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猛刷修為後,帶至尊夫君超越三界
猛刷修為後,帶至尊夫君超越三界 連載中

猛刷修為後,帶至尊夫君超越三界

來源:google 作者:舒舒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寂令 池清予

她本是神界有名的天才,醉心煉丹煉器,且極有造詣!一場意外,主神父母竭盡全力保她元神逃離到星九大陸附身剛被蛇蠍妹妹殺死的池清予身上?看她如何報復蛇蠍妹妹!對了,還有那噁心的渣爹,那心毒的主母,一個都不會放過!可這身體是廢物?不,這是稀世罕見的體質,從此她開啟了狂刷修為的模式,只為重回神界!只是...為什麼總有一個美男時不時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呢?起開起開,美男雖好,卻別擋着本姑娘猛刷修為!什麼?原來你是神界至尊?神界至尊也不行!美男委屈:為什麼不行?池清予瞬間投降,行,來,跟我一起刷修為!展開

《猛刷修為後,帶至尊夫君超越三界》章節試讀:

是夜,原本應該寂靜無聲的啟國京郊森林深處變得喧鬧起來,驚了鳥獸,紛紛逃竄離去。

可蜷縮在地的池清予卻無處可逃,十幾名侍衛拿着火把將她團團圍住。

為首是一名年約十幾歲的紅衣少女,她手中攥住一根鮮紅的鞭子,手起手落間不停地鞭打在池清予身上,使池清予身上本來的白衣染得一片暗紅,鮮血淋漓,痛苦無助和哀怨痛恨在池清予臉上交織浮現,悲慘的慘叫聲響徹森林。

鞭子一下一下的落,慘叫聲一聲接着一聲,池炎月咬牙切齒,每打一下都蘊含靈力,她恨死這個賤人了!

「跑啊,池清予,你不是能跑嗎?」

池炎月咬牙切齒地說,她的話音落,便又是一鞭下去,皮開肉綻…

池炎月眼含恨意,但看已經氣若遊絲的池清予,她突然就又笑了起來:「池清予,你這個蠢貨,妄圖跑掉,那就正好給了我機會。」

「說啊,你為什麼要跑,難道給大皇子做侍妾讓你覺得很丟人嗎?!」

池炎月終於打累了,她蹲下藉著火光看着池清予那絕美的面容,這張臉,太美了。

饒是現在狼狽不堪,饒是現在要死不活,但這張臉,卻還是這樣美。

她太嫉妒了,她本是大皇子的未婚妻,可大皇子卻看中了池清予的美貌,提出要在他們成親的那一天順帶把池清予帶過去做侍妾。

而更令人生氣的是,池清予在得知要做大皇子侍妾的時候,竟冒死出逃!

區區賤人,既生氣她被大皇子看上了,又生氣她看不上大皇子,池炎月的內心可謂是萬分複雜!

憑什麼?

這賤人除了美貌還有什麼?

歸根結底還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她池炎月才是啟國的天才少女!

池清予渾身上下布滿痛楚, 自知今日沒活路了,便無力而譏諷地說道:「我並不願做大皇子的侍妾,你稀罕他,我就該稀罕嗎?」

「死,給我死,要怪就怪你這張臉。」

池炎月氣得身體微微發顫,她要了結了這個女人,她出逃了,外面那麼危險,死在外面無可厚非。

大皇子那邊也好交代。

冰涼的指甲划過池清予的臉,池清予明白的感受到池炎月濃濃的殺機。

池清予絕望地閉了閉眼,她回不去了。

可憐她的娘,用盡一切想方設法幫助她逃池家,要是知道她沒逃出去,命喪今日,該有多傷心。

娘,女兒對不起您…

女兒沒辦法回來找你了。

兩行清淚從池清予臉上滑落,池炎月的手也落在了她的脖頸處。

「後悔嗎?哭?別怕,馬上就要解脫了,池清予,廢物本就不該活在世上!更何況你這張臉就是原罪!」

「是不是還在想你的娘?別擔心,你的娘存在也很噁心,我會選一個好日子送你的娘來陪你!放心去吧!」

池炎月的臉極致扭曲,眼中閃爍着惡毒的光,手上運氣靈力…

看到池清予因呼吸困難而面部扭曲,池炎月發出了癲狂的笑聲,笑聲在黑夜的森林中回蕩着,無比滲人。

「池炎月,你不得好死!」

池清予在斷氣之前,腦海中閃過很多,她想求池炎月饒過母親,但深知無用。

她只能在最後時刻,用盡所有執念和怨氣詛咒池炎月,說完這句話,她便再也撐不住了,氣落,人去。

「死人的詛咒是無用的!」

池炎月還不放心的探查了一番,感應到池清予真的沒氣了,她痛快的仰天大笑,這個膈應她多年的姐姐,終於死了!

「走吧。」池炎月斜眼看身邊的侍衛們,卻看到侍衛們眼中紛紛閃爍着邪惡的光,她瞥了一眼地上的池清予美貌的臉,勾唇一笑,道:「賞你們了。」

侍衛們喉結滾了下,這池清予雖不能修鍊,卻是他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池炎月見此目光中全是嘲諷,她殺了池清予,但她最恨池清予這張臉,可她沒有毀掉, 沒毀掉自有沒毀掉的理由。

池清予,你死了也別想好死。

「不過,你們起碼得先送本小姐出這個森林。」

池炎月沒有觀看的興趣,也覺得森林裏面的涼意越來越重,不樂意再待。

侍衛們雖心急,但也不敢不聽,用靈力簡單布置了結界保護池清予的屍體,便急切地送池炎月出去。

只是他們剛轉身離去不久,原本地上斷了生息的池清予手指竟詭異的動了。

隨後她費力的睜開眼睛,再然後渾身襲來痛感,可這並不是最痛的,撕裂的元神才是令她痛不欲生。

兩行清淚在她臉上划過,她本是神界之人,父母皆為主神修為,但因為父母多年的宿敵尋仇暗害,父母不敵,她亦不敵,最後父母用盡所有力量保她元神得以逃離神界,但她現在也不知道父母的情況了。

許是凶多吉少。

想到這裡,池清予內心痛苦,痛恨自己從前只醉心煉器和煉丹,被神界之人稱之為煉丹煉器的天才,卻疏忽了修為,若是修為再高些,是不是結局就不一樣了?

想着想着,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她的腦海。

星九大陸,啟國,池大將軍府,池清予,為池大將軍池冀之女,在家中地位不如下人。

母親生的花容月貌,當年池冀苦心求娶,卻在生下池清予之後身體受損無法再生,而當探查到這個女兒不能修鍊時,池冀大怒。

既不能再生,又生了一個廢物,令他丟盡顏面,惱怒的當場休妻,但休妻之後卻因貪戀池清予母親的容貌不肯放人,現如今還囚禁在府中。

休妻之後再娶祈蓮卉,生下池炎月,池炎月也不負期望,在成長中獲得了啟國天才少女的稱號。

從此母親被囚禁折磨,池清予無人疼愛,在池府受盡池炎月和她母親的欺負。

而為了女兒,母親只得委屈求全掙表現,表現好了,池冀會額外開恩讓她見女兒一面。

大皇子本是池炎月未婚夫,卻因來池府與池炎月私會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池清予,從此對池清予的美貌戀戀不忘,提出要她為侍妾,池冀並不在意這個女兒, 欣然應允!

可池清予並不願意,池清予的母親也是萬分不願,在母親的哀求和支持下,選擇拚死出逃,最終送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