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連載中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來源:google 作者:清雅四少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建成 李淵

李健誠,21世紀一個底層員工,一個夢想擁有財富、地位、美女的青年一夢醒來變成了隋朝唐國公李淵的大兒子李建成在作為後世的來者,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命運但我絕不向命運低頭:「房玄齡、杜如晦、魏徵,你們將是我的左膀右臂,李靖、李績、程咬金、秦瓊、尉遲恭,你們註定為我御疆拓土,執失思力、契芯何力、阿史那社爾、松贊干布、祿東贊,你們註定要臣服於我的腳下,長孫無忌,你給我去死唐三藏,你不需要孫悟空了,我送你出關;楊艷、徐惠、武則天,乖乖的在床上等我,夫君馬上就來」唐三世後不會有武周代唐,不會有安史之亂,不會有五代十國,給你一個不一樣的大唐展開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章節試讀:

李健誠,一個在城裡打工的普通大學生,父母都是普通人,沒房、沒車、沒家世、沒靠山,所以看人眼色行事,微薄的收入。今天又因為業績不佳被老闆痛罵:「你他媽的是怎麼搞得,這麼點小事你都搞不定,啊!你有什麼用啊!不是他媽的你媽求我,老子才不把你招聘進來呢!你他媽的還想不想幹了。」

「滾!真他媽的廢物。」。隨着這現在都市職業化的話語。李健誠出了辦公室,回到家,頭疼如鼓,兩眼迷離,想到明天還要工作,就從藥箱里拿出一瓶葯,直接用水灌了下去,藥瓶上依稀寫着:安眠。

「大公子醒了,大公子醒了」。李健誠掙開眼睛,只見一個清秀女孩滿臉淚痕的跪在李健誠的面前。

「大公子你醒來太好了,青兒這就馬上告訴夫人去」。

「兒啊!你終於醒了。」一個相貌雍容的婦人快步的走到了李健誠的床邊,一隻如玉般的手在李建成的臉上摩挲,使李建成昏昏沉沉的頭彷彿注入了一絲清涼。四個不及桌高的小鬼頭也一眼欣喜地看着李建誠。

「我這是在哪」?滿屋子人大驚:

「大夫,我兒這是怎麼了,不會有什麼事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在李健誠的手上按了一會,「夫人,不要着急,公子墜馬剛醒來,有些短暫失憶是正常的。」

「兒啊!你可是我們唐公府的嫡長子,以後我們唐公府還要你支撐,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公子要休息了,你們出去吧!青兒,好好侍候公子休息。建成,身體好些後記得去給你爹爹請安啊!」

「不嗎不嗎!我要找大哥玩,我要大哥。」幾個小鬼頭不情願的被人抱出去了。李健誠也慢慢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所在的朝代,李健誠現在是唐公府的大公子,叫李建成,父親是唐公李淵,還在朝中上朝未歸。母親是隴西竇氏家族的族人,外祖母是北周的襄陽大長公主。還有三個弟弟,分別是:李世民、李元霸、李元吉。妹妹李秀寧。而現在是隋開皇四年,想不到一覺醒來,李健誠竟然成了李建成。而李健誠也慢慢的在適應了是唐公大公子的身份.

皇宮,太極殿御書房:「叔德,做為親戚,朕想跟你說說心裏話。」

「陛下直管直言,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叔德,你又來了。」

「陛下,聖人有禮數,居家為長幼,在朝為君臣。臣一不敢忘聖人教誨,二不敢忘臣七歲喪母之時,姨父姨母及外祖父一家對臣的關愛,唯以忠孝正恭對陛下,才能報陛下皇恩浩蕩之萬一呀!陛下。」

「說著怎麼又哭了,人家說你是李婆婆,真是名不虛傳啊!快快起來。」

說話的二人正是隋朝的開國皇帝隋文帝楊堅與李健誠現在的父親,唐國公李淵,出身於隴西李氏家族,其七歲時喪父,家族中有野心的人嫉妒其爵位,屢屢對其暗算,幸其母是北周大司馬獨孤信之女,與當時的隋國公夫人獨孤氏是親姐妹,由楊堅向當時的北周皇帝進言請旨先襲唐公爵位。在其未成人時就居於隋公府。成年後,又是由楊堅夫婦主婚與當時的隴西旺族竇氏家族聯姻成家。可以說,身是內侄,人倫為父子這句話用在他們身上一點也不為過。隋代北周時,李淵身為禁軍將領,任鎮殿門將。協助楊堅彈壓百官。在隋文帝剛登基的那幾年裡,他勤勤懇懇,日夜巡守,為隋文帝的安危不辭辛勞而日見寵信。所以,隋文帝也倚他為腹心,在朝庭大政上也經常與李淵商量。

「最近太子越來越不成器了,冬至節不來朝見,這也就罷了,現在竟然公然接受百官朝賀,朕還沒死,看來他就急於搶班奪權得想當皇帝了,可惡!真是個孽障!」咣,龍案上的玉制硯台摔碎了。內侍準備上來收拾,楊堅火氣更盛,直接一支御筆砸過去,內侍們嚇得人人都不敢作聲。「滾」。李淵暗暗使個眼色,內侍又匆忙退了出去。

「聖上息怒,若按朝庭禮制,百官在冬至節朝見太子並無異樣,況且太子尚年幼,不知進退,只要由良臣虛心教導,日後必定謹規慎舉,不會再有不規之處。」

「你的這些話,朕在朝堂上都聽夠了,總是虛心教導、虛心教導。。。。。。東宮的輔臣還少嗎?可他又學到了些什麼,現在不說搶班奪權,就是東宮的美女嬪妾多的,恐怕就是把整個長安城給他都裝不下了;除了龍袍外,他的錦衣華服比朕的還要考究,相比起來,晉王反倒更像朕年輕的時候,文韜武略,頗有治世之才,並且為人也恭謹賢良,在沒有前往封地的時候,四時八節都不忘帶着晉王妃和兒女入宮來問安,去了封地,在處理政務之餘也不忘常寫封家書問安,府中除了幾個太監,還有年老的僕婦,連個像樣的侍婢都沒有,也許,晉王才是真正的太子人選」。李淵聽到耳朵里,趕快把頭低下,不敢回話。

「嗯!愛卿,為何你不說話。」

「陛下,家有長子,國有儲君。此為陛下的家事,臣萬不敢言」。說著,李淵把頭低的更低。

「好吧!你是個老實人,朕不為難你,聽說你的長子因墜馬卧床多時,你就先下去吧!」

「臣謝主隆恩。先行告退了。」走出宮門後,李淵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