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夢裡我日常很慫
夢裡我日常很慫 連載中

夢裡我日常很慫

來源:google 作者:斜陽煙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知歲 方漠朝 現代言情

【佛系炸毛*玩世不恭】【快穿+救贖】宋知歲有個特殊技能,每看一本小說都會成為書中的某個角色,性別不定,咖位不定且只會在夢裡才進入書里因此她憑藉這個強大的buff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編劇還是專門改編小說的編劇經她改編的電視劇或電影無一例外地成為了爆款由於切身在書里感受過,她筆下的每個人物都有血有肉,性格鮮明,支線豐富不拖沓,主線曲折但不狗血宋知歲也成為了各大導演爭相爭取的王牌方漠朝人如其名不在乎每一天,畢生信念就是及時行樂早死早超生但是無奈啊,他有個資本家老爸,老爸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掙下諾大家業,就指望着後繼有人,承繼大統,但是方漠朝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於是老爸決定讓他進基層鍛煉,扣他所有花銷並揚言一年內要是沒有正經工作,就死外面,他方鑒沒這麼個廢物兒子得知此消息方漠朝不屑冷笑,就這?但是方老爹這次是認真的,於是,在方漠朝四處求助無果後,方漠朝呆在二十幾平的小破屋裡,泡着四塊半一桶的泡麵無奈搖頭,老頭兒,你狠展開

《夢裡我日常很慫》章節試讀:

在夢境里經歷了這麼多天,醒過來的宋知歲感覺非常累,來自靈魂深處的累,渾身關節像是都移了位之後又恢復。雖然她真的一點腦子也沒動。

「歲歲,你醒了啊,這一覺你可睡得真實在,晚八點到早八點整整十二個小時,你也不怕把腦子睡傻。」宋媽媽端着早餐嘮叨着宋知歲。

睡傻是不可能傻的,睡成植物人倒是很有可能。宋知歲在心裏回復,不過面上還是要裝乖。

「我是病人嘛,病人就是要多休息才好的快。」

「睡十二個小時,我只怕到時候我還沒有得老年痴呆症你先得了,我不會老了還要照顧你吧。」宋媽媽對未來表示擔憂。

「還有哦,那趙醫生還說你要下床運動運動呢,躺了一個月,你腿都要廢掉了。」宋媽媽忍不住為女兒的身體嘮叨。

「我知道了,媽,趕緊吃飯吧,我好餓啊。」宋知歲捂肚子裝可憐。

「能不餓嗎,昨天的晚飯你也沒吃,一直吵着要睡覺,讓人家聽了還以為你是小寶寶呢,多大人了還嚷覺。」宋媽媽一邊說著,一邊把飯擺好放到宋知歲身邊。

「怎麼,嚷覺是小寶寶的專利嗎?本20多歲女寶怎麼就不能嚷一下。」宋知歲坐起來準備吃飯。

「對了,趙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之前倒是沒什麼外傷,就是一直醒不過來,還好,現在你沒事了。」宋媽媽看着吃飯的宋知歲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好,那我出院了回哪兒住啊。」宋知歲頭也不抬。

「你就不要想再回你的小房子了,這次回家就跟爸爸媽媽住,也好方便照顧你。」宋媽媽語氣堅定。

「哎呀,我已經好了,不需要人照顧了,連趙醫生都說我可以出院了。」宋知歲掙扎。

她想,回家了老睡覺多不方便啊,要是耽誤一小時,那可就是一天了。

「你想都不要想,就在家住着。」宋媽媽無情拒絕。

就在這時,宋知歲的手機響了,備註就是找貓的。宋媽媽把手機遞給宋知歲。

「喂,你好。」宋知歲接通電話。

「喂,終於接通了,這一個月一直沒有聯繫到你,貓貓放在你那裡真是麻煩了。」方漠朝先客套一下。

「沒關係沒關係,不麻煩的,不過貓可能要你親自來拿了,上次去見面的時候出了車禍,一直到現在才差不多恢復。所以一直也沒有和你聯繫。」

「車禍?是貓的原因嗎?」方漠朝是真的吃驚了,老二雖然認生,可是真的皮。尤其愛上躥下跳。

「額……算是吧,過馬路的時候跳出去了,然後有一輛車過來,我抱住貓,車撞了我。」宋知歲簡要概括。

「真的很抱歉,你的醫藥費我會賠給你,貓我也會儘快接走。」方漠朝覺得很抱歉,同時又一陣後怕,不論是貓還是人出了事方漠朝可能都會很難過。

「醫藥費沒關係,貓貓你接走吧,我父母不太喜歡小動物,我現在也沒辦法照顧它。就在XX醫院樓下,我媽媽會把貓還給你的。」宋媽媽突然被委以重任,無奈的看了眼宋知歲。

宋知歲沖宋媽媽討好的笑了笑。宋媽媽雖然不情願,到底也沒多說什麼。

宋爸宋媽都不愛跟小動物接觸,尤其是宋媽,宋媽媽有一些輕微的潔癖,貓貓身上的毛容易讓她發狂。

得了准信的方漠朝立即趕了過去。

「你倒是清閑,我還得從家裡把貓幫你帶出來。」宋媽媽很無語。但是還是去找貓了。

還好宋知歲父母家離醫院很近,等方漠朝來的時候,宋媽媽已經和放在籠子里的老二在樓下等着了。

方漠朝帶了許多補品,畢竟人家是為了救自己的貓才出事的,於情於理都該慰問一下,可等他到了醫院樓下,卻看到抱着貓的,竟然就是自己老爸的死對頭的老婆楊阿姨(宋媽媽全名楊英英,是一位作家,詩人。)

方漠朝走過去「楊阿姨,好巧啊。」

「你是……」宋媽媽卡殼了,但是看着這張臉卻又感覺很熟悉,總感覺見過。

「我是方鑒的兒子,方漠朝。」方漠朝感覺再不提醒一下,可能場面就尷尬了。

此時的宋媽媽才想到這張臉像誰了,原來是她老公老同學的兒子,怪不得看着眼熟。「哦~小方啊,前幾年好像聽說你出國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 去年畢業了就回來了。」方漠朝其實回來的更早,他提前拿到了畢業證書,回來後就開始創業。但是沒告訴任何人這件事,除了劉頌,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去年回來的。

「哎呦真沒想到,男大也十八變,這才幾年沒見,都長成大小夥子了。」宋媽媽看着眼前精緻帥氣的男孩誇讚。「腰背挺拔,一表人才哦。」

方漠朝虛心的聽着宋媽媽的誇獎。

「哎,你到這裡做什麼啊,看望病人嗎。」宋媽媽問。

方漠朝有點不好意思「阿姨,您身邊這隻貓,其實是我的。」

「啊?你的貓啊,好巧啊,撿你貓的是歲歲,歲歲你還記得嗎?」宋媽媽很吃驚,感嘆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當然記得,我還記得小時候她跟我搶糖吃呢。」方漠朝臉上笑嘻嘻,內心在想,老子當然記得那個騙我爬牆摔得一臉土的瘋丫頭。

但是那個丫頭比較傻,他隨隨便便就還回去了。

「哈哈哈哈,歲歲小時候是很調皮,難得你還記得。」宋媽媽想起女兒小時候的樣子也是忍俊不禁。

「你既然來了,就上樓去看看她吧。」說到這兒了,宋媽媽就想起了讓自己女兒出事的罪魁禍首「還有這隻貓,你要看好它了,它太不聽話了,當時它要是安分一點,歲歲也不會出事了。」宋媽媽把貓遞給方漠朝,語氣還有一些埋怨。

方漠朝拿過籠子「我知道了阿姨,以後一定看好它。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很對不起。」

「沒事,阿姨也沒有怪你的意思,把貓放下去看看歲歲吧。」宋媽媽提議。

「好,阿姨,我正好想着要去探望探望她。」方漠朝把貓鎖到車裡,就跟着宋媽媽上樓看宋知歲去了。

而此時的宋知歲正在腦子裡繼續看那本《後悔遇見你》,試圖從裏面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年辰彥篡位的具體細節,小勉子跟年辰彥是怎麼認識的,關係究竟如何,第一遍時間太短,讀的太粗糙,有些細節還是要補充補充。

然後,病房的門就開了,方漠朝和宋媽媽走了進來。

宋知歲睜開眼,看到進門的男人仔細觀察,然後想起,這就是她初中那個死對頭,偷偷告狀害的自己被媽媽罰好久都不可以看電視。

「是你?你來幹什麼。」宋知歲很吃驚的問他。

方漠朝尷尬的摸摸鼻子「那個,其實我是來找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