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孟笙褚今許免費閱讀
孟笙褚今許免費閱讀 連載中

孟笙褚今許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蛇王娶我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蛇王娶我

我一出生就被父親埋了,是一條蛇救了我。十八歲這年,這條蛇找到了我,要我報恩做他的妻子......展開

《孟笙褚今許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我在心裏安慰自己,陳叔只是個傻子,他說的話我不能相信。
好在返校途中一切順利,一到學校我就給姥姥報了平安。
之後的日子裏我幾乎每天都要給姥姥打電話,我怕姥姥遭到報復,我得確定她老人家平安。
姥姥說我走了後村裡是有幾天不太平,但是都沒人受到傷害,讓我不要擔心。
青春洋溢歡聲笑語的大學校園漸漸驅散了籠罩在我心頭的恐懼,而褚今許自從那晚之後也沒有再出現。
我有時候甚至在想,端午假期內所發生的事情,是不是我做的一場夢?
直到一個半月之後,一對中年夫妻來我學校,指名要找我。
我見到那對中年夫妻是在學校門口的小飯館外,我和好友去吃午飯,一眼就看見了正四處張望的中年夫妻。
為什麼會一眼看見呢?
那是因為他們推着輪椅,輪椅上坐着一個恬靜乖巧又很漂亮的女孩子,看模樣十五六歲的樣子,只是看起來有點病懨懨的。
我並不認識他們,可他們看見我時眼睛都亮了起來,那中年女人直接衝到了我的面前,緊緊抓着我的胳膊,像怕我跑了似的,我給嚇了一跳。
「你誰啊?」我皺眉。
中年女人的眼神在我身上打量着,激動得嘴唇都在顫抖,「笙笙…你是笙笙,對嗎?」
我一愣,這個女人竟然認識我?我從小到大除了村裡的人外認識的人並不多,眼前這個女人更是沒有印象。
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旁邊的好友張安安問道,「孟笙,你親戚啊?」
我搖頭,老實說道,「不是,我不認識。」
聽到我的話,中年女人的神色有些黯然,她依舊緊握着我的手,「笙笙…我是媽媽啊。」
什麼?我的心突然一滯,整個人都變得僵硬起來。
媽…媽?
這個稱呼曾是我童年最渴望的,別的小孩子們都有爸爸媽媽,颳風下雨的時候總有爸爸媽媽接送,可我沒有。
那時候我總是問姥姥,我的爸爸媽媽呢?姥姥只是嘆氣並不回答我,直到我年紀稍微大一點,我才從同村人嘴裏聽說,我一出生就被爸爸媽媽拋棄了。
不過雖然我沒有爸爸媽媽,但我該有的寵愛,姥姥一樣沒落下。
當我慢慢忘記我是被爸媽拋棄的孩子時,竟然有人出現拉着我說,是我的媽媽。
一時間我變得不知所措,女人的視線還在我身上打量,「你都長這麼大了啊……」
是啊,十八年了,我都長這麼大了。
曾經拋棄我,現在又來找我做什麼呢?
女人一隻手挽着我胳膊,一隻手指向了一旁的中年男人和那個輪椅上的女孩子。
「笙笙,那是爸爸和妹妹。」
中年男人沒有看我這邊,他正在和輪椅上的女孩子講話,那神色間無盡的寵溺,除了最開始外男人的眼神就沒有再往我這邊看。
女人有點尷尬,她馬上說道,「你爸他十幾年沒有見過你,一時間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你不要介意。」
「我們到飯店裡邊吃邊聊吧。」女人小心翼翼的詢問我。
聊?聊什麼?
拋棄了我十八年,現在來找我聊什麼?
我曾心中有渴望,可現在他們的出現讓我心裏出現了怨恨和委屈,特別是看到我那所謂的妹妹時,我心酸到不行。
同樣都是女兒,為什麼我是被拋棄的那個?
而且,為什麼偏偏現在來找我?
我將手掙脫出來,語氣生硬,「沒什麼好聊的,我待會有課,先走了。」
說完我逃也似的轉身快步的跑進了學校,忽略了女人臉上着急失望的神情。
隨後張安安追上了我的腳步,她是我所認識和我相處得最好的朋友。
「孟笙,那真是你爸媽啊?」她好奇的問。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張安安,其實除了村裡的人知道我是拋棄的,我上學期間並沒有其他人知道。
「不是,我沒有爸媽。」我淡定的說道。
張安安愣了一下,隨後表情瞭然,沒有再接着追問,她一把摟住我的肩膀,將腦袋湊近我,「走,我請你吃學校後門的那家米線,你不是最愛吃的嗎,這次我允許你加一份牛肉。」
「好。」我點頭。
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吃一些好吃的就能變得心情愉悅。
我宰了張安安一頓,加了兩份牛肉,這妮子在我耳邊念叨了兩小時。
吃完後我讓張安安先回宿舍了,我得跟姥姥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我將爸媽來找我的事全告訴了姥姥,老人家聽完話有很長一陣的沉默。
最終我聽到姥姥在電話那邊嘆了口氣,「笙笙,他們畢竟是生你的父母…」
「姥姥年紀大了,陪你的日子很短很短,等姥姥走了,他們還可以繼續陪着你…」
姥姥的話讓我心裏泛酸,我知道有一天姥姥會離開我,但我從來不敢想像這天的到來。
「我知道了,姥姥。」我強壓住自己的哭腔,「您在老家一定要保重身體!」
「嗯……」姥姥的聲音有些悠遠。
掛掉電話之後,心裏很難受,生恩沒有養恩大,更何況我一出生他們就想我死掉。
為什麼他們現在又來找我呢?
而且他們是怎麼認出我的?是姥姥告訴他們的嗎?
想着這些我整個人的腦子都很亂,我決定先暫時把這些疑慮放在心裏,我想也許這次被我拒絕後,我那爸媽應該不會來找我了。
畢竟他們對我也沒啥感情。
為了感謝張安安之前請我吃的米線,我去買了兩杯奶茶,剛插上吸管準備吸一口,一道聲音在我耳邊平地響起。
「這是什麼?」
「珍珠奶茶啊。」我下意識的回道。
等我回完我才反應過來不對,我一個人走着,是誰在我的耳邊說話?
我忙轉頭看向身邊,消失了一個多月的白色身影在此刻竟再次出現。
我瞬間想到了劉仙姑對我的警告!
心裏開始害怕,面前的男人並不是姥姥所求的重山君,而是一個讓劉仙姑都害怕的東西。
「你,你,你怎麼會來這裡?」我驚得整個人都結巴了。

《孟笙褚今許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