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夢已醒情難斷
夢已醒情難斷 連載中

夢已醒情難斷

來源:google 作者:微涼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辰 蘇染

自從嫁給他之後,他只對她說過三個字:「你不配」他讓她在妹妹的墳前跪到昏迷;他任由帶來的女人在她面前耀武揚威;他甚至親手殺死她腹中的孩子……她從醫院樓頂跳了下去,她再也不要愛了...展開

《夢已醒情難斷》章節試讀:

蘇染看着緊閉的房門,眼淚流了出來,身後護士和病人們的竊竊私語讓她的頭越發沉重,消毒水的味道讓她想起了三年前哥哥和嫂子離世的時候,心臟被壓的快要透不過氣來,她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醫院,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等她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窗外已經黑了,想回去給周辰深他們做點吃的,這是三年來的習慣。周家沒有廚師,一直都是蘇染做飯,周辰深肯吃她做的飯也是這三年來她唯一的慰藉。

可是,誰能告訴她發生了什麼?

她的物品,全部被當成垃圾一樣,被扔在了周家別墅門口。她用鑰匙剛打開門,就被人一把奪過了手中的鑰匙,是羅小芳。

「我要留在這裡照顧我的孫子,你別住在這裡了。」說完,門再次被關上,蘇染被隔絕在了這個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也是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一陣剎車聲傳來,蘇染轉過身,看到周辰深從車上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欣喜,那人卻如不曾看見她一樣,直接繞過她朝門走去。

「周辰深!你.媽不讓我住了,我沒有地方去了……」蘇染望着周辰深的背影,咬着唇,眼淚在眼眶打轉。

周辰深轉過頭,冷冷的看着蘇染,吐出了幾個字:「關我什麼事。」

「你一定要這樣對我嗎?三年了,周辰深……你可不可以聽我說一次!?」蘇染小跑上前扯住周辰深的衣角,聲音帶着乞求。

她很想告訴周辰深所有事情的真.相,可是他從來沒有給過她機會。三年了,他連正眼都不曾瞧過她幾眼,有的只是無數次的冷漠和厭惡。

似乎是被蘇染的話刺激到了,周辰深頓住了開門的動作,偏過身子,扣住蘇染的手腕將她壓在牆上,冷冽的目光注視着她,明明是天使般的面孔,怎麼是這樣魔鬼的心。

「你要我聽你說什麼?聽你說你是這麼害死你哥和我妹妹的?聽你說你為了嫁給我不惜逼走你的好朋友,用憶司的生命來威脅我?蘇染,你不覺得自己噁心嗎?」

蘇染的手被周辰深拽的很緊,可手腕的痛意遠不及周辰深句句傷她的話來的痛,「我沒有!我說了蘇望和沐清不是我害死的,是顧雲嬈!為什麼你就是不信!為什麼你們都不信!蘇望是我哥哥啊,我怎麼會害他!」

周辰深眼底划過一絲失望,嘴角勾起一絲嗜血,捏住蘇染的下巴,冷澈的眼神望進蘇染淚眼朦朧的眼睛裏,「事到如今你還不肯承認自己錯了,還妄想誣陷別人,一個坐輪椅的,能把你打暈?還能把兩個健全的人推下樓?」

「所以說到底你就是不信我是嗎?」蘇染明白自己再這麼辯駁,都無法改變周辰深的想法。

她想告訴周辰深,她用捐骨髓來威脅周辰深娶她不是因為她為了得到他不擇手段,而是因為她不能眼睜睜看着顧雲嬈那個惡毒的女人成為周辰深的妻子,成為她哥哥孩子的媽媽!

可是,他從來沒有給過她機會……甚至於,他跟她的相處,是比暴力還恐怖的冷暴力,那是一種讓你步入絕望的忽視和厭惡。

「是。別再說他們的名字,你不配。」周辰深鬆開了蘇染,厭惡的後退了幾步。明明這個女人的說辭是那樣的蒼白無力,可他看到她哀傷的眼神怎麼還能有所悸動。

蘇染望着周辰深,苦澀的笑了一下,「今天是你這三年來對我說的最多話的一次。」

周辰深冷笑:「你威脅我娶你的時候就該知道有這個下場,受不了你可以離婚。」

他說完重重的關上門,壓下自己心中的怒意。他知道蘇染愛他愛到極深,不會跟他離婚。而周憶司也還需要蘇染照顧,這個孩子,最粘她。

看着自己被丟棄在門口的東西,蘇染撿起了當初周辰深送她的一個白色小熊,緊緊抱在了懷裡。她的頭又開始痛起來了,以至於過馬路的時候沒有看到車,一陣急剎車,白色的奔馳在離蘇染幾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蘇染看到車裡的人,愣了……

顧雲嬈!

三年前蘇望和周沐清墜樓身亡,顧雲嬈用那條所謂的錄音誣陷是蘇染乾的,在蘇染要求對顧雲嬈搜身的時候,她偏偏這麼巧就暈倒了,之後周蘇兩家人全都信了顧雲嬈的話,蘇家要把蘇染逐出家門,周家要送蘇染進監獄。

蘇染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在人前裝作可憐無辜的顧雲嬈在病房對着她時,是怎樣一個醜惡的嘴臉。如果不是她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她蘇染很有可能已經成為囚犯,而那個惡毒的女人則嫁給了周辰深,還做了憶司的繼母!

「呀,這不是染染嗎,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沒事吧?」顧雲嬈從車上下來,看到蘇染狼狽的模樣臉上毫不掩飾的笑意,之前殘廢的雙.腿如今踩着5寸高的高跟鞋『噔噔』的踩着周辰深送給蘇染的白色小熊,蹲在蘇染面前,假意要扶起她。

「你滾開!」蘇染厭惡的避開她的手,伸手將她推到一邊,緊張的把小熊撿起來拍乾淨護在懷裡。

顧雲嬈順勢跌在地上,朝周家別墅瞥了一眼,擺出一副委屈無辜的神色,「染染,你還在怨我把你當年做的事供出來嗎?可是那是兩條人命呀,你怎麼可以因為沐清不喜歡你,怕辰深也不喜歡你,你就害死他們呢!」

蘇染聽到顧雲嬈黑白顛倒的話,氣到渾身發抖,她站了起來,一把抓.住顧雲嬈的手:「顧雲嬈!到現在你還在嫁禍我,你跟我走,我們去**局!」

「哎呀……染染你弄疼我了……辰深,辰深你快救我……」

顧雲嬈的話剛落音,蘇染回過頭,就看見臉上布滿寒霜的周辰深大步走了過來,冷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冷過天上飄着的雪花。

周辰深將蘇染拉着顧雲嬈的手甩開,蘇染一個重心不穩,摔在了地上,而顧雲嬈卻順勢的靠在了周辰深身上,在周辰深看不見的角度對蘇染以一個得意的笑容。

嫉妒也好,厭惡也好,蘇染看着這刺眼的一幕,不甘心的伸手想要把顧雲嬈從周辰深懷裡拉出來,卻被周辰深以更重的力道狠狠推開,「你還嫌害的人不夠多嗎?!」

周辰深的話如同利箭往蘇染心上扎去,她仰起頭看着她這個愛慘了的男人,「我說了蘇望和沐清不是我害的,是她,是顧雲嬈!為什麼你就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