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蒙界
蒙界 連載中

蒙界

來源:google 作者:青南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羅岩 莫山中 都市小說

人類終為自己的愚味而買單,劉長生通過重新編輯DNA信息而獲得長生不老,目睹了人類的這場浩劫羅岩推算出未來五百年所發生的事情,放下與莫山中千年的恩怨,招集各方奇人組成護天聯盟,而西方為首的神主教卻處處阻攔,雙方惡鬥數十年,至到地救真正的敵人來臨,羅岩才認識到真正敵的人可怕,看着眾生被玩弄於股掌之間而不自知……展開

《蒙界》章節試讀:

劉長生自從再次戴上玲瓏玉佩後,再也沒有發生鬼上身的事情了,整個人都變了一樣,學習越來越好,身體越來越棒,一家人也都非常開心,劉長生也以年年班級第一的成績回報大家。但是在他心中,一直沒有忘記自己最初的夢想,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破解長生不老之謎,讓家人都可以永遠在一起。

劉長生如願學習了生物工程,並以優異的成績大學畢業,劉落根給他找了幾份體面的工作,劉長生都不願意去上班,而是在家裡看各種生命科技的書籍,最後一家人也很無奈,而恰在這時,劉立仁身體變的很差,生活幾乎不能自立,劉長生剛好負責起照顧爺爺,半年之後,劉立仁去世了,臨終之前跟劉長生說道:「孩子,現在咱們祖國發展越來越好,很多國家都不如我們,有機會的話去大陸發展,順便回鄉看看,替我和你老奶多燒點紙錢,你記着,我們永遠是劉庄的人。」長生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親人去世的時候大多數人只是難過,而往後日子裏很多時間是悲傷。爺爺的去世讓劉長生難過了很長時間,這些日子裏也開始通過互聯網關注祖國的變化,每次看到新聞都覺得精神振奮,內心也對大陸越來越嚮往了。

這一年,北京奧運會讓全世界對中國刮目相看,劉長生也更堅定了自己要去大陸發展的決心。當他向家人提出要去大陸發展的時候,全家人都以為他瘋了,奶奶更是捨不得這個寶貝大孫子背井離鄉去工作,更何況工資水平還不如當地呢!

「奶奶,爸爸媽媽,我也不小了,我自己的未來我想自己做主,這次我是鐵了心要去大陸工作,首先,爺爺臨終前說有機會的話去大陸發展,那邊環境更好,發展空間大……」

沒等劉長生說完,奶奶便打斷了他的話,急忙說道:「你爺爺都老糊塗了,你聽不用聽他的說,他的話你聽,我的話你也要聽,我不讓你去那邊,就在咱們這裡找個工作就行了。」

劉長生感到無語。「好吧!另外,我所學的專業在咱們這裡根本合適的工作,而大陸那邊卻有很多家,這個專業也是我的愛好,我想一輩子從事這個行業。」

劉落根說道:「當初你這個專業,我只是覺得你喜歡就行,沒有管你,但是你要知道,很多人一輩子謀生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喜歡的,我覺得你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吧!好好找份工作,以你的聰明才智,干那一行都會成功的。」

「我選的是我的愛好,我的夢想,我不會放棄的,我更不想像其它人一樣平庸的過一輩子,我選擇了,我一定會堅持的,這一點誰都改變不了。」

媽媽聽了也說道:「長生啊,你要為你的將來考慮一下,你將來總要找個老婆吧!難道你想找個大陸妹嗎?」

劉長生笑了笑,說道:「只要愛情來了,哪怕她是個非洲人我也會娶她的。」

一家人都大笑了起來,媽媽說道:「我可不想找一個非洲兒媳婦。」

劉落根也笑着說道:「你千萬別把我們老劉家的基因里摻進黑色基因。」

劉長生見氣氛緩和了很多,便說道:「我這些年不止一次的夢到我的未來,如果只困在這個小島上,我會悶死的,我註定要在大陸發展,而且,這塊玉佩也不至一次的提醒我要去一個有土有水的地方。」

「有土有水的地方是哪裡?大陸哪裡都有土有水。」

「深圳,一個是水,一個是土,這似乎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深圳!」一家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劉落根說道:「北京,上海都發展的不錯,你幹嘛要去那個地方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想去那邊。」

「哦!看來我們是攔不住你了,你如果要去的話,你就過去吧!我們給你兩年時間,如果你在那邊能呆下來,我就同意了,如果混不下去,你就回來找個工作老老實實的上班吧!」

聽到父親同意自己的決定,長生非常高興,便準備收拾東西出發去大陸,卻被劉落根攔了下來,說道:「你先準備一下資料,把所需要的證件準備好,我再聯繫一下我的朋友們,將來你過去好有個照應。」

劉長生聽後,覺得有道理,便去準備相關資料了,劉落根也找了幾個大陸的朋友來幫助長生。

長生走出機場大廳,看着現代化的機場感嘆不已,正在思考下一步如何發展呢,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拍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王叔叔王思宛,王思宛這些年在香港和廣東這邊做生意,發了大財了,見到長生便說道:「好小子,一轉眼就這麼大了。」

長生急忙向王叔叔問好,王思宛又說道:「好樣的,我都聽說你學習一直非常好,年年都是第一,比我們家那小兔崽子強多了。」

長生聽了忙說道:「可不要這樣講,我很多地主要向均雅哥學習呢?」

「你向他學什麼,一天到晚不務正業,就知道玩,沒啥出息了。你過來了,正好可以跟他好好講講,把他往正路上引一下。」說完,提起長生的包就放在自己車上,開着車離開機場了。

汽車走在深圳的馬路上,長生無聊的看着窗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幾十年前自己來的時候看到的和現在看到的像是兩個世界,遍地都是一座座嶄新的高樓,人們也不再是那種灰色的確良衣服,而是各種世界大牌服裝和奢侈品,處處透露着時尚和貴氣,自己反而成了最土的那個人。

王思宛一路上都在吹噓自己這些年的奮鬥史,長生也只好有一句沒一句的應和着。

車子開到一個高檔小區裏面,王思宛幫長生把行李拿出來說道:「這個小區是新的,我前幾年在這裡買了一套房子,現在均雅就住在裏面,我前幾天告訴他你要過來,他開心的不行,你就和他住在一起吧!」

長生跟着王思宛走進電梯,來到一戶門前,敲了敲門,裏面也沒回應,又給兒子打了一會電話,門才打開,王思宛看着一身酒氣睡眼矇矓的兒子氣就不打一出來,進屋放好東西對著兒子就是一頓訓,王均雅好像早已經習以為常了一樣,一聲不吭的任由父親訓斥。

長生打量着這套房子,一個一百多平方的大三房,屋內裝修的非常精緻,處處透着現代的氣息,客廳後面就是一個大陽台,放眼望去左邊是一條繁華的街道,右邊是座連綿的大山,坐在陽台上,一邊的感覺是人間煙火,另一邊卻是天上人間,不由的感嘆這真是個好地方。

王均雅走了過來,問長生想住哪一間卧室,長生選了一間可以看風景的,王均雅把長生的行李放好,房間簡單整理了一下,然後三人便出來吃飯,王均雅吃飯還是吃訓也會不清楚,一直不說話,任由王思宛說個不停。

吃完飯王思宛便回去了,王均雅拉着劉長生說道:「走,我帶你去玩點好玩的。」

長生一怔,問道:「什麼好玩的?」

王均雅詭異的笑了笑,說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兩人打了一輛的士,在車上王均雅不停的打電話約朋友,長生猜想可能是要叫上幾個朋友出來玩,也沒多想,的士到一座大廈門口停下,上面巨大的霓虹燈寫着六個大字:「大富豪夜總會」。長生也不多問,緊緊的跟在王均雅身後,王均雅輕車熟路的走到一個包間,點了一大堆吃的和啤酒,兩人邊吃着東西邊喝着啤酒,不一會走進來幾個人,見到王均雅便熱情的打招呼。

大家一起喝了幾杯後,王均雅走了到音響邊上,把音樂聲音關掉,說道:「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位新朋友,從小在台灣我們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劉長生。」說完向眾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長生雖然第一次來這種場所,但是也明白接下來該自己說兩句了,走到王均雅旁邊說道:「我叫劉長生,剛到深圳,大家多多關照!」

這時,一個捲髮的男子上前說道:「長生兄弟這話就見外了,我們幾兄弟從來不說這種外行話。」

王均雅也跟着說道:「不急,慢慢的他就適應了。」接着上前摟住捲髮男子跟長生說道:「他叫李大軍,外號捲毛,以後你叫軍哥也行,叫捲毛也行。」

長生忙說道:「軍哥好!」捲毛應了一聲。

旁邊又有一個小個子男的上前,一把握住長生的手說道:「張子揚,以後叫我大頭就行了。」握完手端起酒杯,跟長生碰了一杯。

最後一個上來給長生一個擁抱,說道:「趙鵬,叫我大鳥就行了。」說完便舉起酒杯跟長生喝了一杯。

幾個年輕人在一起玩各種遊戲,不停的喝着酒,看着酒喝的差不多了,大頭色眯眯的朝王均雅一笑,說道:「鴨子,差不多了,該上正餐了吧!」

捲毛聽了也哈哈笑道:「再喝一會恐怕就吃不動正餐了。」

王均雅笑了看了看長生,說道:「讓你開開眼吧!」說完走了出去,過一會只見王均雅摟着一個青春靚麗的姑娘走了進來,後面還帶着一排年輕漂亮的姑娘。

只見王均雅說道:「來吧!兄弟們,各挑各的吧!」說完便摟着姑娘坐了下來,還時不時的向姑娘身上揩油,這姑娘好像早就習慣了一樣,沒有一絲害羞的樣子。

「今天鴨子不夠意思,怎麼說也應該讓長生兄弟先來挑啊!你怎麼上來就抱走一個。」

王均雅笑了笑,說道:「大頭今天這話說的沒毛病,我錯了,這個是我給長生挑的。」說完,一把把姑娘推到長生懷裡。

長生被這忽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是看着這麼漂亮的美女撲向自己,不接住的話,她肯定會摔在地上,只好伸手去接她,美女正好爬在長生的手臂上,兩團軟綿綿的東西與長生來了一次親密接觸,這姑娘「哎喲」了一聲,順勢用一支用胳膊勾住了長生的脖子,這樣身體才穩了下來。

長生嚇了一跳,心中暗想:「真空上陣,她裏面什麼都沒有穿,只有外面這一層薄薄的蕾絲。」

眾人見女子一聲嬌羞,紛紛哈哈大笑,大頭說道:「鴨子好大方啊,美女都捨得分享。」

王均雅笑了笑,說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何況我也不是那種重色輕友的人,讓給長生也挺好的。」

捲毛聽後不服的說道:「那上次那個美女你怎麼不讓給我呢!」

「我暈!你還記着上次的事。」

「肯定了,為兄弟兩肋插刀,為美女插兄弟兩刀,這才是你說的。」捲毛說完哈哈大笑。

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來,笑完各自挑選了一位美女陪自己喝酒聊天。

長生第一次來這種場所,多少有些緊張,旁邊的美女看到後,主動舉起杯來跟長生喝起來。喝完之後,美女說道:「我叫晶晶,老闆怎麼稱呼?」

長生羞澀的說道:「我叫長生,不是什麼老闆。」

晶晶呵呵一笑說道:「你們台商在這裡是什麼樣的我還不了解嗎?不用裝了。」

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五男五女在房間裏面搖着色子,喝着酒,好不快樂。

午夜時分,十個人醉熏熏的來到賓館,王均雅顯然是這裡的常客,開了五間房,各自摟着自己的美女進了房間,不一會裏面就傳出各種**。

長生的晶晶來到房間,晶晶輕車熟路的脫衣洗澡,長生雖然是第一次開房,但是也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便阻止下晶晶,只讓他陪自己聊聊天就可以了。

晶晶呵呵一笑,說道:「你是第一次吧!」

長生害羞的點了點頭,晶晶笑的更大聲了。

「你想和我聊點什麼呢?」

長生想了想,問道:「你多大了?」

「二十六了。你準備查戶口嗎?」說完,晶晶又笑了起來。

長生覺得自己問的問題挺無聊的,便又問道:「你在這裡做多久了?」

「三年多了。」

「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窮唄。」晶晶不加掩飾的回答道。

「哦!」長生也覺得自己更無聊了,便想問些敏感一點的話題,笑了笑說道:「你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晶晶陷入了深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