲動,蒙古冉冉升起?那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降維打擊,什麼叫經濟戰!打死你個不識相的……展開

《夢回水滸:娶個俠女當保鏢》章節試讀:

只見門口不遠處的一棵大樹身後,有個身影正在鬼鬼祟祟地往這邊窺探。

易天星笑道:「這不是店小二嗎?喂,你給我過來!」

店小二一看藏不住了,哆里哆嗦走了出來。

「二位……二位大俠,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官老爺吩咐,讓我注意來往客人,我如果不去報信,就得抓我啊!大俠,請饒命!」

噗通,店小二跪下了。

「哼!」

趙婉晴冷哼一聲,「像你這樣的官府走狗,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殺了你,還嫌髒了我的手!」

易天星卻說:「大小姐大仁大義,對公差都手下留情,要不然他們怎麼會一個受傷的都沒有?所以,更不會殺你了!不過,我得問你幾件事,你老實交代。」

店小二連連點頭,「好好好,大俠請問!」

「第一,白勝是不是真的像他們所說,已經被關進大牢了?」

「是!今天一早就有人傳開了,說昨夜濟州府何觀察帶人抓走了白勝,現在就在濟州府大牢!」

「嗯。第二,他們還說,上午來了個老者打聽白勝的消息,有沒有這件事?」

「有!他先是直接去了白勝家裡,然後又找我問白勝的消息,問完就走了。後來官差來村裡辦案,我一說這事,還被罵了一頓。因此,官老爺讓我留意過往行人。這不,你們就來了……」

「好,算你小子識相!我再問你,那位老者長成什麼模樣,穿什麼衣服?」

「他大概……五十多歲,長得很高大,鬍子又黑又密,大眼睛,長眉毛,說起話來聲若洪鐘,鏗鏘有力。」

易天星看向趙婉晴,趙婉晴點了點頭。

看來,確實是她父親,店小二沒說謊。

「趙小姐,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趙婉晴搖了搖頭,「既然爹爹沒事,我就放心了。可惜師兄被抓,我也沒有能力去救他。我們不要再惹事,快走吧!」

說完,兩人離開了店房,一路向西而去。

而店小二仍然跪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直到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才敢爬了起來。

按照他們的計劃,接下來就要前往浙江會稽縣了,可是路途遙遠,只能拆分成幾個路段來走,第一個目的地就是鄆城縣城。

此處往西十里便是黃泥崗,易天星不由得暗暗有些擔心,便問道:「趙小姐,不是黃泥崗經常有賊人出沒嗎?咱們就這麼走過去,會不會有危險?」

不料,趙婉晴並沒有正面回答,反而說道:「你先別問我,你先把臉湊近點,讓我看看,好像你臉上有什麼東西。」

「是嗎?」

易天星聽話地把頭往前一探。

哪知,趙婉晴一伸手,「啪」地給了他一巴掌!

「你……你這是幹嘛?」

易天星一捂臉頰,火辣辣的疼。

「哼!」趙婉晴怒氣沖沖道:「跟你說了幾次了,怎麼還叫我趙小姐?剛才在店房裡我就忍了,現在還這樣,我生氣!」

「啊?」

這女人翻起臉來,真是毫無徵兆啊!

「好吧,晴兒,晴妹妹,我錯了!現在能說了嗎?」

「說什麼?」

「呃……黃泥崗……賊人……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的?大不了我豁出去再打一架!怎麼?你怕?」

看來,她的氣還沒消。

易天星不敢再說什麼,只好跟在她屁股後面繼續往前走。

好在,趙婉晴心裏還是明白的,天色已經變暗,儘管她本領高強,可是萬一遇到大群匪徒,也不好對付。

因此,他們二人又往前走了三四里路,到了一個村落,找了家客店住下。

店房裡,易天星陪着笑說道:「晴兒,我覺得其實咱們不去浙江也可以。」

這次他可學乖了,「趙小姐」這個詞已經成了他的禁忌。

趙婉晴的臉上終於有了笑意,「為什麼這麼說?」

「從山東到浙江,千里迢迢的,我倒不怕風吹日晒,可是讓你吃苦,我於心不忍啊!」

「切,說到底,還是你自己怕吃苦!」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啊,現在世道那麼亂,到處都是土匪,就算你本領再大,我也總擔心遇到更厲害的高手啊!」

「那又如何?咱們專走大路,不走山路險路不就行了?這趟路我跟着爹爹走過,避開土匪出沒的地方也就是了!」

哎,這大小姐真是一根筋啊,怎麼就非要去浙江呢?如果真的去了,再想回家可就難了!

這回易天星沒詞了,只好默默地吃菜喝湯。

過了一會兒,趙婉晴忽然說道:「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想要回潘家集了?」

易天星趕緊答道:「不是。」

「我把你從家裡搶出來,又對你那麼凶,你是不是恨我?」

易天星搖頭。

「你是易家大少爺,家財萬貫,錦衣玉食,還有丫鬟伺候,我卻硬生生把你搶了出來。我覺得……我對不住你。」

終於,趙婉晴說了那句她想了許久卻從未說出的話。

「你……」易天星蒙圈了,「你不會是要趕我走吧?」

「想得美!」

趙婉晴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說過的話絕不會反悔!你是我的夫君,今生今世都是!想走,門兒也沒有!」

易天星鬆了口氣,心想,就算你趕我,我也不能走啊!

「唉……」趙婉晴嘆了口氣,「其實,到底去不去浙江找大哥,我還沒想好。大哥是江湖中人,我們正在落魄的時候去找他,不讓他那些江湖朋友笑話嗎?」

「這……」

沒想到,她居然會這麼考慮。

一個小姑娘去投奔本家哥哥,首先考慮到的竟然是臉面問題!

易天星尷尬道:「既然這樣,你為什麼……」

「為什麼非要去浙江是吧?其實,是因為你!」

「因為我?」

「對!我怕你還要回潘家集,怕你還要回去和那個丫鬟成親!所以,走的越遠越好,最好永遠都不要回來!」

「呃……」

易天星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佔有慾?

可怕的女人!

這是他第一次用「可怕」這個詞來形容面前這個姑娘。

哪知,下一秒他就意識到,自己誤會她了。

「因為我覺得,我從小驕橫慣了,跟你那個溫順可人的丫鬟比起來,你會更喜歡她,嫌棄我。」

說完,趙婉晴低下了頭,第一次展現出了她脆弱的一面。

幾滴眼淚毫無徵兆地從她的眼角流下,浸**胸前的衣衫。

一時間,易天星手足無措。

這位驕傲、倔強,脾氣火爆的大小姐,竟然哭了?

而原因,竟然是擔心自己會移情別戀。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啊?

壓抑、痛苦、糾結……

或許,更多的,還是那種無可言狀的委屈。

潛意識告訴他,必須做點什麼,來安慰這個為自己做出巨大犧牲的女孩。

易天星伸出手來,想要幫她擦掉眼淚,可是手卻停在了半空,不敢向前一步。

唉,我怎麼那麼懦弱呢!

忽然,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像是在提醒,卻又更帶有慫恿意味地吼了出來。

「親她!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