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夢遊彼岸
夢遊彼岸 連載中

夢遊彼岸

來源:google 作者:憶夢彼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庄暮 憶夢彼方 遊戲動漫

這是夢與意識構成的夢境世界,光怪陸離,混亂與秩序並存……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怪物、無盡的諸天……皆存在於此(達爾文遊戲——神鵰——魔禁……)展開

《夢遊彼岸》章節試讀:

「飛哥,你想跟我說什麼?」

庄暮走到陽台外面後,順手就關上了陽台的玻璃門。

馬騰飛從黑色皮衣內側,拿出了香煙和打火機,給自己點了一根,接着才不緊不慢的說道:

「夢境世界是什麼情況,我也跟你說過了,它不是一個可以活得無憂無慮的世界,只有不斷變強,才能繼續活下去。」

「是的。」

「我和韓哥之所以出手救你,那是因為大家都是同類,相互照拂一下也是應該的,這算是夢境世界中,大家約定俗成的一個默契……

但想要在這個夢境世界活下去,活得更久,那麼同伴就是不可或缺地存在。

但……我們小隊並不是什麼人都收的,一般新人在入隊前,都要經過一次入隊考核。」

「什麼考核?」

「一般來說,新人被我們帶回據點後,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就會由一名老隊員,帶他進入一個被我們熟知的兩位數世界,執行我們布置的考核任務。

一般都以戰鬥為主,考核過了,就算是我們的正是成員了。」

「你的意思是......準備讓我在這個世界進行考核?」

「對。」

「不是需要先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嗎?你現在直接就讓我開始考核是幾個意思?」

少年頓時眉頭狂跳不已。

「你小子都有這麼厲害的異能了,還慫什麼?」

庄暮:「呵呵!」

「行吧!老夫我看你骨骼驚奇,肯定是不世出的天才,這幾份絕世秘籍就不要錢,白送給你了。」

馬騰飛一邊說著,一邊從皮衣內側拿出了一疊A4紙,塞到了庄暮手上。

「你這是機器貓的百寶袋嗎?究竟放了多少東西在皮衣里?」

他很早就想問馬騰飛了,這傢伙的打火機、煙、指虎刀放衣服內側也就算了,居然還從裏面拿出了一疊A4紙?

「一個一點五立方米的乾坤袋,被我縫在了衣服內側罷了。」

馬騰飛掀開衣服內側揚了揚,他就看到了一個黑色的拉鏈布袋,被縫在了皮衣內的左側。

「嘖,真讓人羨慕,我也想有一個。」

「那就要靠你自己努力了。」

馬騰飛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除了一疊A4紙,你就沒有其它東西要給我了嗎?」

「本來每個新人都會獲得一針身體強化藥劑,不過我可沒帶那玩意。」

他手中的A4紙一共被分成了五份,每份都用回形針分隔開來。

這些紙張已經有些許破舊和起毛了,顯然是放了有一段時間,紙的表面還起了一些褶皺。

庄暮抬眼看向A4紙的開頭,他赫然發現上面寫着「鬥氣入門到精通」,而下面的內容則是闡述了鬥氣如何產生和錘鍊的法門。

「絕影步。」

「清風訣」

「凌波微步。」

「北冥神功。」

前面三份A4紙的內容,都是有關鬥氣的描述,庄暮看着很陌生,也不知道三門功法什麼水準,但是後面的兩門武學卻是讓他看得雙眼發直。

「飛哥,這些東西,你莫不是故意拿來忽悠我的吧?

尤其是這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上面居然還有大白話翻譯......」

「我忽悠你個鎚子!

五份秘籍都是真的,三門鬥氣功法都是我修鍊過的鬥氣法門,至於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則是我最近正在研究的武學。

我想來個觸類旁通,藉助其中的武學易理,來尋找出,提高我鬥氣續航能力的方法。」

「這五份秘籍,你就這樣給我了?」庄暮一臉詫異地說道。

馬騰飛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種毫不在意地語氣說道:

「老弟,你格局小了!

這些又不是什麼稀世珍寶,不能直接提升實力,只是幾份秘籍而已,只要找對了幻想世界,這類玩意簡直不要太多。」

聞言,庄暮愣了一下,但他轉念一想,又覺得馬騰飛說得還挺有道理。

只要找對了幻想世界,憑藉各種先知先覺的優勢,想要獲得各種功法,似乎並不是什麼難事。

「鬥氣和內力,修鍊哪一個比較好?」

庄暮拿着五份功法,臉上好一陣糾結。

「鬥氣的話入門簡單,前期爆發力也比較高,不過續航能力不行,北冥神功嘛......

你懂的,只要進入一次武俠世界,你基本就不缺內力了,但修鍊這門內功,是要看資質和悟性的。

我當初也試着練過,但沒有修鍊成功,所以只好轉修鬥氣了。」

「那我還是先練北冥神功試試吧!不行再換鬥氣。」

庄暮瞭然點頭,將北冥神功的秘籍摺疊好,收進了褲袋裡,剩下四份則是還給了馬騰飛。

「那我的考核內容是什麼?」

「在達爾文游戲裏成為B級玩家怎麼樣?你擁有複製異能,再加上你對劇情的熟悉程度,這應該不難吧?

畢竟,這個遊戲可以通過虐菜的方式提升等級,若是挑戰高等級的玩家,基本只需要打贏幾次,就能升到B級了。」

「成為B級玩家,難度並不大,這個考核我接受了。」

庄暮點頭答應了下來,但他隨即又開口說道:

「我們現在屬於兩個黑戶,得想辦法解決身份問題才行,不然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必要地麻煩,尤其是我要進行D遊戲。」

馬騰飛抖了抖手上的煙灰,語氣十分隨意地說道:

「這個問題,在霓虹其實很好解決.....」

............

涉谷區,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一棟五層高的房屋前。

「喂!濱田,這真是涉谷最大的極道組織,而不是什麼同好會嗎?居然把組織的名字堂而皇之的掛在外面,這些傢伙這麼囂張的嗎?」

庄暮一臉無語的轉頭望向濱田浩之,他伸手指了指掛在大門上,用楷書寫着川和會三個字的牌匾。

「涉谷最大的極道組織,的確是川和會沒錯啊......」

濱田浩之撓了撓頭,一副理所當然地樣子。

馬騰飛嘴裏叼着煙,雙手插在褲兜里,顯得有些弔兒郎當,他嗤笑道:

「這算是霓虹的文化特色了,他們官方直接默許了這類組織存在,對極道的所作所為,基本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我才說事情很好解決。」

「真是奇葩......」

庄暮一臉難以置信地搖了搖頭。

將手上煙頭隨手扔進垃圾桶後,馬騰飛才用略帶嘲諷地語氣說道:

「歸根到底,也只是利益二字。」

三人走至門口,庄暮伸手敲了敲房門,卻是發現,門是虛掩着的,並沒有關上,他輕輕一推,房門就被推開了。

「好重血腥味!」

馬騰飛輕咦了一聲,迅速將兩人拉到了身後。

「啊!那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聞言,濱田浩之頓時一驚,臉上露出了惶恐之色。

馬騰飛張了張嘴正準備說些什麼。

但……

在街道拐角處,忽然傳來了車輛極速行駛的聲音,三人轉頭望去,就見到了一輛黑色轎車和兩輛麵包車,正向著門口駛來。

在一陣急剎聲過後,麵包車的車門拉開,一名名穿着黑西裝、手持武士刀的男子魚貫而出,將三人圍了起來。

一個穿着藍色西裝、梳着大背頭的男子,從黑色轎車上探身出來,下了車。

在人群的簇擁下,大背頭男子走到了三人面前,他用惡狠狠地語氣說道:

「你們三個就是EIGHTH的人嗎?還真是大膽,居然敢襲擊我們川和會的總部?」

濱田浩之被大背頭男子這樣一嚇,他身形連忙後退了好幾步,躲到了馬騰飛身後。

「我們和EIGHTH可沒任何關係,我們只是來找你們川和會辦事的。

況且我們連門都還沒有進去,怎麼襲擊你們的總部。」

馬騰飛注視着對方,語氣顯得十分平靜。

大背頭男子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即他對身側的手下吩咐道:

「將他們一起帶上去。」

隨着話音落下,周圍的黑西裝們,齊齊抽出了手上的武士刀,向著三人圍了過來。

「都淡定一點,不用那麼激動,讓我們自己走,我們只是來找你們辦事的。」

說完,馬騰飛竟是雙手插兜,帶着兩人向屋裡走去。

川和會眾人見此,倒也沒有拿刀架在他們脖子上,而是謹慎地跟在三人身後,只要三人稍有異動,他們會立即揮刀砍向面前三人。

眾人剛一走進屋子,就看到了一具躺倒在血泊中的屍體。

「武田!」

大背頭男子望了一眼那具屍體,他雙拳緊握,低着嗓子喊了一聲,語氣里充滿了憤怒,隨即他又看向了面前的三人。

馬騰飛依舊是一臉泰然自若的樣子,而庄暮和濱田浩之則是臉色有些難看,似乎是第一次見到死人的屍體。

以大背頭男子多年來的看人經驗,他很快就判斷出了,馬騰飛估計是一個見慣了生死的人,應該和他是同一類人,而庄暮和濱田浩之則是兩個從來沒見過血的傢伙。

通過觀察三人的神色,大背頭男子在心中已經排除三人是兇手的可能。

「快上去看一下情況。」

大背頭男子揮了揮手,指使手下的黑西裝先衝上去,查看一下情況。

緊接着,他自己才不緊不慢地走了上去。

「啊!」

「不要過來。」

大背頭男子在聽到樓上傳來的兩聲慘叫後,立刻就加快了步伐,向著傳來慘叫的樓層趕去。

三人見此,也緊隨其後,準備去看看情況。

待幾人跑上了三樓,就看到了樓道的走廊上,此時正站着五個人,兩具屍體正癱倒在他們腳下。

這群人中,以一個留着齊肩長發的男子為首。

這名長發男子身形高大壯碩,面容顯得非常兇惡,而且還很非主流的在嘴唇上打了兩個唇環,他上身穿着一件T恤和黑色馬甲,下身穿着一條綠色工裝褲,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好惹。

長發男子在見到樓梯口處,接連出現的眾人後,他臉上露出了猙獰地笑容。

「你們川和會的支援速度也太慢了吧?讓我等了好久啊!

搞得我都以為,你們在聽到同伴的求援電話後,直接就嚇破膽逃跑了,桀桀桀!」

「哼!居然這麼大膽敢殺進我們川和會,你們今天就別想活着出去了。」大背頭男子恨聲說道。

「桀桀桀!好大的口氣,就讓我看看涉谷最大的極道組織有多厲害吧!」

「殺了他們!」

大背頭男子揮了揮手,在他身後,陸續聚集而來的黑西裝們,紛紛持着刀,走了上去。

看着向自己走來的一群黑西裝,長發男子面露猙獰之色,只見他伸出右手憑空一揮,原本正在緩緩靠近他的一名黑西裝,瞬間就連人帶武士刀,被劃成了數段。

「一群雜碎!」

長發男子不屑的啐了一口。

見到如此恐怖而又不可思議的情況,黑西裝們不由得齊齊退後了數步,臉上皆是露出了驚恐至極的神色。

庄暮看着這有些熟悉的一幕,他瞬間就想起了,一個專門切人食指泡酒喝的變態殺人狂,於是他連忙對馬騰飛低聲耳語道:

「這是空間系異能,他是D遊戲的玩家,好像叫做王虎,能力是瞬間移動和空間切割,兩米範圍內都有可能被他的空間切割傷到。」

馬騰飛向著庄暮擠眉弄眼,用調侃的語氣說道:

「哦?那這傢伙是遊戲玩家啊!要不交給你解決吧!」

聞言,庄暮連忙搖頭說道:

「別開玩笑了,這傢伙是擁有空間系異能的A級玩家,我拿什麼打他?

你還是快點出手解決吧!不然那些傢伙估計都得死,到時候我們就只能再去找別人了。」

王虎看着面前這些畏懼不前的黑西裝,他不禁嗤笑了一聲,向眾人招手說道:

「喂喂喂!你們就這點出息?不是說要殺了我嗎?放馬過來啊!」

然而……

不論是黑西裝們還是大背頭男子,都沉默了下來。

敵人連武器都不用,揮手之間就能把人和武士刀都斬得支離破碎,這讓他們怎麼打?

「可惡,你可別太囂張了!」

大背頭男子低罵了一句,一把從腰間掏出了手槍。

「呵!」

王虎輕笑了一聲。

下一刻!

他的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大背頭男子身側,他的右手快速揮下,準備將大背頭分成數段。

嘭!

在王虎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胸口就被一股沛然巨力擊中,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撞在了牆壁上,撞出了一個凹坑......